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枪 第四章 第四章,(5)

咀嚼苦楚 收藏 1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


《漂泊的枪》第四章,(5)









夜外。

越南的某段海岸线。

海浪猛烈地撞击着礁石,溅起无数的水花和泡沫。


这是一段位于海边的断崖,不属于航道——因为有水雷,战争时期的产物。


黎辉站在齐耳深的海水中,分布散乱嶙峋的礁石遮蔽住了他的身躯,稍倾,黎辉探出了整个脑袋,戴着夜视仪向海面观察,幽绿的夜视仪中没有什么异样。

汽笛声远远传来,船只的轰鸣也越来越近,黎辉收起夜视仪,慢慢蹲了下去,配有深潜水肺的黎辉隐蔽在礁石的缝隙中,水面上根本无法找到他;一艘越南海军的巡逻艇打着探照灯贴着雷区的边缘航行,联装机枪虎视耽耽的从礁石间划过。


“就凭这些东西就想抓到我?”

黎辉讥讽的看着远去的巡逻艇,爬上了一块礁石。


十字钉被扔上了断崖,黎辉抽出保险扣扣了上去开始盘怕,五分钟后,他爬上了断崖,抽出匕首向远处搜索前进。

他很从容,尽管曾经的祖国已经成了敌后。

......

夜内。

阿英从昏迷中醒来,屋内空荡荡的,桌上的饭菜还保持着原样。

“黎辉......”

阿英闭上眼睛,泪水刷刷的流下来。

她的眼神中有着人们看不见的阴影。

“我不想你去送死啊......”阿英傻傻的说,努力压抑着自己的痛楚:“我不想你去送死......不想......”

“我会一直等下去。”

阿英擦干了泪水,似乎已经控制住内心的情绪,但喉结还在不断蠕动。

夜内。

“对别人任何形式的攻击耿耿于怀,并且急于突施报复的人往往会在报复途中失去理性的判断。”越南情报机关办公大楼,阮世豪上校缓缓地说:“苏联顾问教的,看样子他忘的差不多了......”

亲信认真的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我们需要去做些什么?以静制动还是?”

“打草惊蛇。”

阮世豪目光炯炯地说:“让他慌不择路,据我所知他是一个很在乎外部环境因素的人,一开始就是这样,尽管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战士,但我了解他,了解他的心理弱点——打草惊蛇,尽量对他造成一种无形的压迫,让他失去理性的判断,慌不择路,自投罗网。”

“他会上当吗?”亲信说。

“会的。”

亲信失语,但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阮世豪上校看着亲信,片刻,自信地说:“因为,他现在把越南当成了敌后。”

“敌后?!”

阮世豪目光冷漠,声音低沉中带有一丝无奈:“我们对他发动了一场战争,激怒他的战争。”

亲信被噎住了:“战争。”

“战争就在我们咫尺,而这次,无法避免。”阮世豪脸色铁青:“去准备吧,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能不去应战。”

亲信摸出自己的64式手枪,苦笑。


越南情报机关办公大楼内气氛异常紧张,所有人都带有一股子临战状态,而这一切全部来自于一个越南人——黎辉。

......


日内。

一间很宽大的房间里。

灰尘密布的地板上有几个脚印,宽大的房间内因为没有什么摆设而显的越发空挡。几个崭新的弹药箱和一部老式磁石电话机就放在墙角。

一张行军床上坐着人。

沿神中充满了幽怨和冷漠,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一股内敛的杀气,是黎辉;黎辉目视前方,窗外是繁华的岘港,更重要的是越南情报机关负责人就住在斜对面的小楼上——那里是他的家。

黎辉声音干涩,看着那张发黄的免冠照:“队长,咱们又见面了。”

啪。

打火机窜出火苗,照片在火苗中化为灰烬。

黎辉的表情松弛了些,开始在行军床上拆装手枪,细细的绒布仔细擦拭着每一个部件,擦枪,拆枪,再装好,子弹上膛,黎辉有枪向窗外瞄准,嘴里模仿着“啪啪”的声音。

“光荣属于胜利者,失败者的字典里没有光荣。”

黎辉背起马盖先战术攻击背包,快步离开房间。

......

联合国驻某国维和部队,前进基地。

晨内。

这里也充满了临战的气息,甚至连那些不允许佩带武器的观察员也人手一支FAMAS突击步枪在靠近窗口的地方向外观察。

更远的地方是隆隆的枪炮声,反政府军的部队开始集结。


隐蔽所,日内。

土屑不断滑落在大家的衣服上,每一发炮弹的落下就意味着一次不大不小的震动,电灯早已经罢工,只剩下应急灯还在苦苦维持着微弱的光线。

库佳抱着加装战术导轨和全息瞄具的突击步枪在静默,整个前进基地陷入了焦躁与不安,人们关心的是维和部队的去向和是否会有更多的国际力量对这里的动荡局势进行,2如果没有?那么维和部队只有先期“转移”,一些国家雇佣的战争承包商怎么办?谁还会去在乎一群雇佣兵的死活——死人是不会说什么的。

“他们要开始撤离了。”伊里奇挂断卫星电话:“反政府军下达了最后通牒,只给他们5个小时的时间撤出人员和装备。”

“那我们呢,我们怎么办?”萨莎问。

“我们会被抛弃的。”米拉有些犹豫,但还是继续说:“我们只是雇佣来的廉价保镖而已,总是冲在最前面,但是他们不会好心到把我们也带走的...”

于是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日内,地下隐蔽所。

一个全副武装的某国陆军少校行色匆匆的闯入了隐蔽所,后面跟着几个同样全副武装的某国陆军特种部队士兵。

“库佳先生,我代表X国政府,X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以及维和部队司令部正式解除与你签定的合同。”少校开门见山:“这是我们应当赔偿的违约金。”

一个特种兵提了一箱子美金走了过来。

库佳面色平静,没有多说什么。

“我就知道是这样。”伊里奇脸色严峻:“滚吧,高贵的先生们,坐上你们的飞机滚回妈妈那儿去吃奶吧。”

少校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库佳思衬片刻,扔掉维和部队的“蓝盔”:“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被人抛弃‘但是我们不会死在这里,我们得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

雇佣兵们默默无语,现在光靠骁勇善战是没有用的,还得靠谋略。


岘港。

一个土黄色小楼楼顶。

夜外。

穿着亚黑色风衣,内衬城市作战服的黎辉摸出一个巴拉克拉法帽,套好。

楼下便是秃顶男人——阮世豪上校的家,此刻阮世豪上校正在为自己的妻子庆祝生日,房间内充满了温馨。

“闹中取静。”

黎辉笑笑,摸出一根攀登绳扣在楼梯的钢筋接头上,开始滑降,瞬间飞身跃进阮世豪家阳台,落地无声。

房间内传来阮世豪和妻女的说笑声,黎辉冷笑,看来自己过于敏感了,岁月的磨砺或许早已经令阮世豪丧失了当年的本色,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官僚了吧。

黎辉手握M7刺刀,轻轻推开门,呆了——一台老式“三洋”收音机正在重复播放着事先录制好的对白,电灯突然灭了,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第四章,(5) 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