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五十六节 最后530海里

龙居士 收藏 3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URL] 第五十六节 最后530海里 经过一天的摸拟训练,学员们将两位海军军官打海盗的经验学了一个底朝天。无论是战术水平,还是配合的默契程度,都有了质的提高。 针对船上作战的特点,巡逻和警戒方式,做了相应的调整。全体学员,仍然分成二队,伍勇峰加入第一组(太子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五十六节 最后530海里

经过一天的摸拟训练,学员们将两位海军军官打海盗的经验学了一个底朝天。无论是战术水平,还是配合的默契程度,都有了质的提高。

针对船上作战的特点,巡逻和警戒方式,做了相应的调整。全体学员,仍然分成二队,伍勇峰加入第一组(太子组),补足了郭诗池的空缺,仍然是七人。与第二组,旗鼓相。而居中指挥调度的事,交给了魏、阎二位教官。

吸取指挥不灵的教训,学员们带上了全套笨重的俄制战场无线通话设备,但是一试机,发现全无信号,气得学员们将这套设备全扔了。

学员们不禁懊悔起来,为什么不用“霉菌”的全套装备呢。不但可以在全球任意一个角落使用,其集成在头盔上的话筒、耳机、微电脑、雷达,相当于士兵的第二大脑。可以将每一个士兵,都联成战争机器上的一个有机组成部件。发挥出让人恐怖的整体战斗力。

“霉菌”的全套步兵装备,虽说有点贵,包括夜视仪在内,价格高达2.6万M元。不过,物有所值。

没有洋设备,就只有用土办法解决了。学员们征求了垄船长的同意之后,在船桥上架起了大功率喇叭。

这种喇叭原本就安装了的,方便用来与别的船只沟通。开到最大功率,声音可以传出去三四海里。不过,现在的船都安装了卫星电话,可以直接联络,用到大功率喇叭的机会不多。船长担心日晒雨淋的,让国有资产受损,于是命令将喇叭给拆了。放在储藏室。

为了早预警,在全船的最高处建了一个瞭望台,三面焊上钢板,装上二十倍望远境,配上无线对讲机,这使得船的可观测范围扩大到了八海里。通过对讲机,又可以指挥全船各小组的战斗。

每组的七名成员,分成四个战斗小姐,狙击手单独一组,其他的二人一组。照常规,应该给狙击手配副手,以观测风向、湿度、气温,提高狙击手的命中率,不过,考虑到,并不需要远距离狙杀。所以,副手可以省略。

其他的三个战斗小组,分别是RPG火箭弹组,突击组,机枪火力压制组。每个小组占用三个相邻的船舷钢板掩体。但这船长达三百多米,这意味着,每个小组要控制一段宽100米的正面。如此宽的正面,如果遇到大股的海盗袭击, 还是很危险。

经过一番精心的搭配布置,船员们感到安心多了。不是吹牛,除非海盗有军舰,否则休想打破如此严密的防守。

在进行布置的时候,魏教官发现卫华带着船员,携带着焊接工具、钢板上了那条系在船侧的海盗游艇——天使号。

捣鼓一通之后,游艇的窗子被铁板封死,上面仅留巴掌大的一个射击孔。船头也披上了钢板,既便遇到火箭弹,也能面不改色。

船顶上做一个机枪掩体,驾上了一挺12.7毫米步兵型“帘布”重机枪。这种1998年才开始装备俄军的最新型重机枪,重达32公斤,子弹射出去似流星,用上穿甲弹,可以穿透装甲车的防护,威力十分惊人。船着快艇、渔船的海盗如果见到,只能自求多福了。

布置完毕,卫华左看看右看看,总感觉别扭,这样子也太丑陋了吧。整得像个铁乌龟!

