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宋哲元身后是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听宋哲元的命令是从,既然宋军长下了命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那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立即穿过宋哲元,冲到学生的人潮中两三个人抓一个学生,肖臻等百名学生岂是待宰的羔羊迅速做出反抗,其场面相当的混乱,横幅在拉扯被撕断。可一方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那些文弱学生哪能赢得过强壮的军人,一阵较量后,肖臻为首的百名学生被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制服。

就在此时,梁中国跑到宋哲元的面前,道:“宋军长,你还是把这些学生押到我家吧。”

宋哲元望了梁中国一样,狐疑道:“梁中国,你何出此言呀?”

梁中国一怔,奇道:“宋军长,你怎么也知道我的名字?”

宋哲元嘿笑道:“梁中国,肖臻是每次有学潮他必参加,你呢是每次有学潮你必围观瞧热闹。我看了你几次出现都在游行现场全是既不支持也反对,我觉得很奇怪想查查你是什么人,一查来头不小竟是北平武林中最有名望的武师梁亮峰的儿子。”

梁中国笑道:“想不到北平头号人物居然晓得我的名字,我真荣幸。”

宋哲元哼道:“少打哈哈,我问你,你为何老出现学潮现场还鬼鬼祟祟?”

梁中国蹙眉道:“我没宋军长讲得如此诡异,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会如何处置学生,更害怕你们迫害学生。”

宋哲元又好奇又好笑,道:“你小子把我当军阀和列强是吧,我宋哲元是会制造惨案的人吗?”

梁中国解释道:“镇压学潮的人又不止你们二十九军,那些警察会呀。”

宋哲元问道:“就算他们学生遇难,你又能怎么样?”

梁中国正色道:“我会制止,如果制止不了,我会尽全力替这些学生讨个公道。”

梁中国话音刚落,那些学生纷纷大叫好,肖臻嚷道:“谢谢你,梁中国。”

梁中国转头道:“不用。”

宋哲元微笑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梁中国淡淡道:“就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一群热爱祖国的学生如果因请命遇难,我会义无反顾的替他们讨回公道。”

宋哲元喜欢像梁中国这样的人,含笑道:“你为什么要我把这群学生押到你家?”

梁中国道:“我有把握劝走这些学生,你把他们押到我家,我就告诉宋军长你。”

宋哲元奇道:“你为什么不在这里说?”

梁中国嗯了声,小声道:“我想顺便请宋军长到我家坐坐。”

宋哲元一愣,哈哈大笑道:“令尊梁亮峰也是北平的一号人物,我也当去会会。梁中国,你带路吧。”说完对三百名二十九士兵下令,叫他们跟在梁中国和自己后面押着百名学生行走。

梁中国的家也就是振身武馆离这里并不远,四百余人走了一些路程就进入了振身武馆。饭厅里,梁亮峰和程长英这对夫妇刚吃完饭,正一起收拾碗筷,忽听门口吵吵闹闹的,两人暗感奇怪放下碗筷来到练武的院子里。

宋哲元见振身武馆的男女主人都出来了,笑道:“梁馆主,梁夫人,鄙人是二十九军长宋哲元,特来拜会梁馆主和梁夫人。”

梁亮峰微微惊讶,受宠若惊道:“来的竟是大名鼎鼎的二十九军军长,光临寒舍,真令寒舍蓬荜生辉。”

宋哲元叹道:“惭愧,宋某应公务繁忙,无法早日来见见梁馆主和梁夫人,还请见谅。”

梁亮峰摇头道:“宋军长贵人事忙能来寒舍以是对我梁亮峰的无上光荣了,岂敢言其他。”

宋哲元道:“梁馆主,梁夫人,那让令郎帮劝走这些学生后,我们好好聊聊。”

梁亮峰愕然道:“犬子也能帮上宋军长的忙?”

梁中国不满道:“爹,你这是说什么话,难道我就这么没用?”

梁亮峰笑了笑,道:“好,中儿,你劝走学生给我看。”

梁中国咳了咳,对肖臻道:“肖臻,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不参加学潮游行吗?”

肖臻摇头道:“我不知道。”

梁中国说明道:“因为我认为学生组织的游行一点用也没有。”

肖臻怒道:“没用,难道你无视五四运动的成果吗?”众学生纷纷道:“就是,就是。”

梁中国冷笑道:“你们别美了,五四运动成功的功劳不在你们,五四运动若没有工人罢工、商人罢市,你们能成功?”

