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教育考试院)如此无耻,我出离愤怒

hekinwu001 收藏 0 544
导读:强烈抗议湖北省教育考试院无视考生家长合理要求,逃避舆论监督恶意炮制“删帖门”事件

湖北省教育考试院无视考生家长合理要求,逃避舆论监督恶意制“删帖门”事件

一、遭遇“黑手”

今年三月,我儿子望顶参加了湖北省教育考试院组织的2009年湖北高水平运动员羽毛球测试。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他以比赛成绩第三(前两名为专业选手)的名次遭遇“黑手”,被裁判以“手法有问题”这个牵强理由判得难以想象的低分,在综评中惜败于一些身份特殊的考生甚至不会发球的人,而最后与他追逐近十年的梦想擦肩而过。

二、艰难交涉

成绩公布后,我们家长数次从宜昌赶赴武汉,与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进行交涉,在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我们求助于湖北省教育厅党组书记蔡民族、厅长陈安丽,并向省教育厅法规处申请行政复议,都被推来推去或被拒绝。裁判认定我的孩子水平不行,我认了,但有一点,我们就只希望依据湖北省教育考试院《关于做好高水平运动员测试工作的通知》(鄂高考(2009)9号)中第五部分“有关要求”中第五点“我省今年将对高水平运动员测试实行全程监控录像,以备抽查或复核”之规定公布比赛录像,让大家来评说谁的水平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合理要求,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以各种理由拒绝。如果用两个字形容我们当时的心情,那就是:愤怒!

三、发帖!发帖!

5月13日最后一次(前后共计六次)交涉无望后,我们只好在5月16日晚上以《湖北高水平羽毛球测试裁判严重舞弊大曝光!》为题在新浪网上发帖,希望引起社会以及新闻界朋友关注。在短短的一周里(截止到封贴的23日),我们在新浪网教育视点上的帖子受到了网友的极大关注,点击量过万次,评论数达400多,成为论坛的绝对“热帖”,还有热心网友转帖到搜狐BBS、中华网、天涯社区、荆楚网东湖时评和楚天金报新闻爆料台等处,一些新闻界的朋友看到帖子后主动与我们进行了联系。有网友称,在楚天金报新闻爆料台上先后被删帖15次。

四、关键词:消失

5月23日上午,我们惊奇的发现,荆楚网东湖时评和楚天金报新闻爆料台上的帖子不翼而飞。26日,总部位于北京的新浪网上的帖子也被删除(客服称是因为收到“通知”)。经多方了解,省内的两家媒体是因为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联系省公安厅,由后者对网站发出通知进行了删帖。

在全国上下深入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活动的今天,湖北省教育考试院却成为“反面教员”,它既不认真履行“应履之责”,而且没有一点儿对待问题的正确态度。为了维护考试院所谓的“权威”和裁判所谓的“正确”,捂“盖子”、欺骗领导和考生,手段层出不穷,无所不用其极。在整件事里不仅没有一丁点儿放下身段倾听老百姓声音的姿态,表现出一丁点儿解决问题的诚意,而且恰恰相反,只是怯弱的利用手中的公权及优势资源,去堵塞言路,去恐吓老百姓,去逃避舆论监督。这样的后果,至少有两个,一是打碎了一个个孩子美丽的梦想,对自己对社会造成不可愈合的心理创伤;二是让人丧失了对一个部门乃至整个社会的信任,甚至玷污和败坏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伟大形象。

注:我儿子的事情被法制日报社武汉记者站胡新桥站长和余飞记者知道后,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把事实真相报道了出去(见法制日报2009年6月5日第七版,《又有家长质疑体育特长生测试,专家指出特长生测试应引入第三方评议》),一并附上,请网友也读读。

望顶家长


又有家长质疑体育特长生测试 专家指出 特长生测试应引入第三方评议


□法眼看社会 法制日报记者 胡新桥 见习记者 余飞


6月3日晚上,王鼎(化名)和同学一起走出校门,他显得很郁闷。但这并非是因为即将来临的紧张的高考。

今年3月,王鼎参加湖北省2009年普通高校羽毛球体育特长生体育考试。他以前的想法是,如果通过了体育特长生考试,成为加星考生,那么他的高考成绩只要达到湖北省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65%,就可以上心仪的高校了。

但是,4月30日,2009年湖北省高水平运动员测试各项目入围及加星考生成绩出炉后,他的这个愿望就落空了。

“王鼎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打球,每周坚持打球至今已近十年,多次参加湖北省宜昌市羽毛球比赛并获奖。”拿着一摞获奖证书,王鼎的母亲望女士认为,这次测试有问题。


