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大战中的两线作战(2)

世界王牌 收藏 2 862

季米特洛夫曾在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上说,“法西斯主义是金融资本的极端反动、极端沙文主义、极端帝国主义分子的公开恐怖独裁”。以德意日为首的法西斯国家极富侵略本性,所发动的战争是反人类和非正义的战争。然而,法西斯国家通常资源匮乏,战争潜力不足,缺乏进行长期战争的资源条件和实力。这些国家狂妄的扩张野心同他们的经济、军事实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短时间内难以靠自己克服的矛盾和困难。对于法西斯国家而言,预先动员自己的资源,先敌战略展开,先敌实施突击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法西斯国家所具有的优势是处于战略进攻的有利位置,因而暂时处于主动的地位。对法西斯国家本性的这一认识是评析二次大战中两线作战现象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法西斯国家的基本特点说明他们在对外侵略扩张过程中既害怕两线作战,又极易陷于两线作战,同时也是决定他们两线作战命运的最好的脚注。德国和日本等国的经济潜力无法与英法美等国相比,政治上又受制于一战后形成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为此,他们只能在军事上形成其优势,尤其是先于其敌对国开动国家军事机器,发挥战备领先的优势,包括发展适应其本国特点的诸如“闪电战”这样的军事理论和军事备战等。鲁登道夫在《总体战》中所说,“领导总体战的原则是:尽快地结束战争,从而不使它的结局遭到威胁。”希特勒在战争初期就在武装斗争的方法和手段上取得决定性的优势。因此,法西斯国家的战争潜力经不起长期的消耗。这也是德、日、意法西斯国家惧怕两线作战的一个重要因素。法西斯国家每一次对外侵略扩张,都是一次军事冒险。1938年,德国吞并奥地利和肢解捷克斯洛伐克实际上是希特勒军事讹诈和军事冒险的结果。依照当时的实力对比,英国与法国完全能将德国置于两线作战的死地。1938年5月捷克危机发生时,德国发出战争叫嚣,陈兵边境。当英国声称德捷战争就意味着法德战争和英德战争,法国和苏联也表示援助捷克后,德国马上停止军事冒险。希特勒在6月18日发给德国武装部队的指令中说:“无论如何,我只是在坚信……法国不会出兵因而英国也不会干预,我才决定采取进攻捷克斯洛伐克的行动。”而当时的实力对比,也能说明问题。慕尼黑危机时,被誉为“优良的士兵,优良的军官团,优良的装备”的捷克就有45个师,如果算上法国和英国的军事力量,德国很难与之抗衡。对此连德国高级将领们也觉得难以担当,德国贝克总参谋长向希特勒递交了反对德国强迫捷克归还苏台德地区的备忘录,德国高级将领们还因此密谋策划武装暴动,准备逮捕希特勒,以免冒战争风险。而希特勒军事冒险的成功是因为西方的绥靖政策。1939年德国向波兰发出战争叫嚣时,也是最可能陷于两线作战的危险时刻。就当时的力量对比而言,法国和波兰两国兵力总数比德国还要大(法波两国总共有相当于130个师,而德国只有98个师,其中30个师是既无编制又没有受训过)。虽然慕尼黑协定签订后,德国的军事实力大为增强,并取得了对西方极为有利的战略态势,但是希特勒对两线作战仍心存疑虑。他认为,“我们的任务在于孤立波兰,……不应该同时与西方大国(英国和法国)发生冲突。”尽管,英国在此后对德国表示强硬,并对德宣战。但是英国与法国的军备和临战准备都不足于在西线发动有力的进攻,无法形成对德国两线作战的夹击之势。二次大战之前,法西斯国家的基本特性决定了德国只能用军事冒险和讹诈来规避两线作战。

