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27章

北来 收藏 0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走进一片枯叶满地的林子后,两人停下来想歇一下,但光着身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要不是实在坚持不住了,乔可能不会一下倒在了草地上。她斜侧着身子扑倒在地,一只手贴着草地朝前伸出去,脸压在伸直的胳膊上,下面的一条腿伸直,上面的一条腿提膝朝前弓,大叉开半拉屁股。我姥爷站在身边守了一会,没看出乔会出啥意外,倒是老要看见她露开的屁股眼子。那片毛里看上去没出问题,干干净净没有血迹,可能彝人连看都没多看一眼。但她现在只顾前面,不管后面,是不是早就被吓坏了,才起了反应?

姥姥的,离姑娘太近了不好,离远了又不放心,我姥爷朝旁边多走出几步,也跟着坐下来。阳光依然羽毛般柔和,只是看不出山野里何处才有人烟,他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过度惊恐加上疲劳,让他万念俱灭。旁边不远处的乔翻了个身,面对天空长发乱如草丛,双腿朝上曲起并拢,可能连自己也觉着什么了。个子挺高的乔一点不壮实,甚至挺瘦弱,全身除了屁股和一对奶子,圆圆乎乎挺肉头,腰腿胳膊和脖子都细得够戗,裹着棉衣裤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来,自然也想不出棉帽里面还会有两根长辫子。面对那么几个精干的彝族人围攻,她怎么就不怕呢?那种情形下,除了保命要紧,别的有啥用,又有什么可保全的?她身上的那么多衣裤转眼之间就被一扒而光,要是她自己脱定会费不少工夫,可彝族人好像没费多大的事。要是彝人急了眼,跟她来狠的,那她现在又会是啥样?

什么时候,曲起并拢的两腿平放了。又过了一会,叉开一条腿,弯成三角形,一只手举到了脸旁,然后好一阵不再动弹,可能睡着了。我姥爷想,那可能就是乔平时睡觉的习惯性姿势,不知她还能否觉得身子下面的一些干树叶有些扎人。他屁股下面是草地,上身靠着大树,昏昏欲睡。他想起乔在悬崖上紧紧抱住自己的那种绝望的样子,又舔舔发干的嘴唇,眼里慢慢蒙上一层雾水。离开成都有多少天了?离老家又有多少日子了?二弟的西昌还有多远?他微微垂下眼皮,一线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一块块肌肉,一道道使乔的目光停下来的老刀疤。再往下面,一根男人的粗大东西,可能吓着了乔,不然她不会看了一眼马上转开了眼睛。他又想起了那些嘉州虫儿客在路上告诫的那些话,看来句句都没开玩笑,但想也白想为时已晚。前几天五个人还同行了一段路,有说有笑,现在至少死了一个,如果真还冻死了另一个,那么另一个女大学生现在怎么样了?在大凉山,突然之间发生了这些可怕的事,让人来不及悲痛,来不及哭,剩下的两人前途未卜。

彝族人普遍恨汉人,不信任汉人。山岗上的那个曲木打铁是这么说的。

彝族人不容许外人到他们的地盘上去。这话是不是那个马店伙计说的?

看来下一步,等乔一缓过来,等她从地上一爬起来,就得带着她马上离开。先去找找什么地方有没有人家,好弄点衣服给她遮一遮,同时弄点吃的填一填肚子。然后,得找到蜀身毒道,找到南下的大马帮,跟山里人同路。当然,也得等她自己拿好主意,她愿意去哪儿都由她,想跟自己去西昌也成,只要到了二弟的西昌,她再想干什么都好办。

但突然间,事先连丝毫响动也没有,一个大麻袋把我姥爷罩住,接着把他弄翻在地几下装了进去。那一刻,他听见乔好像也被什么东西蒙着嘴发出一两声嘶叫,然后什么东西重重一砸,把他打昏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