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十四节 我也练兵

我爱奇奇 收藏 8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第二天一大早,新的训练就开始了。新连长——刘进和张宏当仁不让的负责起训练手底下这些人的重任了。具体标准的执行,也没有难住这两位新官,这有什么可考虑的?现成的条条框框、具体细则不都已经准备好了,放在刘进和张宏的面前,等着他们伸手去拿就可以了,那就是解放军的训练大纲。按照后世解放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第二天一大早,新的训练就开始了。新连长——刘进和张宏当仁不让的负责起训练手底下这些人的重任了。具体标准的执行,也没有难住这两位新官,这有什么可考虑的?现成的条条框框、具体细则不都已经准备好了,放在刘进和张宏的面前,等着他们伸手去拿就可以了,那就是解放军的训练大纲。按照后世解放军野战部队训练大纲来制定的,是因为李琮、刘进和张宏本身就是解放军的一员,这训练早已是耳熟能详、熟能生巧了,照搬照抄起来很方便,没什么不清楚的。再有就是解放军的训练大纲,尤其是对步兵的训练大纲是耗费了无数英雄的生命,经过了多次战火的洗礼,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精华,这样美好的事物弃之不用,实在是暴殄天物。再说了,目前李琮的人民军所能构建起来的也只是步兵的架构,至于其他的技术兵种,李琮现在没有这个条件和环境,只能等待以后有机会在组建起来,因此,用解放军的普通训练大纲来训练现在这支部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所以,刘进和张宏二人在房间里狠狠的熬了一晚上,直到双眼通红、鸡叫天明,总算是拿出了人民军历史上的第一份训练大纲,当然,刘进和张宏只是在损失了无数个记忆脑细胞之后,将解放军的训练大纲原封不动的改成了人民军的训练大纲。二人在完成了这样一份100%剽窃之作后,竟然互相抱头痛哭。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份训练大纲实在是“剽”之不易。

既然已经有了训练大纲,那自然而然是遵照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的原则,开始了热火朝天的漫漫训练征途。

在刘进和张宏看来,这第一次最为简单而又充满智慧的训练,应该难不倒目前这支刚刚 “转型升级”、“弃恶从善”的“优秀”军人了。

为了加强部队的纪律性、服从性、协调性、统一性,首先开展的是训练队列。

在一番详细讲解、示范之后,刘进和张宏满意为战士们已经“深刻领会”了自己的讲述,接下来不过是照猫画虎、依言而行就可以了。不过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形势往往是严峻的。在战士们迈出第一步之后,刘进和张宏就已经大跌眼镜了。首先是战士们怎么也分不清左、右,这带来的严重后果是,战士们无法保持一致。在短暂的行进间,战士们如同舞狮一样走的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刘进和张宏被气得差点就猛吐鲜血了。只要刘、张二人一声令下“齐步走”,只见各位战士胳膊和腿就开始满天飞舞,一行之中,有出左手的、有出右手的,有迈左腿的、有迈右腿的,而且高度是各不相同,如果从侧面观看,整个就是千手观音的加强版。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刘、张二人不得不迎接这个艰巨的挑战,二人不停的来回奔跑着纠正战士们的错误,没过多久,训练场上就只听见刘进和张宏的怒吼声了。

:“你,你,说你呢,中间第六个,把手放低一点。说你呢,听见没有?”刘进对中间第六位战士大声吼叫着,怒骂声引得这一排战士都伸出头不停的看着刘进,然后又看看自己的左邻右舍,茫然间都不知道刘进是在指正谁?于是很多战士都有些胆怯的把自己的手不由自主地放低了,第六位战士和别人一样,脸上全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吼了半天没见反应,再好的脾气也有点撑不下去了,刘进不得不迈动自己有些疲惫的双腿,亲自站到队列里面第六位战士的面前,对战士进行了一次“亲切”的个人指导。

场面是这样的:刘进张大着嘴,里面不断地如火山喷发一般喷涌出大量的唾沫星子,直奔战士毫无防备的面部,在一番吼叫之后,战士的面部估计中午不用水也可以洗洗了:“我叫你,你听见了没有?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动作错了,我让你改正啊?你耳朵打苍蝇去了?还是长的太大遮住了?你把手给我发下来,听见了没有?”

在刘进的怒骂声中,战士胆战心惊的把手放了下来,却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了?于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等着刘进继续骂他。

刘进看见战士可怜的神情,心里却丝毫没有怜悯,这一天多时间,可是把人气坏了,现在又抓住这么个宝贝,能不怒火中烧吗?

刘进继续丧失着大量的水分和消化酶:“手的高低知道不知道?说一遍知道不知道?没听见我纠正你半天了?你还看别人,你不知道自己错了吗?”

战士在刘进大量的唾液中艰难的抬起头,可怜巴巴地说:“连长,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知道我是第六个,俺不识数啊。进了队伍里面,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第几个?”

