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二部 第二章:姻缘

蒺藜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二章:姻缘 崔命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座黑压压的村庄终于横在了眼前。 “喔喔喔”村子里传来一阵公鸡的打鸣声。崔命硬抬头看看已经偏西的月亮,身上又冷又寒,肚子里也咕咕的叫了起来……。他们骑着马进了村子,想找户人家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再走。村庄里一片寂静,走了大半个村子也不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章:姻缘

崔命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座黑压压的村庄终于横在了眼前。

“喔喔喔”村子里传来一阵公鸡的打鸣声。崔命硬抬头看看已经偏西的月亮,身上又冷又寒,肚子里也咕咕的叫了起来……。他们骑着马进了村子,想找户人家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再走。村庄里一片寂静,走了大半个村子也不见一户亮灯的人家,急得黄金贵就差砸门了。正当他们心急火燎的时候,忽然一片红红的灯光从街口闪过,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一座古朴典雅的大院。

两扇厚实的雕花大门左右敞开,门板两侧贴着一付大红对联;迎门是一座高大的琉璃瓦映照墙;墙上张挂着一个巨大的红纸黑字的喜字;门垛横梁上挂着一对轻纱大红灯笼,灯笼上绣着一对戏水鸳鸯,在烛光映照下发出喜庆的光芒。门口蹲着一对母子戏彩球的汉白玉石狮子;狮身上披挂着两条崭新的红绸缎,正随风轻轻飘舞。崔命硬三人将马拴在了大门两侧的槐树上,藏起了腰里的家伙,走进了大门。刚刚拐过映照墙,崔命硬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偌大的院子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欢声笑语,喝酒行令的声音充彻其间。四周的住宅更是布局合理,错落有致;屋檐下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各种名贵花木星罗棋布,遍布其间!不用细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大户人家在操办喜事。

“请问老伯,这是什么村庄?这是哪家在办喜事?”一名醉意朦胧的老人迎面撞了过来,崔命硬连忙将他扶住,客气地打听了起来。

“这,这是,是古宅庄。是,庄上儒商……景维新的小女儿……奉仙大喜的……日子。奉仙可是个……好闺女,聪明貌美……知书达理。明天一早就……要嫁到邻村郑家寨……铁厂……郑掌柜的小儿子……郑宁远也刚刚从东洋留学回来,他们这一对姻缘……真是天造地设、门当户对啊。”老者打着酒嗝,含含糊糊地唠叨着。然后,红光满面地跟崔命硬摆了摆手,身子摇摇晃晃地向大门外走去。

“呵呵,今天晚上没白来,总算找到填饱肚皮的地方了!”黄金贵用手摸着早就扁瘪的肚子,脸上充满了兴奋的表情。因为鲁中一带有一个传统,不论穷富只要是娶妻嫁女,主家就要连续三天彻夜摆席,招待亲朋好友和远方客人,更别说是眼前这位有钱的人家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这院落可真气派!”苏满仓则瞪着一双眼睛,四处的乱看,语气里充满了羡慕。

“几位客人里面请!恕在下冒昧,不知道您们几位是哪里的客人?怎么称呼?与我们家老爷是什么关系?”正当他们目不转睛、应接不暇的时候,一名管家装扮的中年男子远远跑了过来,客气地打起了招呼。

“请,请!”崔命硬模棱两可地应付着,脸上露出了难看的面容。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难道对人家说自己是土匪不成?他不想搅了人家的喜事,只想填饱肚子而已。这凭这一点,崔命硬的朴实厚道并没有因他当上了土匪头子而有所改变。

“俺们是东岭山的土……”苏满仓见大当家的答非所问,以为崔命硬没有听明白,在一旁抢着回答起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肚子上就被崔命硬重重的捣了一胳臂肘,疼得他在一边直咧嘴。

