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三章 败军乞怜东洋鬼 王师演武振雄风 第十三章(6)举火烧天

bjunqing2008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农历正月初十,晴空万里无云。早饭过后不大一会儿,在金沙镇南端的演武场上就人头攒动地热闹了起来,在其中:有队列整齐全副武装的战士,有全身劲装怀抱刀枪剑戟的武士,有欢声笑语朝气蓬勃的青少年学生,有天真烂漫无拘无束的儿童,有穿红戴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小媳妇,有身着长衫的名流绅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金沙镇的演武场是古代先人遗留下来的产物,传说是北宋时期大破天门阵的巾帼英雄穆桂英所建,并长期在这里训练人马抵御外侮;穆桂英率领兵马抵御辽兵入侵大战辽国上将韩昌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在金沙镇西北十里有一处红草地,方圆不过十余丈,传说是当时穆桂英因为战斗过于疲劳,在战场上分娩杨文广的地方;因为她分娩时流血过多,把身边的草地都给染红了,从此之后这里便开始生长红草。至今遗迹尚存。

演武场坐北向南,北接居民区,南达南面的土围子,阔有数百丈,在上面可同时容纳上千人操练。在演武场的北面有一个人头多高,阔有数丈的土台子,这就是老百姓俗称的点将台,在点将台前面竖有一柱两丈多高的大旗杆。虽然世事沧桑,由于金沙镇历代武风昌盛,这个演武场便被后人作为武林人士竞技比武的场所保留了下来。

为了把开幕典礼办的红火热闹,贾相臣提前就派人在点将台上扎起了彩棚。他还用自己特有的颜体大字书写了会标和楹联,上联写的是:“热血男儿习武学艺当报国”,下联写的是:“素裹红装舞刀弄剑为杀敌”;在彩棚当面横梁下悬挂的会标上写的是:“新海县抗日救国会全民习武练兵动员大会”。

在演武场的四周还分列整齐地插起了数十面彩旗。让人放眼一望,满目红飞绿舞,壮观异常。由于此时几近元宵佳节,镇中各村的社火团体都准备有元宵节表演的传统社火节目,其中有龙灯、舞狮、旱船、高跷、锣鼓、秧歌等,这时也被动员过来参加庆典。

在习武练兵大会还没有宣布开始之前,这些社火节目就火爆登场舞弄了起来,引得观看的人群之中笑语喧哗,叫好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把个演武场鼎沸地如同开了锅一般,一片喜庆景象。

在景元甫、贾相臣、许耀亭、杨芳楷、康洪恩、米亚兰、智真长老等抗日救国会和抗日民主临时政府的领导成员,以及韩德平、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等抗日武装部队的代表和候效谦、王英诚、殷墨翰等工商界的代表陆续登上了点将台即主席台之后,由大会司仪康洪恩宣布开会。

先由贾相臣代表抗日救国会致了开幕辞。又请景元甫和许耀亭分别代表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和新海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致了贺辞。致辞过后,随即就进入到了全民习武练兵的表演阶段。


最先登场的是袁天雄门下的梅花枪表演队。只听得袁天雄一声令下,二十个威武精壮的小伙子手握着红缨枪飞步入场,面向着点将台排成了两队。

二十支红缨枪齐刷刷地向空中一举,一亮相来了个“举火烧天”式,便左刺右挑地舞了起来。随着声声呐喊在场中响起,一支支红缨枪拉、拿、扎、劈、崩、穿、缠、拨,使得如同出水的蛟龙一般,上下翻飞,变幻莫测,幻舞成了一片红云。

梅花枪属少林太祖门,梅花枪术是由“一条杆棒等身齐,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宋太祖赵匡胤创编延传下来的。其技击的妙诀在于:身姿似灵猫,枪出速如镖;枪扎一条线,枪枪涌狂涛;收枪如猛虎,枪摆龙蛇现;手眼身法步,劲力贯枪尖。”使动起来刚劲有力,开合舒展,势若游龙,气势如虹。

上场表演的梅花拳门的弟子都是由袁天雄精挑细选地选拔出来的,一个个身强体健,武艺精熟,表演起来自是非同凡响。赢得台上台下的一片叫好声。


树从根头起,水打源处来。根究起梅花枪传入金沙镇的起源,其中蕴藏有一段非常浪漫的爱情故事。

相传在清朝道光年间,袁天雄的先祖是个千顷地里一根苗的独生子。由于家中男丁不旺,身单力孤,这在过去封建宗法势力盛行的年代,是极易受到人口众多男丁兴旺的大户人家的欺侮的。

其父母为了让他摆脱这种受人压抑的生活窘境,增强他的防身自卫能力,便辗转送他到山东一位姓柳的武师家里去学习武艺,学的便是享誉武林的梅花枪。

按照事先的约定,袁天雄的这位先祖是应该学艺三年才期满的。可是他当时正值青春年少,自己把持不住,就在他尚欠一年学艺期满的时候,便与柳师傅的独生女儿、也就是他的小师妹耳鬓厮磨地产生了恋情。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又怕师父和师母察觉,又怕师父和师母阻拦,便与小师妹私下里双双跑回了金沙镇老家来,速速地拜堂成了亲。过了没有两三个月,这位成为他妻子的小师妹就有了身孕。

