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和新政”再观察:昆明呈现“天翻地覆”变化

“仇和新政”再观察:昆明呈现“天翻地覆”变化


“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仇和改造昆明的步履仍然急促。继2009年5月初,昆明面向国内外招聘40名经济学博士到昆明挂职任副县长的余响未了,5月20日,“2009昆明·北京投资洽谈会”上,仇和又收获了281亿的招商业绩。与此同时,昆明市修桥架路、改造城市的推土机,正日夜兼程。


毋庸置疑,被仇和改造下的昆明,也正如被仇和改造过的宿迁一样,日新月异。这种改造是地方谋求改革的突破,还是沿袭“强人政治”的硬干,我们不做评判。但在既有框架内突破的官员,受到争议不可避免。我们尚有足够的时间来检视“仇和新政”这一标本的现实意义。这也是人们关注仇和、关注仇和改造下的昆明的理由。


仇和发动“昆明大跃进


强人仇和治下的昆明,正呈现出“天翻地覆”的变化


本刊记者/周政华 (发自云南昆明)


拥挤的马路、破旧的建筑、随处可见的城中村,刺激着中国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仇和的神经,他决心要把昆明当作另一个宿迁来改造。


一年半之前,仇和从江苏省副省长、中共宿迁市委书记调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时,就发誓要缩小昆明与发达城市之间日益拉大的差距。就地区生产总值而言,昆明是国内最为落后的省会城市之一。


此前,仇和在中共宿迁市委书记任内,通过推行官员招商、卖学校、卖医院等充满争议的改革措施,促使这个苏北小城摘掉了江苏最穷地级市的帽子。


主政昆明之后,仇和也为这座西南边疆省会设定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发展目标。在他看来,昆明不能躺在“春城”的美誉中睡大觉,她还应该同时成为国内最佳投资城市、全国卫生城和山水园林城市。


要实现上述目标,首先得建立高标准的城市基础设施。眼下,快、狠、猛的仇和式行政风格,正被仇和逐步移植到昆明城市建设中来。


“休克疗法”治堵


对于困扰昆明多年的交通拥堵的顽疾,仇和采取了“休克疗法”。


2008年10月,昆明市启动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二环路改扩建工程。二环路贯通昆明市中心城区,承担了市区一半的车流量,是昆明最为拥挤的城市道路。


早在2004年,昆明市就曾计划用高架路将整个二环连为一体,但由于当时昆明市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议“不搞重复建设和面子工程”,建设二环路高架桥应“充分论证、因地制宜”,该计划曾一度搁浅。


如今,“全线高架”计划略做修改后,又被仇和重新拾起。


二环路原计划三年完工,但仇和认为“长痛不如短痛”,工期被缩减至一年。新二环路,全长接近27公里,涉及改扩建17座立交桥,投资额超过80亿元。除北环部分路段外,均为双向6车道的全线高架桥路。


由于二环路内11座立交桥同时施工,大量路段禁止车辆行驶,复行改单行,导致昆明交通的“咽喉要道”和城市交通的“主动脉”被切断,整个昆明市区内交通几近陷入瘫痪。


对于这种“长痛不如短痛”的休克疗法,市民有赞有弹。


“碰到堵车时,就想把活儿扔了,直接回家休息。”昆明出租车司机来小红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昆明市区到机场不到20公里的路程,经常要耗费1个多小时。因为堵车,她的收入少了很多。


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熊思远认为,集中工程解堵是好事,市民应该换位思考、共渡难关。熊思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还认为,这是仇和昆明新政的重要内容之一。


二环路的改扩建,只是仇和庞大修路计划的一部分。仇和版的昆明,还计划从2009年开始,用3年时间、投入1000亿元修建城市道路,“提前8年”完成昆明2020年的路网规划。


但仓促上马导致了二环路存在一些设计上的先天不足。


比如,由于修建福海立交桥,投资367万元的严家地垃圾中转站,尚未使用就被直接拆除。施工方的解释称,严家地垃圾中转站拆除是为“优化”立交桥,并称“福海立交改扩建效益远超垃圾站损失”。为此,施工方还补偿了268万元给垃圾中转站的投资方西山区城管局。


福海立交桥的问题还不限于此。该桥的设计方案经两度修改后,其中一段匝道桥建成后,距离附近公安小区的一幢居民楼的窗户距离只有2.8米,而另一段匝道桥距严家地统建楼也不到6米,对居住在这些楼房的居民生活构成严重影响。施工方管理人员黄俊杰表示,施工单位和小区的居民已就此问题谈妥,高架桥建好后将会安置隔音屏障,并由相关环保部门进行评测,确保不对小区居民产生影响。