哈哈,好好的一艘豪华游艇摇成一变成了炮艇。再看这炮艇的名称还叫“天使号”,那个太搞笑了。卫华让船员搬来一桶红色防锈漆,用绳子吊着自己,在船舷上用索马里文写上“恶魔号”。

这几个字母,够大,每个都在一平方以上。书写的时候,红漆自然流下,好像一道道血痕,看上去,十分恐怖。

大功告成,卫华扔了油漆刷,再上船的时候,船员们正帮着,将一箱箱的武器弹药、粮食淡水、蛙人设备……吊到“恶魔号”上。

魏教官一直冷眼看着,总感觉这些学员们在瞎胡闹。我军是来打仗的,还是来护航的?整这么多事来做什么?看到卫华上来了,便拦着他问。

卫华笑嘻嘻的回答他,当然是来护航的。不过,海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欺人太堪!怎么也得给他们一点教训!

这一次,遇到我们,呵呵,想来可以,想跑就没门了。算他们倒霉吧。

“要注意国际影响!”魏教官苦口婆心的劝道,“上次M军击毙了五名海盗,引起海盗的强烈报复,一连袭击了好几艘挂着M国国旗的货船!”

卫华笑道,这个好办,我们也挂M国国旗吧。哈哈,我听说在公海上,挂任何国家的国旗都可以的。以后,海盗们想要报复,叫他们找M国佬去。

魏教官瞪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当一切准备完毕的时候,振夏4号驶入危险海域,从这里起,530海里,是全球公认海盗最猖獗,最危险的海域。去年,全球百分之四十的海盗袭击案件,都发生在这片海域。振夏4号航速一小时仅13节,需要41个小时才能通过。即一天二夜的时间。

船长联络Z国护航编队,请求护航。得到的答复是,请原地待命,三天后,一起通过。对于振夏4号来说,时间是误不起的,再者船上又有这么强的武装力量,小小的海盗没有放在眼中。于是一分钟也没有停,继续前进。

在这条繁忙的海运线上,已有十多条不同国藉的船只在等候护航了,当它们看到一艘悬挂大红五星旗的巨轮,昂首阔步,乘风劈浪的从自己身边驶过,眼中透出无限的羡慕。

这种情绪,许多人都有过,就好比公路被交通管制了,所有人都只有等候,而享有特权的车辆,却可以畅通无阻。

误一天船期,要损失多少?这还只是钱的问题,更让人抓狂的是,心里上的压力。在茫茫无际的大洋上,驾船远航,原本就是一件很孤苦的事,再加上前方有海盗拦路,不得不等待军舰护船,那种无聊感,可以将人给逼疯。

别人的眼光越是嫉妒,垄船长就越是兴奋。吩咐厨房弄了几桌好菜来慰劳大家。席间,垄船长老泪纵横,深有感触的道,国弱民耻,国强民荣啊。

我在这海上航行快三十年了。从几千吨的小舢舨换成了现在的巨轮。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从前,我无论驾多大的船,我都睡不安稳啊。那些海盗,专门喜欢劫我们Z国的船只。全球每年数百起海盗袭击事件当中,至少有60%受害的是我们Z国人或者是同胞。

我们没办法,一出洋,就挂星条旗,以当护身符。你们说说,像我们这样的国营公司,船员大多数都是党员,却顶着外国的旗帜,航行四大洋,这算什么事啊?

今天,咱是杨眉吐气了,哈哈,高高的挂着鲜艳的红旗,大摇大摆的通过!羡慕死他们。

来,为我们的祖国干杯!

垄船长杯中之物是酒,而卫华他们只能是以水,或者是以饮料代酒。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饮料,喝下去,都是甘醇的。

天色越来越暗。最后全黑了,八万烛光探照灯打开,扫射着洋面。如同一把劈开天地的“光剑”。

印度洋在夜间很安份,微风带着水波,裹着带着咸味的海雾,沐浴在巡逻的学员们身上。轻轻的、软软的、湿湿的、滑滑的……巨轮轻轻的摇晃着,好像要与天地同眠。

研究过海盗们的活动规律,卫华和魏教官他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海盗们喜欢在凌晨的候作案。

凌晨时,能见度不高,便于海盗接近目标。当然晚上便隐蔽,但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也不利于海盗夺船。所以凌晨时机最佳。

