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17)

魏远峰 收藏 0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十七、 遮蔽界⑴


头天晚上吃饭前连队已宣布:明天团里考核轻武器射击。也就是那天晚上卓越做了个梦……

一支枪幽光灿然、熠熠生辉、飘来忽去,仿若无形之手操控着,很梦幻。卓越记得,他心里始终充满神秘的恐惧,一个脸上横贯刀疤的凶恶敌人,从灌木丛中探出脑袋,他鬼鬼祟祟走向前去,伸手抓住那支枪。

那家伙一进树丛,就看不清面孔了。但窸窣声和瑟瑟的草丛,让梦中的卓越惊恐地感到他在据枪、瞄准,甚至卓越想像出了他沿着瞄准基线,把瞄准线延伸向远处的样子。

突然,卓越与他的目光重合了,也用同样的姿态放眼过去,惊异地看见准星、缺口间有一高昂的头颅。一个飘忽的声音发着颤音,“同志,快躲开!”那声音云絮般游移、神秘。

一个“武工队”打扮的人,脖颈直挺,头颅高昂,哈哈大笑着转过身来。突然,一声神秘的枪声,那家伙应声倒下……

很快,卓越又出现在五公里越野队伍里,大汗淋漓,腿似灌铅。枪,仿佛在运动中在自动加重重量。卓越混杂在一片绿森森、汗津津的新兵群中,身上淌着热汗、大口喘着粗气,从一片桉树林中呼啸而出,又迅速消失在一片蔗林中……

他在心中算计:绕着三多塘底那条沙土路,跑五又四分之三圈才够。距终点还有一百四十米,他朝着目标狂奔……

起床哨响了,卓越弹簧般跳起来……


整整一天,卓越就沦陷于那个乱七八糟的怪梦中,进得靶场、编好组,坐等号令。只要一忽悠,卓越心里就会七上八下的扑腾。他们坐在靶场的草地,面对靶标偏右的位置,连长就在他们左侧,一把椅子容纳了他,他面前支着望远镜。

坐着没事,卓越就想起连长教他们射击的情景来——

那是一次奇特体验,场上共有8名教练,一次只能上八个人,那方法教材上没有。每个射手身后,都有一名教练。每一组射手上阵前,都要在坪子上跑两圈,呼哧呼哧喘气中,找准对应的靶台。

一字排开、列队了,人还在呼哧呼哧喘气,那声音像撒欢回来的牛。听到连长发“预备——”口令,射手们一起向后转。连长大声说:“严禁偷看教练!”大家只得乖乖站着,听身后的教练员,把枪栓拉得哗啦哗啦响。

听到“就位——”口令后,他们统一向后转,卧倒、瞄准。

先前说好了的,是实弹射击。所以,卓越瞄的特别精心,瞄啊瞄啊瞄了半天,奢侈了不少耐心……终于,他开始慢慢扣动扳机,“咔嗒”一声击发机响了,他惊异发现枪没有响。在他诧异之际,听见有的人枪响了。正当要报告“卡壳时”,他听到了:“各射手注意!起立!后退三步走——向后——转——”一连串口令!

第二枪,卓越瞄得轻松多了。他爬在靶台后琢磨:这是什么鸟方法!?这不是懵人吗?他甚至对连长的训练方法,有些怀疑。他想,反正就这么练吧,技术高低只是水平问题,我的态度端正得不能再端正了。他就那么想着,一边瞄着。

渐渐地他看见瞄准线指向了一片“清晰的模糊”,瞄准线在靶心下沿三分之一处,伴随呼吸悠忽、律动。他开始慢条斯理扣动扳机,扳机自由行程还合适。卓越渐渐闭气——屏住呼吸,继续加压——

“砰——”的一声,枪响了!

正迷迷糊糊,却听连长叫他:“卓越!”

“到!”他答。

“祝贺你,”连长笑眯眯地说:“十环!”

“我?”卓越愣头愣脑站着,还指着自己疑问:“我?十环?”

“是的。”连长平静地说:“你打了十环,你过来看看!”

卓越报告、出列,跑步到连长身边,蹲在望远镜边上,把放大的胸环靶,锁定在眼界里。那是一张新靶纸,平整光洁,绿油油的底色被一个个白圈分割出涟漪,靶心白圈上稍偏右的地方有个孔洞,火药擦痕明显。黑点中央四分五裂……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

“卓越啊,毛病就在于,你试图控制枪响时间,”连长说:“所以,就跑靶!啊,是不是。”

“什么?”卓越咕哝着问,“控制枪响时间?”

