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六十三章 一龙八凤

wenphon 收藏 17 6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038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在右边一个的溶洞里,只有洞两边挂着两盏灯笼,借着灯光,王辰龙看见溶洞里有六排用木板搭着的长床,姑且称之为床吧。每一排床长达20多米,有2米宽,上面躺着大概200来个女子。目前看来,她们的待遇还要比那些娘子寨的女子好那么一点,有床,床上还铺着较薄的棉被,身上盖着薄棉被。她们都睡着了,就算是睡着了,她们也是满脸露出恐惧的神色,眉头紧皱,相互搂抱着,或许,那是相互间自我安慰一下吧。她们当中,有的露出了胳膊和大腿,看来,她们穿的衣服也不多。很明显,是那些杂碎为了方便凌辱她们,不让她们穿太多的衣服。

5月的东北,天气不是很热,山洞里还是比较凉的,王辰龙不知道娘子寨的那帮姑娘们是怎们熬过来的。王辰龙不想叫醒她们,还是让她们好好睡一觉,明天,到了明天,她们就会自由了,再也不会遭到那些杂碎的欺凌了。可是,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她们心里的伤痛与恐惧,该如何治疗呢?如果治疗不好,她们以后的人生可就完了,彻底地完了。

“嗯--”,“嗯--”,“嗯--”,几声呻吟声传进了王辰龙的耳朵里,似乎很痛苦,但呻吟声很弱。

呻吟声是从第六排的长床那边传来的。王辰龙取下一个灯笼,轻步走到第六排的长床边,借着灯光,就见床头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紧闭着眼,咬着牙,苍白的脸上青筋暴起,汗珠儿不停地冒着,右手则紧紧地抓着棉被。看样子,她在忍受巨大的痛楚。不知为何,她同床的伙伴离她大概有2、3米远,也不懂得照看她一下,帮忙擦擦汗。看着左边不远处的石壁上挂着一个熄灭的灯笼,王辰龙放下手里的灯笼,用携带的火柴点燃了那个灯笼。

“嗯--”又一声微弱的呻吟从那女子的嘴里挤了出来。王辰龙坐在那床边,掏出玉娇、春梅、紫萱三人给他和秀的一块手帕,替那女子去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儿。

感觉有人給自己擦汗,那女子以为是同床的姐妹,想说些什么。但睁眼看到,却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陌生男人在给她擦汗时,她想叫,但被王辰龙捂住了嘴。就算她想叫,也不会叫出多大的声音来,只不过王辰龙不知道而已。

“嘘--。”王辰龙左手捂着她的嘴,小声嘘道,“别出声,我是来救你们的。”

“……”被捂着嘴的姑娘露出吃惊的眼神,睁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姑娘,是真的,我松手,千万别出声?”王辰龙低下头,小声说道。

松了手,那姑娘果真没叫。

“你,你……你,你是……真的……来救……人的?”姑娘咬着牙,慢慢地挤出话来,声音很小很小。

“是的,姑娘。”王辰龙点了点头,接着小声说道,“姑娘,你怎么啦?看样子,你很痛苦?”

“求……求……你,杀……杀了……俺。”

“为什么?姑娘,明天,你和你的姐妹就会自由了,再也不会受罪了,啊?”王辰龙能明白她求死的心,一定是遭受了莫大的折磨。

“大……哥,揭……开,被……子。”那姑娘试图用右手揭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没有成功。

被子?为什么让我掀开她的被子?难道被子下有她寻死的原因?王辰龙不解,没有动手。

“大……哥,揭……开,你……就……明白了。”

“呼啦”一下,王辰龙掀开了被子。

“嘶”,王辰龙先是吸了一口冷气,然后是满脸怒容,双眼目露凶光,全身血液沸腾,周身杀气腾腾的。是的,他要杀人,他要嗜血。眼前的姑娘,那裸露的娇躯上,两座玉峰已不再。胸口,平坦坦的,两座玉峰被人割掉了,不用说,是贪狼干的。被割掉的玉峰处,胡乱地裹着纱布,纱布上,还有丝丝血水,看情形,是昨天被割掉的。