军事讹诈和军事冒险曾是法西斯国家向外侵略扩张,并以此征服各个军事目标,躲避两线作战的有力武器。然而,当他们迈出战争步伐之后,又往往因为同样的理由重新陷于两线作战的困境。1940年夏法国迅速败亡,英国孤守英伦三岛。希特勒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扫清西线战事,然后全力入侵苏联。如果这样,德国就不会再次陷于两线作战,欧洲战场的结局也会截然不同。但是,希特勒德国却因为英国不屈不挠的抵抗和不愿意媾和,遂放弃了入侵英国本土的“海狮计划”,转而实施“巴巴罗莎”侵苏计划。结果,两线作战再次现身于德国。而且希特勒严重低估了苏联的抵抗能力,企图以速决战半年内解决苏联问题。于是,英国成为希特勒入侵苏联的连接目标,英国不是连同苏联一起完蛋,就是随之构成另一条战线。英国的抵抗使得希特勒发动的侵苏战争变成一场军事冒险。在这一基础上,英国的抗战又进一步演变为美英反击法西斯的重要桥头堡和打击希特勒的重要战线。究其个中缘由,是法西斯德国狂妄的侵略本性和屡试不爽的军事冒险的必然结果。

第一是法西斯德国资源因素和战争潜力的不足促使其对苏联放手一搏。德国的基本战略物资十分匮乏。不论平时或战时,国民生产和人民生活必需的主要矿产和战略物资均不能自给自足。纳粹德国在长达7年的疯狂扩军备战中,消耗掉了全部资金,黄金外汇极其短缺,国家债务超过600亿马克,使德国经济再也难以支撑。德国缺乏长期维持战争的资源,而通过侵略战争掠夺战略物资来维系战争状态,只能是冒险。

第二是极端的反共产主义和仇视社会主义苏联的野心成为其冒险发动战争的推动力。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中称:“不管怎样,要继续向东方突进。俄国必须从欧洲国家的名单中划掉”。希特勒向东方发展以及侵苏动机蓄谋已久。但是,300万兵力入侵苏联相对于苏联的国土面积和国家实力而言,德国缺乏征服整个俄国的实力。

第三是希特勒过于相信“闪击战”的威力。纳粹德国制定的侵略苏联的第21号训令(即 “巴巴罗莎” 计划)的实质是在对英国战争结束以前,在一次速战速决的战局中打败苏维埃俄国。 “闪击战”是符合法西斯国家侵略目的的军事理论,其实质就是速决战,它把希望寄托在突然使用重兵及其震撼作用上。闪击战是建立在法西斯国家的基本特性上的,即战争潜力不足。当德国的侵苏战争失去它的突然性的效果后,闪击战便成为巨大的冒险战,并导致覆灭的结局。

第四是希特勒对苏联和美国参战的担忧。如果苏联和美国参战,对仍继续陷于对英作战的德国极为不利。“如果美国和俄国参加对德战争,那么情势将变得非常复杂。因此,形成这种威胁的任何可能性一出现必须加以消灭”。

日本陷于两线作战的困局同样受到法西斯国家基本特性的制约。

一是日本战略资源先天不足,经济上的脆弱,经不起大规模的长期战争。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日本主要战略物质大部分依靠进口,而且主要依靠美国和美、英控制的地区。正如毛泽东讲的:“日本的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虽强,但这些力量之量的方面不足。日本国度比较地小,其人力、军力、财力、物力均感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随着美国逐步加强对中国政府的援助,同时采取进一步禁止和限制向日本出口军事战略物质包括石油、废钢铁、飞机零部件以及冻结日本资产等手段打击日本军事经济,使得日本“除了决心发动战争以外,没有别的手段。从物资方面看,最好现在就发动战争。”日本决定发动太平洋战争实际上是“死中求生”。

二是日本随着战争的进行,其经济力量与战争需要不相适应的矛盾日益突出,尤其在中国战场。即使日本把经济全盘转入军事轨道,仍然陷于中国战场的泥潭而不能自拔,“长期持久的战争对帝国有百弊而无一利”。正如东条英机1942年1月在议会中所宣称的:“大东亚战争的关键,一是确保大东亚的战略据点,一是把主要资源地区收归我方管理和控制。”为了早日摆脱中国战场的困境,日本不惜发动太平洋战争。由于日本不掌握致命的决定性打击手段,并且预计战争将是长期的,故而采取以先发制人和速决战的突然袭击,打得美、英措手不及,力求在短时间内达到作战目的。换言之日军战略的制定者决定以最小的经济损失,尽量短的时间去达到最大的政治企图和经济野心。日本在深陷中国战场的情况下,贸然发动太平洋战争。其结果,两线作战捆住了日本的手脚。

两线作战不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频繁出现,而且在法西斯国家与反法西斯国家之间又呈现错综复杂局面。1941年年底正式形成了世界反法西斯联盟与法西斯轴心国的大对决。然而,身为不同阵营的日本和苏联却因双方订立了中立条约而相安无事,苏联脱离了两线作战的藩篱,日本也暂时获得了北方战线的安定。二次大战中的两线作战何以出现如此复杂现象?

