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186幸福打破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就在胖子悠然自得的喝着我敲来的酒的时候,我和小牟抱着一大堆的衣服走到女兵连的门口这块男兵禁地!

“找谁!”门口的女兵很横!她就是那个叫娟子的女兵。

“班长,我们是来送衣服的!”我很有礼貌的说!

她下下打量了我一眼

“叫什么呀!”还是那冷冰冰的口气。。

“陈朴。。”我不知道哪儿得罪了这位姐姐级的人物,但我知道她现在这样对我对她肯定没好处的。。。

“你就是把我们家小菲欺负哭的那个陈朴?!”很明显她是给赵菲出头来了。。

“班长你要这么说就不对了呀。。我哪有那个胆呀!有你这么一位英明神武的姐姐给她撑腰,打死我,我也不敢欺负她呀!”我把小学学到的成语都用上了,我听别人说女人一夸就会犯傻。。。

“你看这是她让我帮你们洗衣服,我连个不字都没敢说吗?要不你先检查一下看洗的干净不干净!”我转移着话题。

她特意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看我给她洗干净没有。

她摸来摸去就摸到口袋里那封信了

“这是什么呀!”她把信掏出来问我

“我不知道呀。。。”我装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把信拆开,我看着她一边看信,一边脸红。。

原来这样男人婆的女人也会脸红呀。。。

“班长。。。”我小声问她

她像是沉浸在一种什么幸福当中一样。。。

“干吗?!”声调都变了,转眼由男人婆变成温柔小女人了。。。

无语十分的无语。。。

“这衣服放哪儿,还有我们赵老师该我们上课去了!”

“出来拿衣服。。”她冲里面嚷了一声。。。

里面瞬间出来十几个女兵。。

“各位班长好。。。这是你们的衣服!”我对她们说话,

但却没人理我,她们都冲着娟子手里的信去了。。

娟子一声惨叫,拿着信就跑了,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的人。。

原来传说女人都很八婆的,看来这个传言是真实的,真不知道当她们发现自己口袋里的信后又被别人追着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给她看的什么呀!”赵菲问我

“我不知道!”有些事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装傻我很拿手的。

“牟,你告诉我他给娟子看的什么呀!”她知道从我嘴里问不出什么,就问小牟

“我也不知道。。。”小牟没有告诉她。

后来赵菲还是知道我在她们衣服里塞信的事,当她气呼呼的来找我的时候,我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堆零食搬了出来。。。看着那堆零食,她也就没什么气了。。。

在我由我组织的这次大型的相亲会上,有成功的也不成功的但是没有告诉领导的。。我们仿佛形成一种约定了,你可以拒绝但人家有人同意呀。。。

看着兄弟们日益的忙碌起来,还有好多兄弟天天挂着笑脸,有时还会不禁的傻笑。。我也感到很高兴。。因为我有了N多的好吃的。这种幸福的生活过了不久就要打破了。。。

有一天就在我们被集体被连长罚着做抬花轿运动的时候,一辆警车开进了我们的营房,我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因为一般情况下都是军警不相干的。。

但这次这帮家伙的到访让我们觉得有事要发生一样。。。

果然在那车走了以后,队长就把我们给集合起来了。

“今天接到师里通知由咱们这儿出一个连跟地方警察部队进行军警联合的训练!”队长的话让我们炸了窝了,毕竟我们对警察的印象都不是很好,他们的对我们的印象也不好。。

后来我们才知道师里为什么选我们,一是因为这想联合训练可能有危险,二建制单位都不愿意跟他们合作。毕竟这事没什么实际的意义,不光不会有成绩还可能让自己的兄弟有危险可能会死人,对于和平年代来说,死一个人无论是怎么死的都会有一大堆的麻烦。于是师里就找到了我们这样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由各个团的人混在一起的连队跟他们联合。。生死由命宝贵在天了。。。

“他们不是有武警吗?!干吗用我们?!”兄弟们疑问很多可没人跟我们解释,因为我们无论有什么样的疑问都只能服从命令,我们是军人。

后来我们才知道。。由于我们师的驻军全在市周围的各个出口上,如果实行警察与部队的联动可以有效帮他们提高效率,据说这还是市长提出来的意见。

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们用这句革命圣言安慰我们自己。

虽然我们不愿意,但我们习惯了把强奸变成是一件很快乐的事。这也算是一种阿Q精神吧。

第二天早上,两辆军用解放在我们门口等着我们,我们则是打好背囊背上了自己的武器像要出征一样。

临出征前,队座对我们严厉训示

“你们这次出去代表的不是你们自己也不是教导队,更不是你自己的团,你们代表是整个三十八军,出去了就别给当兵的丢人!拿出点本事给别人看看,我们到底能不能保家卫国!”