“是贪狼干的?”王辰龙摇着牙,狠狠地说道。对于一个正常的女人来说,被割掉乳房,对她的身心,是多大的伤害!特别是这个时期的女人,她们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想想后世得了乳腺癌的女人,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割掉了乳房,也要弄个假的。没有乳房的女人,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没有男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嗯。”那姑娘闭上眼,流着泪,嗯了一声。

“为什么?就因为没了奶子,以为不是个女人了,被黑龙寨的土匪糟蹋了,没脸见人了,你就不想活了?”王辰龙之所以没有说黑龙寨的人是小日本,是不想在她的心口再插上一刀。“要是那样的话,你在被黑龙寨的人糟蹋时,你就可以寻死,很容易的,咬舌自尽就行了,何必等到我救你的时候,让我杀你呢?”王辰龙故意气愤地说道。当然,声音很小,是在她的耳边说道。

“俺也想,可……他们……拿俺的……家人,威胁。”说完,她的胸口急剧地抖动起来。胸口,有血水流出来。

“别动气,小心你的伤口。别说话,忍着点,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它又流血了。”王辰龙看着她胸口的血水小声说道。“要死,你得亲手杀了贪狼之后再死,啊?否则,我是不会把你的这些姐妹救出去的?”王辰龙开始“威胁”她。

“求你,不要?”那姑娘可不想因为自己一人,而连累其她姐妹,“俺答应你。”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其她人怎么没一个照顾你?”王辰龙不明白,大家都是处在一起的难姐难妹,应该相互照料的?如果她们对自己的姐妹没有一点同情心,又何必救她们呢?

“是俺不要她们照看的……”

“好了,别说话了,让我给你的伤口上点药。”王辰龙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王辰龙身上带有上好的刀伤药,那是金紫萱依《白莲圣药典籍》里记载的刀伤药配方炼制的,对治疗刀伤很有效果。

王辰龙左手慢慢扶起那姑娘,然后,用匕首割断纱布,轻轻地、慢慢地,一圈一圈地拿掉裹着的纱布。不多,才四圈,就没了。当纱布到达她的伤口处时,王辰龙停止了动作,让她慢慢地躺下。

“忍着点,我要揭掉纱布了,会拉动伤口,有点痛。”看着那紧咬着银牙、脸上豆粒大的汗珠颗颗直落的姑娘,王辰龙安慰道。

两个拳头大的伤口被慢慢揭开了,两个伤口很平整,说明姑娘的玉峰是被一刀切下的,刀法很快。伤口上被抹着药膏,所以看不见伤口下的颜色,不过,那药膏給血水染红了。看样子,即使被割掉了乳房,贪狼那家伙也不放过她。给她上药,是为了不让她死,好让她继续供那帮杂碎凌辱。

王辰龙从怀里摸出一个大一点的瓷瓶,拔掉小塞子,放在伤口上方,慢慢地倾斜瓶口,手指轻弹,从瓶口飘落出一股黄色的药末,洒落在伤口上。在两个伤口上洒好药末后,王辰龙收起瓷瓶,给她盖上被子,当然,只盖到她的伤口下方。虽说她裸露着身体,但王辰龙哪有心情去欣赏她的玉体呢。

“你等会,我去弄点消毒的纱布来。”王辰龙站起来小声说道。他在一个洞口看到过写有“醫”字的木牌,估计那是黑龙寨的医疗洞,所以呢,王辰龙决定弄点纱布过来。

当王辰龙快出洞口时,一阵吆喝声传来。王辰龙赶紧来到洞口,伸出头,就看见黑龙寨的人,正从发现宝藏的洞口里,抬出一个个大木箱子,往写有“庫”字木牌的洞口般。两人抬一个箱子,很慢,估计很重,前面跟着一个打着火把的人。看来,去拿纱布是不成了。

“弟兄们,搬完了,咱们好好庆贺庆贺。”贪狼站在一处石头上大叫道,“那些个从娘子寨捉来的娘们,就赏给兄弟们,让弟兄们尝尝鲜。”

“哦--!谢谢寨主!”

“谢谢头领!”