家长调阅考生测试录像遭拒


据了解,羽毛球体育特长生体育考试由基本技术、实战能力两部分组成。其中,基本技术总分为60分,实战能力总分为40分。

“这次测试,男生报名21人,实际参加测试20人。我儿子的实战能力成绩排名第三,综合成绩却排名第九。”望女士说,综合成绩排名第二的考生,在实战能力测试中,多次被我儿子以大比分打败,比分是21:9,赢球都没有超过十个。之所以后来居上,就是在基本战术测试中得分高。基本战术测试中,除客观评分的“技术达标”测试外,还有总分为20分的“技评”分,这20分全靠裁判主观评定。

望女士认为,王鼎之所以落选加星考生,是因为裁判将王鼎的“技评”分压低了。

今年,教育部为规范高水平运动员测试工作,要求对测试过程进行全程录像。

据此,望女士找到了此次测试的组织单位———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要求调出录像资料。但是遭到拒绝,这让望女士更加怀疑考试公平性。


考试院称不存在不公平问题


为什么拒绝王鼎家长的要求?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等教育考试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其中原因有二:第一,教育部规定对测试进行录像,目的是为了防止代考现象出现;第二,家长提出查看录像,就是为了找第三方重新评价。但是,考试成绩具有不可逆性,裁判已经作出了评定,不可能再更改。高水平运动员测试是普通高考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组织、管理、实施都是严格按照有关文件规定进行的。在王鼎的测试过程中,“公平性”不存在问题,成绩不存在“复议”的问题。就此来说,家长查看录像资料是没有意义的。

同时,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认为,技评成绩是对技术动作的规范性、协调性、击球力度、弧度、球的落点、手法、步法、技术的稳定性等多种因素的综合评定,成功率只是其中的一个。因此,认为技术达标100%技评成绩就应该是满分的理解是片面的。“同样,实战能力成绩高也并不能说明其水平高,选择羽毛球高水平运动员,除了看实战能力,还要考察其动作的规范性。”

“因为手法等有问题而打低分,这个说法我不能接受。”望女士说,“王鼎打球这么多年,而且师从知名教练,对于他的技术规范,我还是相信的。”


高校教师曝特长生考试内幕


“去年体育特长生考试就出了事。”武汉一所高校的羽毛球教师告诉记者。他说,去年的羽毛球体育特长生考试,把主裁判都换了。

另一名高校体育教师也深有感触:去年的武术特长生考试也出事了。打招呼的人太多了,省里、市里,还有学校的,特别是教育厅、考试院都有人出面,有一名裁判怕出事,所以先退出来。后来果然出事,被人现场举报了。

“去年的情况我们不清楚,教育考试院今年第一次组织体育特长生考试。”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等教育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说,就羽毛球项目来说,今年的裁判都换了新人。

据了解,此前的体育特长生考试是由湖北省教育厅体卫艺处负责,该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去年的考试出问题一事,还不是很清楚。

“现在高考录取都透明化了,不可能有什么操作,所以很多人打起了特长生考试的主意。”这名羽毛球教师说,如果我是裁判,有人找我,我能不帮忙吗?当然,没有谁低水平到想去直接收钱,这里面有潜规则。比如搞个研究课题,既有名、更有利。

质疑特长生考试有内幕,并非湖北独有。不久前有媒体报道,在浙江绍兴一中参加今年航海模型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中,有13名考生为“权势家庭子女”。对此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5月26日表示,没有经过公示的考生,以及加分的项目、加分的分值,不能计入投档的成绩里去。发言人还表示,当前,教育部要求各地清理高考加分政策,加分须公开公示。


测试特长考生尤需公开公平


武汉一所高校的教师认为,在有些体育项目的考试里面,主观评价有必要。但是,如何保证主观评价的公平公正是个问题。就目前来看,引入第三方对考试成绩进行评议还做不到。

为什么不能引入第三方评议?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等教育办公室的负责人举例说,即便是统一高考的成绩复查,也只限于查证是否有漏加的大题分数,不是针对每道题目复查,也不可能找其他的老师来重新阅卷。“第三方评议是不可能的”。

“既然是特长生考试,那么就有其特殊性。这是对考生个体水平的评判,就不能按统一的标准来衡量。”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说,对个体水平的评判比对统一考生的评判更困难,所以更需要公平、公开,对考生负责。如果考试过程有录像,应该及时向社会公开全程录像,接受监督。同时,应当设置救济程序。如果考生对成绩有异议,应当允许第三方作出评价,这是很重要的一环。考试的组织者拒绝引入第三方评议,就要拿出依据。如果教育部有明确规定,特长生考试的成绩不能由第三方评议,那么,应该考虑修改相关规定。

本报武汉6月4日电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