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整个1918年9月至11月,袁克恒的部队都在‘叶卡捷琳堡’内外布置防线,精细到连机枪火力点的构筑,都必须经袁克恒本人的现场考察后,才有资格标注在军事地图上。袁克恒多少有那么些心虚,这还是他第一次指挥上万人规模的大兵团作战,从前所经过的那几场小打小闹,他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和别人讨论。

很快,从俄国各地传回的消息印证了袁克恒的推断,苏维埃俄国军队将会在整个儿东线战场展开一次大行动。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多个方向上取得了突破,而这些突破,足已使得他们失去应有的耐心。

1918年8月底,苏俄第五集团军斯拉文部,击退了卡佩利的志愿旅(3000人),向斯维亚日斯克的进攻,迫其退至喀山。第一集团军‘哈切夫斯基’部则消除了捷克白军第二师在辛比尔斯克地域的突破口,并以反突击将其压回出发地区,肃清了喀山以东的敌军支援。很快,第二、五集团军抓住时机两路并进,对喀山之敌的钳式合围,在9月5日——10日发起了为期5天的‘喀山战役’,毙敌数千,收复喀山。此役过后,东南线的战略主动权转入苏军手中。

9月7—12日,第1集团军击溃白军辛比尔斯克集团,并于9月12日夺取了辛比尔斯克。9月14—25日,第1、第5集团军在保卫辛比尔斯克的激战中击退了白卫军和捷克白军的反扑,为粉碎敌军塞兹兰—萨马拉集团和苏军第5集团军进攻布古鲁斯兰创造了条件。

9月27日—10月7日期间,苏俄第一集团军在第四集团军一部兵力(2个师)和伏尔加河区舰队协同下,重创塞兹兰—萨马拉集团。10月3日,攻克了塞兹兰,10月7日开进萨马拉。第四集团军萨马拉师迅速向塞兹兰—萨马拉铁路的迅猛开进,与萨马拉工人的起义部队回合,促成整个儿东南线战役的胜利。9月底一10月初,第二集团军‘绍林’部肃清了盘踞在卡马河河口的立宪委员会部队,在许多地点强渡了该河攻占了奇斯托波尔、叶拉布加、萨拉普尔等城市。白卫军和捷克军团的战线,在750余公里地带和100—150公里纵深内被全线突破,白卫军各部士气低沉,曾声势浩大的捷克军团更是在短短半年内,土崩瓦解。

也就是在这时,袁克恒看到了已方势力崛起的时机,信告俄政府总理克伦斯基,建议其在‘耶夫斯克城’,邀请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各地反苏维埃集团代表开会,组建内阁。

1918年10月10号,原俄政府总理克伦斯基采纳袁克恒建议,对各方反苏势力发出诚挚要求,但各方因‘中、俄协议’等问题反映冷淡,未果。袁克恒连夜信告克伦斯基,定会在‘叶卡捷琳堡’取得突破为其造势,劝其静观后效。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更加恶化。

10月期间,苏俄第一、第五集团军对退却的白卫军和捷克白军展开正面追击。直至11月初,共东进200—300公里,抵达新乌津斯克、布祖卢克、别列别伊、沃特金斯基一线。11月月中,苏俄第二集团军以及第三集团军特别支队,在伏尔加河区舰队协同下,围歼了叛匪伊热夫斯克—沃特金斯基集团,使西乌拉尔重要工业中心‘伊热夫斯克’和‘沃特金斯基’重获解放。各方反苏势力在俄国红军的迅猛进攻下频频败退,除身在远东的克伦斯基政府外,均损失惨重。

1918年11月末,俄共中央委员会鉴与目前之有利形式,提出‘尽快解放乌拉尔’的口号,要求各方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采取积极的战斗行动,并决定,东线各集团军于11月28日一12月31日分别在叶卡捷琳堡、乌法、奥伦堡、乌拉尔斯克等四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展开声势浩大的‘冬季攻势’!

………………………………………

1918年12月1日,寒冷的严冬正肆虐在美丽的远东古城‘叶卡捷琳堡’,会议室里,战前军事会议已由团一级扩大到了营连一级,几百位年轻军官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热烈的场面与一墙之外的冰天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都安静一下”身穿将官服的袁克恒高声提醒道,看着这些家伙们,严肃地说:“是要打仗了,而且还是打大仗。不是已经有那么一两个人,腿肚子都转劲了吗?跑到我这里攀关系求脸面,说自己认识哪位政府大员,和谁是亲戚,想让我把他们调回国内。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是不可能的。今天上午,预备旅一团长王卯生和他的两个混蛋营长已经被处决,你们最好都收收心,准备打仗吧”。

一时间,下面议论纷纷。王卯生团长可是民国总理徐世昌的关系,怎么说毙就给毙了?大总统的儿子,到底是不一样人啊。

“我再说几点”袁克恒拍了拍桌子,对军官们的散漫态度很不满意,整个儿会场上只有保定军官生还保持着应有的肃静。等重新安静下来后,他才说:“我如果再听到谁随便开口,那就送他下去陪王卯生。好了,我们继续说刚才的”。他清了清喉咙道:“我最近听说,你们中有人在讨论政治,说这个主义好那个主义不好,我们应该帮谁而不应该帮谁”。