一众杂碎欢叫道。

“你们这帮杂碎,叫吧,叫吧,到时候,有你们哭的时候。想打娘子寨姑娘们的主意,做梦吧?等你们吃饱喝足了,希望你们还能站得起来。”王辰龙吐了一口吐沫说道,然后转身返回洞里,等他们吃喝的时候再出来。

当王辰龙回到右边的溶洞时,刚到洞口,傻眼了,就看见,里面的灯笼都被点燃了,而那些女子都醒了,一个个只穿着个肚兜和亵裤,站在木床上,盯着溶洞口。当她们看见王辰龙站在溶洞口时,齐齐给他下跪,一个个满脸激动地说道:

“谢谢,谢谢大侠来救俺们这帮没脸见人的苦难姐妹!”

要是真是这时代的大侠,见了这群穿得这么少的女人,那还不赶紧转过身去。非礼勿视这个道理,他们还是懂地。可王辰龙是什么人,后世的人,他才管你什么“非礼勿视”呢。赶紧大步跨过去,扶起最近的一个女子,大声说道:

“大家快起来,快起来,要是我能早点来救你们,你们这些姐妹也许会少受点苦。”王辰龙低下头,惭愧地说道。也是,当他听余老头说起黑龙寨,怀疑黑龙寨和黑龙会脱不了干系的时候,他就打算灭了黑龙寨。可惜,从吉林回来后,他忙着训练飞虎寨的胡子,等着金紫萱配好的毒药、迷药,耽搁了一个多月。要不然,就会少几个女子被给掉乳房,她们也会被那些杂碎少凌辱不知多少回。

“大兄弟,原以为,俺们这帮姐妹以为一辈子都不能重见天日。现在可好了,有人来救咱们了,咱们可以回家了,回家了。”一个30来岁的女子说完,呜呜地哭起来。跟着,好多女子也哭了起来。

“咱们就算回去了,哪还有脸见人呐?”一个女子趴在床上,拍着木板哭道。

不行,这可不行,可不能让她们有寻死的念头。

“各位姐妹,各位姐妹,你们可不能有寻死的念头,你们可不能放过黑龙寨的那帮杂碎,要找他们报仇,报仇。”王辰龙要转移她们的思维,让她们那寻死的心,转换成恨,要让她们找黑龙寨的人报仇。

“这位大哥哥,黑龙寨的那帮畜生被你活捉了吗?”一个12、3岁的小姑娘爬过来,拉着王辰龙的手小声问道。

这帮杂碎、禽兽,连小女孩都不放过。小女孩身上没穿任何衣物,胸口只有两个小小的突起。年纪这么小,不知道她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告诉哥哥,你叫什么?你被抓来这多长时间了?”王辰龙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然后把她搂在怀里,柔声问道。

“大哥哥--”小女孩抱着王辰龙的腰,哭道,“俺叫丫丫,被他们抓来有一个多月了,俺好怕,那些坏人欺负俺。”

“丫丫,以后那些坏蛋不会再欺负你了。”王辰龙拍着她的小粉背说道。然后,右手抽出小匕首,左手轻轻拍着她的头说道:“丫丫你看,这是什么?”

“是小匕首。”小丫丫侧头看着王辰龙手里的匕首说道。

“如果哥哥把抓来的那些坏蛋绑到丫丫面前,丫丫敢不敢用这小匕首杀了他们?”王辰龙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丫丫那样说。

“敢,大哥哥。”丫丫一把夺过王辰龙手里的小匕首,狠狠地说道。“俺要像俺爹杀鸡那样,割破他的喉咙。给俺爹,俺娘,俺弟报仇。”一个小女孩能用这种口气说话,说明她心里的恨已经深埋在她的心里。

“哥哥答应你,一定如你所愿。不过,你以后要忘掉在这发生的一切不快,要快快乐乐地活着,好不好啊?”王辰龙没有收回丫丫手里的小匕首,双手捧着她的小脸蛋说道。

“哥哥,丫丫没有亲人了,以后,丫丫可以跟着你吗?”小丫头抬头望着王辰龙的眼睛,怯生生地说道。靠,这小丫头的语气可变得真快。

“好,只要丫丫能听大哥哥的话,大哥哥一定带着丫丫。大哥哥身边还有几个漂亮姐姐,她们呀,一定会喜欢丫丫你的。”王辰龙捏着她的小鼻瑶说道。

“好了,丫丫乖,哥哥还要去看看一个受伤了的姐姐,你就和这些姐姐们先说说话。”王辰龙放开小丫头说道。然后,有对那些女人说道,“各位大姐小妹,我希望你们能好好活着。否则,我冒着生命危险闯进黑龙寨来救你们,就太不值得了。我不管世人怎么看你们,总之,在我王辰龙的眼里,你们是值得我敬重的女人。为了你们的家人,你们忍受着黑龙寨那些杂碎的凌辱,忍辱偷生,这就够了。要不是为了你们的家人,我想,你们被捉上黑龙寨的第一天,就已经咬舌自尽了。”

