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暗杀成功的15位国家元首

dengjinshou 收藏 10 14366

昂山:缅甸民族主义领袖,缅甸共产党创始人,也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的父亲。在仰光大学求学时期,任学生联合会主席,1936年2月与吴努一起领导学生罢课。1937年参加我缅人党,1939年任总书记。1940年为缅甸独立而寻求外国的支持,曾与日本人接触。日本人协助他建立缅甸独立军。这支军队跟随日军前进,接管占领区的地方行政。1943~1945年昂山在巴莫傀儡政府中任国防部长


1944年8月秘密成立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任主席。1945年3月率缅甸国民军协助盟国作战,直至日本投降。1946年任缅甸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实际等于总理。1947年1月去伦敦,与英国首相艾德礼进行谈判,签订关于缅甸独立的协定。他公开谴责英政府背信弃义的行为,同年4月选举制宪会议,他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在202个席位中赢得196席。同年7月19日,与其他6名部长同时遭枪击杀害。




肯尼迪:1963年11月22日,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美国南部的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遇刺身亡。


据美国通讯社报道,肯尼迪是被行刺者用步枪击中头部死去 的。这天中午,他乘飞机到达这个城市进行访问。接着,他乘汽车从机场去达拉斯市区,准备在那里发表一篇演说。肯尼迪夫妇 和得克萨斯州州长康纳利夫妇同乘一辆敞篷汽车,从欢迎的人群中间缓缓驶过。当车队驶经一座大楼的时候,从大楼五层楼上的一个窗户里射出三发子弹,其中一发击中了肯尼迪的头部太阳穴。半小时后,肯尼迪就在医院里死去。同车的州长康纳利也被击中 两枪,受了重伤。1963年11月22日,为了争取连任并调解民主党内部的分歧,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偕夫人前往得克萨斯州,不料在达拉斯市街道遇刺身亡。






阿连德:1970年9月,在智利六年一届的总统大选中,人民联盟候选人、社会党领导人萨尔瓦多-阿连德获胜。同年11月3日,以阿连德为总统的人民联盟政府(通称阿连德政府)宣告成立。在当代拉丁美洲历史上,阿连德政府的成立,是继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它在世界各国也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1970年9月大选结果,人民联盟候选人阿连德获得选票最多,占总票数的36.3%;右派组织国民党候选人豪尔赫-亚历山德里获得选票的35%;中派组织***民主党候选人获得选票的28%。阿连德所得选票未能超过半数。根据智利宪法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总统必须在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即阿连德和亚历山德里之中推选。因此,总统人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议会议席中占第三位的***民主党的态度。当时,***民主党一方面看到人民中具有强烈的民族民主革命的要求,不想倒向右派;另一方面又不相信阿连德能保留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于是,该党向人民联盟提出一个《宪法保护条例》,作为它支持阿连德当选总统的先决条件。其中的主要内容包括:新选总统的活动必须遵从宪法,实行多党政治;新政府必须尊重军队和警察的原有体制及其等级制度,并不得建立同国家军队和警察相平行的其他武装力量。人民联盟为了争得***民主党的主持,作出必要的妥协,宣布接受《宪法保护条例》。10月24日,议会两院举行联席会议,由于得到***民主党的支持,阿连德被推选为总统。同年11月3日,阿连德为首的人民联盟政府宣告成立。


1973年8月,智利议会在右派势力的操纵下,借口阿连德总统拒绝宣布经过修改的经济所有制法案,通过指责阿连德政府“ 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决议,公然宣布阿连德政府为非法,要阿连德总统下台。这实际上是智利右派势力把发动政变提到日程上的一个信号。美国报刊当时就认为:“这一步骤是发动政变的公开号召”。