袁克恒观察着下面这些人的脸,似是要在这些人的脸上看出他们所持的立场,突然拍案道:“你们都把自己当什么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还是獐头鼠目的政治家?你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其他的不用你们来操心!”。

“有人说,这新二师姓袁,放他娘的屁!姓袁的不可能永远都当大总统!等别人来做民国大总统的时候,你们这些人就不用当兵了?和我这个姓袁的一起下台?你们的国家的兵,不是大总统的兵。现在!我们来这里更不是为了姓袁的在打仗!”。

袁克恒显得非常激动,气鼓鼓的道:“我不管谁好谁坏,也不管谁对谁错,我只知道,中国已经把清朝时割出去的土地都收回来了,加上外蒙古地区,一共是300万平方公里。只要能保住这些土地,和谁打仗我都不在乎!就是丧尽天良!我也寸土不让!”。

“寸土不让!寸土不让!”下面的军官中不少人跟着高喊。

袁克恒示意他们保持安静,继续说:“今天开会,我希望你们都能清醒的认识到,我们这一仗如果打输了,那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不但拿回来的土地要全部还给人家,就连外蒙古,也会变成悬而难决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我等军人应该屏弃前嫌一同努力,抛开我们之前所保持的立场。为了国家,我们可以亲如兄弟、生死与共!为了国土,便是血流成河、马革裹尸!我们也虽死尤荣!”。

年轻军官们听了这样的豪言壮语激动不已,直到这时他们中的许多人,才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新的认识。从前,这些人只觉得,自己不过是太子爷手下的御林军,为老袁家出生如死。但现在不一样了,通过努力,这些人可以洗刷掉中国二百多来所遭受的耻辱,能让中国人挺起脊梁活下去,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我命令!”袁克恒高声道:“各营连长回去后严格督促所部官兵备战,预防战前自伤叛逃等行为的发生。团以上军官按战前部署迅速执行,所属战略计划未经允许不得外传,全师进入临战状态!”。

“是!”几百人起立同声高呼,这样的场面,令每一个在场的人热血沸腾。

…………………………………………………………………………..

1918年12月3日,苏俄东方面军所属第二、第三集团军,在俄共中央解放乌拉尔的号召下,与乌拉尔山西侧的‘彼尔姆’一线集结,聚拢骑、步兵员4万,携火炮220门,来势熊熊的翻过乌拉尔山,朝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所驻守的‘叶卡捷琳堡’杀来。

当初,袁克恒没想到敌人会集结两个集团军对自己展开猛攻,苏俄东方面军50%的兵力都压到他的家门口。而他自己,在‘叶卡捷琳堡’的战斗集群算上‘伊万师’,也才不过两万出头,强弱对比极其明显。更要命的是,苏军竟然能调集了220门火炮,而他的新二师却只有二十多门,炮弹基数虽然在克伦斯基的帮助下准备的很充足,但如何保证炮兵部队的安全已迫在眉睫。实行大炮兵主义显然已经行不通,只能一门一门的把炮拉开使用,在战场上杀多少敌人也不重要,能保证炮兵存在的威慑力才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苏军才不敢在战地前投入重兵实施突击,要让他们误会,从每一个方向进攻,都可能受到火炮所覆盖。

于是,袁克恒把各旅所属的炮连近一步拆分,下放到了营一级单位。同时也向克伦斯基发去求助信,急需挑拨火炮。而在各条防线上,远征军将士趁苏军未到,铺上木草边烧边挖,近一步巩固了战壕,硬是在寒冬腊月的冬土层上,又开掘出了不少炮防掩体。同时,各部队还加大木炭的储备量,并从城内俄国居民家中强征了大量的预寒物资,添满了各处的藏兵掩体。预防冻伤同时,也严防着火灾。

阵地内的应热火桶不用时,必须推进专用坑洞放置。

而在粮食方面,从远东运来的牛羊肉已由铁路线运抵,下发所属部队。冬天作战就这点好,可以大量囤积肉食。袁克恒能做的都为部队做了,他知道自己的部队战斗力一般,也只能在其他方面想办法弥补,靠待遇,靠保障减少无为的伤亡,凝聚军心。至于民心,能维持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吧,反正俄国人也不会对中国人有什么好印象,热脸又何必去贴那冷屁股。

12月9日,驻扎在第一道防线的国民军伊万师传来消息,发现红军先头部队靠近‘乌拉尔斯克’,请求增援。袁克恒在第一道阵线上并未安排宝贵的电话线,派快马送去命令,要求伊万师死守防线。