“这位大哥,你说得对。要不是为了家人,俺们早就自尽了,还等着让那帮畜生来糟蹋?”一个女子说道。

“不知道,那些畜生是不是真的放过俺们的家人了?”

“俺们回去了,家人和邻居会怎么看俺们?”

……

“大家还是好好安静一下,想一想往后的日子咋办?可记住一条,可千万别给我再有寻死的念头啊?”王辰龙一一扫过众人,瞪着眼,认认真真地说道。

“姑娘,外面有人,我还不能去拿纱布。”王辰龙来到那个被割掉乳房的女子床边,抱歉地说道。

“这位大哥,谢谢你给菊香姐上药,她的疼痛已经减轻好多了。”一个穿着红肚兜、胸部平平的姑娘说道。看来,她的乳房也被贪狼給割掉了。

王辰龙再看这一排姑娘,都是胸部平平的。王辰龙深吸一口气,压下又腾起来的怒火,缓缓说道:“姑娘们,我一定会让你们亲手处置贪狼那狗杂碎的。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活下去,有我在,我不会让世人小看你们的,好吗?”

“这位大哥,俺们这样,还能见人吗?”

“俺们被土匪糟蹋了,还是没有奶子的女人,俺们活着还有啥意思?”

“是呀,这位大哥,让俺们亲手一刀一刀割了那贪狼,你就让俺们安心的去吧?”

……

其她没有乳房的女子也跟着说道,都希望亲手处置贪狼后,能安心地去死。

“各位姐妹,我知道你们心中的痛楚。但是,我救了你们,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下去,坚强地活下去。我保证,有我在,我一定会让你们开心地活下去,相信我,好吗?还有,不要小看自己。”看来,还得想办法开导开导她们,可现在没时间,他还要监视黑龙寨的人。

有了,娘子寨的那帮女人或许会有用,毕竟,她们都是受过大苦的人,一定是被逼的没有活路,才上的娘子寨。对了,就找她们试试看。想都这,王辰龙对众女说道:“还有79个姐妹在另一个溶洞受苦,是娘子寨的,你们应该知道她们的大名。我把她们抱过来,让你们好好说说话。”

“大侠,俺们这空位多,挤下个100人都不成问题。要不,俺们过去帮帮忙?平时,要不是外面有人守着,俺们早就过去看她们了。”一女子说道。

“怎么?平时都有人把守溶洞口?”王辰龙倒没想到黑龙寨的人会派人看着她们。

“有哇,难道洞口的那几个畜生不是大侠你杀了吗?”又一个女子说道。

“哦?我进来的时候没有人。”王辰龙摇摇头说道,“好了,我去把她们抱过来。”

……

“大哥,你……你怎么又过来了?”娘子寨的那帮姑娘见王辰龙又进来了,一个女子小声说道。

“我呀,是心疼你们,这洞里太凉了,担心你们的身子骨。”王辰龙调笑道,“我要把你们一个个抱到那边去,那边有被子。还有,就是让你们呀,开导开导那些被黑龙寨的人糟蹋过的那些姐妹,让她们好好活下去。”说完,走到一个女子身边,不由分说,抱起她就走。