1973年9月11日,智利武装部队三军司令和警察首脑,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了政变。政变部队首先占领了海港城市瓦尔帕米索,接着控制了首都圣地亚哥总统府前的广场,宣布成立了一个以陆军总司令皮诺切克将军为首的军政府委员会。军政府委员会通过广播要求阿连德总统立即辞职,并许诺提供飞机,送他与家属及合作者一起离开智利,阿连德总统对此表示坚决拒绝。政变部队开始向总统府发起进攻,除使用坦克外,还出动飞机对总统府进行轰炸和扫射。面对政变部队的进攻,阿连德总统忠于职守,毫不退却,决心誓死保卫智利人民的事业。他辞退了总统府内被认为不能依赖的军队官兵和警察,率领30余名总统卫队的战士,坚持抵抗,一直战斗到英勇牺牲。执政不满3年的阿连德政府被右派发动的军事政变推翻。


政变结束后,智利军政府宣布全国处于戒严状态,禁止人民集会,解散议会,宣布有进步倾向的政党为非法,解散了全国工人联合会。大肆逮捕忠于阿连德的政府成员和进步人士,连首都的国家体育场也被用作临时拘留所。军政府还宣布,在阿连德政府实行土改时征收的土地和其他财产,以及在国有化过程中被征收的工厂企业,应归还原主。原有宣传马列主义的书籍被查禁、焚毁。全国顿时处于恐怖之中。






拉赫曼: 1971年12月16日,东孟加拉摆脱巴基斯坦的统治,独立的孟加拉国诞生。1975年8月15日,天刚蒙蒙亮,位于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市郊的总统宅邸四周,一片寂静。突然,几辆苏制坦克从达卡兵营开出,轰轰隆隆地朝总统宅邸这边驶来。巨大的声响几里外都能听到。这是原定为8月16日总统去达卡大学作演讲而采取的安全措施。因为一段时间以来,达卡大学的学生带头罢课闹事,上街贴标语,喊口号,反对穆吉布总统亲英亲苏的对外政策,坚决要求严惩贪官污吏。一度被人奉为孟加拉“国父”的谢赫·穆吉布·拉赫曼总统,自一九七二年一月正式任职以来,治国无力,威望日益下降,最近,方兴未艾的学潮又闹得他寝食不安。为了平息学潮,安定政局,平日深居简出的穆吉布决定亲自去学校走一遭。一个星期以前,有关部门已责成驻首都的坦克团负责总统的警卫工作,总统的卫兵全换上了坦克团的人。


可是,这几辆坦克驶近总统宅邸的时候,第一辆坦克竟向院子里射出了一发炮弹,把熟睡中的穆吉布总统震得晕头转向。他一骨碌爬起来,抓起电话就问情报局长出了什么事,话还未了,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第二发炮弹在院子里爆炸开来。穆吉布身上落满了灰尘。他意识到事情不妙,抓起电话命令陆军参谋长沙菲乌拉火速派兵前来保卫。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又把穆吉布吓了一跳。他定了定神,以为也许是救兵来了,可是门一打开,一大群怒目圆睁的兵士出现在他们面前,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开枪!”坦克团的指挥官法鲁沙克少校厉声下令。


“哒、哒、哒!”五十五岁的穆吉布——孟加拉国的首任总统应声倒地。这些总统的“卫兵”,在二十分钟左右,便将穆吉布全家十六口,包括他的妻子、三个儿子、二个儿媳妇,还有一个女婿,统统枪杀。从家中赶来察看情况的情报局长亦不能幸免。总统的两个侄子也在各自的府上先后遭到了与他们叔父同样的命运。




鲁巴伊:1978年6月,北南也门连续发生震惊世界的血腥事件。说是鲁巴伊“派遣”“总统特使”,携带炸弹,炸死北也门总统加什米。紧接着,南也门海陆空三军围攻鲁巴伊的总统府,鲁巴伊总统弹尽被俘,在办公室里被宣判为“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走狗”后立即枪决,时年44岁。事发后,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紧急会议,一致谴责南也门,决定对其实行制裁。