20世纪30年代,三种主导力量即德日意法西斯国家,坚守西方传统民主制度的英美等国家和社会主义苏联影响着世界历史的发展。而当时的世界政治和经济发展事实上区分了不同实际利益的集团。正是世界大战中结成的军事集团使世界大战中的战争形式包括两线作战复杂化。一方面,德日意法西斯国家因对外战争的需要,自1936年后短短的四年时间里,就结成了极富侵略性、排他性的军事同盟集团。另一方面,以美英苏为首的反法西斯国家建立了统一战线。在抗击法西斯侵略,求民族生存这一共同前提下,这些社会制度截然对立、国际处境与地位大相径庭的国家才聚汇在一起的。因此,在同盟成立后的反法西斯的战争中,三个核心国家美、英、苏并非始终能够齐心协力。但从战略联盟关系的角度看,法西斯集团与世界反法西斯联盟之间无论从战争正义性的角度还是军事、经济的战争潜力方面都有着明显不同。正是他们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同盟和国家的利益,才导致二次大战中两线作战问题的复杂性。

法西斯集团由于战略图谋和战争利益的矛盾有时是无法调和的,因此在二次大战重大的战略问题其中包括两线作战问题上,很难达成一致。1939年夏秋,原本是苏联两线作战处境十分危急之时,德国的东进取向和日本的北上意图很明确。但是,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使其度过了遭遇两线作战最危急的时刻。而当希特勒铁蹄横扫整个欧洲之时,苏联又面临着两线作战的难题。1940年9月27日《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在柏林签字,法西斯国家开始了更为密切的合作。苏德战争爆发后,德国正式要求日本参战,协同德国夹击苏联。10月,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再次向日本提出,日德两国应迅速联合军事行动,从东西两面夹击苏联。1942年初里宾特洛甫甚至提出,把同年5月作为日本参加对苏战争的期限。日本之所以没有按照其同盟国的要求形成对苏联夹击的两线作战,除了中国战场的牵制、张鼓峰和诺门坎事件的教训以及苏联在远东留有重兵外,还因为德日之间的战略意图和利益矛盾难以协调。

其一,德日之间关于侵苏战略发生严重偏差。自德日签订反共产协定之后,他们对把矛头指向苏联并为此承担军事义务有着共同的意志。但随着德国侵略扩张步入夺取欧洲霸权的阶段,德国希望日本加入反对西方的同盟条约中。而日本由于重兵陷于中国战场,外交上日益孤立,如若与德国缔结军事同盟条约,必然使自己处于更为不利的战略地位。于是,1938-1939年间德、日、意同盟谈判不欢而散。然而,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又进一步加深了德日之间的矛盾。主要因为苏联向德国提出,“德国方面不再直接或间接地鼓励日本在远东实行侵略”作为苏德谈判的条件。结果德国不得不牺牲日本而与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从而使日本的对欧洲外交遭受重大挫折,扩大了德日之间的隔阂。这是德日意侵略集团在两线作战问题上的重大失败。

其二,苏德战争爆发后,德日之间又呈现了明显的分歧。日本统治者深知日本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消耗,深知日本的战争经济前景黯淡,日本与美、英处于全面经济断交状态,其国力正日趋衰落。1941年4月近卫内阁第二次作出南进决定,以获取必需的战争经济资源。此时日本急需获得北方战线的安定,于是签订日苏中立条约成为日本的必然选择。同年11月日本政府决定对美国作战。但是,德国发动侵苏战争后,德国力图迫使苏联两线作战,不断地敦促日本参战。其目的在于尽早征服苏联,称霸欧洲,以便与美国作最后的决战。尽管,此间日本统治集团内部依然有一些人力主北进,“根据德苏战场的演变,若其进展对帝国有利时则以武力解决北方问题”。1942年德日意在三国同盟条约的基础上,又签订了军事协定。但是,德日之间战略目标的差异以及其背后所包含的各自的战争利益决定了他们在迫使苏联两线作战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正如斯大林所说,日本不是意大利,它不会接受从属于希特勒的地位。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日益深陷中国和太平洋战场的泥潭中,根本无法如德国所愿采取配合德国的军事行动,相反,日本希望德苏之间和解以共同对付美英。整个二战期间德日同盟没有形成协调一致的政治军事同盟战略。