听了这话,刘进差点就晕倒在地:不是吧,连六都不知道是几?我还怎么训练你们啊?苍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这些可怜人啊?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了当年在部队自己的教官有多么辛苦了,真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可是当年战士们的素质比现在要好得多。

在刘进不断的懊恼和愤怒之中,张宏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见张宏在队伍里面上窜下跳,费力的纠正战士们的动作,可是战士们的表现依然没有大的改观。

看这乱糟糟的队伍,李琮心力一阵悲凉:天啊,这就是我要实现我豪言壮语的“宝贝”吗?看见刘进和张宏不断地对战士们进行着“亲切”的个人指导,李琮不忍心再去看:算了,慢慢来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二人全权处理好了,我还要考虑考虑如何生财有道啊?想到这里,李琮转身逃离了这个令人心碎的现场。

为了尽快让部队的素质达标,使部队的建设进入正轨。刘进和张宏制定了严格一天三练的计划,在队列训练完成后,接下来进行体能训练,每天各有一次5公里越野跑。这是为了让战士们身体素质得到提升的好办法。

开始的时候,战士们还能努力的保持一点点队形,随着跑步的距离增加,战士们的队伍也有如一字长蛇阵一般,被拉得老远,领头的刘进和队尾的战士距离大概有三公里远。刘、张二人对这点训练量满不在乎,跑得十分的惬意,似乎只是在享受,而不是在训练。 可是只跑得战士们如同老牛一般,不断地摇头,嘴里不断喷洒着白沫,喘着粗气,有的甚至是都已经闭上了眼睛,机械的摆动双腿跟着其他人在山间“游走”,有的双手狠命的扶着“叉腰肌”,随着部队慢走,看这情形,只要喊 “停”,他们肯定立刻就会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世事有时不难预料,随着刘、张二人大喊一声 “停”,几乎所有的战士如同接到大赦令一样,纷纷倒在地上,仿佛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被瞬间抽走。而队伍里面,有的战士已经达到终点,有的还在远处,大都只剩进得气、没了出得气,无论如何也挪动不了身体了。

刘、张二人知道这只是开始让大家慢慢适应训练的强度,没想着要把所有人都累趴下。二人强令所有人站起来慢慢走走,以缓解大运动量后的后遗症。

战士们好在已经知道,一切行动听指挥,纷纷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缓缓行走。实在爬不起来的,被还能支撑的战士架起来行走。看来战士们的意志力还是不错的。

休息了好半天,大家才缓过劲来。可是,另一项艰苦的训练又开始了。战士们顿时叫苦不迭,但是,在刘进和张宏的“淫威”之下,还是勉力为之。

为了增强战士们的力量,刘、张二人又训练战士们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增强全身力量和协调性。看见两位教官做完示范后,战士们也纷纷以葫芦画瓢,开始了训练。刚开始战士们还觉很新鲜,但很快就知道这也是个苦差事,做完以后,两臂酸痛,怎么也抬不起来,到了最后,这两种动作在战士们体能耗尽的情况下,变成了标准的仰卧和俯卧。

射击训练中,由于子弹稀少,两位教官勉为其难的只能让战士们长时间的端着枪,瞄准目标,可是为了纠正战士们在射击中的种种不良姿势和习惯,两人还略略加了一点小玩意儿,那就是在枪口用绳子吊上石头,以训练战士们的臂力,增强战士们的射击的稳定性,增加射击精度。

现实又一次无情的打击着两位用心良苦的教官,战士们中力气大的能端着枪举上两分钟,力气小的一分钟都不行,到了最后,战士们个个是面红耳赤,举枪的姿势也发生了变化,比较普遍的姿势是双手奋力的举起枪,枪托顶在胳肢窝底下,以全身、尤其是胸部的力量和重量,压迫枪托向下,来保持枪的平衡,不过枪口大都已经冲着天,将射击动作变成了持枪敬礼的动作,再过一会儿,无法举动的时候,枪口就与大地亲密接触了。再让大家瞄准,任谁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水平瞄准了。

战士们觉得很奇怪,练枪法就练枪法,干嘛要绑上大石头,真是多此一举。不过很快,时间长了以后,战士们就知道了好处,卸下石头后,战士们觉得长时间端枪也不累了,瞄准也轻松了,准度也提高了,慢慢的战士们也接受了这这种训练方法。

令人头疼的一个问题是部队枪支不够,没办法所有人都同时进行射击训练,于是两人就只好把两个连队分开,一个连练射击,一个连练队列,这样也刚好岔开,不过,战士们之间也多了一些看别人笑话的机会。

针对以后的作战对象将会是日军,而且在亚洲的战场,尤其是在陆地战争中,并没有出现欧洲战场那样大规模的立体机械化作战模式,很多战斗依然是靠士兵个人的单兵素质来决定胜负,还有一点李琮不得不考虑的是,今后,李琮的部队很有可能要在缺少武器弹药的情况下去作战,一旦和敌人短兵相接,刺杀和格斗的技能就必不可少。因此,李琮特意让刘进和张宏着重训练战士们的拼刺和格斗技术,这可是中国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弱项,以致于后世的军事著作中,很多都会把这个作为中日两军巨大的差距中的重点来阐述和介绍。因此,要想在以后有所作为,这一项可是必须要百炼成钢的。

