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船生了个大胖小子

jianghuisioc 收藏 135 805
导读:[color=#FF0000][size=16][fly][B]大船生了个大胖小子[/B][/fly][/size][/color] [B]一、封楼帮青龙堂 “大船生了个大胖小子了”[/B] 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的早,也特别的热,偏偏在这个时候青龙堂的空调坏了,把各位兄弟们给热得不行。大家一个一个无精打采的,根本没心思盖楼,青龙堂的副堂主小傅就带着小羊、亮剑、龙行一起打扑克,个个都脱了上衣光着大膀子,斗地主斗的不亦乐乎。青龙堂堂主甜月亮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他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穿得西装革履,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船生了个大胖小子


一、封楼帮青龙堂 “大船生了个大胖小子了”


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的早,也特别的热,偏偏在这个时候青龙堂的空调坏了,把各位兄弟们给热得不行。大家一个一个无精打采的,根本没心思盖楼,青龙堂的副堂主小傅就带着小羊、亮剑、龙行一起打扑克,个个都脱了上衣光着大膀子,斗地主斗的不亦乐乎。青龙堂堂主甜月亮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他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穿得西装革履,全然不顾汗水一个劲的从天灵盖一直流到了脚底心。


“青龙堂的哥么们。”一个甜美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一听就是朱雀堂的香主王丹丹的声音。小傅、小羊、亮剑、龙行四个人赶紧把手里的牌一扔,小傅抓起自己的衣服就躲进了男厕所,一把把门关上,他以为丹丹是来检查工作纪律的,作为副堂主带头在上班的时间打牌,这错可不小;小羊慌忙之中拣起了不知是谁的衣服就往身上套,那衣服上的汗馊味差点让小羊背过气去,但是为了在梦中情人面前保持形象也不得不如此;亮剑一时之间找不到自己的衣服穿,就随手穿了件前后上下都是脚印的马甲,作为封楼帮四大美女之一的丹丹也是他的梦中情人;龙行发现小羊穿的衣服是自己的,想让他脱下来再让自己穿上已经来不及了,干脆躲到了桌子底下,当场就被小羊和亮剑的四只大臭脚熏得晕了过去。


丹丹进了门,见青龙堂里乱成一团,不由得“扑哧”一笑,这千娇百媚的笑容立刻就把小羊和亮剑的魂勾走了一半,“哥么们,别紧张,我今天是来告诉大家一个特大喜讯的。”


小傅在男厕所里一听说丹丹不是来视察的,立刻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一脸色色的笑道:“原来是丹丹妹妹啊,快请坐,请上坐啊。小羊,怎么还不给丹丹妹妹拿板凳;亮剑,你快去拿饮料,一点眼色劲都没有。”


月亮也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丹丹啊,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们?”


丹丹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你们青龙堂还不知道吧,大船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刚刚生的。”


“什么?” 月亮、小傅、小羊、亮剑四个人一愣。月亮问道:“你是说帮主夫人生了吧,这的确是件大喜事。”


“什么帮主夫人,跟她没关系,”丹丹一脸的不屑,“是大船……亲……自……生……的。”


“啊?!” 月亮、小傅、小羊、亮剑四个人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过了半天,小傅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帮主是个女的,我们一直没看出来?……啊呀,可惜了,上回我和大船出差的时候,住在同一间房间,我居然没有……”


小羊心里骂了小傅一句“花痴”,嘴上说道:“难道男人也有这种功能?”


被脚臭熏晕的龙行终于醒了过来,悄悄穿上了衣服,从桌子底下爬出来,问丹丹:“丹丹妹妹,你把话说清楚点,大船……帮主他怎么生出来的?”


丹丹挠了挠头:“具体怎么生的,我也没看见……大船生孩子,那是男人的事情,我一个姑娘家怎么好意思去看。我也是听我们朱雀堂的小叶堂主说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月亮、小傅、小羊、亮剑、龙行五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此事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于是决定派龙行去朱雀堂做进一步的核实。




二、封楼帮朱雀堂 “大船怀孕了”


龙行一进朱雀堂,就觉得一阵香气迎面扑来,顿时心旷神怡,连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把刚刚吸到肺里去的脚臭味全部呼了出来,再把妹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尽可能多的吸进去。


朱雀堂堂主小叶见龙行站在门口一个劲地深呼吸,觉得很奇怪,就问道:“这不是青龙堂的小龙吗,上班时间不好好干活,到我们朱雀堂来干吗?”


龙行一见是封楼帮四大美女之一的小叶,骨头立刻就酥了,一边咽下口水一边说道:“小叶妹妹……啊,叶堂主好。我们堂主让我来打听一件事,就是……那个……听说帮主生了,还是个大胖小子,刚刚生的,有这事吗?”


