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撒切尔:我们的自由主义 彻底输给邓小平的执着

命运的邂逅 收藏 1 1357
导读: 玛格丽特·撒切尔是战后英国第一位女首相,也是担任首相职务 时间最长的政治家,是国际政坛上影响深远的人物之一。   1982年9月,秋高气爽、景色宜人的北京迎来了撒切尔夫人。她 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中英关系,扩大双边贸易。此外,还为了一件 举世瞩目的大事,即就香港前途问题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会谈。   22日下午,撒切尔夫人乘英国皇家空军专机来到北京,西方报纸 报道说:“说来也巧,这个日子正值主张‘和为贵’的中国古代伟大思 想家孔子诞辰2463年纪念之时,她在丈夫丹尼斯及一大批政府官员 和16名

玛格丽特·撒切尔是战后英国第一位女首相,也是担任首相职务

时间最长的政治家,是国际政坛上影响深远的人物之一。

1982年9月,秋高气爽、景色宜人的北京迎来了撒切尔夫人。她

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中英关系,扩大双边贸易。此外,还为了一件

举世瞩目的大事,即就香港前途问题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会谈。

22日下午,撒切尔夫人乘英国皇家空军专机来到北京,西方报纸

报道说:“说来也巧,这个日子正值主张‘和为贵’的中国古代伟大思

想家孔子诞辰2463年纪念之时,她在丈夫丹尼斯及一大批政府官员

和16名记者陪同下,来到这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礼义之邦——中

国。”

早在来华之前,撒切尔夫人就事先声明:“有关香港的3个条约依

然有效。”她在国际上大造这种舆论,目的在于试探中国方面的立场。

24日上午,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身穿蓝底红点丝质西装裙,脚蹬黑

色高跟鞋,手挽黑色手袋,颈项上戴一条珍珠项链,显得雍容华贵,艳

光四射。她先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与邓颖超交谈片刻,随后前往福建

厅,与邓小平进行会谈。

撒切尔夫人一见到邓小平说:“我作为现任首相访华,看到你很高

兴。”

邓小平弦外有音地回答说:“是啊,英国的首相我认识好几个,但

我认识的现在都下台了,欢迎你来呀。”

对中英最高级会谈,卫星进行了现场直播,全世界许多人都目不

转睛地注视着会谈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人们从电视上可以看到,

撒切尔夫人向邓小平一再强调有关香港的3个条约仍然有效。

对这个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主权、尊严和威信的问题,邓小平斩钉

截铁地回答了两句话:“香港是中国的领土,我们一定要收回来的!”接

着,邓小平坦诚地对撒切尔夫人说:香港问题很简单,我看一、二年

能解决。并向撒切尔夫人讲了中国政府的3点原则性意见,即:

第一,主权不容讨论。香港本来就是我们的地方;但从现实出发,

“香港问题”可以谈,而主权不能讨论。第二,希望在一、二年内解决

香港问题,否则到时候中国将单方面宣布自己对解决香港问题的政

策。第三,与其今后解决,不如现在解决,假如香港出现了不可收拾

的局面,那么我们将重新考虑收回香港主权的日期。

外电评述说:撒切尔夫人尽管受英国前首相、政界元老丘吉尔的

影响极深,有“铁娘子”之称,尽管她信奉鲜明的传统保守主义哲学

和坚持强硬的经济政策,但在邓小平面前,她毕竟还年轻……。还说,

撒切尔夫人是锋芒毕露,邓小平是绵里藏针。

撒切尔夫人原本不想在英国对香港的统治权上退让,但交锋中发

现她手上的牌实在太少,最后不得不决定,不但要向中国交还主权,而

且也要交出治权。这位世界上最著名的女政治家虽然执迷于过时的大

英帝国的侵略理论,但大英帝国的威风在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的正义代表者面前已经失灵了。于是,这位一向注重仪表、举手投足

极有分寸的铁娘子随之产生出一种不安和紧张的心理状态,以致脚下

乱了方寸。当脸色凝重的女首相落寞地从门口走出来,步下人民大会

堂北门石阶,走到倒数第二级石阶时,其高跟鞋与石相绊,身体顿时

失去平衡,栽倒在石阶地下,以致皮鞋、手袋也被甩到了一边。在旁

的英国驻华大使柯利达、一名军人及一名穿灰色中山装的工作人员,

马上在最短时间合力将铁娘子扶起。自然,这很快成了街谈巷议的话

题。

不久前,撒切尔夫人出版了她的回忆录《唐宁街的岁月》。她以一

种失败者的无奈和依依不舍,追忆了中英谈判的全过程,表达了她对

邓小平等中国决策人物的钦佩。

下面的文字是从撒切尔夫人的回忆录《唐宁街的岁月》中摘译的。


1982年9月22日早晨,我在从东京飞赴北京时,一再考

虑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根本不承认英国与清政府1842年就

香港岛签订的《南京条约》,这是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先决条件。

我们事先也商量过了,决定把谈判立场建立在英国至少对一

部分香港领土拥有主权的基础上,如果中国承认了这一点,我

们就可以在此立下脚,然后把主权让出,以换取对香港继续

管治的权利。我曾经多次与政界和商界人士讨论过,觉得这

是一个大家比较满意的解决办法。但往谈判桌上一坐,我才

发现,那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9月23日上午抵达北京,第二天正式会谈在人民大会堂

举行。我发表了一篇事先已准备好的声明,阐述英国的立场。

我指出,中国关注的核心点既然是香港的主权与继续保持繁

荣,那么如果我们突然宣布对香港的行政管理作重大改变,大

量资金肯定会外流,香港的崩溃不可避免。所以,我们两国

应把保持香港的繁荣与稳定放在首位,就未来的管制安排达

成协议,如果这些安排能赢得香港人民的信任,如果英国国

会满意这些安排,我们再开始考虑主权问题。

我满以为这篇务实的言论会有很强的说服力,所以我在

最后试图说服中国政府同意我们发表一篇内容不涉及承担责

任的联合声明,宣布我们的共同目标是维护香港的繁荣,然

后再举行实质性会谈。

但我很快发现,我所有原来的估计都开始泡汤了。

我早就听说邓小平是实事求是的人,跟他一打交道,我

还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他的态度很坚决。他说,香

港主权根本不在讨论之列,稍后中国会正式公布收回香港的

决定。这一点出乎我的意料。

和邓小平的谈判进行得相当艰难,我连最初的基本目标

都没有能够达到,但也不能算彻底失败。我毕竟说服邓小平

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声明,宣布两国正在共同本着维持香港繁

荣稳定的目标展开谈判。

1983年1月28日早上,我们获悉中国建议在6月份单

方面宣布他们对香港前途的方案。我认为如果谈判没有进展,

不如尽早在香港推进民主进程,让香港人民为自己做主,全

民投票选定他们能接受的制度等等。但是,当时我的同事们

对此都不感兴趣,我也一筹莫展。然而,就此撒手不管这件

事了又于心不甘,因此,我在那年3月以私人名义写了一封

信给中国政府,信的内容比先前作了重大的让步。

尽管作了这次让步,却仍然没能动摇中国的立场,夏季

的3轮会谈没有丝毫进展,9月22日和23日的会谈再次陷

入僵局,这个信号导致了香港人心不稳,大量资金外流,港

币汇价大跌。至此,我不得不决定向中国交还主权和治权,除

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