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10 爷孙对鼓

枪通条 收藏 4 10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连续两天,康饶生哪都没去,如果说到前门口没有大门的院子里摘菜算是出门的话,那他倒是出了不少次门,出去帮康妈摘菜,与其说是帮康妈摘菜,不如说是他自己去摘自己喜欢吃的菜。

于是康饶生就在家里看电视、做饭,然后睡大觉。老康儿很喜欢康饶生这样,他可以不和康饶生聊天或者成天坐一块,但是康饶生在家呆着他就很高兴,即使康饶生很颓废地坐在那里看一整天的电视。

就这样到了大年三十,上午十点,康饶生还在床上睡着回笼觉。老康儿是康家村族委会的成员,今天一大早就去老屋准备下午的祭祀仪式,康妈是不管康饶生睡懒觉的,除非到了吃饭的时间,于是康饶生难得的在这个寒假第一次睡到了上午十点。

“叮咚……”可恶的门铃不停地响着。

“阿英!阿英!”门外对面叔婆太的大嗓门在不停地叫。

“妈,开门!”康饶生坐起来,喊道,见没人应,只好不情愿地套上外衣起来开门。

“阿生呀,妈呢?”叔婆太隔着铁门的空隙,见到康饶生,马上停止了按门铃,问道。

“妈!”康饶生朝楼上喊了句,还是没人应,“不知道呢,叔婆太进来坐会,我出去找找。”

“不用开门了,告诉你妈,中午十二点半集合,一点开始祭祀!”叔婆太说完,不等康饶生开门,自顾转身走了,继续她传声筒的差事。

“哦,知道了,叔婆太慢走!”康饶生缩回要开门的手,走进卫生间放松了一下涨涨的肚子,想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却发现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只好刷牙洗脸,走到餐厅,饭桌上的盘子里有几块冷掉的年糕,康饶生也懒得热一热,一把抓起,边吃边走到会客室就着茶吃着年糕。

“康饶生,开门!”康妈双手提着两个大袋子在门口。

“妈,叔婆太说两点祭祀!”康饶生走过去开了门,就要帮康妈提东西。

“去,手油油的,我自己拿,不重!”康妈见康饶生手上油乎乎的,不让他帮忙,换了鞋子,把东西拿到了杂物间,“康饶生,来!”

“哦,什么事?”康饶生走到厨房,把手洗干净,走到杂物间,靠在门框上问道。

“下午你要打鼓吗?”康妈正在整理着祭祀用的三牲、酒水和纸折。

“当然要啊,干嘛?”康饶生一副理所当然,非我莫属的样子。

“我说你要不打鼓,就帮阿太婆提提东西。”康妈没有回头,蹲在地上继续收拾东西。

“我找个人帮她提吧。”康饶生转身就要出去找人。

“回来,你个小屁孩去找谁,算了,去准备做午饭,我去找人!”康妈把纸折放好,起身拍了拍腰,伸了伸身子。

“妈,我帮你捏一捏!”康饶生赶紧走过去,拿出看家本领帮康妈捏着肩膀。

“哎呦,轻点,你妈不受力!”康饶生赶紧放了放力,变捏为锤,“妈,舒服吧,我的按摩技术不错吧?”

“恩,真舒服,不错,怪不得你爸一风湿痛就叫你帮他搓药油!”康妈不停地转着头,享受着说道。

“哈哈哈,只要有人来打麻将,他的痛就好了!”康饶生大笑,想起每次帮老康儿按摩的时候,老康儿只要一听到打麻将的人叫门,马上就会停止呻吟,起来“战斗”!

“去,不许这么说你爸,给他听到了,不骂你才怪!”康妈又上上下下地转了转头,扭了扭肩膀,“好了,够了,舒服了,谢谢乖儿子哈,我出去了。记得做饭!”

“哦,要做老爸的饭吗?”

