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白衣姑娘的身上,说实话,在部队,很难见到女人,当兵的也是男人,多看两眼也是情有可原,虽然大家明知道排长很有可能另有预谋,但还是兴奋地朝那边看去,呵,姑娘的步法很调皮,一会蹦一下,一会儿跳两步,一会儿搀着旁边那老人的手。她有着催人心跳的魔鬼身材,这群一个多月没见过女人的新兵们都大开眼界,当然,也包括邵锡在内。


排长是个个子不高的湖南人,叫李浩,一口浓郁的湖南口音,一声‘立正’,将新兵们专注的目光打乱,但仍然有人试着用余光往那边看,排长朝他一瞪眼,吓的他赶快收回了心思,两眼目视前方。


“赵刚,你看到了什么?知道那人是谁吗?”排长严肃地问。


那个叫赵刚的和邵锡一样,都是四班的新兵,四班一共十一个新兵,外加一个班长。在新兵连,班长就是土霸王,说句话,全班能地震三天。新兵初来乍到,对班长的话几乎言听计从。却说赵刚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排长,我不认识她!”赵刚的话,引起了大家一阵嘲笑,当然,嘲笑也不敢出声,只能在心里藏着。


排长接着追问:“你不认识?”


赵刚攥着衣角,狠狠地摇着头,象是受了很大的委屈。“我真的不认识!俺家是农村的,农村没有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呀!我真的不认识她!”赵刚的紧张一点儿也不夸张,在军营。尤其是新兵,最忌讳的就是男女关系,排长的问话把他问蒙了,他实在搞不懂,排长怎么会问他这样的话题呢?就连邵锡也不解排长的用意,不知道这个少尉军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谁知排长竟然嘴角里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突然道:“稍息!”邵锡记起了班长叫他名字的时候,全班都伸左脚的情况,眼见着战友们都伸出左脚,身体开始放松,但他还是不知趣地喊了一声响亮的‘到’。


排长一愣,看了看邵锡,又看了看大家稍息的样子,表情又晴转多云。“你怎么叫了这么个名字?邵锡,真有创意啊!”然后回头对候永东说:“四班长,回去给你的兵改个名字,这名字耽误训练!”“是!”候永东响亮地回答。


“小邵啊!我问你,刚才你看到了什么,你认识吗?”排长为了害怕把邵锡的名字和稍息混淆,改变了对他的称呼。但是他这样问邵锡,也把邵锡问蒙了,邵锡心想:人家赵刚不认识,你怎么又怀疑到我身上来了?虽然不解,但他却不似赵刚那般小胆,鼓起勇气地响亮回答:“刚才我看到了一个漂亮姑娘,但是我不认识!”邵锡在心里回忆着姑娘刚才的俏丽身影,一边回答排长的问题一边又产生的短暂的幻想——然而,邵锡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漂亮的女孩,就是这个进入新兵连遇到的第一个女人,竟然会突然闯进他的世界,在他以后的军旅生涯里,激荡出许多动人的音符和旋律。


排长失望地瞪了邵锡一眼,接着又问了好几个人,回答都让他失望。最后,排长伸着手指头,指划着新兵们教训道:“看看你们,整天想什么呢,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你们给错过了,四班长,告诉他们,你看到了谁!”


又是叫四班长,也许候班长是他的得力爱将,他对其它三个班长倒是关注的少一点儿,唯独对候永东,他最看重。当然,排长毕竟是个刚毕业分下来的学员,来新兵连才挂上少尉军衔的。按理说,带兵严禁戴有色眼镜,不搞厚此薄彼,但是人毕竟有感情的成分,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带到了工作中。


候永东转向队伍。扫视了一圈儿。说:“新战友们。你们注意那个慈祥地老人了吗?那就是咱们现任地中央特卫局局长常浩然。你们不是一直想见吗?今天见了。怎么没人认识呢?”


班长地反问让邵锡有些不满:他又没告诉我们。谁知道那个就是特卫局局长呢?还有排长。给新兵卖关子。大家还以为他突出异心。让咱们看美女呢!


不过。没注意看常局长。实在是大家巨大地遗憾。常浩然。上将军衔。中央委员。现任中央特卫局局长兼特卫团团长。由于他地军衔是和平时期地最高级别。而且还挂着团长地职。被称为中国最牛逼地团长。很有传奇色彩。排长和班长都喜欢给新兵们讲他地经历。一时间。这常局长成了新兵心中地偶像。大家一直想有机会见见他。没想到机会摆在眼前时。却因为看美女而错过了。


排长从第一排地排头到排尾巡视了一遍。然后又说:“你们这些兵啊。现在思想还没转变过来。我就知道。我让你们看。你们就光顾着看女孩。思想严重地长毛。你们难道没有看过?在咱们连队地荣誉室。有一张很显眼儿地照片。就是常浩然局长地。平时。你们口口声声说想见见常局长。全是扯淡。都去看常局长地女儿了!一帮小色狼!”排长本来说地话比较严肃。就后面一句‘一帮小色狼’让新兵们紧张地心稍微舒了一口气。


那女孩是局长地女儿?真是虎父无犬女啊。有多么威风地父亲就有多么漂亮地女儿——嗐。什么逻辑!邵锡这人喜欢幻想。他突然想。这女孩要是自己地女朋友该多好啊。那在特卫团。自己不是一路彩虹了吗?邵锡在心里编排着自己与她地偶识。与她地邂逅。排长地一声‘向右转’惊醒了大家地幻想。但邵锡转体还是慢了些。排长含沙射影地说:“有一个四班地同志又开小差了。转体都没跟上节奏!为了他。我们先在原地练五分钟转法。什么时候练好了。再带进去!”


邵锡不敢看战友们地目光。心想:对不起了。都是我走神害了大家。但是邵锡已经感觉到身边地几个战友。已经开始用火辣辣地余光瞪着他。管他呢。谁没有走神地时候啊!


不过,邵锡也知道,自己走神儿的次数确实有些多了!


而且,邵锡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常局长的女儿,她真的太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