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大典绝密往事新解

195329 收藏 0 188
导读:开国大典绝密往事新解

开栏语

《旧闻周刊》办了七年,我就做了七年编辑,成就谈不上多少,身边倒有了一些粉丝,都是一些对旧闻感兴趣的人,别看他们名不见经传,对历史知识却了解不少,其中有几个还自称是民间历史学家。这帮人只要聚在一起,随便一个话题都要侃一晚上,直到茶喝白了,烟抽完了,鸡叫三遍了,才起身往家里走。前几天,其中几个心血来潮,非得要我在报上给他们开个栏目。他说:“央视有个百家论坛,你就开个旧闻坊如何,也给我们这些民间历史学家们提供个舞台。”我把这事给主编汇报,主编一听:“好啊,我们旧闻办了7年,也应该改改版了,旧闻坊,这个创意好,每期一个主题,象写散文那样,形散而神不能散,可以天马行空的海吹,但有一条,就是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题歌,牵涉的史事必须要有正规出处,不能打胡乱说。”

主编上下嘴唇一碰,我的事就来了,赶紧把那几个出妖蛾子的人找来,趁昨天周末,泡在茶坊里侃了一天,好歹算把这第一期弄了出来。下期弄什么,还不晓得。



老蔣放弃轰炸天安门新解:飞机然料不够


主持人:各位老大,旧闻坊今天就算开张了,这菜是你们点的,咋个做就看你们的了,千万不要让我在主编那儿交不了帐。

张林(档案馆职员):田夫编辑,没有金钢钻,我们不会揽这瓷器活儿。今天给你爆个冷门。我先核实一下,你们《旧闻周刊》四年前是不是发过“开国大典:蒋介石当年缘何中途放弃轰炸天安门?”的稿子?”

主持人:是啊,稿子就是我编的,我是党史杂志上摘的。

张林:你那稿子说老蔣中途放弃轰炸天安门的原因是,他怕天安门地区炸烂了,引起全国人民的更加愤怒和美国对他黔驴技穷的蔑视。还有,天安门广场与故宫相连,把故宫炸了,把北京的古建筑炸了,他老蒋不就成了烧阿房宫的项羽和烧圆明园的英法联军了?所以1949年10月1日清晨,他最后决定放弃轰炸天安门的计划。

你们这是大错特错,误导读者。换个角度讲,你这是给老蔣打粉。我告诉你真实的原因:实际上1949年10月1日那天,老蔣做梦都想轰炸天安门,那天是我们开国大典,他落荒海岛,他心里好受嘛。只是当时国民党空军的飞机油箱小了,装不够一个来回的燃油。炸了北京飞不回去。

李国庆(出版社资深编辑):你这个说法我在网上论坛上看到过,是网上的人瞎扯的,作者被骂惨了。

张林: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这样吧,你们去图书馆看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年1月出版的《知情者说》第312页。上面是这样写的:根据如今已经解密的资料,在1949年开国大典前歺,国民党空军还真做了空袭北京的准备。国民党空军司令周至柔亲自向老蔣报告说,共产党准备在10月1日举行开国大典,空軍已做好准备,等候委座的命令。老蔣当时是一副苦水脸。重重地叹了一口扎说:飞机从台湾飞北平距离太远,我们的飞机直接飞不过去,必须在南朝鲜借道加油,可南朝鲜又不同意,算了吧。空袭计划就这样放弃了。

主持人:你这个说法我第一次听到,既然是中国青年出版社披露的,我想是可信的,不过目前所有的报刊杂志在这件事上的说法都是跟我们《旧闻周刊》当时说法是一致的。


周散木(文史研究员)油料不够的说法我认为是历史真实原因。第一,我这几天在看一部叫《东方红》的电视剧,里面也说到这一节,因为飞机从台湾飞北平距离太远不能直飞,蔣介石为此专门安排宋美龄去南朝鲜打通关节,结果人家不同意。此事才没做成。第二,说蔣介石怕天安门、故宫被炸,引起国人愤怒而放弃空袭的说法不符合历史。在开国大典前,台湾一批行动队员秘密潜入北京,在今天正阳门西侧找了一座3层楼,把一门82迫击炮偷运进去,反复精确测量了射击距离。正阳门距离天安门不过800米,有经验的炮手不经试射完全能够首发命中。况且迫击炮射击时声音小,炮口喷烟不多,在被警卫部队发现之前,至少能连续发射20发炮弹。大家知道迫击炮炮弹落角很大,对人员的杀伤力比相同口径的加农炮要大的多。20发炮弹如果真的落在天安门城楼上,其后果可想而知。好在在开国大典前3天,案件被公安人员破获。蔣介石如真的怕这怕那他就不会这样做了,你们说对不对。