“要,赶紧做,吃完去把锣鼓队集合好,到时辰就打鼓,简单吃点就好,把剩饭拿去煲粥,切点年糕煎一煎就行了,反正年夜饭提前吃。”山城人一般在四点钟左右吃年夜饭,提早吃完,就会一家团聚或村里的人聚在一起玩、看电视、打牌什么的。

“做好了自己先吃,不用等!”康妈交代完,出门去帮阿太婆收拾祭祀用品,顺便找人帮她提东西。

“吃饱了?”当老康儿回到家的时候,康饶生已经吃完了午饭。

“恩,妈说中午随便吃点。”康饶生指了指饭桌上盖着盖子的粥锅和盛年糕的盘子。

“好,知道几点集合吧?”老康儿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着午饭,一边问道。

“知道了,我这就去召集人!”康饶生抬头看了看摆钟,差一刻十二点。

“洗澡了没有?”老康儿夹起一块煎得焦焦的年糕,往嘴里一塞,又问道。

“不洗了,晚上再洗吧,又不是小孩子了。”康饶生不由想起小时候,大人们常吓唬小孩子,说大年三十要是不洗澡就去祭祀,是要一整年都陪牛睡牛栏的故事。

“去洗,祭祀怎么可以不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这是规矩!”老康儿放下碗,皱着眉毛严肃地命令道。

“哦!”康饶生只好转身回房间拿衣服。

“赶快洗,不要一洗又半个小时,弄头发又半个小时”老康儿这个时候已经吃饱了饭,“茶泡了没有?”

“泡好了!爸,我洗完了热水,你和妈怎么办?”康饶生把头埋在衣柜里,翻着自己认为比较体面的衣服。

“我们在房间洗!”

老康家有四个套间,都配有卫生间,三间都配有热水器和空调,唯独康饶生的房间,这是康饶生自己要求的,按他的说法是不要把自己惯着了。

康饶生也从不用自己房间的卫生间,其实他是用不管那坐便器,按他的解释是:俺是个粗人,更是个中国人,屙屎就喜欢蹲着,坐着屙不爽,感觉拉不干净。

平时为了节省和环保,一家三口都在公共卫生间的储水式电热水器,排着队用,只有着急的时候,老康儿和康妈才会在自己房间洗澡。

“爸,你穿西装真是帅呆了!”当康饶生在卫生间呆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老康儿已经洗好了,穿上了西装,象个大老板一样坐在那里抽着烟。

“哈哈哈,好看吧?你怎么又穿牛仔裤!”老康儿乐了,伸手摸了摸那蚊子上去打滑、苍蝇上去劈叉的主席头,“赶快去把西转换上!”

“不换,我这个样子多帅,我这个子穿西装土不拉几的,上次还给人叫我阿伯。”康饶生撇了撇嘴,坚决不肯穿西装,“穿那玩意,打鼓也不方便。”