“啊!”那女子惊叫道,但是声音不大。

“别害羞了,都被我看过了,抱一下怕什么。以后嫁人了,我不说,你的那帮姐妹不说,没人会知道的。”王辰龙眨了一下眼说道。

到了那边,里面的女人看着王辰龙抱着一个光溜溜的女子过来,都瞪大眼睛,看着王辰龙。

“哦,别误会。黑龙寨的那帮杂碎給她们下了药,还剥光了她们的衣服,所以,就这样了。”王辰龙赶紧说道。然后,把那女子放到第一排床上,转身去抱其她的人。

“王大哥,俺叫小水儿,你可要记住了。”那王辰龙第一个抱过来的女子看着转身的王辰龙的背影小声说道。

“我记下了,你叫小水儿。”王辰龙转过头冲她眨了一下眼说道。

忙活了一个钟头,当王辰龙把最后一个女子抱过来,放在第六排床上时,王辰龙这才坐在床边,松了口起。

“王大哥,俺叫鹿儿。”那最后一个女子躺在床上小声说道。王辰龙每抱过来一个女子放下时,她们都会说出她们自己的名字。

“我记下了,你叫鹿儿,是王大哥最后一个抱过来的、没穿衣服的娘子寨的女豪杰。”王辰龙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

看着那些叽叽喳喳在一起说话的女子,王辰龙站起来,伸了伸腰,说道:“你们好好聊聊,我去看看那帮杂碎被药倒了没有。放心,我会把那铁门拧死的,就算他们有钥匙,也没用。”

“大侠(大哥、大兄弟),你要小心点?”

“放心,没问题。”

当王辰龙走进溶洞口时,丫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大哥哥,你抱了这么多没穿衣服的姐姐过来,你可要对她们负责啊?”

“小丫丫,为什么呀?”王辰龙没想到一个12、3岁的小丫头会这么说话。就转过身,想逗逗她。

“俺娘说,女孩家的身子,是不能随便让男人看的。要是被男人看了,那个男的就要娶她。俺爹就是因为看了俺娘的身子,才娶的俺娘。”小丫头理直气壮地说道。

靠,你们都被黑龙寨的那帮杂碎给看了,难不成都要嫁给他们。王辰龙嘿嘿一笑:“小丫丫,要是照你这么说,你们都被哥哥我看了身子,是不是都要哥哥我负责?还有你,小丫丫,也要哥哥负责?”

“就是,你救了姐姐们,她们没人要了。大哥哥,你是好人,你就要了她们吧。等丫丫长大了,丫丫就在哥哥身边,伺候哥哥。”小丫头说得头头是道,认真得很。

我倒,这小丫头脑袋瓜子里怎么会想到这些呢,不会是有人教她说的吧?

“这个,这个,丫丫,哥哥不是为了救你们嘛。这个,这个……哥哥先走了,还有几个姐姐等着哥哥去救呢。”王辰龙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临了,出铁门时,用几根镣铐铁链死死地系上了铁门。不错,是用镣铐的铁链把门给系上的,都是死扣。

出了洞口,外面已经安静了。看来,那帮杂碎已经大吃大喝去了。王辰龙直接奔进黑龙堂,先看看左边放有电台的那个房间。那日本小妞没去庆贺,正熟睡着,右手始终都握着枪把。还是先抓了她再说,电报员,稀货呀。没等那妞醒过来,王辰龙就制服了她,还给她喂了点“半步晕”。又撕了几块被单,把她捆好,又给她盖上被子,才奔向右边,那可能就是贪狼的房间。

右边的房里也有一个小厅,过了小厅,靠近门帘,听听里面的动静,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很急促。王辰龙摸出四根钢针,拿在右手,左手掏出手枪。然后,用手枪掀开布帘,猛地冲了进去。靠,太香艳了:

一个大床上,8个女人,8个赤裸裸的女人,仰面躺着,手拉手围成个圈,她们的手相互之间被绑着,双腿被拉得大开,玉足之间也被绑着。那一座座玉峰,那黑森林里的溪谷,都呈现在王辰龙的眼前。

她们个个满脸泛红,微微扭动着腰肢。看样子,她们中了春药。

王辰龙收起钢针和手枪,跑过去,扑到床上,双腿跨在一个女子腰间,捧着她泛红的脸,左右摇了摇,说道:“姑娘,姑娘,你们是不是中了春药?”王辰龙本来想先解开她们手脚上的绳子,但是,他怕贪狼那家伙在迷药没发作时,跑回来咋办。还是先不解开,等等看。

左摇右摇,那姑娘就是不睁眼,不开口。

“喂,姑娘,说话呀,我是来救你们的?”王辰龙趴在她的耳边说道,“姑娘,睁开眼睛,说话呀,我是真的来救你们的?”