张林(档案馆职员):10月1日晚上,蒋介石久久不能入睡,反复调换着收音机频率,尽管收音机里杂音很大,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着,这时收音机里的一则北京破获了一起国民党特务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盛典的消息,使蒋介石屏住呼吸,仔细听着。


新华社消息说:“阴谋捣乱破坏人民政协,匪特木剑青被我捕获。北京讯,阴谋在人民政协开会期间进行捣乱活动的国民党反动派特务分子木剑青,于20日为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逮捕。该犯为国民党中统局特务,化名王建坤,于9月2日来京,企图于人民政协开会期间,进行捣乱破坏活动,市公安局侦悉后,即于20日于长安饭店内将该犯逮捕,当场并搜获伪造书信、文件等多件,现正严加审讯中。又讯,特务木剑青阴谋于人民政协开会期间进行捣乱破坏案,经北京市公安局连日侦审,特务匪犯木剑青已初步供出该案为国民党中统局有计划之捣乱活动……”

蒋介石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一股无名火直窜上脑门,不由得大发雷霆。


“一群废物!”


主持人:换个话题,不管什么原因,蔣介石还是放弃了空袭。说真的,当时我们没有绝对制空权,新中国成立前夕,担负防空作战任务的解放军,只有一个飞行中队。如果国民党空军真要来空袭,还是很紧张的。


开国大典防空方案解密


李国庆:我在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开国大阅兵》一书中看到过当时的防御方案,考虑得非常细致、具体,设想了各种可能的实施方案。

比如,如果受阅时遭到国民党空军飞机袭扰,城楼上的领导人立即到天安门的门洞里躲避;现场参加游行的群众则就地卧倒。同时,用战斗机进行空中拦截,在广场外组织高炮对空射击。

华北军区航空处航行科长李裕是担任受阅飞行的地面对空指挥员。他协助处长油江制定了一整套飞机拦截作战方案,划定好几条警戒线、起飞线、拦截线,国民党飞机从哪条航线进犯,解放军飞机在什么地方起飞,在哪条航线上拦截等,都有明确、周密的部署。

例如,倘若国民党飞机从济南方向来犯,按当时飞机的时速到北平至少需要一个小时,随决定在半小时的航程内起飞拦截,并将其击落。如果飞机到了北平边缘地带还没被击落,则攻击的飞机暂时退出,由地面高炮部队担负起射击任务。所有这些方案,都绘制了详尽的作战地图,并且进行了演练。

为保证受阅飞机编队的正常飞行,北平的上空当天处于净空的状态。除受阅的飞机外,不准任何飞机使用北平的空中航线。担任警戒任务的飞机在机场值班待命,随时可以升空作战。

由于当时没有雷达监视报警系统,军委航空局不得不在华北地区和所在已经解放的地方,派出专人建立对空监察哨,组成肉眼防空通信网。一旦有情况,便把各地的情报传递到华北军区航空处飞行地面指挥部。核定情报后,再采取相应措施。

尽管阅兵总指挥部和军委航空局对北平的防空,尤其是开国大典时的防空准备了各种预案,天上、地上也都部署到位,但还是决定部分受阅的飞机带弹飞行,以便为空中拦截国民党袭扰飞机争取更多的时间。

主持人:当时我们的飞机不多啊?有几架带弹?

李国庆:是的,在参加开国大典的17架受阅飞机中,有4架飞机带着实弹。两架美国P—51“野马”战斗机,两架英国“蚊”式战斗轰炸机。值得一提的是,这4名飞行员都是驾机起义的国民党空军飞行员。 其中一架美国P—51“野马”战斗机左僚机飞行员阎磊的肺腑之言,代表了他们4个人的共同心声:“这在当时的空中受阅史上是没有先例的。为了保证受阅安全,世界各国从来都不允许受阅带弹通过检阅台,而他们作为刚刚起义过来的飞行员就参加带弹飞行,充分体现了党和人民对起义人员的极大信任。”


“带弹受阅飞行”的绝密计划


主持人:对了,当时谁出的带弹受阅飞行的主意?