“噗。”小叶本来正在喝茶,一口水全喷在了龙行的身上。“什么?大船生孩子了呢?还是个大胖小子,刚刚生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听谁说的,肯定是造谣。”


龙行擦了擦脸上的茶水,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看来大船生孩子的事是谣传,他回答道:“是丹丹妹妹说的,她刚刚到我们青龙堂去说的,我们也不太相信,所以才过来打听一下。”


小叶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年轻人啊,要有头脑,要有判断力,别整天听风就是雨的。你自己动脑子想一想,大船怎么可能生孩子呢?……他刚刚怀孕啊。”


“啊?!”龙行心里的石头刚一落地又被重新提了起来,“帮主……他老人家……刚刚……怀孕?!”


“是啊。”小叶一脸的严肃,“我是让丹丹告诉你们‘大船怀孕了’的事,可是丹丹这个丫头,话到她嘴里怎么就变了,怎么变成‘大船生了’,而且还是个大胖小子。小丫头啊,就是想象力丰富。你回去告诉你们青龙堂的兄弟们,大船没生,刚刚怀孕。”


龙行刚要走,又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小叶:“那叶堂主,这帮主刚刚怀孕的事情,是你亲眼见到的,还是听谁说的?”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小叶有点生气了,不过生气的小叶更加美丽,有一种野性的美,“是玄武堂的堂主坦克说的,不信你自己去问。”

龙行唯唯诺诺的走出了朱雀堂,思索了一会,决定再去玄武堂确证一下这个消息的可靠性。




三、封楼帮玄武堂 “大船以后有可能会怀孕了”


龙行刚刚走到玄武堂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喝酒划拳声,“五魁首啊,八匹马啊,六个六啊……”其中最大的声音就是从玄武堂堂主坦克的破喉咙里发出来的。


龙行敲了敲门,里面的人跟本没听见,龙行只好一推门自己进去了。里面一片狼藉,酒气冲天,坦克和玄武堂香主拉拉、无心、疯人等一帮人喝酒正喝在兴头上,龙行心想青龙堂的纪律已经算是够差了,可这玄武堂更离谱,难怪每次卫生评比都是最后一名。


龙行走到坦克面前,轻轻咳嗽了一声:“坦克堂主,我是青龙堂的龙行,向你打听个事……”


坦克红着眼睛盯着龙行看了一会儿,看得龙行心里直发毛,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兄弟,我认出你了,你是青龙堂的……青龙堂的……”拉拉对着坦克的耳边小声说了两个字。“你是青龙堂的龙行……拉拉,不用你提醒我……龙行兄弟我难道还不认识,封楼帮的每个兄弟我都认识……来来来,龙行兄弟,先干了这杯再说。”


龙行平时滴酒不沾的,一见坦克递过来一个和电饭锅差不多大小的杯子,里面装了满满的二锅头,下意识的就想躲。


坦克脸一沉,声音也变粗了:“咋的,嫌哥哥的酒孬……是吧,那你现在……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龙行只好硬着头皮把酒干了,嗓子里立刻就跟塞了一根烧红的木炭一样。


坦克一拍龙行的肩膀,差点把龙行拍到地上去:“这才是我的……我的好兄弟,有什么……需要……需要哥哥我……帮忙的……尽管说。”


龙行舌头都被酒辣肿了:“坦克……大哥,我向你……向你打听个事,听说帮主……听说帮主刚刚……刚刚怀孕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放屁。”坦克使劲一拍桌子,一个空酒瓶掉在地上跌的粉碎,“谁他妈敢……敢……敢造大船的谣,我这就……这就去……”


龙行吓了一大跳,看来是小叶听错了,舌头顿时利索了:“坦克堂主您别着急,我是刚刚听小叶堂主说的,她说是你说的,我也不大相信,所以过来问问你,如果没这回事就算了,我先回去了。”


一听小叶的名字,坦克的酒也醒了不少,他喃喃自语:“我说过这话吗?我真的说过这话吗?拉拉,你说,我说过这话吗?”


拉拉说道:“堂主,你说的原话不是‘大船怀孕了’,而是说,‘大船以后有可能会怀孕了’。而且这话也不是你先说起来的,是白虎堂的堂主都督说给你听的。”


坦克一拍拉拉的大腿把拉拉疼得龇牙咧嘴的,说道:“拉拉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是都督亲口对我说的,他说:‘大船以后有可能会怀孕了’。然后我又告诉了小叶,不知道小叶这个丫头怎么传话的,怎么话到了她嘴里就变成‘大船怀孕了’。女人啊,就是舌头长。”


拉拉一边揉自己的大腿一边教育龙行:“你们年轻人以后说话一定要主意啊,要实事求是,要严格认真。 ‘大船以后有可能会怀孕了’,和‘大船怀孕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嘛。我说你将来有可能会当帮主,与你当帮主了,这是一回事吗?啊?”


