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汶川地震周年祭——中国可以说不吗?

白矮星 收藏 2 68
导读: 今天是汶川地震一周年的祭日,一直想写点什么,去年这时候我在《天灾人祸震醒和提升了中华民族精神》中写道: “2008年事件如果说有什么正面意义的话,就是再次震醒和提升了中华民族协作和民族自强的精神,它说明中华民族已开始摆脱那一盘散沙的状态,看看在反华浪潮前全球华人的空前团结,看看全球华人对中华民族的在天灾人祸面前的相互鼓励和扶持。这不就是我们民族复兴需要的基本前提吗!   我们还要做很多,我们的制度还要大大改善,从SARS和口足疫情的封闭,从西藏事件处理中的信息封闭,我们吸取了教训

今天是汶川地震一周年的祭日,一直想写点什么,去年这时候我在《天灾人祸震醒和提升了中华民族精神》中写道:


“2008年事件如果说有什么正面意义的话,就是再次震醒和提升了中华民族协作和民族自强的精神,它说明中华民族已开始摆脱那一盘散沙的状态,看看在反华浪潮前全球华人的空前团结,看看全球华人对中华民族的在天灾人祸面前的相互鼓励和扶持。这不就是我们民族复兴需要的基本前提吗!


我们还要做很多,我们的制度还要大大改善,从SARS和口足疫情的封闭,从西藏事件处理中的信息封闭,我们吸取了教训,这教训就是: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只要让百姓掌握足够的信息,那么任何难关都能过去,只有百姓掌握足够的信息,任何困难都难不住我们民族。”


这里我强调了两点:一是中华民族的强大前提是源自于民众自发的爱国和不屈不挠精神,二是相信民众的力量,民众能够抵抗任何天灾人祸,只要他们有足够的信息。


这段时间以来,《中国可以说不》引起很大的轰动,当然作者最后也承认有很大的炒作成份,但透过表象,我们却看到中国社会浮动的那种躁动,这种躁动源自于在权贵阶层和大众阶层之间的鸿沟,而知识精英试图通过某种方式来弥补这种裂痕,在权贵阶层和大众阶层互不让步的步步紧逼中,知识精英阶层表现得毫无章法,根本寻找不到出路。一方面他们试图再次高举爱国旗帜来团结各分裂阶层,另一方面这面爱国大旗又在现实面前显得非常苍白。这样《中国可以说不》本身就心虚得很,邓小平先生曾留下十六字箴言,其中的“韬光养涵”,字字真言,可惜并没有真正被理解,或者说邓小平先生本身都没意识到这句的真谛。


邓先生这句话其实是在外部压力下的一种被动做法,回顾五四以来,其实中国人并没有真正站起来过。这种被动性体现在中国人似乎认为只有埋头发展经济、军事就可以增强国力,就可以向外界说不,却完全忽视了五四以来曾涌现的人文精神。五四打破传统文化后,曾试图引入各种的西方的“德”,可惜由于各种原因却没有一个成功,这样整个民族就像一个无根的漂浮物。苏联式的共产主义的引进,更加偏离的原汁原味,不但没有引入真正的民*主*,反倒把集权独裁引进来,从而在这无根的漂浮物上又加上沉重的负担。换句话说,我们民族的自虐结果是传统精神被打破之后,引入的苏联式“共产主义道德”却证明是极权专制的假道德,那么这种假道德的破产是必然的,而破产之后,又没有能力建立新的道德信仰,从而导致整个民族变得虚无。传统的被批个臭够,新的又建立不起来,可以想象这样的民族是如何漂浮的,从而在表象上体现出各种浮躁乃至道德败坏。


在缺乏“内养”的这样一种况境下,中国人开始走向强国之途,可以说这样是非常孤独的。我们无法建立一个道德标准来审视自己,进而审视别人,反过来别人却在用他们的道德标准去审视我们,所以尽管我们低层次经济发展得很快,却仍然需要面对别人的审视。这就是造成对“韬光养涵”被动去做的原因,表现为文化向心力的进一步失落,反过来这就进一步导致国人的浮躁心态,以为靠经济和军事就能获得别人的尊敬或平起平坐。说白了,中国现在还没有资格向别人说不,除非中国人建立了高于或至少和别人相同的道德体系。


其实我们很多精英都忽视了中国传统道德体系在民间的存在,我们的传统道德体系确实被打破了,但民间还保存着基本的道德,那就是近乎原始的朴素道德规范和近乎原始朴素的信仰。


我们不妨回寻一下一年前汶川地震中表现的基本朴素的传统元素。


我们无需歌颂和感谢军队在地震中的表现,那是他们应该做的,任何国家都是这样;我们也无须感谢执政者在地震中的表现,那也是他们应该做的,任何国家也是这样。


记得陈坚吗?在地震中被埋了60小时,头部被两块水泥板夹住的情况下,说的那些乐观的话:


“我是北川大地震的,说不幸运又是很幸运的人。我觉得我从死神的手中逃回来了。他们很多没有我运气好。三块预制板把我压在底下,使我不得动弹。我三天三夜没有吃一颗粮食,只喝点水。我觉得我命还是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不想放弃我家里的每一个人。我要坚强,我一定要坚强,我必须要坚强,为每一个深爱我的人。一定要顽顽强强地活下去。我要对得起他们。我要对得起他们对我付出的那么多的好。我希望你们一样,不要在任何困难面前被吓倒。”


“我不想孩子没有出生,连父亲啥样都不晓得。我觉得我已经从死神手里逃过来了,现在有啥子都不惧了。不晓得生还的希望海大不大?”


“头天晚上,我真的真的坚持不住了,我很想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我回头又想,我不能失去她们。我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尽管他被救出后死去了,但这种精神不是我们民族最需要的吗?这是一种最朴素的道德的感动。


08年西藏事件,看看留法学生李洹的精彩演讲,在政府极其被动的前提下,中国百姓和海外华人自发的组织起来维护祖国,抗议不公,从而扭转了事态的发展趋势。这才是朴素的爱国主义,有着真实内容的爱国主义,充满色彩的爱国主义,能够威慑的爱国主义。


中华民族复兴不仅是经济、军事复兴,更需要文化复兴、道德复兴。我们不想代表别人,我们也不需要被别人代表,我们只代表我们自己,当所有中国人都能代表自己,那么那么他们身上的朴素道德就会象涓涓细流那样汇成大河,从而再次汇构中华民族自己的道德体系,而这才是重构中华民族道德的重要基础,是实实在在的重建中华民族文明的基石。中华民族也才能不再是一个飘忽不定的悬浮体,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重建审视自己,同时审视别人,那时我们无需浮躁,无需躲躲闪闪的“韬光养涵”,我们自由的、理直气壮地向世界表达我们的看法、主张。我们可以为自己的错误向别人道歉,我们也可以对别人的错误提出指责,只有建立在这种更高道德体系下的民族才真正可以说不,也才真正具有向心力,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大。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