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五,画眉怀上了冷长生的孩子3

北方老驼 收藏 1 3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你娘不是还在吗?她也不知道你爹把钱藏到哪儿了?”

罗地苦笑着说:“我爹那人你还不知道?别说我娘疯了,就算不疯,她也不知道我爹把钱在藏哪儿了。唉,说这些有啥用,鬼子真把咱两家害惨了呀!”

冷长生忽地想起了罗才,小声问罗地说:“罗才走了有一年多日子了吧?给你捎过信没?当上八路了吗?”

“开春的时候托人捎回个口信,说是没找到八路军,跑到西面投了傅作义的队伍。”罗地说着看看冷长生,“嗳,长生,你就没想过当八路去?你不想给你爹娘报仇了?”

冷长生唉了一声,“咋不想?可我要走了,红雁咋办?”

罗地像是早就想好了一样,“长生,你要是真想当八路给你爹娘报仇,你就把红雁交给我吧。我娘现在不是有病吗,干脆让红雁在我家帮着照料一下我娘,管吃管穿管住,年根儿的时候再给她几个零花钱。你看咋样?”

冷长生心说:罗地呀!你和你爹真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想让我妹子给你娘当丫鬟,真是想的美。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来,只是呵呵一笑道:“这事儿不急,过些日子再说吧。”


画眉回到家的时候秦天喜不在,她猜想秦天喜又到镇上去了。自从拿了岳林的五十块大洋,秦天喜没事便往镇上跑,抽几口大烟,到十里香酒楼喝上几盅,偶尔还到窑子里泡个窑姐,又过起了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

秦天喜的确到了镇上,他正背抄着手左顾右盼地往十里香酒楼走着,迎面过来一个挑担子的伪警察,那伪警察上了年纪,腰佝偻着。秦天喜看着面熟,细一端详,认出那人竟是刘贵,“咦,这不是老刘吗?”

刘贵抬头一看,“哟,是天喜呀?好久不见了啊?”

“可不!那次来镇上想找你坐坐,可你家隔壁的老头说你把铺子抵给岳会长了。咋,听说投奔儿子了?瞧这身黑皮穿的,够威风的呀?”

刘贵脸一红,呵呵笑道:“天喜呀,你是挖苦我呢吧?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又穿上了这身千夫指,万人骂的皮,伺候着一群千夫指,万人骂的东西,你还羡慕我呀?”

“管他别人咋说,反正有个吃饭的地方了。”秦天喜指着刘贵的担子问:“你这是干啥去呀?”

“给据点买菜去。”

秦天喜抬头看看天,“离做饭的时间还早,要不我请你到十里香喝上两盅?”

刘贵也看看天,点头说:“好啊!咱老哥俩儿有些日子没在一块儿坐了,今天就喝两盅聊聊。”

两人来到十里香酒楼,酒楼刚开门,还没有客人,秦天喜有意在刘贵面前显摆显摆,找张桌子大马金刀地坐下,放开嗓门喊伙计过来点了两个凉盘,上两壶酒,和刘贵边喝边聊起来。

刘贵听秦天喜说他和岳林做亲家了,羡慕得啧啧个没完。秦天喜问刘贵怎么不在怀宁城呆着,跑回油坊镇干什么来了。刘贵说他儿子刘三前些日子被提拔当排长了,油坊镇据点除了日本人,就数他儿子的官大了。他儿子为了照顾他,和黄局长说情把他调到油坊镇据点当伙夫了。

秦天喜听刘贵说刘三被提拔当排长了,心中好是羡慕,“老刘,你家三儿挺有出息的呀?记得上次我去你家,他还啥都不是呢,就这么两年的时间,居然当了排长?”

“哪里呀,这也是碰巧了。天喜,你听说过皇协军有个姓胡的团长吗?”

秦天喜心说:皇协军的胡团长不就是当年驼峰山的胡副官吗?便说:“我倒是听说过那个胡团长,他咋了?”

刘贵压低声音说:“胡团长和日本人闹翻了,说是想投八路去,结果消息败露,被日本人给打死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