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称中美两国利益交融深不可能发生战争

yss61 收藏 0 77
导读:评点世界军情动态,探索未来战争空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 主持人:美国国防部长盖茨6月18号说,美军需要增强适应性,以应对未来在地区冲突中面临的威胁,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理念,已经不再适用,那么盖茨为什么要提出应该要提高两场战争的战略,做出这种调整是处于什么目的呢? 嘉宾:盖茨这个讲话实际上是美国军事战略方面长期思考的结果。实际上从2001年拉姆斯菲尔德上台的时候,当时的五角大楼就放出这样的风声,说准备对打赢两场战争的提法提出调整,当然绝不仅仅提法的问题。 解放军实战军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评点世界军情动态,探索未来战争空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


主持人:美国国防部长盖茨6月18号说,美军需要增强适应性,以应对未来在地区冲突中面临的威胁,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理念,已经不再适用,那么盖茨为什么要提出应该要提高两场战争的战略,做出这种调整是处于什么目的呢?


嘉宾:盖茨这个讲话实际上是美国军事战略方面长期思考的结果。实际上从2001年拉姆斯菲尔德上台的时候,当时的五角大楼就放出这样的风声,说准备对打赢两场战争的提法提出调整,当然绝不仅仅提法的问题。




解放军实战军演


它反应出冷战结束以来,美国这种战略调整。美国长期以来它所谓的两场战争,它是一个冷战的产物。在冷战期间当时美国还不是这么提的,当时美国提的是打赢两场半战争,它这个两场半,当然是不同的地区,比如欧洲地区一场,亚洲地区一场。实际上他非常明确指向是什么?一方面与苏联打、一方面与中国打,两场,还有半就是另一方面与另外一个反叛国家,这个国家可能非洲、可能在中东,也可能在东南亚,你比如说像越南这样的,都有可能。


他当时想着是两场半,这是他提的最高的时候。后来随着实际上他所谓半场战争就是越南战争越南战争陷入泥潭,比如他打两场半,他半场战争都打的非常困难,最后不得从东南亚撤出。实际上从东南亚撤出之后,美国当时就已经做出了调整了。就在70年代末期,他当时已经把他所谓打赢两场半战争调整为打赢一场半战争,它也觉得像打赢两场半胃口太大,顾不了那么多。当然他还有一些特殊的考虑,因为当时在越战进行到中途,中美关系发生很大的改善。中美直接交战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把它的两场半战争调整为一场半,一直到苏联解体以后,一场半战争重新被打赢两场地区战争取代。


比如东亚打一场、中东打一场,它指的是这个。91年海湾战争实际上就是在这个理念下进行的,但是就随着9.11事件发生,实际上我们说布什政府上台就想调整,9.11事件对美国冲击非常大。它现在至今为止,美国把伊拉克战争、在阿富汗战争,一方面他们并没有列入战争,就是标准的战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他没有列入。它做反恐作战,反恐作战概念在美国完全不一样,包括国会拨款就是反恐战争款项都是在单独的款项之外,不是在国防拨款之内的,它作为一个特殊的拨款。所以说它没有列入所谓两场之内,但是他现在也感觉到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就对他一种影响和这种牵制非常大,它战略资源大量投入。


截至到今年底,大约在这两场战争中花了9000亿美元,非常大的数字。那么这么大的损耗,如果说在别的地方再出现一个别的问题,他感觉到很难办了。所以说我们看美国他现在的调整,实际上他依据他的国力,依据它的国家力量和国家面对的现实,就是两场地区局部战争都没有解决,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再继续延续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概念,它这种战争的概念是超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这样军事行动的战略。它的范围是以国家形态或者在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国家集团进行这么一场作战的,一方面能力不够,另一方面你要维持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势必美国还要做更大的军费投入,就是你现在在两场所谓地区性骚乱,就是伊拉克、阿富汗所谓地区性的骚乱冲突、平爆。他所谓这样的,不能完全意义上的战争行动,就像他叫稳持稳定行动,都遭到这么大的困难。那么战争行动如果你再依据两场战争的战略构想,五角大楼肯定要求国会还要继续拨款,更多的款,美国国会也受不了,五角大楼也知道拿不了这么多钱。拿不了这么多钱你还承担这样任务也是很困难的。再加上我觉得还有一个另外因素,没有说出来的因素,首先第一个苏联已经崩溃了,它过去冷战恶梦要跟苏联打一场打仗,苏联已经崩溃了。