一天下午,袁天雄的这位先祖在大街上闲逛,遇有外地的一位武师当街卖艺,他见一大群人围着叫好,便兴冲冲地挤了进了人丛中去。

按照江湖的规矩,向来卖艺的武师都有现场表演和比武较技的节目。他用心观摩了一会儿,一时看得技痒,便自恃武艺不凡下场向那位武师挑战。因为他去山东拜师学艺是带艺从师,之前就有扎实的武功根底,而在山东学艺又是拜的名师,学的绝学,所以觉得底气十足。

他是个少年心性,好胜心极强。自打从山东学艺归来以后,私下经常和乡里的武师比武较技,少遇对手,便不免有些自大起来。

眼见到有外地武师当街卖艺,便想着要在这人前大队面前把卖艺的武师给折服,露露自己的小脸儿,好给自己扬扬名立个万儿。所以一上场就步步紧逼地向那位武师发起了迅疾的进攻。由于他发起的攻势凌厉无匹,一直逼得那位武师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之机。

眼见得那位武师已经退到了围着观战的人圈边上,再也无处可退,如果再退就要撞倒围观的观众,不由得雄心陡起,于是他双拳虚晃,左脚柱地用力一旋,飞起右腿一招“旋转乾坤”就向武师的腰胯部猛踢了出去。在这时,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迅雷不及掩耳的杀招一击而中,便会立见雌雄,脸上生辉了。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是,就在他劲力用尽,自己的脚尖儿离着那武师的腰胯尚有半寸之隔的时侯,那位武师抬起右手手掌顺势轻轻地向上一托,就把他的整个身躯给抛上了半空,随即便狼狈不堪地跌落在了当场。

那位武师抱拳拱手道了一声:“承让”,俯身就要上来相扶。羞得他不及还礼就匆匆地分开人群逃了出去。耳后只听到一阵哂笑之声。


武场较技,最为值钱的就是个脸面,丢了的面子就得想办法再找回来。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人家的手下败将,没有颜面再向人家发起挑战,就是再战也无取胜之术,只好面红耳赤地跑回家中向自己的新婚妻子求救。

他知道师父的本事自己学了不到六七成,曾经是他的小师妹的妻子的本事要胜过他许多,要挽回面子就只有求助于自己的贤内助了。

他的妻子嗔怪他无事生非,本不想答应他的这个请求,而且自己已经怀有身孕,也不便为他强行出头。可经不住他再三央求,只好易容改装,扮成了一个小伙子来向那卖艺的武师挑战。

经过了二三十个回合的激烈较量,未见胜负,最后她只得施展出家传绝学,用一招少林十三爪中的“拨云推月”才将那位武师放倒在地。

那位武师见他的妻子所使出的招术似出同门,便与其攀谈起来,细叙之下,才知道那位武师竟是他们的同门师叔,又是他妻子的姨夫。

只是他们的这位姨夫还在他的妻子尚在咿呀学语的时候就同他们的姨母双双闯关东去了,由于多年未见,又是在异地相逢,而他的妻子又是女扮男装,一时雌雄不辨,所以这才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

他们的这位师叔兼姨夫只所以败在他妻子的手下,是因为没有学得同门掌门的技击绝招。在过去武林之中,各派掌门的技击绝招只传接管掌门的大师兄,其他同门弟子是无法得窥其全璧的。因为他的师父岳丈是掌门的大师兄,而他的妻子又是他师父岳丈的独生女,这才得便学全了这些掌门的技击绝招,比他们的师叔也是姨夫的本事略略胜了一筹。

一场比武较技比出了个师叔兼姨夫,巧得令人咋舌,立时在围观的人群中引起一片大哗,人们纷纷当场致贺,弄得袁天雄的这位先祖窘迫无比,一对小夫妻只好双双地跪倒在地上,给这位又是师叔、又是姨夫的长辈叩头礼拜,又把这位师叔兼姨夫的长辈与同行的姨母及随行的家人请到家中热情款待。

此事传扬开来,人们都引以为笑谈。后来又由这位师叔兼姨夫调和周旋,与其岳父岳母重叙旧好,完满了这桩姻缘。如此考据起来,梅花枪绝技落户到金沙镇完全是炽热的爱情使然。


闲话少叙。就在台上台下的一片叫好声中,二十个手执红缨枪的小伙子齐刷刷一扎弓步,左手拖枪,右手亮掌,摆定了一个劲健的“犀牛望月”造型;然后左脚向上一跨,并步挺身,枪交右手,潇洒无匹地还原到了初发的起手势。

台上台下的掌声和叫好声又劈劈啪啪一浪高过一浪地响了起来。袁天雄喜气洋洋地高喊道:“董老兄,该你们八极门的了!”



——梅花枪出如怪蟒,原来嫡传是师娘!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