鲁巴伊逝世后,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伊斯梅尔独揽元首和总书记大权,公开反华,中国、南也门关系转冷。几年后。伊在一次高层内部冲突中丧命。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当年三天内两位总统被杀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前南国家档案披露,这是—起由伊斯梅尔和克格勃联手策划的自杀性连环恐怖阴谋。鲁巴伊生前与加什米关系较好,两人均主张独立自主,和平统一也门。自然,他们成为苏力图控制也门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于是,伊斯梅尔勾结内政部长,骗取鲁巴伊的同意和加什米的信任,收买内政部长身患癌症的外甥充当“总统特使”,派专机护送他到北也门。上机前,“特使’”服用镇静剂,提上克格勃为他准备的公文包定时炸弹。下机后,他不经安检,径直去加的总统府。两人坐下寒暄一会。“公文包”爆炸,“特使”当即身亡,加什米伤重不治。第一步得逞后,伊嫁罪于鲁巴伊,欲借开会之名诱杀鲁巴伊。鲁巴伊拒绝与会。伊斯梅尔使出最后一招,公然武力攻打总统府。鲁巴伊12年沉冤昭雪,被恢复名誉,追认为烈士。






朴正熙:出生于韩国庆尚北道的龟尾(大邱广域市附近),1944年于满洲军官学校毕业。朴正熙于1961年发动5.16军事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迫于美国政府的压力,民选政府恢复,他于1963年赢得大选胜利。


朴正熙被认为在韩国的经济发展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但是他的独裁倾向却并不受欢迎。1964年,他主持韩日关系正常化,这一举动受到普遍反对,并造成了普遍的动荡。


1968年1月金日成派出特殊部队去暗杀朴正熙,没有成功。1974年8月15日,朝鲜再派出人暗杀朴正熙。朴本人无事、但朴的妻子陆英修则死亡。朴正熙自己则于1979年10月26日被韩国中央情报局首长金载圭暗杀。




阿明:1979年12月27日深夜,在浓浓的夜色掩护下,一支训练有素的伞兵部队向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戒备森严的总统府悄悄地迂回前进。几个小时之后,喀布尔电台播发了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阿富汗总统阿明被革命法庭判处死刑,已经枪决,卡尔迈勒被任命为阿富汗政府总理,苏联军队应阿富汗政府邀请进驻阿富汗。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苏军已侵入阿富汗。在距中亚名城阿拉木图仅1500公里的地方,阿富汗这个人口不足2500万的弹丸小国至今仍是战火纷飞,且诞生了塔利班这一“怪胎”。谁又曾想到,这一切竟始自29年前的这个深夜。从此有了以美国为首,以中国为骨干,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反苏同盟”。以后由此又有了塔利班,有了基地组织和本.拉登。






萨达特:1973年10月6日是埃及人民永远难忘的时刻,他们在领袖萨达特的领导下击退了以色列军队。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都要进行典礼纪念这个日子。


1981年10月6日,萨达特这个时候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表演,突然从阅兵的炮车里跳出三个人,端着枪排成三角队行,急速奔向阅兵台。随着一枚手榴弹的爆炸声,一梭子弹定在萨达特的身上。整个袭击和反击持续了半小时。当人们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他灰兰色色衣服上满是鲜血,一切已经晚了.....


谋杀者是前一个月,他下令逮捕的宗教极端分子。




英.甘地:1984年10月31日,上午9点刚过,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同往常一样离开她在新德里的寓所,步行前往政府大厦南区的总理办公室。突然,她的一个警卫用冲锋枪瞄准了她,随着一阵枪声,8颗子弹射进了她的腹部和胸部。与此同时,另一个副警官也用左轮手枪向她射击。在英·甘地倒在血泊中的一刹那,另外两名警卫向凶手开了枪,打死两人,抓获一人,他们都是锡克族人。立即采取的抢救措施没有能挽救英·甘地的生命,下午1时20分,这位继承了父亲尼赫鲁的事业,为印度的独立和繁荣奋斗了一生的政治家,不结盟运动的领导人之一,永远离开了她所热爱的世界。






