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二十四章节 媒介世界(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2 1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那部《刚果惊魂》中存在的中国顾问当然是有其真实的背景意义的,这不是作者-迈克尔-克莱顿的捏造,而是真真实实存在于的一个大背景。而这个背景便是被乌干达人称为‘解放战争’的乌坦战争,而这场战争的根本意义便是1978年乌干达悍然侵略坦桑尼亚,但却导致坦桑尼亚联合乌干达国内各反对势力,进行逆推反击,并最终一举推翻了时任乌干达总统伊迪-阿明独裁统治政权,根本性改变了东非局势。

算起来,这场战争中,北京所扮演的角色却是十分耐人寻味,或许在普遍中国人的心里,1976年之后的中国经历了30余年的和平,虽然这其中打了一场1979年的边境战争,以及持续了几乎整个1980年代的边境冲突,还有1989年的南沙海战,但多数那个时代里的中国人,都认为那段时期的中国一直以‘韬光养晦’、‘鸵鸟政策’为存在于国际舞台上。

可是历史的真实面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一直以来,北京所扮演的角色更近于一种称之为‘腹黑’的角色,的确是腹黑,某种形态下看来,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本着与邻为睦的根本宗旨,当然不会去扮演‘反派角色’,而就当国人愤然大骂外交部为‘卖国部’的时候,又有多少国人真正的去理解一个大国政府所需要面对的一种自我角色。

以中国这样的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资源丰富的国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种必然,那便是坐大,做一个大国,而不可能,也无法去做一个大国身后的类似于‘跟班’的小角色。因为无论是哪个大国都不会容忍着自己的背后存在着这样的一个‘跟班’。谁知道这个‘大跟班小弟’会不会从身后给自己一锤子呢。这也意味着,中国要么做大国,要么做小跟班,而做成小跟班,那OK了,自然而然的就得另是一回事了。

李登辉曾经写下了这样的一本书《台湾的主张》而在这本书中,这个政治玩家提出的一个最为引人注意的观点便是所谓的‘中国七块论’,在阐述这个观点的时候,书中这样写道“最理想的状况,是中国大陆摆脱大中华主义的束缚,让文化与发展的程度各不相同的地区享有充分的自主权。即将中国分成台湾、西藏、 新疆、东北、华北、华南、蒙古等七区。”

似乎有些觉得这个政治流氓是在痴人说梦?哦,不,这不是痴人说梦,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如此,如果中国做不成大国,那么便是《台湾的主张》中李登辉所写到的这样,被削弱,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正如曾经一直在两大阵营之中左右逢源的南斯拉夫那样的下场。或者说,国人为什么对南斯拉夫抱有着同情,或许潜意识内,每一个有爱国心的中国人,都会恐惧南斯拉夫的噩梦在自己国家的身上被重演。

诚然,李登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流氓,但恰恰是这个政治流氓所表现出来的某种‘看待政治格局’的目光,却远要比后来执政的数位地区领导人要强多了。但某种意义上看来,所谓的‘中国七块论’最找提出来的并不是这位‘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寇逆。

如果将目光放回到19世纪末期的大英帝国对华基本政策来看,这个玩弄‘平衡主义’的老牌帝国主义却恰恰的最先在玩弄‘肢解中国’的把戏。逐次的在疆、藏地区频频动手,但却又将当时积弱成疾的清王朝彻底闷杀,因为伦敦需要清帝国来遏制北方的俄罗斯和东方新崛起的日本,这样也就有了确保清王朝中央政府的前提下,分割中国的基本策略。

但日本人获得甲午战争的胜利之后,在中国问题上的兴趣感,却显然大大出乎了伦敦的意料,在一方面唆使德、法、俄‘三国干涉还辽’迫使日本吐出吃进自己嘴里的辽东半岛之后,又显然对后来日本支持光绪皇帝的维新变革感到不满,这样,英国人又利用这个基础,将祸水北引。1902年的《英日同盟条约》的签署与其说是让日本人获得了世界第一大国的支持,还不如说是英国人借以日本人之手,削弱俄、日两国,并切出中国东北的一招恶毒之棋。

但有所不同的是,英国人从来没有想过彻底的肢解中国这片巨大的版图。伦敦知道这样与己不利,毕竟中国距离大不列颠实在是为遥远了,而无论是任何时候,英国人都有考虑,一旦自己的殖民地不复存在了,那会是怎么样。所以英国人需要的只是瘫痪中国的陆地主权,并使的某些领土在大英帝国抽身离去的时候,中国人会和邻居们发生领土纠纷,就如同藏南一样。这便是中国不得不去面对的。也不得不去选择的。

但北京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很清楚,面对着美国,这一超级大国在太平洋上的决对性的力量的时候,中国无法与之争夺太平洋的控制权,也无需去争夺。而共和国的未来之路,始终只有一个,那便是南下、西进,进入印度洋、争夺非洲。