第二个冷战结束之后,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将来很可能是美国一个全球性的对手,结果今天双方交往之深,中美双方的贸易额2008年达到3300亿美元,按照美方的估计达到4000亿美元。双方国家的利益交融非常深了,那么通过战争来解决问题,对双方来说都不可能,同时它也看出来,中国所追求不是一个世界霸权体系,并不追求冷战形态的对抗,而是提出和谐世界的诉求。所以说从他的能力也好、从需求也好、从经费可能也好,方方面面他都感觉到有调整他就是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诉求。


主持人:是一个综合因素的考虑。


嘉宾:对。


主持人:那么军事战略的调整,直接影响军事力量的配制和武器系统的采购,随着军事战略的调整,美军发展重点会有哪些变化呢?


嘉宾:当然它这个战略的调整主要是,实际上他这两场战争的调整,主要是对对手的判断,威胁是什么?威胁来源于哪里?是国家吗?是未来超级大国,他现在认为不是的,现在威胁一个方面是恐怖力量,而且是跨国恐怖力量,它认为是非常大的麻烦。






伊阿战争让美军元气大伤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对付这些恐怖分子你需要什么?你像美军航空母舰、F22战斗机、洲际弹道导弹明显对付现在这种安全态势,它就有点所谓拳头打跳蚤一样,准备一个大拳头,结果是个小跳蚤,拳头打不着它,这可麻烦。他现在需要是什么?小分队性质的、灵活反应的、快速反应的、甚至是无人飞机的系统,对对方进行监视打击,它需要这样一种轻便、快捷的、灵活的、小规模的武器系统和部队的组成,来对付所谓现有恐怖力量,所谓对美国形成威胁的力量。而不是大规模的、航母编队的、陆军装甲师、空军飞行连队的铺天盖地过来,你铺天盖地过来你地面连人家隐蔽地洞都找不到,他觉得现在很大的问题,就是战略目标的转换、主要威胁对手的转换,实际上对你的军队构成有很大的影响。


这些传统的军队构成消耗国家大量财力,对美国来说它都是一样的。你还有必要花那么多钱,去购置那么庞大的军队和那么昂贵的武器系统吗?他现在产生了很大的疑问,那么这个很大的疑问实际上美国人在做调整。现在美国的军费开支,你像2009年530亿美元,530亿美元超过我们说排在美国之后,八个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还赶不上它。排在最后你比如说像英国、法国、德国、中国、俄罗斯、日本,后面七八个国家军费开支总额加起来还不如它多。再加上金融危机很大的影响,怎么收缩,在收缩情况之下对美国安全也不要造成大的影响。他现在想剔除哪些所谓恐龙时代的武器,就是为了打赢一场头脑中的战争、想象中的战争和过去的战争,与未来战争形态完全不一样的战争而准备哪些武器。庞大的、昂贵的武器系统,与其让这些武器待在车库里、待在机房里慢慢把它老旧最后淘汰,还不如弄一些轻便的、灵活的、快捷的东西。


主持人:那么美军战略的调整,对美国同俄罗斯、中国这些大国的关系是否会产生影响呢?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样调整呢?


嘉宾:我觉得这个调整它对美俄关系、美中关系它还是有影响的。当然我们媒体就使用词汇讲的是美国人放弃了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要求,我觉得我们说他放弃说的还是太重了一些。他说的并不是放弃,他说的是调整。就说对美国战略思想重新调整,放弃就是把它抛弃了,调整就是在它的基础上发生变化。这个基础之上就是毫无疑问,起码要把同时打赢两场战争这种战略理念搁置,搁置这种理念对于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毫无疑问都是有帮助的。


因为你这种两场大规模局部战争,实际上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不言自明的。就是俄罗斯、中国始终是他的所谓潜在的对手。潜在的作战对象,始终是这样的,那么他调整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这样战略追求,我们不能说美国就彻底以俄罗斯、以中国为潜在的对手的理念。我们不能说他已经放弃了,但是起码他做出一些调整,起码来说他从近期来看,俄罗斯和中国与美国发生一场大规模局部战争可能性不大,用战争来解决问题对双方来说都是不可取的。我们就讲做出这个调整不管它能够持续多长时间,他对美俄关系和美中关系的改善,毫无疑问肯定有帮助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