为了有精力应付最危险的明天凌晨,垄船长让他的水手替换了学员们巡逻。这使得卫华们他们全体,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只有长期睡不安稳的人,才知道一个安稳觉是多么的宝贵。

卫华躺下之后,也想好好的睡一次,但是不到十分钟,他就睁开了,两眼雪亮,如同二支手电筒,在黑暗的舱房里闪着光。

这大概是卫华坐禅的后遗症吧,随着功力越深厚,他的两眼就越有神。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同寝的、同班的兄弟、甚至还有上级首长,都不愿与卫华双目对视。只要一对视,便有一种被卫华看透一切的心里恐惧。

卫华醒过来,倒不是担心明天的大仗,像这样小规模的冲突,对于指挥过百万人马镳战的卫华来说,小菜一碟,他担心的是,那些水手,能不能做到尽职尽责。所以,决心去查一遍岗。

穿戴好俄海军特战队,兰白相间的迷彩服。套上战术背心,脖子挂着AK-74,将二百烛光的“狼眼”战术手电筒,挂在步枪的刺刀位置。背上屠龙刀。右手握在枪把上,左手握着手电筒头,准备随时扭转开灯。

战术手电筒没有开灯,借着夜视仪看路。以免暴露自己。

在夜视仪中的视野,是一片惨绿,总让人感到紧张不安。拍恐怖片的摄影师,经常借着这个原理,摄像机上,装上绿色镜头,人为的制造恐怖气氛。

当然这一点,不安,对于神经粗大的卫华来说,算不了什么。

出了过道,到了外则舷梯,卫华见一绿影,在前方打着手电筒走着。

“谁!”

卫会咔的一开保险,同时施转“狼眼”战术手电筒,一道刺眼夺目的亮光射了出去。前面的人,听到叫声,回头一看,被一道白光眩目,短暂失眠。啊的发出一声惊叫。如果卫华是敌人的话,那么,他已经死过十次了。

“是我!”

卫华将夜视镜推到头顶,用肉眼借着白光,才看清楚,眼前这人,是船上的原政委。他的面部一直被强光照射着,眼睁不开,流出泪。卫华将战术手电关了,又问:

“原政委,你不在船舱休息,出来做什么?”

原政委揉着眼睛,努力睁开眼,但眼前是大团黑视,就好像那强光仍然在他的眼前亮着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不禁又气又恼,“好端端的,你闪我眼睛做什么?”

“我以为……”卫华不知该怎么说。照他的经验,凡是情况不明的,先下手为强。再说闪一下眼睛,又不会造成伤害。

“今晚不是由我们警戒吗?这不,我正查着岗呢!”

卫华束然起敬,原本他还担心,这些船员搞不好警戒的事。看这情形,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啊。原本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用的政委,实际上起到了一个军事主官的作用。

关了枪上保险,解释道:“对不起,我在执行任务。”

原政委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听这么一句道歉,也就不恼了,笑了起来,赞道,“国家有你们在,我们可以放心喽。”

两人闲聊起来,原政委一边聊,一边揉着眼睛,十几秒过去了,终于恢复了视觉,但是,仍旧觉得眼前像是亮着一强光源,刺得神经很不舒服。不禁怪道:“你的手电筒怎么这么厉害?”

卫华解释了一遍军用战术手电筒的强光眩晕原理。然后建议道,我们一起去查岗吧。

原政委点头同意。

卫华这么做,他是有目的的,借着这次机会,正好旁敲则击一下,有关于船舶保险的问题。卫华拟定的庞大计划一旦运转开来,就需要源源不断的大量资金。靠替人收债,能赚多少?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开展国际保险业务,才能获得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根据卫华所查到的资料,国际轮船保险业是一个每年高达数百亿M元的大产业。

但客户需要什么的保险?能够承受多大的保险额?还有国内的保险业,一直处于保密状态,相关的数据是怎样的?卫华一概不知。需要多方打听。

当然,这位原政委也不可能知道全貌,不过,他在海上干了一辈子了,有许多切身体会,这对于卫华来说,也是很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谈到保险,原政委是一声长叹。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