齐亚.拉赫曼:1975年,孟加拉国再次陷入动乱之中。8月15日,一批青年军官发动政变,推翻并杀害了穆吉布.拉赫曼总统,由穆什塔克.艾哈迈德继任总统。齐亚.拉赫曼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并被授于少将军衔。


11月3日,以陆军参谋局长哈立德.穆什拉夫为首的一批军官再一次发动政变,推翻了艾哈迈德政府。在这次政变中,齐亚.拉赫曼被捕入狱。4天后,亲齐亚.拉赫曼的部队挫败了政变,穆什拉夫被士兵杀死,齐亚.拉赫曼恢复了陆军参谋长的职务,并在以赛义姆为总统的政府中担任财政、内政、商业、外贸、情报和广播部长等职,掌握了孟加拉国的军政实权。


在此后的两年中,齐亚.拉赫曼在全国实行军事管制的情况下,由军法管制副执行官升为首席执行官,成为孟加拉国的铁腕人物。1977年4月21日,赛义姆总统因健康原因辞职,齐亚.拉赫曼接任总统,他终于登上了权力的顶峰。


1979年4月,齐亚.拉赫曼履行了他在竞选总统时的诺言,在全国范围内结束了军事管制,他自己也退出了军界。至此,孟加拉国完成了向文官政府的过渡。这时,齐亚?拉赫曼不无自豪地向议会,也是向全国人民说,他一生中有三个重要目标:参加国家独立战争、在国内建立民主和发展孟加拉国的经济。而现在,“我已完成了第一个目标,第二个目标也部分地取得了成功,第三个目标尚待完成”。


孟加拉国独立以后,在军队内部存在着一股被人们称为“自由战士”的势力。这些人以参加过孟加拉独立战争而居功自傲,对齐亚?拉赫曼重用从巴基斯坦遣返回来的孟加拉籍军官心怀不满,他们的头领是驻吉大港的孟加拉国陆军第24师师长曼苏尔.艾哈迈德少将。


1981年5月初,齐亚.拉赫曼下令调曼苏尔回首都达卡担任国防参谋学院院长。对于曼苏尔来说,这一调任意味着他手中兵权的丧失,意味着他的“总统梦” 将终成泡影。早已被权力的欲望冲昏头脑的曼苏尔犹如笼中困兽,决心破釜沉舟,拼死一搏,与齐亚.拉赫曼决一雌雄。于是他一方面借故拖延执行调令,滞留古大港;一方面则秘密调集40000名忠于他的嫡系部队留住吉大港驻地,同时把一些他认为不可靠的军官调离吉大港或强迫他们休假,以加速政变的准备进程。


5月29日下午,就在拉赫曼总统会见当地社会名流之时,曼苏尔也在其总部召集亲信密谋,最后落实谋杀拉赫曼总统的行动计划。曼苏尔认为已有内线接应,便无必要兴师动众使用大部队,而决定改用从“自由战士”军官中挑选出来的可靠分子组成突击队去执行暗杀行动计划。他对其亲信们说:“现在行动的时刻到来了。你们怎么干,使用什么家伙,我不管。我本人已下定决心,不成功,便成仁。”


入夜之后,喧嚣了一天的都市渐渐平静下来,闷热而潮湿的天气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午夜刚过,本来繁星密布的夜空突然被浓厚的乌云所笼罩,阵阵闪电和隆隆雷声过后,狂风夹带着暴雨压向寂静中的城市,黑沉沉的天空仿佛马上就要崩塌下来似的。


5月30日凌晨3时30分,由16名曼苏尔的亲信军官组成的突击队分乘3辆汽车,在夜幕和暴雨的掩护之下从第24师师部出发,直奔政府宾馆。


他们分成3个小分队,第一分队埋伏在宾馆周围,负责切断向外通道,另外两个分队则冲进宾馆负责执行暗杀任务。这时,耀眼的闪电又一次撕裂了夜空,一枚火箭弹带着长长的火焰飞向宾馆的大门,爆炸声和雷声同时响起,大门的碎片在火光中四外横飞。埋伏在门外的突击队员一跃而起,在硝烟的掩护之下端着吐着火舌的冲锋枪冲进了宾馆,第二分队迅速占领了底层,第三分队冲上二楼,打死了楼上的警卫。此时的拉赫曼已被枪炮声所惊醒,他已经知道死亡在向自己逼近。


