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看着下面的人眼睛都瞪大了,党育明心中感到好笑,清了清嗓子,“这次共接收新加入人员一百五十六人,其中有军事基础的一百一十人,经过新训营选拔后预计有一百人左右可以补入作战部队,根据此次战斗的功绩,将按如下方案进行补充:一队三队各调五人进入直属队;一队优先挑选,补充二十五人;其后是三队,补充二十五人;然后是二队,补充二十人,最后是四队,补充二十五人,另成立炮队,由韩清担任队长。其余人员将编入后勤和情报科。预计补充人员将在本月底前完成训练。另由于四队两名班长调入新训队,从直属队调两人加入四队。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军里要成立教导队,对优秀的战士进行培训,作为干部预备人选,原则是哪儿来哪儿去。教导队队长由我担任,日常工作由杨晋负责,到时候他会请各位有长处的干部和战士担任教员,希望大家配合他的工作。今后班长以上干部必须由进过教导队的人员担任。下面由程主任宣布立功名单。”

“下面由我宣布立功名单:记大功者两人,黄小毛,刘清平,记功者三十五人,……名单宣读完毕。下面由我宣布伙食标准变更办法:新训营战士每天供应粮食十二两,教员每天供应粮食一斤,后勤部干部战士每天供应粮食十二两,五队干部战士每天供应粮食一斤,四队干部战士每天供应粮食一斤二两,二队、三队、直属队每天供应粮食一斤四两,一队供应粮食一斤六两。新训营战士无军饷,每月每人发菜金两元;其余各部队级干部每月一百元,班长每月五十元,战士每月二十元,军领导每月军饷二十元。另牺牲战士将发放相当于十个月军饷的抚恤金,伤残战士也将发放相当于军饷十个月的抚恤金并转入后勤生产基地工作。本人抚恤金暂时无法寄回家的将由军里统一保管,在适当的时候转交给战士指定人员。”

听到军领导每月只拿二十元军饷,陈林清和他手下的几个班长都感到了震惊。

会议最后,党育明要求各队回去后认真总结这次战斗的得失,另外要求全军上下都认真学习日本话,争取能听会说,另外还要教战士识字,争取半年下来都能自己写家信和战斗总结,至少要能够认识二百个字。同时宣布近期部队进行休整,只要敌人不来讨伐就不主要出山作战。

会议后,党育明和各队队长开始讨论下一步的行动。由于部队现在人员已经增加到三百余人,再集中在一处问题较多,加之基地隐蔽的需要,党育明打算把作战部队主力放在零号营地,而基地主要是后勤和家属,由三队、炮队和情报科负责安全,教导队放在一号营地(就是900高地),指挥部也将迁移到零号营地,负责就近指挥,程飞鹏留守基地。另外由于日式迫击炮和步兵炮过于笨重,党育明想让兵工厂进行修改,把重量降下来,以方便随队行动。

程飞鹏则认为应该以基地为中心,在周围建立营干队级营地,至于修改日军火炮的问题问题不大,尤其是二零炮,改装成栓动的就可以把重量控制在三十五公斤左右,射速还是可以保证七发/分的。

陈林清由于自己队上出了这么多事情,不大敢说话;其它人认为怎么样都可以,只有赵树明提出,建议把部队分成三部分,平时各自为战,需要时则合在一处。对于这个观点王立平三人持反对意见,理由是部队分散了一旦需要集结,耗费时间过长,无法有效地抓住战机。讨论了一个多小时,众人始终无法达成一致,只有一点是大家都同意,那就是新兵不能放在基地。

看大家意见暂时无法统一,党育明决定暂时先把老兵分别驻扎在基地和零号营地,新兵都放在零号周围。“另外,新训队要注意人才的挑选,有特长的人才一定要挑出来,特别是医生、技工、炮兵和通讯兵。会开车的也要挑出来,会外语的也要挑出来。再一个就是新训队一定要注意观察,把鬼子掺的沙子给我挑出来,我总觉得这里有事情,挑出来之后不要随意处置,一定要慎重,不允许出现扩大化的情况。散会后陈林清和刘清平留下,其他人各回各部。黄队长身体不大好,今天就在基地休息吧。”

众人离开后,党育明看了看留下的两个人,“林清,背个处分不好受了?”

“没有,大哥,是我不好,又没给您长脸。”

“下次注意吧,我知道你是有能力的,这次主动打下宪兵队就说明你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只是你还没有学会怎么带兵。我知道你是日本陆士出来的,但是你以前学的和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的,有很多东西你要从头学呀,这几天你多和清平学学,他不是哪个名校出来的,但是会带兵,能打仗。以后你们都会独挡一面的,那个时候你的一念之差就能决定手下弟兄的生死。你们将来都是统兵大将,一定要多动动脑子呀。这个处分你别有什么负担,那只能代表过去,以后打好了大家一样佩服你,这点你要多和清平学学。”

“大哥,我一定好好学。不过我一直奇怪你们这些招数象以前的抗联,但是又和他们不一样,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学的?”

“你看过三国吗?”

“当然看过了,可是里面没有教过这些呀。”

“这就靠你自己悟了。行了,天也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这几天都挺累的。清平,你们几个要多教教他。我看你们平时都不大愿意理林清,这不好。”

“头儿,我知道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党育明就去敲程飞鹏的门,把他从床上揪了起来。

“老程,我想咱们能不能生产一些炒面。这样部队出去行动就可以节约大量的时间,还有那个木煤气炉能不能多生产点,让外出的部队带上。”

“这都不是问题,不过我想了一下你想改那两门三七恐怕有困难,二零炮行倒是行,只是有点可惜了。只有那个七零迫击炮有改的价值,把重量控制在五十公斤以内是现实的。只是那要浪费一些弹药。”

“那还是算了吧,我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打大仗了,就咱们那点炮弹储备能打两三仗就不错了。那你们能不能生产一些用六五子弹的自动步枪呢?”