“那赶紧去把锣鼓搬出来,准备了!”老康儿抬手看了看手表。

“哈哈,老爸你真会搞,手表都戴上了!”康饶生知道老康儿心情好,所以开了开老康儿的玩笑,平时老康儿是最讨厌戴手表的。

“去,取笑你老爸来了,过年我搞得体面点不行吗?赶快去集合你的锣鼓队!”老康儿故意绷着脸,笑骂道,“使劲打,今年把你阿公比下去!“

“切,他是我师傅,我比不过他!”康饶生打鼓的技术就是外公传授的,比技术哪够外公来,“我走啦,妈回来没?“

“都吃饱了在洗澡了,你看你洗个澡多慢!”老康儿又唠叨起来,康饶生一吐舌头,赶紧换上鞋子溜出门去。

“阿豹,阿龙!”康饶生跑到老屋的左走廊,朝着阿豹家喊着兄弟俩。

“生叔,来了!”阿龙翻着衣领从侧门跑进老屋。

“哈,你小子不错呀,一头油光光的,老板一样啊,哈哈哈……”康饶生见阿龙也把头弄成了主席头,正儿八经地穿着西装,取笑道。

“切,你还不是穿过,我妈说今年十八岁,要穿的!”阿龙有点不好意思,不习惯地扭了扭身子。

“切,什么规矩,外国老才那样,你哥呢?”康饶生撇了撇嘴,推开了杂物间的门。

“在弄头发,马上出来了!”阿龙帮康饶生把装锣鼓的筐提了出来,关好门,两人又把筐搬到了大门口。

“生叔!”阿豹这个时候也跑了过来。

“哈哈哈,超级赛亚人呀!”康饶生见阿豹弄了一个刺猬头,又取笑道。

“还不是和你学的!”阿豹指了指康饶生的头。

“我这是潘帅的发型,知道不,你那是刺猬型赛亚人!”康饶生故意一甩头发,蔑视着说道,其实他的头发早就用发腊弄得硬硬的,一点都甩不动。

“生叔!”

“豹哥!”

“龙哥!”

“来啦!”

不一会,锣鼓队的队员都到齐了,阿龙把筐放到大门里面,把门关上。

“到路口去!”康饶生见准备就绪,提起鼓带,拿起鼓棒一挥,一票人马列队走到了往上屋老祠堂去的路口。

“往前点,给挑箩筐的队伍留点位置!”康饶生指挥好队型,把鼓放在脚下,用双脚夹住。

“准备了哈!”

“哒……哒……哒……哒哒…哒…哒!”康饶生略弯着腰,用鼓棒敲击着鼓边,示意准备起鼓。

“集合锣,1、2、3,开始!”因为大多是新手,康饶生不得不提醒一句。

“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锣鼓声整齐而缓慢地响起,各家大门开始陆续打开,首先走出来的是老人和小孩子们,后面是挑着箩筐的妇女,最后出来的是男人们,锁好了门,三三两两汇集在一起,朝集合的路口走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康饶生见人集合得不够快,六遍缓锣过后,立刻变中锣,“注意啦,变锣!”

“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

人终于越聚越多,锣鼓队后面是老人们,接着是男人们,几个围一起,聊着天,发着烟,小孩开始兴奋地跑来跑去,妇女们把箩筐放在脚下,成两列,然后转过身,也是几个围在一起拉着家常,等着后到的人家。

“哈哈,小鬼们,今年你们打呀?”

“哈哈,小良,把你的锣给老爸打!”小良的爸爸见儿子在锣鼓队中,不免技痒,走过去就想夺过来自己过瘾,小良不等他老爸过来,一早就闪到康饶生后面。

“我说小良他老爸,你就让小孩子打吧,到你老了再让他们学,就来不及咯!”

“哈哈哈……”一阵大笑,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新年的喜悦。

“各房看看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到齐了没?”阿福伯公大声喊道,“阿生古,变急锣!“

“哒……哒……哒……哒哒…哒…哒!”康饶生闻声,赶紧敲击鼓边示意。

““咚咚咙呛…咚咚咙呛…咚咚咙呛…咚咚咙呛……”

不一会,各房人都已集合完毕。

“好,人齐,阿生古,准备行锣,各家的姑嫂注意咯,起箩!“阿福伯公用古音指挥着队伍。

“哒……哒……哒……哒哒…哒…哒!”康饶生击打鼓边过度后,迅速地把鼓带往肩膀上一挂,然后转身高声喊道,“锣鼓队注意!成两列纵队,行锣前进!“

““咚…咚咙(呛)呛…咚…咚咙(呛)呛…咚…咚咙(呛)呛…咚…咚咙(呛)呛…”

队伍开始缓慢地随着锣鼓队移动,整个队伍除了锣鼓队整齐地列队前进,其他的部分相对松散,小孩们更是愉快地在队伍中间穿来跑去,而妇女们挑着箩筐,为了不磕碰在一起,倒也比较整齐地成两列纵队前进着。

康饶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下一下用力地击打着鼓,整个锣鼓队配合无间的击打让他很有成就感。康家村里并不是只有康姓,康家下屋到上屋有两三百米的距离,中间夹着两个在村里算是小姓的李姓和范姓,在康饶生的锣鼓队经过两个姓的老屋的时候,他们的锣鼓队也热闹地响了起来,象是较劲,又象是互相祝贺。