由于工期被严重压缩,施工中也出现了一些意外。


2008年12日9日,二环路东段的小庄立交桥下匝道桥,在拆除时发生坍塌,坍塌桥面超过100米,最终导致2人死亡、4人受伤。这也是二环路改扩建工程截至目前发生的最为严重的安全事故。


事后,昆明专家组现场勘查后认定,小庄立交桥拆除中发生坍塌的主要原因,是施工单位违反操作规程。此前,小庄立交桥改造项目,已经经过昆明城投、新颐侨江投资公司和中国铁建的三次转包。最后,昆明市政府认定工程监理方——昆明城投承担最终责任。


昆明城投是昆明市政府1997年5月正式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也是昆明市基础设施投融资主要平台之一。2007年11月,该公司曾发行15亿元的公司债,用于二环快速系统改扩建工程、昆洛路、广福路、东三环、宝象河、枧艚河整治、滇池西岸截污7个项目融资。


发生坍塌当夜,赶到事故现场的仇和说,“在城市大开发、大改造过程中,一些事故不可避免,但要把事故的概率降到最低。”


在此前的10月,小屯立交桥在拆除过程中,坠落的混凝土和破碎机的震动,导致距离立交桥30米外的小屯村一些村民的房屋开裂,村民多次与施工人员发生冲突,并惊动过民警。


云南城市规划建筑研究设计院院长芦忠友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从已经完工部分项目来看,“短痛”过后,未必一定能避免“长痛”。


位于昆明繁华商业区的小西门立交桥,总投资6000万元,2008年8月竣工之后,仅稍微缓解了周边交通拥堵情况,并未起到根治作用。该立交桥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立交桥,因桥上设有红绿灯、且形似龟背,又被市民戏称为龟背立交。一些昆明市民甚至认为,龟背立交不过是一个毫无用处的空中摆设,不仅未能解堵,反而抹掉了被誉为“昆明的时代广场”的小西门核心商业区的繁华景象。


对于外界关于修路的种种批评,仇和在12月初一次大会上称,“先干不争论、先试不议论、先做不评论,允许在探索中有失误、不允许无所作为。”


一些昆明官员私下则称仇和为“仇和老师”,暗示仇和在任何领域都是专家。


仇和认为,昆明交通拥堵和市内路网不够密集有关。于是为增加市区道路密度,将市内50条私人住宅小区的道路,改为城市公共道路。


仇和没有想到的是,交通虽然稍微顺畅了些,但政府与市民的矛盾却被激化。


2008年2月,昆明市创意英国小区内长550米的泰晤士大道,成为昆明启动的第一条“私改公”道路,此后该小区居民称,此前政府并未就此事举行听证会,也有违《物权法》的相关规定,并认为政府赔偿过低。


云南城市规划建筑研究设计院院长芦忠友建议,仇和在城市规划中应更多听取专家意见。芦忠友认为,昆明治堵的关键在于科学规划,应杜绝官员的一言堂。他认为,目前昆明市的规划从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在决策,而不是专家在决策。专家往往附庸于官员的意见。


“仅凭一条二环线难以解决昆明拥堵。” 芦忠友说,与国内其他城市一样,昆明的交通也面临着道路修得再多也赶不上机动车的增长的矛盾。昆明人均拥有道路面积只有10平方米,而汽车保有量已经突破100万辆,由于没有绕城缓冲系统,二环路自然成为昆明核心运输区域,进而形成“几把利剑,直插心脏”的格局。

重建城中村


重建336个城中村,是仇和改造昆明的又一样板工程。


目前,昆明市主城区超过10%的土地为城中村所占据。近三分之一的昆明居民居住在336个城中村中,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近7万人,堪比香港中环地区和美国纽约的曼哈顿岛。这种城中村高度繁荣的景象,在全国省会城市中相当罕见。


仇和到任前,昆明市关于城中村的提法是整治,从2006年开始就对城中村住宅“限高”和“拆违”。但这并没有解决城中村乱搭乱建的问题。


2008年3月,仇和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从现在起,在滇池盆地29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冻结任何行政主体、行政部门审批宅基地,农村无序建设必须全部停止,土地证、房产证、产权证这“三证一律停发,谁发谁负责,谁发就追究谁”。


不久,中共昆明市委、市政府陆续出台了《昆明市城中村改造征地补偿安置指导意见》《昆明市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补偿基准价格》《昆明市城中村改造重建集体土地住宅拆迁货币补偿最低标准》等七项意见和办法。


一些市民对仇和敢于啃城中村这块硬骨头,表示赞赏。


“拆一次,富一截”,是仇和对城中村居民的承诺。今年3月初他在视察城中村拆迁时说,要把“城中村”五年重建工程作为改善民生、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民心工程”。