“嗯!”身下的女人嗯了一声,终于有反应了。

“姑娘,说话呀?”王辰龙抬起头,继续摇着她的头说道。

“嗯!是真的吗?会有人来救我们姐妹?”那女子闭着眼,嘤咛道。

“姑娘,是真的,我叫王辰龙,是来救你们的?你看看,睁眼看看,是真的?”王辰龙双手抬起那姑娘的头说道。

“啊,是真的。”当那女子缓缓睁开眼,看见上穿黑衣的王辰龙时,她才肯定,真的有人来救她们。“快,快,杀了俺们,俺们中了贪狼的‘蚀心迷春丹’。嗯,嗯……快,快杀了俺们,杀了俺们,求求你了,俺们会感激你的?”

“姑娘,别急,我会救你们的,等我抓了贪狼,我会逼他交出解药的。”王辰龙不知道“蚀心迷春丹”是何种春药,大不了,自己吃点亏,帮帮她们就行了,反正贪狼那家伙休想碰她们。“你们放心,我是不会让贪狼那杂碎碰你们的。”

“没用的,‘蚀心迷春丹’是没有解药的。”那姑娘摇头说道。

“这个,大不了,我吃点亏,我救你们。”王辰龙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的,这位大哥。嗯……‘蚀心迷春丹’不是一般的春药,它是一种慢性春药,发作起来,很霸道的。男人要是没有服下‘鬼郎中’特制的药,会,会,会送命的。嗯,嗯……就,就算你能应付一个,可,可……可还有7个,俺们不能害了你的性命。你……你,你还是杀了俺们吧,俺们不想被贪狼糟蹋,求求你了?”闻着王辰龙身上浓厚的男人气息,那女子的鼻息越来越重了,酥胸起伏得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小。

“不要担心,我王辰龙可不是一般的男人。”王辰龙忍不住吻了她的一下唇说道,“你们还都忍的住吗,等贪狼来了,我好活捉他?”

“这位大哥,这‘蚀心迷春丹’的药效,是今天才开始发作的,不碍事,还能忍。”那女子低声说道。忍什么忍,王辰龙正跨坐在她身上,鼻子里吸收着强烈的男人气息,加快了药效的发作。

闻着那女子如兰似麝的体香,王辰龙身下的小龙,早已经是雄纠纠气昂昂地顶在那姑娘的腹上。管他贪狼,先吃一口再说。“吧唧”一口吻上了那个还不知名的女子的嘴唇。

“嗯!”

那女子很配合,王辰龙很轻易地撬开了她的贝齿,吮吸着她的小丁香。不过,她的吻技很生涩,只是被动地接受。虽说嘴里吻着佳人,但王辰龙的耳朵却时刻听着外面的动静。渐渐地,王辰龙不满足于嘴上了,开始动起手来……

“啊……”一声痛叫传出了黑龙堂,可惜,没人听见。

三个小时候,王辰龙从最后一个女子身上爬起来,小龙兄弟还是雄纠纠气昂昂的。此时,那8个女子手脚上的绳子早被王辰龙解开了。绑着做,多没意思呀,不能怠慢了人家姑娘。

“怎么呀,我说我不是一般的男人吧。”王辰龙指着怒昂的小龙,得意地说道。心里乐开了花:八飞呀,一龙八凤,哈哈哈……战力犹在,战力犹在。

8个女人都躺在床上,怒视着王辰龙,一句话也不说。

“这个,你们别这样看我,我这不是为了救你们吗?”说真的,趁人之危,王辰龙也做得太不地道了。

“滚!”一个女子圆瞪着杏眼,冲着王辰龙就说了一个字。

“好,好,我走,你们冷静一下,啊?我出去看看,那帮杂碎是不是都被放倒了。”王辰龙双手一推,摆着手说道。然后,跳下床,捡起衣服,开始穿起来。

穿好衣服后,王辰龙收起枪,系好插有钢针的腰带,还有小瓷瓶,包裹,转身走人。临出门,王辰龙又转身回来,掏出一支枪,交到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以防不测。不过,可不准想不开,拿来自杀呀?”然后,又拿出两个上有子弹的弹夹,放在床上。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