反法西斯国家显然在两线作战问题上有着更多的利益认同和协调。

首先,美英两国在苏德战争是二次大战主战场问题上达成共识,因而也就清醒地认识到苏联在抗击德国法西斯中的主导作用。西方觉得,“俄国人正在进行着一场超出他们应当分担的那一份战斗”,保住俄国战场具有头等重要的意义。苏日中立条约是苏联东方战略的重要环节,从全世界反法西斯的总的战略来说,条约的签订无可厚非,而且分化日德关系。日本保持中立,削弱了德日意三国同盟的作用。苏联签订苏日中立条约的做法在美国曾引出一场危机,即一般美国人认为,美国同日本开战,俄国就会参加。“当美国首当其冲地遭到日本袭击时,日本的宿敌俄国却站在一旁踌躇不决”是不可理解的。正如美国《纽约时报》发表的社论所说,“如果苏俄在我们对日作战时不帮助我们,那么,美国便可以提出不止一个理由来中止它的援俄政策了。”事实上条约对于维系苏联的抗德战场是有益的,而且对于战争的总的进程具有无法估计的重要性。随着苏联在苏德战场的反击,美国开始接受苏联在太平洋保持中立的立场。于是出现了苏联与美英在欧洲共同对付德国,在亚洲与美英的敌人日本保持“友好关系”的局面。“俄国东方政策的成功,揭露出轴心国家缺乏真正的团结一致。如果德国与日本真诚合作,日本对西伯利亚俄国防线发动的一次进攻,可能就会打垮俄国的最后抵抗。”

其次,反法西斯同盟在开辟第二战场,以实现对德国两线作战的战略进攻的努力同样应给予更多正面的评价。从1941年6月底英国与苏联最早谈到在法国进行登陆作战至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美英苏三国在开辟第二战场的问题上经历了三年时间的纠缠。在众多的开辟第二战场的研究中,人们一般倾向于考察美英苏在第二战场问题上的分歧和各自不同的动机。归纳一下,一是开辟的时间。美英最早制定的通过西欧发动小规模登陆攻势的时间表是1942年9月15日。而结果直到1943年11月-12月举行的德黑兰会议上才正式确定美英联军于1944年5月发动“霸王战役”,准备在西欧登陆。二是发动打击希特勒战争的地点。以丘吉尔为首的英国政府循着“边缘战略”思路,从北非、中东以及南欧下手,从欧洲边缘发动对希特勒的打击。而美国倾向于对纳粹德国威胁最大的西欧,集中优势兵力,配合东线苏军,发动直接军事打击。而事实上,美国屈从于英国的战略。三是隐藏在第二战场争议背后的各自的图谋。主要表现在随着苏联军队在战场上不断胜利,英美更多考虑抢夺胜利成果和战后与苏联争夺欧洲。不可否认,反法西斯同盟中美英苏之间对于开辟第二战场矛盾不断,意见分歧,但是也应该看到他们在关于开辟苏德战场之外的第二战场,亦即两线作战战略上的共同点。第一,关于第二战场开辟的时间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即1944年6月实施的诺曼底登陆确实有为时太晚之嫌。但是不能就此否定美英苏事实上对德实施两线作战的基本态势,即在军事上迫使德国真正处于两线夹攻之中。而且这一战略对希特勒政权最终倾覆具有决定性意义。第二,1943年7月展开的西西里登陆以及之后的意大利战役也应该被视为苏联战场以外的第二战场,因为它符合反法西斯同盟在欧洲实现两线作战的战略。即无论是从欧洲的侧翼进攻巴尔干或意大利,还是诺曼底登陆,美英的第二战场与苏德战场相呼应,牵制并沉重打击了德意法西斯。其三,美英苏三国,尤其是美苏两国对开辟第二战场,打败希特勒法西斯政权不仅抱有坚定的信念,而且苏德战场军事行动和诺曼底登陆实施之间有着密切的联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