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四章:公子J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马烽是在睡梦中接到宋群的电话的,他和宋群很熟,他去北京住在驻京办,北京有客人来也都是宋群和他联系,由北苑大酒店出面接待的。他听宋群说丰收被他的人打了,立刻赶到了娱乐城。

KTV包厢里,小姐和保安都已散去。丰收的朋友这时都有了胆儿,围住孔建军用满口的京腔七嘴八舌地数落着。丰收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嘴角的血也不擦,只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而孔建军则满脸堆笑,连连给丰收和他的朋友赔不是。

宋群见马烽来了,迎上去问:“马总,怎么给尚总的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呀?”马烽说:“哦,宋主任,尚总到美国看儿子去了。”又瞪孔建军一眼对丰收说:“丰收,你啥时候回来的?回来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马烽认识丰收,丰收每次回北原都要在北苑大酒店宴请他的同学朋友一番,马烽遇上的时候也过去问候几句,敬杯酒,告诉吧台打个折。只是丰收是丰九如的儿子,目中无人,和他没什么深交罢了。

丰收心里憋气,没有理睬马烽。马烽见丰收在气头上,不轻不重给了孔建军个嘴巴子,骂道:“军子,你瞎眼了?怎么连丰收都敢打?”然后在丰收身边坐下,陪着笑脸说:“丰收,怎么,还在生气呢?你瞧,这弄成什么事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认自家人了。怎么样,伤着没有?”丰收摸摸下巴,狠狠地瞪孔建军一眼说:“这算什么,我也不是泥捏的。若不是看尚叔的面子,我早他妈的把这娱乐城给丫砸了。”马烽说:“那是!亏了你没砸,若是砸了,尚总能放过我吗?”说罢,脸色一变,声音冷峻地对孔建军说:“军子,你真是有眼无珠,还不赶快给丰收道个歉。”孔建军苦笑着说:“大哥,我再三道过歉了,可丰收不给我面子呀。这事都是我的错,我这是瞎了眼,自个儿往枪口上撞的。”马烽和孔建军有感情,也不继续责备孔建军了,看看表,拍拍丰收的肩说:“丰收,你看今天已经这么晚了,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回房间洗洗,好好睡一觉,明天早晨我一定替你出这口气。怎么样?”丰收却不想把事情拖到明天,他曾拍着胸脯对朋友吹嘘说北原是他的天下,可谁知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栽了跟头。他说:“不行!咱们现在就把事情说清楚。马总,不是我得理不饶人,你瞧瞧,我今天带了北京的朋友回来,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太给我摘面儿了。”马烽一眼就看出丰收不依不饶的是因为什么,便给孔建军使个眼色,厉声喝道:“军子,祸是你惹的,你看怎么处理吧?”孔建军也够利索的,单膝着地往丰收面前一跪,从腰后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托着递向丰收说:“兄弟,事情我已经做了,后悔药没有,我决不给马哥和尚总脸上抹黑,你下手吧!”丰收不过是个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哪儿见过这一手,一时间到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马烽见丰收为了难,微笑着一语双关地说:“丰收,你放心,军子不会记仇的。他对你尚叔很忠心,要不,你尚叔也不会把娱乐城交给他管理。”丰收的朋友听出马烽话里的含意,也钦佩孔建军的胆魄和气概,都劝丰收说:“丰收,不打不相识,还是算了吧,这哥儿们像条汉子。”宋群也说:“丰收,你可不能胡来呀,真要闹出事来,你爸不骂你才怪呢。再说了,马总在这儿,北苑大酒店又是你尚叔的产业,我看你就当是一场误会算了。”丰收还真怕他爸知道了骂他,正愁没个台阶下呢,笑了笑,假装豪爽地挥手说:“既然大家都这么说,这事也就这么算了!我看这位兄弟挺豪气的,又是自家人,还计较什么?你叫什么来着?军子?好!军子,不打不相识,以后咱们就做个朋友吧。”马烽见丰收原谅了孔建军,连忙说:“好!不愧是丰书记的公子,深明大义呀!这样吧,今天的帐全免了,算我给丰收接风洗尘。明天中午罚军子做东,我作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