“俺们是东岭山……下的土财主。苏家庄的,俺姓苏,跟你家老爷是生意上的朋友。”崔命硬赶紧接过话茬,圆了场子。管家模样的男子看到他们虽然讲话一口土蹩,但三人穿着不俗,尤其是面前的小伙子更是气宇轩昂,也就放下心来不再盘问,将他们迎了进去。崔命硬抹了一把汗,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苏满仓,跟着男子向院子北面的一排正房走去。苏满仓正为刚才差一点说漏了嘴的事懊悔不已,又见大当家生气了,吓得赶紧低下了头,落在了最后面。正房的屋檐下挂满了红灯笼,屋子里灯火辉煌如同白昼一般,欢笑声不断地从各个房间里传来。崔命硬被请到了最东面的一个房间里。房间的正中摆着一张八仙桌,几个人正围着桌子喝酒猜拳。大家一看来了客人,赶紧起身腾出了几个位置。崔命硬客气了一下便坐了下来。

“请问,不知各位何处高就?”坐在上座的一名老者面带微笑地朝着崔命硬打起了招呼。

“俺何处没有姓高的舅舅,俺就是一个生意人,姓苏。这两位是俺的伙计,跟景老爷是生意上的……”

“哈,哈……”崔命硬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即引来了一阵笑声。众人一笑,倒把崔命硬弄了个大红脸,一直红到脖子根。他虽然在县城里跟孟大官人学了两年字,读了几本书,但对于中华五千年浩如烟海的汉字文学来说,那不过是冰山一角,一点皮毛而已。此时,他已经从众人的笑声中明白了什么,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只好端起酒杯自己先喝了一个。

老者摆了一下手,众人渐渐的止住了笑声。

“好,好,五湖四海来得都是客!我是维新的大哥,先敬各位一杯!”说完,老者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笑呵呵的一饮而尽。

“好!谢谢!干了!”崔命硬赶紧满上,端起酒杯又干了一杯。老者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能理解面前这个小伙子的无知。象他们景家这么有威望的书香门第能有几家?更别说家族里的子弟从小就熟读四书五经,通晓孔孟之道了。

“来,喝酒!这还没喝呢就脸红了?”旁边一位汉子端起了酒杯向苏满仓走了过来。苏满仓还在为刚才的事羞愧自责,所以脸色一片通红。

“他不能喝酒!”崔命硬急忙拦了下来。他心里明白的很,苏满仓啥都好,只有一样不好。那就是只要一沾酒,嘴巴就没有了把门的。在这个陌生的场合,决不能为了吃一顿饱饭而暴露了身份,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他可不想刚跳出牛志起的伏击圈,再掉进别人的包围圈。崔命硬想到这里,急忙又给自己满满倒上了一杯酒,迎了上去……。

“请两位客人也坐下,一道饮几杯?”老者对一直站在崔命硬身后的苏满仓、黄金贵客气的相邀道。两人相互看了看,没敢言语。

崔命硬知道手下是碍于自己,不敢造次。加上空腹连饮了几杯酒,他也有了些醉意。便借透气之名走到了屋外。苏满仓、黄金贵两人也紧跟了出来。

“俺没事不用管俺!记住:你俩不许喝酒,吃饱了咱就走人!”自打晌午听说要跟大当家的去祭祖,他俩兴奋地中午饭都没吃好。撑到现在,眼睛都有几分绿意了。现在一听大当家的开了口,也不客气了,赶紧转身回屋里狼吞虎咽般地吃了起来。

崔命硬被寒风一吹,忽然有了一股尿意。他想找个旮旯角落把肚子里的浑水放掉,但院子里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他心里不由地着急起来,尿意更加的强烈……正当他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猛然抬头发现这排房子旁边还有一道月亮门。他快步来到了门后,手忙脚乱地解开了棉裤……

月亮门后是一座不大的院子。

院子四周种满了竹子和梅花,中间是一座巨大的太湖石假山。再向里看,靠近北墙根下坐落着几栋古色古香的房子,房子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正对月亮门的一间屋子里还亮着红红的烛光。崔命硬提上了裤子,好奇地向这间亮光的房子走来……。

一副美丽婀娜的身影透过屋内的烛光投射在轻薄的窗纱上。只见她长发飘逸,凹凸有型,面孔玲珑、玉指纤纤如同元宵节灯会上画在彩灯里的仙女一般,更如传说中的奔月嫦娥。崔命硬看呆了,身不由已地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