然而,他作为一个总统、一名军人,并没有采取躲避的行动,而是勇敢地向即将到来的死亡走去。他猛地拉开了房门,一伙全副武装的军人一拥而上,数支冲锋枪一齐对准了他的胸膛,为首的正是穆蒂乌尔中校。


“你们要干什么?”拉赫曼厉声责问。回答他的是一阵急促的枪声。拉赫曼倒下了,鲜血从他的胸膛流出。






帕尔梅:1986年2月28日晚11点多,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被寒意笼罩着。街道上残存的积雪、凛冽的寒风及灰蒙蒙的天空交织成一幅阴森的景象。


这时,帕尔梅首相偕同夫人丽丝贝特像普通居民一样,兴致勃勃地到市中心的格兰德电影院观看新上映的影片《莫扎特兄弟》。23时15分电影结束。帕尔梅首相夫妇沿着大街步行回家。按瑞典传统,首相平时私人活动无保安人员相随。当他们俩过了两个街区到达一个交叉路口时,一个陌生人同他们攀谈起来。然而,谁也不会料到,就是这个人竟是杀害帕尔梅首相的凶手。他在相距不到二米的地方举枪射击,当即帕尔梅首相腹部和胸部中了两颗子弹,他的夫人丽丝贝特背部也受了轻伤。丽丝贝特立即大声呼救,人们闻讯赶来,凶手已经逃窜。据说,此时赶来相救的人还不知道,被害者竟是他们的内阁首相。有的帮助人工按摩心脏,有的进行人工呼吸,但这一切均无济于事,帕尔梅仍然昏迷不醒。数分钟后,医院的救护车开来,帕尔梅夫妇被送往附近的一家医院进行紧急抢救。


但是,一颗罪恶的子弹打中了帕尔梅的致命处。1日凌晨零点零六分,医院宣布抢救无效,帕尔梅溘然与世长辞。




齐奥塞斯库:审判长站起来宣判:“本法庭以法律和人民的名义,经过秘密协商,一致判决罪犯齐奥塞斯库·尼古拉和齐奥塞斯库·埃列娜死刑并剥夺全部财产,由于屠杀罪,根据刑法357条第一款第三点;破坏国家政权罪……1989年12月25日。”


听到宣判,齐奥塞斯库夫妇愤怒地站立起来。


埃列娜把一个纸包往桌上一摔,里面是一大堆针药瓶子。她大声斥责说:“那你们还搞这么多名堂干什么?"


齐奥塞斯库愤慨地揭露说:“你们搞这一套审判的骗人把戏干什么?你们早该把我们枪毙了!进行政变的人,可以任意枪杀任何人!”


审判长宣布:”审判结束,法庭退席。“


齐奥塞斯库大声喊道:“罗马尼亚将永远、永远生存下去!无论叛徒……罗马尼亚万岁!自由罗马尼亚万岁!打倒叛徒!”


激愤不已的齐奥塞斯库说:“这是多大的不公啊!……”他以他终身崇拜的诗圣柯什布克的大义凛然的诗句脱口而出:“宁愿雄狮般地战死疆场,决不做套着锁链的奴隶。”


埃列娜似有所悟地说:“竟然都是我们身边的人!叛徒来自我们的身边……”


齐奥塞斯库无限感慨痛楚地说:“叛徒就在我们的身边,就是这样!”


……


突然,响起了斯登古雷斯库不容违拗的命令声:“把他们绑起来!先绑他,再绑她!把他们推出去,推到墙那边去!”


卫队想把他们分开。


埃列娜说:“不!我们战斗在一起,死在一起!”