周散木:是个老红军,叫方槐。我在今年4月9日的解放军报看到过他的资料:1917年出生,1932年参加红军,1933年入党。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为新疆航空队飞行训练班学员。解放战争时期,任飞行大队长,军委航空局作战教育处处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师长、副军长、军长、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李国庆:他当时是军委航空局作战教育处处长。我在《开国大阅兵》书中看到,50年后,方老才揭开当年“带弹受阅飞行”的历史真相:

当时的飞机都在东北,都在东北老航校里头。在那里恢复技术,在那里培养新的飞行员。也是够忙的,够紧张的。

成立于3年前的东北老航校,是我军建立以来的第一个飞行训练基地,堪称中国空军的摇篮。参加开国大典受阅飞行的飞行人员几乎都出自这所学校。由于当时航校已经没有多余的飞机,我只好从航校调来了机务人员,对南苑机场的旧飞机进行改造、维修。

起义来的飞机里头,有几架是比较好的,飞的时间不多。有的是时限到了的,得更换器材,甚至是更换主要部分。这就要求机务人员多吃点苦头,加快维修的速度。

经过抢修试飞,最终能够参加编队飞行的,有9架P—51战斗机,两架“蚊”式轰炸机,3架C-46运输机,两架教练机和1架联络机,一共17架。

飞机虽然已经确定下来,但我却依然被一个问题困扰着。就这么几架飞机,又要阅兵,又要值班,又要防空值班。我咋个安排计划嘛?反正是够困难的。

南苑飞行队的首要任务是负责北平的防空安全,而为了能够参加受阅编队飞行,他们不得不动用这仅有的17架飞机。

当时,这个阅兵和战斗值班的矛盾确实很大。要值班,要防空。这也是一个政治任务,也是很重要的任务。万一敌机来空袭,怎么办?

我冥思苦想了好几天后,向聂总(荣臻)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这个计划让当时在座的人都感到十分吃惊。我跟聂总说,要不就搞两架带弹的,带弹空中受阅,这是很危险的事,但我有这么一个想法。

按照惯例,为安全起见,阅兵时往往是不携带实弹的。带弹飞行无疑是一件十分危险而又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何况,南苑飞行队的飞机性能并不十分稳定,都是缴获的嘛。

聂总当时没有表态,几天后他同意了我的建议,决定选取几架飞机放置弹药,以防意外空袭。他说,这是个政治飞行,不是一般的,要是出了事故,你这个小家伙吃不了,我也受不了,不好交代哟。他说这个事情时讲得很紧张,我也感受到了他心里有很大的压力。这个决心不好下哩。

这是一个十分绝密的计划。对于这件事情,除了当年带弹飞行的4名飞行员外,飞行队的其他人员包括队长邢海帆都不知道,知情的也就六七个人。4名飞行员,聂总、常局长,还有就是我。周总理是不是知道?聂总没有说。

这里还需要说明的是,这4架受阅飞行的飞机是“带弹”而非“载弹”或“挂弹”,一字之别,是大有讲究的。

简单地说,“带弹”讲的是飞机上的机枪带着子弹,“载弹”或“挂弹”指的是在飞机载或挂上炸弹。

以P—51“野马”战斗机为例。这种飞机在机翼两侧各配置了3挺12.7毫米机关枪,因此给这两架飞机各配备了1800发机枪子弹(每挺机枪300发),并未挂炸弹(每架飞机可挂炸弹907千克)。

受阅飞机“带子弹”而未“挂炸弹”,可见决策者还是心有余悸的,防止“万一”,又怕“万一”。


开国大典定午后3点的玄机


张林: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开国大典为什么定在下午3点?也是为了防国民党空军的空袭。《知情者说》的书上是这样说的,北京的秋天黑得早,3点以后天色就慢慢变暗,而临近黄昏的天色对飞行员视力影响很大。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毛主席习惯上午睡觉,下午办公,开国大典3点开始和他的生活合拍。


主持人:时间到了,謝謝各位,今天侃得还可以,有两点是以前媒体几乎没报过的,一是老蔣放弃轰炸天安门最新原因,二是开国大典定午后3点的内幕。大家赶紧回去准备,下周请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