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TOM扯闲白儿——(06)一笔勾销

tomlea2000 收藏 20 1956
导读:上回说到,大老爷提笔在手,饱蘸朱砂,在“犯由单”上一勾,便断了人犯的生死。 朱砂色赤,古人一般用于颜料和入药。入药有清心镇惊、安神解毒的功效,所以有那些混饭吃的牛鼻子老道,火焚了朱砂画的黄纸符调水给所谓撞邪的人喝,也或有奇效,其实那是朱砂起了镇惊安神的作用。用作颜料,一般是作画时用,所谓“丹青”嘛,“丹”指的就是红色“丹砂(朱砂)”。用在文件上,则代表了权力。皇帝“朱批”奏折,师长“红批”考卷,这里太老爷的“勾决”也用朱砂,并且是用茶水研调。清制,死刑监候决,报皇帝御批勾决,不过地方官员来执行时,依然

上回说到,大老爷提笔在手,饱蘸朱砂,在“犯由单”上一勾,便断了人犯的生死。


朱砂色赤,古人一般用于颜料和入药。入药有清心镇惊、安神解毒的功效,所以有那些混饭吃的牛鼻子老道,火焚了朱砂画的黄纸符调水给所谓撞邪的人喝,也或有奇效,其实那是朱砂起了镇惊安神的作用。用作颜料,一般是作画时用,所谓“丹青”嘛,“丹”指的就是红色“丹砂(朱砂)”。用在文件上,则代表了权力。皇帝“朱批”奏折,师长“红批”考卷,这里太老爷的“勾决”也用朱砂,并且是用茶水研调。清制,死刑监候决,报皇帝御批勾决,不过地方官员来执行时,依然也叫做“勾决”。“勾决”勾在犯人名讳上,代表了法律上已经不承认此人的生命权。人常说的“一笔勾销”就是从这里来的,勾就是勾决,销就是销籍。民间神话中的冥界判官,也会在生死簿上采取勾销的方法断人的生死。就是到了今天,我们也能从法院的布告上看到这个传统遗留的痕迹,死刑犯名字上会被打上红勾。不同的是,现在已经不用毛笔朱砂勾了,改了印刷。


无论一次勾决几人,老爷的最后一笔一定是向外的,勾完顺势就将笔掷于堂下,有人拣去给小孩子开蒙写字用,传说能够中状元。古人讲“南斗掌生,北斗主死”,主死的北斗其第四星天权就是“文曲星”,此星五行属水,阴柔,掌文运。以此来看,销人生籍的笔应是文曲星所用,凡人拿来用自然会文运亨通、独占鳌头。


笔一落地,就有差人上前卸了人犯的刑具,唯留脚镣不摘,然后三把两把扒去人犯的上衣,法绳一道,捆个五花大绑,颈后插上宝剑形的犯由牌。脚镣不摘,就是我前面讲的“松刑不卸镣”。扒去上衣,赤身露体则是对人犯的侮辱。即使是女犯,也一样是如此待遇。中国人讲“礼仪廉耻”,公共场合被迫裸露身体,颜面无存。也就只有个击鼓骂曹的祢衡,能够裸身而鼓,恬着脸说“清白之躯”以羞辱曹操了,不过这脸恬的的确很有骨气,令TOM佩服。五花大绑是标准的绑法,所谓“五花”指的是颈后一花,两大臂、小臂各一花。如今绑人,省去了脖子后面的一花,为的是防止绑缚太紧影响呼吸。古人起绑,绳中由前往后搭,今人起绑,由后往前搭,看似只少一花且绳子方向不同而已,实际上对于人权的尊重差别可就大了。犯由牌古人是插于颈后,今人则是挂于胸前,都写的是“某某犯某某某”,意思一样。


上绑之后,斩犯就被推出“白虎门”,阶下已有皂隶备好了倒头饭和临别酒,前面讲过这一段,此处略过不说。之后由师爷一路持犯由单走在前面,大声朗读人犯罪行,昭告天下。后面有三班衙役跟随弹压地面,阴阳生执日晷、罗盘定时间方位,仵作背工具箱,刽子手怀抱披红的鬼头刀跟着斩犯,县老爷坐轿压着后队,一行人浩浩荡荡穿街过巷奔赴法场。


说到“法场”这里有必要细说一下,古时的法场多于市井繁华之处,一般较为固定,袁崇焕在西市口凌迟,六君子斩于菜市口。一来市井繁华、人烟稠密,示众以儆效尤,算得是一项普法工作。二来市井之中,人气聚集,阳气较盛,和选时在午时三刻意思相同。戏文里常有文武官员被“推出午门,开刀问斩”,也是借着午门皇家极盛的阳气来镇压阴气。今时的法场,大小城市一般也有个大概固定的场所,所以以前有网友说临刑前几天才选法场地点TOM是没见过,不敢轻易相信。一来地形陌生,加大了警戒的难度;二来法场一次一换,恐怕定到哪里那里的乡民也不答应,易起民怨。和古代不同的是,现在的法场一般都在郊区野外、地广人稀之处,不会在人烟稠密的市井街巷,有的虽允许围观但不鼓励,有的干脆就不许观看。想是今人普法方式甚多,不必以此残酷场面来震慑犯罪,另外也和如今的人权观念的发展有关。即使是死刑犯,其尊严还是需要照顾地。


话说死刑犯检方、法院会见完毕,也见过了家属,就被推上车赶赴公捕公判大会会场。TOM当年见的都是用东风大卡载运人犯,为的是可以敞篷示众,现在就用得不多了。除了开道警车,一般警戒车居前,车厢前中架机枪威慑,死刑犯所在的卡车随后,后面才是待捕、待判人员的车辆。人数少的也有混乘的,或者机枪和死囚同一车。一路行来,往往会穿街过巷游行一番,民众夹道观瞻,品头论足,人犯有的羞愧难当、低头不语,有的顽冥不化、洋洋得意,交警疏导道路,维持秩序,路上警灯乱闪,警笛长鸣,畅通无阻就来至在公捕公判大会会场。


会场早已安排就绪,主席台上一排长桌,一般是政法委书记居中,由中至外,由右至左,依次坐着法院院长、检察院院长、公安局长(那时公安首长兼政法委书记的不多)、审判员、公诉人……待捕、待判、死囚按顺序被押上主席台,面朝台下,此时除了死刑犯是被绑,其它都是上手铐,并且只有待捕人员不挂犯由牌。


大会开始,常例是由法院方主持宣布开会。先请政法委书记同志讲几句,然后是检方宣读起诉书,公开宣布逮捕嫌疑人。之后法院方宣读判决书,公开判决罪犯。重头戏在最后,就是宣读死刑犯的起诉书、判决书,详细公布案情,列举罪证,直至宣布“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大会戛然而止。死刑犯被迅速押上车辆,一刻不停赶赴法场,其他人员还监收押。大会进行之时,场内成千上万民众,时而寂静无声,时而厉声斥骂,时而鼓掌喝彩,民心向背由此可见。


随着大会宣布逮捕和判决,人犯被点到名的同时就被武警战士解开手铐,法绳一道勒了上去,以示法制雷霆手段。其上绳迅捷凶狠,亦会得到民众的欢呼喝彩,究竟绳法如何,TOM下回再讲。




以下是相关文章:

[原创]TOM扯闲白儿——(05)穷途末路

[原创]TOM扯闲白儿——(07)五花大绑

本文内容于 2009-6-27 23:08:21 被tomlea20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