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二卷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所以左山郎心中充满了自信,他认为自己第三次进攻宛平城一定可以吃下宛平城,事实证明左山郎的这个想法是天真的,因为虽然日军这次是陆空联合攻势进攻宛平城,但是中国军人的抵抗实在是太过顽强,即使日军占了优势,但是也拿不下宛平城。

其实左山郎的这个想法和吉科赤以前的想法是一致的,但是后者显然比前者聪明多了,吉科赤从两次己军攻打宛平城无功而返就开窍晓得凭己军一个联队的兵力是拿不下宛平城的,也许这是吉科赤的官能比左山郎做的大的原因之一吧。

但是吉科赤再有智慧有聪明不过南川原重,其实南川原重从打开始就晓得己方在没有援兵到达宛平以前己军是难以难下宛平城和卢沟桥的,只不过南川原重来中国多年,他看透了北平当局向来对付日本人的挑衅都是以政治解决问题,绝不会采取扩大的政策,所以己军兵临宛平县城一定会让北平当局生出畏惧之心增加谈判的筹码,也正因为自己不看好这场战争,所以南川原重才会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吉科赤,这位太刀师团的师团长心忖吉科赤和堂治须彦你们这些人不是天天嚷着要攻打中国吗,现在机会来了就让你们打个够,能赢能输全看你们本事了。

一九三七年七月八日,第三次日军进攻宛平城最终以中方第三次击退日军的进攻而告终,田横大队的中队长这次又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左山郎久攻宛平城无果又是被迫下令撤军退回丰台。

这次田横大队进攻宛平城进攻最久的时候,战斗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由于日军的飞机不能分分秒秒的都轰炸宛平城,它们都休息,故减轻了中国军人防守宛平城的压力,至于坦克那一方面,中国方面虽然不能以人肉炸弹或者是梁中国用八卦掌把坦克给炸毁,但是他们在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他们硬是用轻重机枪、步枪、手榴弹交叉使用,用这些武器硬生生的把太刀师团给打退,使得日军进攻毫无进展,在战斗力上,日军虽还占优势,但是由于三次进攻宛平城都是徒劳无功士气已堕,便于当晚九时停止进攻,双方成对峙的局面。

在日军的三十二联队指挥所里面,田横大队的中队长左山郎头是紧紧的低下,他感觉到自己是没有脸见自己的上级,他很怕听见上头的责备,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对自己来说不是好事情。

岂知,情况出乎左山郎的意料之外,在三十二联队指挥所内的四名长官——已经睡醒的师团长南川原重、师团参谋长井田造、旅团长吉科赤、联队长堂治须彦这四个人听完自己进攻宛平县城失败的战报后,他们四个人都一直沉默不语,三十二联队指挥所内顿时是鸦雀无声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也听的清清楚楚,最后还是师团长南川原重说话,道:“左山君,今天你已经尽力了,我不怪你,你先下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左山郎万万没有想到师团长就这么放过了自己,心忖师团长平日里面就是可爱可亲,在关键的时候总是可以显现出来,他能有这种好上司这是我的福气。

左山郎边想边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是。”说完,左山郎就转身出了指挥所,他一出指挥所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今天有好运气。

左山郎出了三十二联队指挥所,里面的四个人起先大家还是一阵沉默,最后依然还是南川原重先说话了,他忽然道:“各位,你们还记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请我们到南苑飞机场参观二十九军阅兵式吗?”

三十二联队的指挥所内的三人是你望我,我望你,都不明白师团长为什么在这里说这些,但是既然师团长说话了,他们总不能当哑巴吧。

井田造道:“师团长,我们都记得。”

南川原重续道:“那次北大校长刘哲、东北流亡在北平的高级军政人员、各国驻平使节,在这里四人的我们均应邀参加,首先由一三二师二一七团,哦,那个团也就是曾参加喜峰口作战的部队,那团分别表演了全团的劈刀、刺枪、拳击三项技术;接着宋哲元讲话,大意是南京有飞机、大炮、坦克等部队,北平只有一辆装甲车。他说我的主张:第一是坚决服从中央命令;第二是“一头碰在南墙上不回头”!他连声高呼三次,全军万余人,一齐奋臂高呼:“一头碰在南墙上不回头”!呼声响彻云霄。你们明白宋哲元的意思吗?”