龙行只得连连点头称是,退出了玄武堂,站在草地边醒了醒酒,朝白虎堂走去。




四、封楼帮白虎堂 “大船变成女人了”


龙行站在白虎堂门前,整理了一下衣服,抬起手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白虎堂堂主都督的声音“进来”,龙行才推门而入。都督对下属非常严格,龙行有点紧张。


“是青龙堂的龙行啊,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都督虽然对下属要求严格,其实还是个很和蔼的人。


“都督堂主好。是这样的……”龙行消除了紧张,“玄武堂的坦克堂主说,帮主以后可能会怀孕,还说这话是您说的,我想来确证一下。”


“这个坦克啊,唉……”都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整天就知道喝酒,喝酒会误事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大船以后可能会怀孕了’这句话了,以讹传讹,绝对是以讹传讹。酒鬼啊,就是会误事。”


龙行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坦克喝酒喝高了,所以听错了才闹出的误会。


都督接下来说道:“我说的原话是,‘大船变成女人了’。”


一句话让龙行又吓了一大跳。“啊?!”


“龙行你自己说说看,变成女人就一定有可能怀孕吗?我家外婆九十一了,她还有可能怀孕吗?还有的女人生理上有疾病,根本不可能怀孕。有的女人更绝,天生没有YD,叫做石女,那就更不可能怀孕了,是不是?……所以啊,我只是说‘大船变成女人了’,根本没说‘大船以后可能会怀孕了’。”


总算等到都督把一大堆废话说完了,龙行可以插上嘴问一句:“都督堂主,‘大船变成女人了’,是您亲自看到的,还是听别人说的?”


“啊,这个嘛?”都督回答:“我是听一个信得过的朋友说的,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了,他说的话绝对可靠,就是飞龙堂的堂主大炮啊。”


龙行匆匆和都督告辞,马不停蹄的赶去飞龙堂。




五、封楼帮飞龙堂 “大船做变性手术了”


龙行在飞龙堂的堂主大炮面前,把都督的原话复诉了一遍。


大炮听了直摇头:“这个都督啊,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耳背,还喜欢乱联想。我什么时候说过‘大船变成女人了’这句话?”


龙行一听放心了,闹了半天原来是都督耳朵背听岔了。


大炮接着说道:“龙行,你回去告诉各位兄弟们,我说的原话是‘大船做变性手术了’,我根本没说‘大船变成女人了’。你想啊,变性手术万一只有上面做成功了,下面没做成功,那哪能变成女人啊,充其量也就是个人妖;那变性手术万一只有下面做成功了,上面没做成功,那也不能变成女人啊,顶多变成个太监;只有那变性手术上面下面都做成功了,才能叫做女人。你说,对不对?”


龙行快要崩溃了,问道:“那‘大船做变性手术了’,是您亲自见到的,还是听别人说的?”


“这你放心,消息绝对可靠。”大炮信誓旦旦的说:“我在上面有关系,得到都是内部消息,不会有错的。”大炮压低了声音:“帮总堂的,副帮主老猪,大船身边的人,他说的话难道还有假?”




六、封楼帮总堂 “大船做女王了”


龙行在封楼帮总堂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副帮主老猪。老猪迷迷糊糊睁开一对水汪汪的小眼:“谁呀?觉都不让人睡好。”


龙行赶紧向副帮主大人认错,然后把来意说了一遍。


“什么?”老猪的睡意全无,“大炮居然说是我说的‘大船做变性手术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这小子,年纪不大,耳朵这么不好使。”


龙行心想,终于找到问题的源头了,原来是副帮主说的话被下面的人听岔了。


“俺老猪说的原话不是这样的,”老猪气呼呼的说:“我自己说的话,难道还记不住吗。我虽然是老猪,但是我的头不是猪头,我说的原话是:‘大船做女王了’。”


老猪越说越激动:“简直是胡说八道。‘大船做女王了’,这和‘大船做变性手术了’,两句话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女王’是‘女王’,‘变性手术’是‘变性手术’,两者完全不同。‘女王’是两个字,‘变性手术’是四个字,怎么能混为一谈呢?当然,大船如果想做女王,必须先做变性手术,所以两者还是有一定的因果关系的……我虽然是老猪,但是我的头不是猪头,这点逻辑关系我还是分得清的。”


老猪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禁不住喘起气来。龙行趁机问道:“副帮主,那‘大船做女王了’,是您亲自看到的,还是听别人说的。”


“这个嘛,”老猪犹豫了一下:“我是听别人说的,但是那个人绝对的可靠……”老猪看看四周无人,把嘴巴放到龙行的耳朵边说:“是军校的校长小I说的。”




七、封楼帮军校 “我做英国女王怎么样”


龙行到了封楼帮军校,小I校长正在给新生上课。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响,龙行把小I叫到一边,说明了来意。


小I一口承认:“没错,‘大船做女王了’是我告诉老猪的,这不是什么秘密了,这是其实是大船自己说的,他的原话在这里,不信你看……”


小I打开军校课本中最厚的一本,《玄烨选集》,熟练的翻到第一百八十三页,文章的标题赫然是《我做英国女王怎么样》,署名:玄烨号航母,日期:某年某月某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船,原来消息的源头还是出自在你的身上,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做“英国女王”啊?这不仅是龙行心中的疑问,也是封楼帮全体帮凶的疑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