“那我还不如生产轻机枪呢。现在倒是能生产轻机枪和盒子枪,但是产量上不去,而且质量也不行。还有就是现在用木炭炼铁不行,还是要用煤炭。对了,前些天我们还真生产了两挺机枪,你要不要看看,不过现在还没有进行试验,今天你既然提出来了就一起去看看吧。”说着程飞鹏让人从五区拿了一挺怪模怪样的机枪,粗粗的枪身上有一个两脚架,枪尾是一个带有尾部带有弧形钢板的铁棍,下面挂了一个很象是81式的弹鼓,看着眼前这个东西党育明直发愣。

“老程,这个该不会就是你说的机枪吧?你该不会弄了一个水冷的吧?”

“这就是样品。外面那个管子是导风管,挺不错吧。根据我的估计理论射速应该在1200左右,60发快装弹鼓,枪管可以快速更换,但是开打之前你也可以往导风管里灌些水。这家伙用的是三八枪的身管,瞄具还没有校正,也没有单发档,可以配消音器。我估计一个鼓打完了就需要冷却一段时间,由于前些天弹药不是很充足我就没敢试验,现在我让人拔了3000发弹药试验一下。”

“弹壳你收集好,我有用。”

“这就要去试验了,你不去看看?”

“当然要去。”

随后,党育明随着兵工厂一行人来到了距离基地五公里的一个山沟,随后有人告诉党育明今天进行的是火力持续性实验,主要是验证一下连续射速和散热效果。把枪固定好之后,试验人员都躲在树后,只见一拉绳子,枪声就猛烈地响起来,只用了短短5秒钟,60发子弹全部打空了,一个战士跑到机枪那里一看,枪管已经红了,60发子弹有55发落在了100米外的胸环靶上。这时程飞鹏在一个本子上记了些什么,然后又换上一支枪管,拿过一个弹鼓来,给机枪装上,要求战士每秒松一下手,在10秒钟内,60发子弹再次发射完毕,身管还是红了。于是众人带着机枪、身管和弹壳回到了基地,这时党育明发现程飞鹏的情绪不是很高,就问,“老程,怎么了?不是打的不错吗?”

“这么打身管我们干不起呀。第一条身管肯定是废了。射速太高了,我高估了鬼子的冶金能力了。”

“这个东西我看行,可以在装填的时候每五发隔一个假弹,这样就能控制射速了。”

“那样火力持续性就太差了,而且很容易误事。让我再想想办法。”

“刚才你测的射速是多少?”

“1300。”

“如果能控制在800左右就好了。”

“不行的话还是上水冷吧。”

“如果改用30发弹匣呢?”

“这也是个办法,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生产那么多弹匣。对了,你提醒我了,回头再说吧。恐怕你要再打一个县城了,这个东西一旦弄成了弹药的消耗量可是非常惊人的。”

看着程飞鹏的情绪好了起来,党育明终于放心了。“不行的话这个东西先放一下。”

回到基地,党育明又去看望了伤员,叮嘱大家安心养病。还去看了生产基地,现在生产基地的职工正在大量生产着炒面,用干馏窑出来的木煤气作燃料,四口大锅一字排开,干的热火朝天;洞子里面的鸡鸭和猪牛羊也都老实地呆在自己的地盘上,现在基地的鸡已经增加到了四百余支,猪也达到了十三头,羊有二十只,还有五头牛。

回到指挥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让人把赵树明叫来。“赵儿,咱们周围还有什么地方有大量的关内劳工?”

“那尔轰那边倒是有几个淘金厂子,但是规模都不大。说要增加兵源恐怕就只有铁路工地那边了。另外据电台监听,日军从各处向八道江,蒙江,辉南增调了不少兵,还向金川派了一个日军中队。另外,蒙江的鬼子还修了个机场,现在已经有六架飞机进驻,看来是打算寻找我们决战。还有一个好消息,杨司令他们已经和陈翰章和部会师了,还在镜泊湖打了鬼子一个伏击,消灭日伪军五百余人;十军也成功地伏击了日军的讨伐队,歼灭日伪军四百余。后两条是早上才收到的消息。”

“看来这段时间会有硬仗打了。你们要迅速摸清日军兵力部署,另外那两个日本战友的情况怎么样?”

“工作非常认真,也很努力,看来他们是真的打算跟着我们干了。”

“这就好。你判断敌人会在什么时候向我们进行讨伐?”

“这两个月够呛,我判断敌人最早会在九月初才能发动进攻。”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机动车辆?”

“汽车十二辆,就藏在那边的山沟里;拖拉机两辆,就在基地附近;挎斗七辆,自行车三十五辆,另外还有两辆损坏的摩托和五辆坏自行车。战马现在有五十四匹,驮马一百五十匹,骡子三十头,驴十五头。”

“也就是说如果是在山区,我们一次最大物资运输量在四吨左右?”

“差不多。”

“这样的话打铁路工地还真就不合算。”

“我建议现在还是以休整和更新密营物资为主。下一阶段应该以带着敌人在山里转,寻机打伏击比较合适。”

“我知道了,你回去把那两个好消息通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