“能!”绝对的回答,绝对人的信心,喊声震的空气都有点晃动。。。

“好,我相信你们,我会去看你们的!上车!”队长大手一挥,我们开始登车,领队是我们的连长。

我们的出发很是威风前面警车开道,后面两辆大解放。城市的空气让我们这些快退化成猴子的家伙们有点冲动了。。

车是在一个警察训练基地停的。

一下车我们就有一种非常羡慕的感觉,跟人家一比我们那训练城就是一块坟地。

人家的训练基地有专门的跑道,有很大的足球场,有专门用来训练巷战的建筑。

领我们来的那个我叫不上警衔的警察把我们安排到一幛宿舍楼。。

四个人一个屋,屋里有电视,有空调,浴室天天开放,食堂是自助。。

“我靠。。天堂一样的生活呀!”我们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生活是那么的遥远。。怎么同样是保家卫国的,差距却那么大呢?

可真正的差距还在后面呢。。。

到中午开饭的时候,我们见到了跟我搞联动的警察了。

我们唱着整齐的歌声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像看到刚从山里的刚进化成人的猴子一样的看着我们。

食堂里的饭菜让我们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特别是像我们这些村里来的兄弟们。。。

没进过饭店,更别提眼前这些花花绿绿的菜了。。。“怎么又吃这些东西呀!”我听着旁边警察的唠叨,我懂得了什么叫身在福中不知道福。。

十五分钟后我们静静悄悄的退出了食堂,我们觉得用十五分钟吃完一顿饭这已经是很浪费时间了。。

下午操课的时候当我们三十几个兄弟踩着一个步伐走到训练场的时候我看到了同样是到训练训练,但却但是在散步一样的警察兄弟们。。。当然他的散步也只是相对于我们。

一边是我们身穿着已经破烂不堪的迷彩服,几乎快透明了,有的还上面还有几个补丁,一边是我们警察身穿运动服脚穿运动鞋。

我觉得我们就像是贵族与乞丐的身份,但我奇怪的时我们同样是拿着国家的钱,身份却不同呢?

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我们与警察水火不容了。警察觉得自己很牛特别是中国的警察他们要做的就是让所有在中国土地上的老百姓看到他们就吓的哆嗦,从他们嘴里说出的话就要像圣旨一样,但有一块儿他们管不了,那就是部队,部队有自己的体系。所以警察很讨厌当兵的,说白了,他们就是讨厌漠视他们权利的人。

而我们喜欢跟警察对着干就是因为我们知道警察管不了我们,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特权了。。。

训练场上我们各练各的,大家没什么可交流的。。

我们也只是做一些强度比较小的活动。从他们的眼光中我看到了他们的不屑,当然他们有这个资本,总得说起来,他们两个人的体得有我们三个人重。。我们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一群营养不良的瘦猴子。

我们也看不起他们,在我们眼里他们就是一群徒有其表的绣花枕头。“你们两个队多交流一下,咱们明天才正式训练呢!”那个把我们弄来的警察觉得有点冷场。

两队人都有点不太情愿的走到一起了。。。

“你们这么瘦怎么打仗呀,国家交给你们有保障没有呀!”这可是赤裸裸的挑衅呀。

“你们这么胖,能追上小偷吗?!”很有力的反击!

“能不能追上试试不就知道了。。。”对话很快就上升到有点火药的味道了。。

“试试呗谁怕谁呀!”我们不在乎这个。。

连长没有阻止我们,现在这个时候不是谦虚的时候。

百米跑道前站着刚才斗嘴的两个人。

“你要是输了的话就自己围操场跑上十圈!”连长对那个兄弟说

“放心吧连长,我要是输了我跑二十圈!”

“预备!跑!”号令一出两个人就窜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