刘进端起一支枪示范说:“第一:怎样“预备用枪”和“枪放下”,预备用枪是拚刺的准备动作,这个动作做好了,就能防守严密、利于进攻,并从精神上给敌人以威胁。如果面对敌人,“哗”的一下把枪送出,一次就做好准备动作,并且怒目相对,就会使敌人不寒而栗。反之,就会助长敌人的气焰。所以,在“预备用枪”时,一定要做到动作正确有力,精神抖擞,气势雄壮。。。。。。第二、突刺。突刺是拚刺的主要手段,是训练的重点。 突刺时,两臂向目标用力推枪(左手主要掌握方向),同时以右脚掌的蹬力,腰部的推力,使身体向前,随即左小腿带动大腿向前踢出一大步(踢出时,脚距离地面不要超过二拳),在左脚着地的同时刺中敌人,右脚自然地向前滑动。突刺时,一要“快”,二要“狠”。“快”,就是对准突刺点后迅速刺过去,不能引枪(即把枪后拉一下再刺),引枪就等于告诉敌人,我要刺你了,对方有了准备,当然你就刺不到了。“狠”,就是要三力(两臂的推力、腰部的推力和右脚的蹬力)合成一股力,狠狠地刺向敌人。刺出后的姿势是:枪面向上,左臂伸直,枪托自然贴在右小臂内侧,左膝与脚面中央垂直,右腿伸直,身体成斜直线。拔枪时,左脚用力蹬地,推动身体向后移,同时两手将枪面稍向左旋转,猛力将枪刺拔出,收回左脚,成预备用枪姿势。 离敌较远时,还可以用垫步刺。方法是:右脚迅速向左脚跟移动,在右脚着地的同时,迅速勇猛地向敌突刺。 训练口令为:“突刺——刺”。“垫步——刺”。 第三、防刺。防刺是防开敌枪后迅速反刺的动作。拚刺中,要为刺而防,防、刺紧密结合,积极消灭敌人。第四、对刺。对刺是在掌握突刺、防刺等要领的基础上进行的,它不仅可以提高突刺和防刺的技能,学会欺骗刺和击打刺动作,还可以培养灵活机动、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

刘进一面讲解技术动作,一面做着示范,只是战士们理解能力有点低,只能跟着刘进做动作,依葫芦画瓢,先把套路练熟悉。也怪刘进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将动作变快,引得战士们一面手忙脚乱的跟着刘进做动作,一面躲避其他战士“一不留神”刺过来的利刃。

话说间,刘进正身形优美、力量十足的分解一个动作,战士们看得如痴如醉,叫好声响成一片,刘进做完动作,收住身形,命令战士们做一遍,霎时间,整个草场如同群魔乱舞一般,战士们做成什么样子的都有,让刘进深感为人师表没教好而惭愧,进而怀疑起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和大家一样,才造成了如此后果呢?

突然一名战士大喊一声:“哎呦,我的屁股啊,他妈的,谁不长眼睛啊,戳着我的屁股了。”

原来一名战士不小心被后面的战士将刺刀扎进了屁股,立刻躺在地上,疼的直叫唤。

可是刺了别人的战士还振振有词地说:“谁让你的屁股蹶那么高,人家连长的屁股就没有蹶那么高。你撅这么高,我不刺你刺谁啊。你是活该,谁让你做错动作了?”

刘进一看哭笑不得,这个战士刺中了别人,还要怪别人的屁股有误导嫌疑。刘进摇了摇头,只好让人把这名战士抬了下去,然后让战士们把距离再次拉开,防止有人再次误伤。

旁边目睹这一幕的二连战士们,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张宏不得不大声斥责战士们,制止他们的嘲笑,可是自己也忍不住暗自笑了起来:这个刘进还真是被啊。

在练习格斗的时候,刘进一面讲擒拿格斗术,一面把战士们当作练习对象,详细讲解动作要领。结果,在实践过程中,不少战士被刘进摔得七荤八素,而战士们在吃了几次亏之后,再也没有人愿意充当着倒霉的人肉沙包了,以至于刘进不得不强行命令战士们给他当沙袋,才完成了示范。可这也引起了战士们普遍的不满,最后在刘进强力镇压和亲切切磋,甚至亲自给战士们当沙包的情况下(让战士把自己摔来摔去,解解恨),才把战士们的不满情绪镇压下去。

这些战士们以前都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系统的训练,所以,才给刘进和张宏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而战士们在经过一天的训练之后,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不过,值得李琮他们欣慰的是,战士们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反倒是略显积极的进行训练,这让李琮不得不怀疑,战士们在以后是否能经得起敌人的金钱和官位许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