吉科赤道:“师团长,我们不明白。”

南川原重把脸对准井田造,道:“井田君,在整个师团里面数你最聪明,你明白宋哲元的意思吗?”

井田造笑了笑道:“吉科君和外国使节不解其意,但全体官兵和到会的爱国学生、知名人士都深知其意,我猜这次阅兵式表达了二十九军的抗日决心,只等中央一声令下,立即杀敌救国,收复失地。 ”

南川原重笑道:“对,井田君,宋哲元就是这个意思。”

堂治须彦疑惑道:“师团长,这个跟我们今天攻打宛平城有什么关系。”

南川原重叹道:“那天我们在这里的四个人都看了二十九军的阅兵式,我看出你和吉科赤两人都是走马观花,满不在乎的看这场阅兵式,井田君则是若有所思,我则是深深的被震撼了。”

堂治须彦问道:“师团长,您被震撼了什么?”

南川原重道:“我看到了二十九军的军人身上都有一股子的气,那群学生的身上都有一股火,从那以前我一直不知道我们太刀师团若是进攻北平胜算有多少,那是从那天以后我就知道我们若要攻下北平那么必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决不能硬攻,必然要在强大的武器的配合之下动用一些脑子才能顺利的拿下北平。今天中日两国的战争已经爆发,我的计划早就想好了而且全告诉你们了,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做,拿下宛平城也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井田造、吉科赤和堂治须彦三人的身子都是一震,他们三人都知道在整个太刀师团里面就师团长不主张挑衅中国,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师团长居然如此深谋远虑,攻打北平的计划他早就有了一个整盘的计划,就差一个机会来实现,他们三人对师团长南川原重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南川原重接着道:“我们皇军根据清朝时期清政府和八国联军签订的《辛丑条约》占据了各个战略要地,和二十九军阵地犬牙交错,我料定二十九军中人不会出动进攻我们在中国地盘,所以我们可以大胆的调动军队在谈判的掩护下频繁调动,占据有利攻击位置。”

《辛丑条约》即《辛丑议定书》或《辛丑各国和约》是十九世纪末帝国主义列强激烈争夺和瓜分中国,造成中国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这种危机感促成了人们的觉醒,救亡图存成了当时最紧迫的要求。一八九八年资产阶级改良派的维新运动失败了,一九零零年又爆发了以农民为主体的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义和团运动起自山东,迅速发展到直隶、天津、北京,引起帝国主义列强的恐慌。它们决定亲自出兵镇压义和团,英、美、日、俄、法、德、意、奥八国组织联军侵入中国,八月攻入北京。慈禧太后携带光绪皇帝及亲信臣从仓皇出逃西安。清王朝被迫向帝国主义求和而签下的这种条约。

吉科赤道:“师团长,你睡觉以前吩咐我们严密巡视铁道桥和回龙庙是否有支那军人来密探,现在有结果。”

南川原重淡淡道:“结果怎么样了?”

吉科赤叹服道:“师团长果然神机妙算,二十九军果然派来了几个支那军人来铁道桥和回龙庙估计是来点算我们皇军派了多少的兵力在那里,夜晚好进行夜袭。”

南川原重道:“看来今晚十有八九二十九军是要夜袭铁道桥和回龙庙了。”

吉科赤道:“师团长,我在您睡觉的时候在防守铁道桥和回龙庙的士兵里面抽出大部分的兵力来进攻宛平城,现在铁道桥和回龙庙那里只有一个中队的兵力。”

南川原重淡然道:“吩咐过他们小心今晚二十九军的士兵会前来偷袭吗?”

吉科赤道:“吩咐过了。”

堂治须彦插口道:“师团长,难道真的要留他们在那里送死吗?”

南川原重摇头道:“今晚虽然铁道桥和回龙庙很有可能会重新落入二十九军的手里,但是我们太刀师团的士兵也是用刀高手,中方也一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方能成功,所以他们的死绝不是白死,而是为我们进攻宛平城减轻了压力,死的绝对有价值。”

吉科赤喃喃道:“弟兄们,你们倘若今晚战死在铁道桥和回龙庙,你们死后的英灵一定会放在靖国神社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