12月10日清晨6时,伊万来报,苏军第三集团所属乌拉尔第一步兵师共3000余人在其阵地前集结,不刻就将发起进攻,再次求援。

8时,‘乌拉尔斯克’攻防战打响,轰鸣的炮声连远在十几公里外的叶卡捷琳堡都能听到。伊万再次求援,并声称会率部死守阵地,等待救援。

直至当日下午2时许,‘乌拉尔斯克’方面的战斗仍在继续。参谋长钱广利问袁克恒,要不要过去支援一下,哪怕先派一个营过去给伊万师打打气,否则,第一道防线很快就会溃败。

深思熟虑后,袁克恒采纳了钱广利的建议,变更原有作战计划,由骑兵旅一团一营由‘叶卡捷琳堡’出援,帮助死守‘乌拉尔斯克’的伊万师发起一轮反冲锋,并与当日晚8时许寻机向第二道撤退,经防线西侧的狭窄地带返回‘叶卡捷琳堡’休整。

骑兵派出去之后,袁克恒也不禁说了一句;“这伊万人虽糙了点,但反布尔什维克的决心没得说,救他一次,希望他不会忘恩负义”。

其实,袁克恒是在担心布尔什维克的动员能力,伊万师的7000人如果都做了俘虏,没准儿很快就会调转枪口朝他来,那双方的力量对比,只会近一步拉大。

“孟克!”袁克恒看着地图命令道:“你带上骑一团所省的两个营,从东出城向北摸索六十里,在第二道防线的东侧寻机而战,逼使红军不敢大部向我侧翼运动,一定要打出气势来,明白吗?”。

“是!”孟克大声的应道,当了半年多的二号勤务兵的他,终于在最近得到了提拔,升任骑兵旅一团团长。

孟克走后,参谋长钱广利又来给袁克恒提意见,这也是袁克恒早有预料的事情,做事认真的人就这样,到哪都招人烦。

钱广利担忧的指出:“师长,驻守在第二道防线的步一旅都是新兵,又第一次打仗,如果伊万师退下来他们很可能遭受夜战,是不是不太保险?”。

“不是给他们发照明弹了吗?”袁克恒不耐烦的看着地图,指着第二道防线说:“只需要他们打1到2天,这二千多只废物,总不会都给我死光了吧?”。

“但损失呢?您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城防线还需要这支部队的防守”钱广利提醒道,而城防线是袁克恒计划中的最后一步棋,很重要,原定由从第二道防线撤下来的部一旅防守。

袁克恒咬着嘴唇仔细的想着,严肃道:“如果他们在第二道阵线上被打残了,甚至是死光了,那我就把骑兵旅二团三团拉上去,这些都是随我出生入死的老部队,战斗作风你应该知道”。

“师长”钱广利一听这话就急了,敲着桌子道:“我们就这么一支机动部队,当步兵用太可惜了,培养一支好的骑兵部队可不容易。还有,这两个团是用来防守东南两线的,如果您把他们放上去了,那东南两线的空挡拉的也太大了吧?”。

袁克恒摇头苦笑,他也知道这样一布置,东南两线所谓的大后方,就会拉出大巨的空挡,但他手里能调动的部队就这么多,红军又一次来了二个集团军,不集中兵力根本就没胜算。

他决定道:“没有哪条防线是密不透风的,空子一定会有,就看红军能不能抓住。你派人去‘车里雅宾斯克’,命令佩利师向‘车里雅宾斯克’东南两方向加力清剿,一定要把‘车里雅宾斯克’附近的赤卫队都吸引过去。离我们近的北方地区,千万不要采取行动”。

“为什么?”钱广利不理解的问。

袁克恒看了看钱广利道:“你以为赤卫队就不长腿啊?‘佩利师’如果对北清剿,一定会把这些地区的赤卫队逼到我们这边来,而他们也会想办法和红军第三集团军汇合。到时候,我们的东南两线空虚的消息被会红军知道。你不要忘了,不管是哪国人,都有很浓重的乡土情缘,佩利师在‘车里雅宾斯克’东南杀人放火,肯定会激起当地人的反抗,而北边的‘车里雅宾斯克赤卫队’也一定会往南支援,这样,我们以南,‘车里雅宾斯克’以北的地区,将会太平上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懂了吗?”。

袁克恒青着脸补充道:“其实我们早就做好了预防,你看,叶卡捷琳堡城南开挖的这些战壕,虽然都是空的,但为什么我们放置了两组马克沁过去?不就是为了迷惑住俄国人的侦察机。他们敢来,机枪马上就会开火,这么冲的火力,他们还认为这战地是空的吗?红军虽然可以打我们的迂回,但也不可能大部队整体迂回到我们后方。如果是你,面对这样一道可以配置两个团以上兵力的防守线,敢冒险迂回吗?”。

钱广利望着地图上标注的战壕久久不语,当初,袁克恒下令开挖这道战壕时,他本以为是为了防备南线突发事端,预防万一用的,可如今,这里却成了唱‘空城计’的摆设。

钱广利在想,他为什么就没想到迷惑敌军的侦察飞机呢?师长好象早就提醒过这个问题,苏俄军队中部署了十三架侦察机,东线这么大的战事,他们不可能不派出使用。对于现代战争的理解,钱广利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第一更结束。今天发现本书上了潜力推荐,以后看来加劲了,这章近6000字,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