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19章 桩巴龙过身(1)

8里坡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在八里坡遭张学阶率领的大队人马伏击后,广福桥保安团团总张登之与朱副官带着残兵败将逃回了广福桥。张登之在广福桥街上找了家郎中包扎了伤口,又吃了几天药,见伤势好转,他于5月18日下午便坐着轿子,带着朱副官直奔桃子溪畔的张家坪老家。   张登之在八里坡落荒而逃的消息其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在八里坡遭张学阶率领的大队人马伏击后,广福桥保安团团总张登之与朱副官带着残兵败将逃回了广福桥。张登之在广福桥街上找了家郎中包扎了伤口,又吃了几天药,见伤势好转,他于5月18日下午便坐着轿子,带着朱副官直奔桃子溪畔的张家坪老家。

张登之在八里坡落荒而逃的消息其实早就传到了王老财的耳朵里,可待张登之一回到家门口,舅舅王老财便急忙迎出门,假惺惺关切地问:“登之啊,抓到唐西桃那帮岩板板儿塌的没有?”

张登之没有理睬,径直钻进屋里,一屁股坐在靠椅上,他那一张嘴宛如撬不开的蚌壳,闷了半晌才迸出三个字:“抓个屁!”

王老财跟了过来,弯着腰,凑近到张登之的身旁,道:“那是怎么啦?”

“你看看我这只手,差点都让人家给废了。”张登之露出他那只被穿了一个洞的右手,装着疼痛难忍的样子“嗷嗷”直叫。只见他紧闭着双眼,脸上的肌肉直往眼脸上堆,与两道短而粗黑的眉毛快挤到一块了,那两道拱起而粗黑的眉毛好象两座尖尖的小山。

王老财将张登之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叹道:“哎呀,我的亲外甥呀,你这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吗?”

张登之装作没听见,也没理会舅舅说的话。他在寻思着,不禁自言自语道:“张学阶怎么会没死呢?”

“啊,你说什么?”王老财感觉蹊跷,追问道:“张学阶没死?这绝不可能啊!”

“舅舅啊,你说还绝不可能?老子那天就在八里坡关卡那里跟张学阶交上了火。我也感觉奇怪啊,死了的人,骨头都打得鼓鼓儿响了的,他怎么又站在那里?而且还跟老子对骂了一阵。”张登之百思不得其解,说道:“老子这手巴掌上的洞就是张学阶那砍脑壳的给打的。”

“外甥啊,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王老财问。

“那还用说?哼,等着瞧,他张学阶让我巴掌上穿了一个洞,老子到时候叫他脑壳上也穿几个洞!”张登之一时火气正盛,狂言乱语。

“你不是带去了五六十号人吗?怎么会……?”王老财有些疑惑,道。

“唉,舅舅,你不晓得哟,那张学阶的人马比老子还要多呢!”张登之叹息道。

王老财弓着背,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又走到张登之面前,问:“唐西桃那个岩板板儿塌的呢?”

“哎呀,舅舅,你莫提他了。”张登之道:“老子这回都没看见他人毛!”

王老财又寻思了一会儿,手摸着后脖颈,说:“依我看,唐西桃肯定跟张学阶混在了一起。”

“嗯,有道理。”张登之回应着,又纳闷道:“舅舅,你晓得的,张学阶的家在狮子岩一带本也算个大户人家呀,他家有良田百石,全家有吃有穿,家里还供他到长沙读书。可唐西桃是穷得光条条,老子就不明白张学阶为什么老跟这帮穷泥巴腿子搅到一起?”

“那是!”王老财说道:“不过呢,那唐家大院在广福桥原来也是威名赫赫的!听你外公讲,唐家祖上还是前清两代廪生呢!你不晓得那唐家大院后面的青龙嘴上唐家两座祖坟占地有亩把宽,坟墓全是用抱把粗的、四四方方的麻条围着的,威风凛凛呢!只是到了唐西桃爷孙辈上才家道不济,日趋败落罢了。”

“哦,原来这样啊。”张登之微微点着头,应道。

“外甥啊,我认为你这个仇应该要先找唐西桃报!”王老财瞪着一双鼠眼,说道:“是唐西桃勾结张学阶才把你的手打成这个样子的。从八里坡关卡被袭击,我家的大院被烧毁,到你的手被打伤,唐西桃就是这一连串事情的发火把。”

“嗯。”张登之听舅舅这么一说,感觉很有道理。过了片刻,又问:“舅舅,你说,那该怎么找唐西桃报仇呢?”

王老财把嘴凑到张登之的耳边,两人叽叽咕咕地说了好一阵子。随后,张登之满脸堆着横肉,开怀大笑,连声道:“高招啊!高招!”

“那等你伤一好就行动?”王老财旁敲侧击,问道。

“等我伤好了再行动?那不是黄瓜蒂把把儿都掉了?”张登之反问着,接着又对王老财道:“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庝!趁老子现在手还疼的时候,今晚立马行动找唐西桃那个砍脑壳死的报仇去!”

“好!今天可是一个大好时机啊!”王老财打心里高兴,连忙道。

“舅舅,这怎么说?”张登之疑惑地问。

“听说,张学阶带着一帮人马杀到官渡桥那里去了,前几天还把杜家湾里的杜老爷给杀了。”王老财告诉张登之说。其实,桃子溪与官渡桥仅隔一条三丈来宽的溪水,溪那边的人扯谈,溪这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官渡桥的杜老爷被杀的消息也早就在桃子溪传开了。

张登之听舅舅这么一说,顿时喜形于色,他立刻起身,道:“走,喊朱副官!”

朱副官正在后花园与张家的两个太太和王老财的三姨太一起搓麻将,听到王老财的喊声,朱副官急忙下了桌跟着王老财走到张登之的面前,问:“团总,有什么急事?”

“准备一下,集合队伍,马上行动!”张登之命令道。

“马上行动?”朱副官追问道:“去哪里?”

“嗨,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到时候你自然就晓得了!”张登之不耐烦地说。

“那我先去观音庵那里跑一趟。”朱副官对张登之报告道。

“朱副官啊,你怎么老喜欢在女人堆里打滚呢?”张登之气愤道:“走,一起出门,去乡公所集合队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