“兄弟们,用心咯,不能让小姓人看孬咯,打,使劲打!”阿福伯见两姓都搬出锣鼓在老屋门口使劲地打着锣鼓,跑到前面给康饶生他们加油。

“注意,等下听我的指挥变迎锣,不要给其他姓的节奏带跑了!”快到上屋的时候,康饶生听到上屋的锣鼓也配合地响起,而上屋旁边隔壁村的大姓梁姓这个时候也响起了锣鼓,这就是山城的特色,一姓响锣鼓,只要听到,隔壁姓或者村的人,必定响鼓回应。康饶生怕新手们被梁姓强大的锣鼓声带跑了节奏,加大了敲击力度,大声提醒道!

“没问题!”后面传来一片有力的回答,同时后面的锣声也明显地加大到了行锣的极至。

“咚(呛)咚(呛)咚(呛)咚(呛)咚(呛)……”当康饶生地一个踏进上屋的外大门的时候,上屋的锣鼓队很默契地顺序站到了屋门口的一边,变被动配合下屋的行锣为主动的迎锣,而此时上屋的族人们也全部站到了门坪上,迎接下屋族人回老祖屋祭祀。

“哒……哒……哒……哒哒…哒…哒!”康饶生很激动,这是他第一次作为鼓手,第一个走进上屋大门,以前他都是小小的锣手,跟在锣鼓队的后面。

“注意啦,变锣!”康饶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满脸通红,大喊一声,跟上上屋节奏,变行锣为迎锣,走到屋门的另一侧站定,正好对着上屋的鼓手,康饶生的外公。

待锣鼓队都按顺序站好,配上了节奏,康饶生停下敲击,由外公单鼓带两队继续,他快速地取下鼓,放在地上,调整好立鼓姿势,空击了一个节拍,顺上节奏,加入到锣鼓声中,顿时鼓声锣声就有点壮观了。

锣鼓队后面的人们,已经散开,有和上屋的好友聚在一起聊天的,有进老屋去四处看看的,而妇女们已交叉着顺序进入老屋,把祭祀用品挑到中厅祭祀品位置旁边,放下箩筐,开始摆放三牲等等。

“大家坚持,加油!”康饶生使劲地敲击着鼓,大声招呼着,“不要输给梁屋呀!”

梁屋那边鼓声有增无减,估计也是各自回老祖屋的人马加入进去助威了,而村内两个小姓现在改变了较劲的对象,合着康姓的节奏,一起合鼓对付梁姓人家。

不一会,妇女们已经摆好了祭祀品。

康饶生的外公突然变节奏,一阵细碎敲击法,他的鼓是主鼓,比康饶生的鼓大且深沉,康饶生立刻应和着细碎地敲击着鼓边,而锣声已经停了下来。

一阵细碎敲击过后,两鼓合一,和锣钹手们一起打出颇为雄壮的结束鼓。

“把锣鼓架好,大家休息下!”上下两屋的人都带着笑意,依次把锣鼓分别架在门两边。

“各家先把香、油烛敬上!”族长站在门的台阶上大声喊到,“自己先敬香啊,十分钟后祭祀仪式开始!”

康饶生放下鼓,见两个贱人站在一起,笑笑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啊!”康饶生过去锤了锤两人胸膛,上屋人多,各房出一人进锣鼓队都有余,所以还轮不到少和方。

“哈哈哈,没啊,挺有气势的嘛!”少笑着说道。

“不错不错,没有灭我们三贱客的威风!”方拍着康饶生的肩膀说道。

“哈哈,谢谢叔公的夸奖!”康饶生抱拳向阿方作了作揖。

“康饶生!过来点香!”康妈在屋内喊着康饶生。

“你们都敬了吧?”康饶生边往屋里走边回头问两人。

“敬了,每年都是我们上屋的人先敬的,你去吧,呆会聊!”

