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播出《石首,为何再度“失守”?》

qetuol 收藏 0 332

央视《新闻1+1》6月25日播出《石首,为何再度“失守”?》,以下为白岩松观点:


一旦当政府的声音不能主动在第一时间传播的时候,你要知道在传播上咱们是有一个规律的,任何声音当第一时间占据了人的脑海,不管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你后面想再用新的正确的声音去覆盖它是非常难的事情,你已经变得非常被动了。



过去的很长时间里头,这样的语言我们经常听到,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少数不法之徒,或者说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我们先说多数的人,不明真相的群众应该是多数是吗?既然他不明真相,让他明了真相,这个多数不就摘出来了吗?再说不法之徒这个用法,既然是不法之徒,为什么你没有对他行使法律方面的处置呢?那就说明是不是你还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你凭什么可以叫他不法之徒呢?这是一些荒唐的说法。


我们再说别有用心,请问,法律上是否有别有用心这样的一个定罪,如果没有的话,是否可以因心定罪呢?你怎么能够猜测到他是别有用心呢?即使别有用心,如果没有触犯法律的相关条款的话?你又如何引言定罪呢?或者说因你的猜测而定罪呢?我也真的希望这样的语言在未来不要再出现了,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样的语言其实也违法。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全国县委书记和县公安局长的大轮训刚刚结束不久,在石首就遇到了一次实战考试,当地一名厨师的非正常死亡却引起了当地的群众性事件。从事发到现在9天的时间过去了,石首官员到底交出了一份什么样的答卷呢?岩松怎么评价?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去年6月份的时候,我想我们所有人都记住了,给了我们教训,当然也留下了很多经验的瓮安事件。但是时间过去了一年,在这一年就像你说的,既有了县委书记的培训,又有了县公安局长的培训等等之后,同样在6月份,我们又面对了湖北石首的这样一个引发背景有些相似的石首事件。但是为什么在处理的方式上不仅没有进步,原地踏步都没有做到,反而是一种退步,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要集体思考,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进步。


主持人:


这名青年厨师的死亡是在17日晚上8点,然后政府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是在19日,中间就隔了18日,你怎么看待隔的这一天?


白岩松:


其实不仅隔的这一天,还要关注在19日的时候政府发出的这个声音是不是立即就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其实我觉得它里头有双重点,发出的声音既有说出现了非正常的死亡,同时也有相当多的重点放在了不明真相的群众,然后再少数不法之徒,然后围观、设路障等等,会让人感觉你现在更关注地发表这个声明是在意已经出现了这种局面。


其实非常清晰地告诉大家,在处理这个石首事件的时候,我想所有人都会有一种感触,我们当地的政府所拥有的主动的最佳时机被自己给错过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工作变得被动。一旦当政府的声音不能主动在第一时间传播的时候,你要知道在传播上咱们是有一个规律的,任何声音当第一时间占据了人的脑海,不管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你后面想再用新的正确的声音去覆盖它是非常难的事情,你已经变得非常被动了。所以这个事情的第一个要总结的问题是为什么不主动,而变成被动。


主持人:


你说中间隔的18日这一天,如果政府主动的话,它应该怎么做,因为我们看到19日政府的声明两部分,第一个是解释了这个事件,另外一个表达了政府的一个态度。我觉得如果从现在看,19日你不能说它早,但是应该是不晚吧?


白岩松:


当然晚,当然晚,因为在17日出完这个事情的时候,从18日已经开始出现聚集等等这样的情况,其实这个事情说可大也可小,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要处理得非常主动,信息的披露非常公开、快速、迅捷,而且能够主导整个事情发展的话,这个事情也许迅速地就变成一个很小的事件,甚至我们今天根本不会谈论它,就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在石首当地可能会感觉到它,但是迅速的就解决了。


但是正是由于这种犹豫,甚至有的报道当中也在怀疑说是不是也出现了像断电、断网、信息屏蔽,在各种网上出现的帖子已经几百条、几百条的时候,政府在80个小时之内只有3个语焉不详的这样一种告示,还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所以当然是晚了。


你要知道,在处理突发性事件的时候,透过瓮安事件所总结出来的经验,也就是说越早,越第一时间,其实解决起来越容易一些。


主持人:


依你的分析,这件事情在17日晚上发生之后,政府应当怎么多快、较快地发出一种回应?


白岩松:


我觉得当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还不一定立即引起的是政府的关注,可能引起的是当地的公安部门,包括家属或者怎么样,但是当出现了大量的群众围观,甚至网上开始出现各种声音的时候,我们为什么如此地迟钝,而不够敏感。


类似石首这样的事件,就像我们刚才说了,包括很多的媒体也说了,过去也有过瓮安等等与此相类似的事件,其实瓮安事件发生了之后,其实就总结了相关的经验,而且在这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头,国家级别的县委书记和县公安局长都进行了培训。总结的经验里说,其实我没有经过培训,大家都能够依稀地记着总结出来的经验,第一个,信息要公开、要透明,不给谣言传播的时间,因此抢时间非常重要,地方的领导要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不滥用警力,然后就事论事,不把它立即政治化,启动问责的机制等等。你看,这些经验已经迅速地在瓮安事件、孟连事件之后就总结出来了,我们石首难道真的是都不知道吗?而且居然很多地方还是违背的,比如说滥用警力等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