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打完仗就这么走了,也不管鬼子的尸体,太没有人道主义了吧?不用担心,因为这附近有许多野狼的。

现在,因为鬼子的入侵,不只老百姓的生活艰难困苦,食不果腹;甚至于连狼的生活也受到牵累而变得“饥寒交迫”,举步为艰,日常生活常常没有着落——山上那些小动物诸如野兔子、黄鼠狼、松鼠、野鸡等也被鬼子“扫”了个精光。兔死狐悲,这回是“兔死狼悲”,久而久之,它们明白了问题关键:都是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造的孽。因此它们也很痛恨日本鬼子。

就像这次,这附近有伙百多只的野狼,又饿的多日“揭不开锅”了;现在,它们就倦伏在东边的山头上,瞪着血红的眼睛,眼巴巴看着这里;甚至于有个别狼心里焦急的默念着:“阿弥那个陀佛哟,再次给我们留下吧?你们可千万别把这些美味带走哟!”它们强烈盼望着武工队员们赶紧离去,它们好冲上去吃个痛快。

其实,从一开始柳树村鬼子尸体不见,到城关庄鬼子炮楼门口鬼子尸首意外丢失以及后来诸多鬼子尸体不见的事,都是它们的“杰作”。或者说那些鬼子死尸就是它们历次的美餐。

大家都知道,狼是有固定生活圈子和活动范围的动物,很少越出雷池一步。但自从那次以后,一则它们尝到了甜头,二则也是在无可奈何之下吧,它们开始踏出它们的活动范围,专门在这一带寻觅,专门找寻武工队和游击队打死的鬼子尸体,乐此不疲。从那以后,武工队和游击队员们也总是不让它们“失望”,隔三差五给它们改善伙食,打打牙祭,提高伙食标准;这一来二去,它们吃出了兴趣,也吃出了感情,吃出了留恋。狼也知感恩的。

后来,大约在一个月之后吧,已升任大队长的刘闯派手下一个叫林林的小通讯员去县里送信。回来时,在经过这一带的一片树林时,很不幸,与这伙上百只的狼群不期而遇;当时,望着面前密密麻麻如萤火般的狼的绿眼珠,看着这些虎视眈眈瞪着他的狼群,他惊呆了:“完了,完了,老子没死在打鬼子的战场上,却死在这帮畜牲嘴里!娘的,真不甘心,真不值当!窝囊,老子才十六岁啊!”他以为他不会幸免了。

狼们看见这个不速之客也好像一愣;经过短暂的不知所措后,几个头狼围成一圈,好像在开会,在决议着什么?而后很快,那个半截尾巴、高大威猛明显是头狼的家伙“嗷”的一声,似乎向群狼宣布了什么决定?众狼听了之后齐刷刷让开道路,整齐的分站两旁;而且是纷纷前爪立起,分明是在向抗日英雄致意。

见狼们许久没有向他攻击,而且还摆出这么个有富有创意的造型,因乍一看见狼群而一时惊慌失措的革命小战士林林渐渐冷静下来,恢复了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本色:“看来狼也有同情心,知道我壮志未酬,不忍心吃我这个还没打够鬼子的抗日英雄耶!行,够哥们义气!”

他猜对了一半,狼们确实对他们这些抗日英雄敬佩的五体投地;但现在其中却另有一层意思,才从惊慌失措中冷静下来的林林同志一时没有理解:“我们已有一阵子没有吃到鬼子了,我们已找了一天一无所获了!大哥,回去和你们领导说说,让他别可哪走了,求求他再给弄一些鬼子,给我们解决些燃眉之急吧?那东东,真合我们胃口啊!”

革命战士勇敢的走上前,甚至于最后快走出狼阵时还同某狼亲切友好的轻轻握了下手。狼们则一直保持这个造型恭敬的目送他从容不迫、坦然自若的离去。


林林小同志回去后,自是马上会向党组织汇报他刚才这个奇遇,于是,进入大队部前,他大吵大嚷着:“奇闻!奇闻,天下奇闻!”

附近战士们一听纷纷聚拢过来要听个究竟;他就上气不接下气的和同志们说了这段遇狼奇遇。听得同志们也是面面相觑,暗暗称奇。

刘闯大队长听后也疑惑道:“还有这样的事?这只能说明狼也有报恩之心,看来特殊年代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会发生啊!”

然后他上前亲切的拍着林林的脑袋瓜子:“受惊了,小同志,吓得不轻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报告大队长,比狼更凶的鬼子我都不怕,何况懂人性的狼乎!”林林挺起腰板,表决心道。

刘闯莞尔。他想了想,又忍俊不禁道:“狼吃鬼子尸体这事,我早已有查觉;原来我还担心,我们打鬼子打的多了,地上到处都是鬼子尸体,时间长了会污染环境,现在这个问题迎刃而解——我说怎么看不到一具鬼子死尸,原来有这么多狼在为我们义务打工!这么多人(此处他口误)默默无闻的帮我们义务收尾、打扫战场啊!传令,从今天起,凡是遇见野狼,只许冲天放枪!”

后来,据说吃惯了鬼子的狼们,老百姓们给它们什么吃都不感兴趣了;再后来,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听说它们随着鬼子的足迹“移民”了。

说远了,言归正传。


关外武工队员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顺着山路往回走着,特别是林丹,大家看见她骄傲和自豪的挺起了胸,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笑脸,向男武工队员们表现道:“怎么样?别瞧不起人,没我们半边天,你们能这么痛快的打下炮楼吗……”

因为兴奋,回来时穿山越岭的,她竟然也不知累了,一直兴致勃勃和武工队员们走着;当然,和来时相比,武工队员们大大放慢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