“我点蜡烛,你点香!”康妈指了指筐里的香说道。

“哦!”康饶生拿出那两把香,撕掉包装纸,合在一起,用一个手握在香的木棍部分,这样香头就自然地散开,便于点着。康饶生走到牌位前,蜡烛池里还在燃烧着上屋人敬的香烛,康饶生挤在一堆族人中间,举着香,放在烛火上点着香。

“妈,好了!”不一会,康饶生就把香点着,轻轻地甩了甩香,火就灭了,一股香味顺着清烟冒了出来,山城人点香,是不许吹灭也不能扇灭的,只能甩灭。

“去叫你爸!”康妈这个时候已经把点着的蜡烛,依次插在了各个神牌位前的烛池里。

“祖宗保佑,请保佑康家村所有的族人和睦相处,请保佑我的家人平安健康,请保佑我顺利毕业,请保佑我找到好的工作!”康饶生一家三口,站在天井里,朝着牌位三鞠躬,然后康饶生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好了,跟我去上香!”康妈收过老康儿手里的香,分给康饶生一部分。

“哦!”以前康饶生是不会跟着康妈去上香的,这次他很乖地跟在后面,康妈叫上香他就上香,叫插几支就插几支,当然了,他还特别注意全部用右手轻轻地插香。

“阿生好乖哦,还知道怎么插香哦!”康饶生恭敬的态度,获得了族里人的赞赏,虽然这个赞赏都会毫不吝啬地送给那些恭敬的晚辈们。

上完香,康饶生跑出屋外,找到阿婆,热切地祝福阿婆,拿了个红包,又找到外公,一顿马屁,又一红包到手,然后又跑到舅舅面前,长江黄河般的景仰拍过去,满足地拿到一个厚厚的红包。见佳头和舅妈和一群三姑六婶在一起聊天,远远地打个招呼,准备找两个发小吹牛打屁。

“大家注意,全部到屋内集合,祭祀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阿福伯公在里外招呼着族人。

不一会,全部人都到了屋内,按照长幼(辈分,非年龄)和男女依次站好,男前女后,长前晚后。

“大家肃静,葵未年除夕康家村子孙祭祀康家先祖仪式现在开始!”阿福伯公是恢复祭祀仪式历年来的司仪,说完前半部分,他向牌位鞠了三个躬。

“下面进行祭祀仪式第一项,请族长阿秀太伯公讲话!”

“呱呱呱……”族人笑着一阵鼓掌。

阿秀太伯公其实年纪不是最老的一位,但是族里他的辈分最高的,因此古道热肠声望很高的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族长,他站上上厅的台阶,首先向牌位鞠躬,然后居高临下地压了压手,表示谢意,开始了自己的讲话。

““各位族里的叔侄姑嫂,今天,我们又一次庄严地聚集在这里,进行我们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在缅怀先祖的同时也向先祖祈求庇佑和汇报一年的工作成绩!……我们有着非常优良的传统,我们历史上先后涌现过……等等优秀的人才,从军队到国家机关,从企业老板到默默耕耘的工人,从知识类人才到技术类人才,大家都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骄人的成绩……今年,我们已经传承到了第二十三代孙……希望各位子孙能继承先祖的遗训,并发扬广大,为康家村争光,为山城争光,为广东争光,为中国争光,为中华民族争光,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大家!”

“呱呱呱……”族长在大家的章声中向牌位又鞠了个躬,结束了他的讲话。

“下面,进行祭祀仪式第二项,由二康叔公布去年的财务情况!”老康儿是族里的财务,虽然他做的帐在康饶生眼里就是业余得不能再业余,但是老康儿却一笔一笔记得非常仔细和清楚。

“呱呱呱……”老康儿在大家掌声中站上台阶,向牌位鞠躬,然后从西装口袋摸出一叠纸,打开,戴上老花眼镜,开始念去年的财务收支情况。“去年,共支出XXX元,其中……共收到族人捐入基金……其中……公共财产收入共……其中……,我的汇报完毕,稍后财务报告会贴在告示栏上,请大家监督,谢谢!”