肖臻寻思道:“你的意思是……”

梁中国说明道:“想你们学生举行罢课能有什么用,对政府有什么危害?我给你们指条明路。”

肖臻沉吟道:“说来听听。”

梁中国道:“你们应该若再举行游行,应该联合商人、工人甚至更广阔的阶级,这样你们才有可能成功。”

梁中国话说完,众学生面有喜色,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肖臻大喜道:“你说得有理,我们这就去按你说得办。”

宋哲元越听越不对劲,当梁中国说完他的“锦囊妙计”,宋哲元为之气结,指着梁中国,大怒道:“混账东西,你出的是什么鬼主意,你是不是嫌局势还不够乱,想把水越搅越浑?”

梁亮峰忙道歉,道:“犬子无知,请宋军长见谅。”

梁中国不理宋哲元,续道:“还有你们再打横幅标语的时候,记住加上‘拥护宋哲元抗日’的字样。”

在以前,由于宋哲元经常与日本人往来,学生游行时打的横幅标语是“打到汉奸走狗宋哲元”的字样,如果照梁中国的办法说,学生既能减少一个敌人,还能多个同盟,众人皆是一愣。

梁中国笑道:“宋军长,我想日本人真的侵我河山,你一定会抗日吧?所以把你的旗号你一定没意见。”

宋哲元忖:好小子,把我也给拉进去了。道:“我会看情况。”

肖臻欣然道:“好主意,我一定会按你说的办,我们这就联合商人和工人等各个阶级,举行一次大的游行示威。”

梁中国却道:“等等,肖臻,如今世道艰难,商人和工人如何肯轻易响应你们,我看除非又发生了大事,他们才会响应你们。”

肖臻问道:“你的意思是要等中国发生大事时候,我们在行动。”

梁中国道:“对。”

肖臻颔首道:“我们明白了,中国,我们先走了去做做其他人的工作。”说罢,领着中学生走,干他们的大事。

梁中国的眼前多出一丝白白的东西,他抬头望了一下天空,雪花正不断飘落地上,喃喃道:“终于下雪了,我当今年的冬天不会下雪呢。”

宋哲元喊道:“肖臻,你们听好了,我决定你们再举行游行示威,我二十九军不会再逮捕你们了,让警察来抓你们。”

梁中国皱眉道:“警察,那学生境遇会坏很多。”

肖臻头也不回,道:“随便,宋军长,我告诉你,无论谁抓我们,我们都不会屈服的。”言毕,全部学生走出振身武馆。

宋哲元火道:“梁中国,如果中国又发生大事,让那些无知的学生联合成功到各个阶级,场面一发不可收拾,我饶不了你。”

梁中国毫不畏惧,望着宋哲元,淡淡道:“宋军长,如果中国发生大事,学生举动得不到各个的响应,那我们中国的希望何在?”

宋哲元和梁中国对视一会儿,忽笑道:“梁中国,你的名字为何叫中国?”

梁亮峰道:“这点我来解释,我是个武夫,中儿出生的时候,我想不到其他的好名字,正好他排中字辈,我就给他取名叫中国,让他无时无刻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

宋哲元避开梁中国坚定的目光,道:“梁馆主,能不能进屋子里坐坐?”

梁亮峰歉然道:“宋军长,我失礼了,请到大厅内一叙。”

宋哲元下了命令让三百名二十九军士兵分成两排站在大厅的门口,然后随梁亮峰、程长英、梁中国进了大厅。

一阵寒暄后,梁亮峰叫夫人程长英备些茶水,程长英领命而去,另三人按宾客等级坐后,宋哲元问道:“中国,我想你请我到你家来是有事商量的吧?”

梁中国哂道:“宋军长,果然厉害,我有一事请宋军长答应。”

宋哲元道:“说吧。”

梁中国道:“我想请宋军长卖给我几支枪给我玩玩。”

宋哲元皱眉道:“你喜欢玩枪?”

梁中国摇头道:“不,我只是看眼前的中国的局势,中日两国必有一战,我想上战场报效祖国,如果如此那必要会打枪,我家没有枪,所有想请宋军长买给我几支枪练练。”

梁亮峰立马道:“宋军长,你放心,价钱不是问题,只要宋军长肯答应便行。”

梁中国喜道:“多谢爹的支持。”

宋哲元问道:“梁馆主,你不怕你儿子为国捐躯?据我所知,你们梁家就中国这么一个种,若中国牺牲,那你们梁家可就绝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