但是城中村居民对此意见不一,有的居民认为政府制定的拆迁赔偿标准过低。“所有补偿的钱拿去买房子了,我们吃什么?我们是农民,没有了土地,房子被拆迁了,我们住哪里?如果自己盖房子,靠租金就可以养活自己。”清水河村村民黄国安说,去年底,有关单位改扩建7204道路,清水河村有18户人家的房子在道路扩建中将被拆迁。当时,拆迁房子每平方米补偿1100~2300元不等,村民觉得补偿得太少。


云南财经大学房地产与土地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大研分析认为,城中村大多位于二环路内,地段优良,土地升值空间巨大。


2008年5月出台的《昆明市城中村改造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补偿安置指导意见)规定,政府只对不超过4层、建筑面积不超过300平方米的房屋进行补偿安置。超出规定面积的部分则不予以补偿。


补偿安置指导意见还规定,城中村改造征地,按每亩25万元给予补偿。但在今年6月1日,位于高新区新发村、编号为J2009-022的城中村土地,成为昆明市第一个上市挂牌交易的地块,昆明市土地交易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地块的最终成交价每亩平均接近240万元。


大部分位于市中心的城中村的土地交易价格则更高。昆明市土地交易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底,在城中村相对集中的五华区,一块编号为KC2007-36、总面积33亩的地块,最后成交价格超过2685万,平均每亩接近900万。


此前,仇和表示,城中村重建过程中,要充分尊重村民的意愿,必须有90%的村民同意才能改造,坚持“村民自愿”的原则进行。


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难免出现偏差。


对于拆迁过程中遇到的钉子户问题,昆明市则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拆迁模式,即通过法院认定城中村房屋系非法建筑,进而作出强制拆除裁定。2008年,昆明市曾对主城区违法临时建筑展开大规模的强制拆除行动,积累了“丰富经验”。


今年5月25日,位于昆明五华区的一幢外形酷似美国白宫的城中村居民楼,由于房主张丽不同意政府仅支付500万的赔偿金,遭到政府强制拆除,引发全国关注。张丽是当地唯一没有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钉子户。张丽称,此前有人出价1000万购买,她没舍得卖。这幢绰号“白宫”的私房,被当地舆论认为是昆明最奢华的城中村住宅之一。


昆明市政府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1月,昆明市已完成对50个城中村近百万平方米房屋的拆迁。


地产冲动隐现


据昆明市政府的初步估计,336个城中村改造重建工程所需要的资金量达到1000亿元。


按照5年改造完成的目标,则每年所需资金量约为200亿元,相当于昆明2007年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量的90%。


但即便是并不算高的拆迁补偿,在政府看来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城中村拆迁的巨大资金缺口,迫使政府采取“企业参与,市场运作”的方式,吸引房地产开发商参与进来。


启动房地产市场,也是仇和对外招商引资的主要内容之一。


尽管2008年,昆明新增企业过万家,吸引市外投资超过500亿元。然而,昆明市统计局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2月,昆明市冶金、机电、化工、能源、烟草5大支柱行业产值均出现负增长。由于市场有效需求减弱,目前全市仍有158家规模企业停产减产。而去年,在统计的39个工业行业中,有19个行业利润负增长。


在此背景下,房地产成为为数不多的经济增长点。


在今年3月28日,昆明市举行的“城中村改造招商项目推介会”上,仇和表示,“春城昆明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是一个一年四季能开窗,365天天天可施工的城市。”他认为,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变化,也给昆明带来了建材低价格、建工低报酬、建设低成本、融资低利息的难得的四低机遇,推进城中村改造,前景广阔,商机无限。


最终,在这次推介会上,昆明市政府与各地开发商共签订城中村改造招商项目协议41份,意向性投资高达近700亿元。其中,江苏省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分别与五华区政府、盘龙区政府、西山区政府签订了投资意向协议,投资总额达90亿元人民币,创本次签约中企业意向投资金额之最。


强势行政主导下的城市建设扩张仍在继续。


今年4月17日,昆明第一高楼“南亚之门”设计方案“因考虑到城市总体规划”,高度从原来计划的316米,再次提高17米,达到333米。这是“南亚之门”第二次上调建筑高度。


总投资约42亿元的“南亚之门”项目,是昆明市政府今年从江苏成功招商引资的一个重点项目,由江苏天地集团和云南中炬集团联合建设,属于规划中的昆明主城中央商务区中的高端商业金融中心。这一“昆明第一高楼”,预计将在2013年建成并投入使用。


除“南亚之门”外,自2008年以来,顺城双塔、南亚之门、世纪广场2期、欣都龙城、俊发中心、志远城市综合体、星都国际总部基地、南亚风情等众多高层写字楼项目近期争相入市。


昆明风之铃市场调研中心认为,自1999年昆明举办世博会以来,昆明写字楼开发投资的“慢热状态”正在迅速改变,昆明写字楼市场的开发与投放市场力度已进入了10年来的最高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