“呱呱呱……”老康儿向牌位鞠躬,然后转身到告示栏上贴财务表。

“谢谢二康叔这一年来的工作,大家再次为他的廉洁与负责鼓掌!”阿福伯公对老康儿的工作很满意,带动大家二次为他鼓掌。

“下面,进行祭祀仪式第三项,由族内长者代表族人向先祖献花!”阿福伯公从桌上拿过花篮,递给族长,族长后面站着五位族内的长者。

“向先祖献花!”长者们一起向牌位三鞠躬,然后由族长将花蓝献到牌位前的桌子上。

“下面,进行祭祀仪式第四项,读祭文!”这个部分由阿福伯公执行,他恭敬地从桌子上捧起祭文,朝牌位三鞠躬,然后开始拉长了声音,用古代读书似的声音,摇头晃闹地开始宣读文言文写的祭文,康饶生是一句听全的都没有,不过能从半拉半拉的句子里,大概知道了意思,从康家村的由来到发展,再到做出的成就等等。

阿福伯公宣读完祭文,将祭文双手递给族长,族长接过,朝牌位拜了三拜。

“烧祭文~~~~~~!”随着阿福伯公拖长了的声音,族长点燃了祭文,将祭文烧给了先祖。

“下面,进行祭祀仪式第五项,向先祖三鞠躬!”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族人们听着口令,都尽可能地把腰弯下,表示对先人的尊敬和自己的虔诚。

“下面,进行祭祀仪式第六项,向先祖行跪拜礼!”

“康家第十八代孙阿秀给先祖行礼!拜!起!拜!起!拜!起!”阿福伯公恭敬地站在那里,依次报着上前磕头的族人的辈分和名字。族里的男人们按照辈分和年龄,同辈者三个三个上前磕头。

“葵未年除夕康家村子孙祭祀康家先祖仪式结束,族内的姑嫂们自己自觉行跪拜礼,然后给先祖敬衣纸!解散!”阿福伯公一声领下,安静的祠堂顿时热闹了起来。

“各房各家的叔侄,请派代表到二康叔这里来,为我们的基金捐献自己的一份力!”族长不知道从那里弄来张纸,卷了个大喇叭喊道,一时各房各家的家长就汇集到了中厅老康儿的桌子前面,纷纷慷慨解囊。

“生,来打鼓,梁屋又打起来了!”上屋的副鼓手招呼着康饶生,康饶生摆了摆手,指了指阿豹,阿豹非常高兴地招呼着人手,准备和梁姓比鼓。

不一会,锣鼓声热闹地又再次响起。

康饶生到处和人打着招呼,一会这个聊一下,一会那堆打下屁,很多族人可能一年才见一次面,所以或多或少,都要打个招呼,表示礼貌和关心。

康饶生最后和一帮年龄相仿的族人围在一旁,互相探询的近况,不知不觉就到了祭祀活动的尾声。

康饶生依次和上屋人打过招呼,挂起鼓,集合好队伍,准备回家。

“上屋人,欢送下屋咯!”上屋的锣鼓队在康饶生外公的带领下,率先打起了迎锣(就是送锣),康饶生见队伍集合好了,也打起了迎罗,开始朝大门走去。

“贱人!晚上去你家!”方和少对着已经开始行鼓前进的康饶生喊道。

“好!”康饶生回头笑了笑,使劲地击打着鼓。

山城以前可以燃烧烟花爆竹的时候,康家村的祭祀活动要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以后。下午的仪式过后,各家可自行回家准备年饭,晚上各自活动,十二点各家在家里进行接财神的活动,然后又回到老屋,燃放烟花爆竹,然后各家才能收拾祭品,在锣鼓队的带领下,各自回家。

现在政府下了禁令,于是晚上的活动被精减掉了,到下午三点的时候,各家就在锣鼓声中,收拾祭平各自回家准备年饭。

一年一度的隆重的祭祀活动结束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