“好吧,这就算是他们最后的意愿吧!”斯登古雷斯库同意让他们一起赴死。


齐奥塞斯库夫妇被一边一个士兵架着拉出了院子。齐奥塞斯库随即哼起了《国际歌》。刚唱出了一句“起来,饥寒交迫……”他又喊起了口号:“打倒叛徒!自由独立的社会主义罗马尼亚万岁!历史会惩罚你们!……”这时,子弹已向他射来。他趔趄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倒下,反而挺了起来,像是悬了起来似的。然后,像一根柱子似的,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埃列娜中弹后,“啊”了一声,朝前扑倒了。子弹呼啸着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射来。霎时间,硝烟弥漫,他们身后的矮墙上尘土飞扬,地上的鲜血不住地往外流淌……








拉宾:1995年11月4日晚9时30分,集会结束。10分钟后,拉宾手挽夫人莉娅,缓步走下台阶。人群如潮水般涌来。


拉宾一行在人们的簇拥下走过广场,准备乘车离去。拉宾一边走一边与热情的群众握手。就在此时,拉宾突发奇想,他对佩雷斯说:“你跟我说过,在这个大会上有人要行刺,不知道这人群中有谁会开枪?”佩雷斯把它当作笑话,一笑了之。


当拉宾走到自己的防弹轿车旁,正待保镖打开车门时,一个埋伏在车门旁的男子举起9毫米贝雷塔牌手枪,向拉宾的腹部开枪射击。当拉宾捂住腹部弯下腰去时,凶手又第二次扣动了扳机。此刻,凶手距拉宾只有1.5米远。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凶手一边开枪,嘴里还一边喊着:“没事,这不是真子弹。”


在保安人员制服凶手同时,防弹轿车载着身受重伤的拉宾风驰电掣般驶向医院。在车上,司机和保镖都清楚地听见了拉宾用微弱颤抖的声音说出的此生最后一句话:“我没事,没事……”


子弹一颗打在脾脏上,另一颗直入脊椎。令医生们难以置信的是,其中一颗子弹竟是在国际上被明令禁止使用的“达姆弹”,即俗称的“炸子”。医生们小心翼翼地取出拉宾体内的子弹,但“达姆弹”已在拉宾体内爆炸,大量血管被破坏,血流如注,鲜血染红了手术台。


11时10分,医生和护士走出了急救室,不少女护士脸上挂满了泪花。11时14分,拉宾的高级助手埃坦·哈博走出医院,向守候在那里的记者和人群宣布:总理遇刺身亡。这天,是犹太教的安息日。




卡比拉:2001年1月16日13点45分,其贴身卫兵哈什迪在金沙萨总统府办公室向卡比拉总统开了三枪,一颗子弹击中头部,另两颗分别穿透了心脏和胃。之后,卡比拉立即被送到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抢救,但因抢救无效在那里去世。凶手用的枪是比利时造的GB9毫米口径手枪。


卡比拉生于1938年1月1日,六十年代曾在中国南京学校学习,那时中国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反帝反殖斗争的革命圣地。60年代卡比拉在刚果成立了人民革命党,他的宗旨是马克思主义和泛非主义。


卡比拉自称是毛主席的好学生。1965年格瓦拉曾到刚果打游击,当时极不欣赏的叛乱领导人卡比拉在格瓦拉离世整整30年后,推翻了蒙博托,当上了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总统。这是黄泉之下的格瓦拉万万想不到的。




比兰德拉:2001年6月1日,尼泊尔王太子迪潘德拉当天晚上枪杀了包括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王后艾什瓦尔雅在内的12名王室成员。迪潘德拉随后开枪自杀,2日在医院中死亡。


这家报纸是从内务部官员口中得知这一消息的。尼泊尔副首相兼内务大臣波迪亚尔拒绝证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但是他对记者表示,这是国家的灾难。


被杀身亡的王室成员除国王夫妇外,还包括国王的姐姐、国王的女儿及儿子等。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