而处于在尴尬位置上的印度显然在北京全球战略中的地位,是阻止中国力量进入印度洋及非洲发展的一个对手。21世纪‘未来的岁月’,在阿德瓦尼的预言中,是"属于我们印度",但也恰恰是在这个世纪,新德里将不得不接受中国人在印度洋-这一印度地缘政治利益的心脏位置上的挑战,而这一切,显然是无法避免的。

尼赫鲁曾经说过‘印度以它现在所处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就做一个有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但这句话对于中国来说,更为贴切,更是具有着说这句话的资本。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美国的国力达到了能够从容傲世全球的地步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挑战到美国的地位,就便是现在的中国,只是强国,只是列强中的其中靠前位置者,而不是一个超级大国。

但北京知道的是,无论是陆权学派,还是海权学派,中国都必须要打开自己的突围之路。

麦金德的地缘政治所认为的是“世界是由世界岛和边缘地区组成,世界岛是由欧亚大陆和非洲大陆组成,美洲是边缘地区。其中亚洲大陆是世界岛的中心,谁控制了中心地区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

而马汉的海权论鼓吹的是“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霍尔木芝海峡。从中国到非洲大陆,不得不去面对这些熟悉的地理词语。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显然都必须要去正视的。毕竟从地缘战略上说中国必须主导印度洋,中国才能具有生机,而从战略意图上来说中国必须搬开这个拦路石。

而恰恰的是,新德里的战略是‘从阿拉伯海的北面到南中国海,都是印度的势力范围’而且,这个大国中力量最为弱小的国家,却偏偏在这个世纪里一心想要控制这片最为重要的生死之地。而在对世界地缘政治体系及其中心环节的认识上,政治家往往要比学术界的那些提出各种理论的学者的眼光更敏锐些。也更是具有着眼光一些。这一点是谁也无法否认的。

无论是彼德大帝、拿破仑等是怎样看待印度洋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的关键意义的,这显然是一种本身存在的。正如曾任英国外交事务次官和印度总督的英国保守党领袖的寇松在他的《远东问题》一书说的那样:"印度帝国处于地球上第三个最重要部分的战略中心,但是,没有比在它对远近邻邦的命运所起的政治影响上,以及它们的盛衰系于印度这轴心的程度上更看得出它的中心支配地位了。"

中国人当然知道这一点,当1971年,阿明趁总统-奥博特出访新加坡期间,发动了军事政变,自任总统,并在次年开始大批驱逐亚裔人士,造成国内局势混乱的时候,坦桑尼亚开始和乌干达交恶,直至1978年10月30日,阿明对坦桑尼亚宣战,下令军队入侵坦桑尼亚的卡盖拉区,随后便是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下令全国动员,并肃清了侵入国内的乌干达军队。次年1月,1万多名坦军在59式坦克和歼-6、歼-7B战斗机支援下,进入乌干达境内,展开反攻,尽管应阿明的请求,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派遣了约2500人的军队去援助阿明政权,还顺带提供T-54和T-55型坦克、BTR步兵战车、BM-21型喀秋莎火箭炮、大炮、米格-21战斗机、Tu-22战略轰炸机等武器。但虽则4月10日,坦桑尼亚联军攻占坎帕拉,乌坦战争还是最终以坦桑尼亚的彻底胜利告终。此后,伊迪-阿明被迫流亡海外。

但这场战争最为吸引人注意的倒不是坦桑尼亚军队的英勇善战,和大批的中械装备,而是中国军事顾问团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以来,在中国顾问团的调教下,坦桑尼亚军队和中国军事之间存在有形神俱似的相似感。而更是让人们最为关注的是,在这场战争中,西方媒体拍到了一张中国顾问在指挥坦克上,用望远镜远眺战场的照片。

本身这场战争便是在国际上公认是为中国培植的势力在和美苏两大超级强国之间的大玩的一把博弈游戏。也是中国巩固其跨越印度洋的海外势力范围的一步布局之棋。而这张照片也因此被西方媒体认为是中国顾问直接指挥了这场战争,顾问团成员亲自驾驶坦克带头突击。

无论怎么样,或者说,当中国开始逐渐加快其迈向非洲大陆的脚步的时候,和新德里之间的宿命对抗也就到了无法停下的脚步,除非印度能够不战而屈。但显然,这在自大而狂的印度人眼里是根本不可能的。

无论是否不战而屈人,西藏方向的第52山地步兵旅、第53山地步兵旅、第55山地步兵旅开始逐次进入山南方向的时候,中央军委为增加东线的力量,同时将甘肃耀县方向的第56高原步兵旅增加到了林芝,于此同时空军拉萨指挥所正式进入一级战备。

这是一场共和国打开西进生命之路,而即将发起的肃清拦路‘白象’的战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