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六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吃过午饭,沈剑让李家荣和朱世杰无论如何也要休息两个小时,然后,才让何利带着来到桥头旁的训练场。

当何利带着朱世杰和李家荣来到训练场的时侯,各分队的训练正做得热火朝天的呢,沈剑看到他们走来,赶紧跑过来带着他们参观。

一分队学习的是匍匐前进。因为前天下了场不大的冬雨,场地上还有些泥泞,三个班战士全都是满脸花花的,衣裤上沾满了泥灰,谭效虎也是花着脸站在队伍前正在讲评。

谭效虎面前的战士站成三列,第一排蹲下。他让三个班长扑倒在地上做动作,并对他们的动作点评着,看到实在有些无法说清楚,有时候干脆就自己扑下去再示范着,他那一队战士一边看着学着,不时地爆发出笑声。

马宝生的二分队在练习三八步枪的拆装。每个人面前都铺开一件外衣,三个班各自做着不同的动作,有的在一对一地教与学,有的已经在比赛呢,有一个班围在一起,看其中一个战士在用布蒙着眼睛拆装步枪。

三分队的三个班却有些不同,一个面前放着两挺歪把子机枪,王强在讲解着;一个班面前放着两挺捷克式机枪,谢华彬在讲解着;还有一个班都是些壮实的小伙子,石锁正在给他们讲解手榴弹和手雷投掷要领,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地上还堆着不少形状像手榴弹和手雷的石头,那是石锁让后勤分队的几个石匠和他一起去山上采来青石打的。

远处靠近北山山崖壁处是特别分队的训练地。

特别分队却只有19个人在,10个人手里端着枪如石头人一样,旁若无人地蹲着或者趴着。旁边的空地上,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鬼子的曹长、尉官指挥刀,文婉和兰馨正在教大家一些动作 —— 那些都是姐俩结合她们实战的体会,再针对没有武功的战士们琢磨出来的。

兰馨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文婉就在安排好后勤分队的工作后来特别分队帮着训练战士们。文婉把每一招都讲解清楚后,让兰馨和她用慢动作做给战士们看,再让一个战士上前去拿着带鞘的刀和她拆招,然后就让大家两个对练,姐俩分开来在每一对战士面前指导。

朱世杰看着这场面,非常兴奋,对沈剑说道:“哈,几天不见,咱们锋芒铁血队可真是不一样了啊!啊,文婉和兰馨在那边,那是特别分队吧?怎么才选出这么几个人吗?”

沈剑笑着说道:“你们冒着危险去请李医生来,一路上那么辛苦,我们怎么能偷懒呢?特别分队还有10个人呢,李小刚带着去山上训练了,我给他们特别分队布置的任务是训练好的同时,还要负责打猎,好为过年准备腊肉香肠呢!刚才你和李医生不是就吃到野鸡烧胡萝卜了吗?今天上午他们特别分队才选拔出来,下午小刚就要求带一个班去山上训练,他说,如果不赶快些,过年时候腊肉啊香肠都不能晒干,就不好吃!”

沈剑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对朱世杰说道:

“对了,世杰大哥,我把几个分队长调整了一下,文婉各方面都比较全面,我想让她负责全队的思想文化教育和帮助你管理后勤分队,她就不单独留在特别分队管理,而兰馨是有些马大哈的,就把原来二分队的李小刚调来特别分队,二分队由我兼任分队长。你看可以吗?”

朱世杰的眼睛一直被训练场上的场面吸引着,听到沈剑的话,调头看着他说道:“沈剑啊,我对军队的管理可是外行,你就根据情况安排吧,我没有什么意见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家荣突然说道:“用文化和思想教育战士,这是一个铁军形成的开始!不愧是中央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啊!想当年冯玉祥将军就亲自编写文化学习课本要求国民军全体指战员学习,又编写军歌来教导战士,国民军的军力才会那么强!”

沈剑听李家荣的话,眼前一亮,赶紧请教:“啊,李医生,我竟然忘记您曾经是冯玉祥将军的手下干将了,您可是前辈,请您多指教!”

李家荣笑了起来:“沈剑老弟啊,可不要这么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算什么干将?逃婚出去就碰上冯将军招兵,进去才拿起刀枪,虽然是一仗一仗地打到了个连长,但是哪里比得上你这个科班出身,又经历过了对小鬼子的现代战争的军人呢?“

沈剑听李家荣说来,谦虚地说道:“恰是您打的那一仗一仗的经验啊,我虽然读了正规军校,也参加了几场战斗,可是却远不如您那些实际经验!李医生,我相信,您刚才一下子就看出了我们锋芒铁血队的一些问题了,请您指教!“

李家荣看着沈剑,点点头,说道:

“谦虚、善学,孺子可教也!好!我自己并没有什么领兵打仗的经验,我就把在冯玉祥将军的国民军里那几年的感受说给你听听吧。首先是军队训练唱军歌!冯将军认为,军歌是凝聚军心、激发斗志的军旅共同语言。一支战斗部队唱一次军歌,就等于上一堂政治课;唱一次军歌,也等于磨砺了一次钢刀,激励了一番情怀。所以他亲自编写了《射击军纪歌》、《战斗动作歌》、《利用地物歌》,要求官兵在出操、训练来回的路上,首先唱这3首歌。这三首歌都是根据具体的战斗技能编写的,歌词浅易,即使是没有文化的士兵也容易明白,又因为每天唱好几遍容易记忆,在具体的训练中又有意识地把歌词内容讲解和加强,这样就很好地提高了部队战斗力,减少战时的伤亡。像我这样一个书生从军,也很快在训练中就掌握了军事技能,这也就是国民军能够在各系军阀混战中脱颖而出的原因吧。”

李家荣看到沈剑听得津津有味,并且神情中充满了思索,一副很是受教的模样望着自己,就笑着继续说道:

“冯玉祥利用军歌教育训练部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他一直很重视军民关系。他为教导官兵搞好军民关系,还专门编了一首《爱百姓歌》:‘军人须知爱惜百姓,我之粮饷民所供。食民之膏衣民之脂,遇有祸患我们保。平内乱,御敌扰,不使百姓受苦恼。纪律严,名誉好,军民一体国之宝。……’”

李家荣说着就唱起了那首《爱百姓歌》来。

接着,又唱起了《射击军纪歌》:“射击军纪重要,皆须确实施行。虽在敌火之下,务要坚韧沉着。力求发扬枪火效力,时常注意利用地形,时常注意利用地形。……”

《战斗动作歌》:“战斗动作切要,士兵均须牢记:一闻前进命令,奋勇不顾敌火。战友伤亡取其子弹,如无命令不得顾之。……”

《利用地物歌》:“战斗时,重射击,杀敌为第一。选择地物遮蔽身体最忌是蚁聚。留神小排指挥地域,不可擅离。攻击之时切莫占据难超之地,碍邻兵发枪击,要注意。……”

李家荣自己唱着这些军歌,感觉又回到了年轻时候,热血沸腾,声音越来越响亮激昂,一时间训练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正在训练着的锋芒铁血队战士都停止了动作,眼睛看向沈剑他们。

沈剑听着李家荣说的这些内容,又听到他唱起了昂扬激奋的军歌,高兴极了。等李家荣停下来,沈剑伸出双手去紧紧握住李家荣的手,说道:“李医生,请您再多指教些吧,这些军歌实在是太好了!请您教给我们!”

李家荣也紧紧握住沈剑的手,说道:

“在来这里的路上,我听世杰说了你们这锋芒铁血队命名的由来,也便明白你们这支军队的宗旨了。是啊,在这国家衰败、民族危亡之时,的确是只能如秋瑾女士所说‘铁血主义报祖国’!好,没什么说的,在铁血队的每一天,我都会尽力的!”

沈剑用力握着李家荣的手摇了摇,然后放下,退后一步,脚跟相碰“啪”地一声,立正站好,右手利落地举到帽檐,给李家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大声喊道:“谭效虎,集合全队!”

谭效虎刚才也被李家荣的歌声吸引了,和战士们一样往这边看着,突然看到沈剑向着李医生敬礼,有些感到意外,却在听到沈剑的命令后马上回过神来,掏出铜哨吹了起来。

很快,四个分队就迅速集合站好,列队来到了已经站在桥头边那块大石头旁边的沈剑、朱世杰和李家荣面前了。

沈剑跳上石头,大声说道:“弟兄们,你们刚才都听到军歌了吗?”

战士们大声回答:“听到了!”

沈剑说道:“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朱队长请来的李家荣医生!也将是我们锋芒铁血队的军事顾问!请李家荣顾问给大家讲话!”

沈剑跳下石头,请李家荣登上石头讲话。

刚才,李家荣就被锋芒铁血队的训练感染了,才对沈剑说到了冯玉祥打造国民军的那些事例。现在,看到这一百多虽然穿着的是没有领章帽徽的鬼子军装,却充满着中华民族英勇无畏的战斗激情的战士,李家荣一时间心潮澎湃,右手提起长衫的前襟,迈步登上沈剑跳下来的石头,然后理了下衣服,抬起右手给下面那些热切地望着他的战士敬了一个军礼!

这,是怎么样一种怪异的场景啊,一群穿着鬼子军装拿着武器的中国百姓,一个穿着中国百姓长衫的医生在行军礼!

但是,就是这样怪异的结合,才彰显出中华民族面对外敌侵略时候沸腾的热血,这,必将汇聚成埋葬侵略者的洪流,熔铸出一把把砍向侵略者头上的钢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