“是的,”连长说……


卓越当然记得,在那之前的一次射击训练中,连长发现了他的毛病。那时,连长才回来,还不认识他……

卓越伏卧在炮库内的水泥地板上,把准星放在缺口中央,把瞄准线指向胸环靶。那时,他想起了班长教的诀窍:寻找“清晰的模糊”。卓越惊异发现,那句话该分两个部分说:准星和缺口清晰,瞄准线指向靶心下沿模糊。百米以外,就是一片花花拉拉的模糊白色。卓越心里一阵狂喜,心说:这不就是那个“清晰的模糊”吗?就这么想着,卓越嘿嘿笑出声来。

“小伙子,笑什么?”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把卓越吓了一跳。秒秒钟思忖,卓越“嘣”地弹起来,立正站好——连长已经蹲在他身边了,不得不重新站起来。

“那么紧张干什么?”连长说。

“没、没紧张,”卓越说:“连——长——好,没紧张!”

“骗人!”连长笑笑说:“说话都把不住了,还不紧张?”连长这么说着,卓越便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又问,“想起什么好事?想对象了?”

卓越的脸刷地红透,说:“不是,我发现了班长说的‘清晰的模糊’,所以……”

“好嘛!”连长笑笑,“还挺用心!给我说说‘清晰的模糊’,什么感觉!”

“就是……那个,”卓越结结巴巴,“准星和缺口看上去很清晰,视线穿过平正的准星顶和缺口中央,指向靶心白圈下三分之一处,就成了模糊一片。”

连长点了点头,“哦”了声,然后问,“上次体验,打多少环?”

这一问,可算是打到了卓越的门牙上,他脸红得像猪肝、心跳得像打鼓,挠着头……这时,班长在一边说道,“光头!”

“光头?”连长反问,卓越心想,坏菜了,要挨批了。马后虎说:“小伙子长得很精明,话更精明。宇宙间的事他知道一半,地球上的事他全知道。不过,他的强项是‘制造灯泡’,我建议他退伍后,开灯泡厂,肯定发。前三次体验射击,上了一发子弹,还打到了邻居靶上。”

连长听着越说越来劲的马后虎,表情似乎没有变化。马后虎说完了,连长并没搭茬,而是直接命令道,“卓越!”

“到!”卓越应。

“卧姿——装子弹。”

“是!”卓越啪地给连长敬了个礼,转身卧倒。这时连长说:“认真连瞄三枪,我看看。”说着,连长蹲下,很快卓越就感受到连长身上的腾腾热气,也听见了连长有力的呼吸。

班长觉得特没面子,就到一边咋呼去了……

卓越瞄好了一枪,起身,“报告连长,瞄准完毕,请检查。”然后,一闪身站到边上,连长身手敏捷,卧倒,眯左眼,右眼放枪后。

“很好啊!”他站起身,一边拍打着尘土,一边说:“就这瞄准,至少也九环啊!你再瞄一枪。”卓越又爬下去,不一会,又瞄好一枪。连长看完之后对卓越说:“弄不好就是十环,可你怎么就打了光头?真是奇了怪、邪了门儿了!”

“我也不知道 !”卓越说。

连长把脑袋向后仰了仰,视线也就上升了一个角度,然后他上上下下点点头,若有所悟的样子。突然,他一指卓越,“从卧姿装子弹开始,一直作到退子弹起立,我完整地看看。”

卓越麻利地从头到尾做了一遍,连长“哈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卓越不知道连长笑什么……

然后,连长告诉卓越,“你的毛病,在新兵中有代表性,得用专门的方子来治。”

于是,连长就用了上面的方法……


说实话,射击真让卓越伤透了心,那段时间,班务会上班长多次发表重要讲话:“实践已经证明,并将永远证明,每个人都是有限的。啊,是不是,人嘛,这方面好一点,那方面就会差一点,对不对?虽然,我还不是党员,是个培养对象,并因种种原因,组织上还要继续考察我。但是,我明白一个道理,任何认为自己‘全能’的想法,都不符合辩证唯物主义……”

卓越知道,那话里的话,是说给谁听。

连队党支部考察三名“党员培养对象”,决定吸收两名同志入党,其中有马后虎。

连队党支部对马后虎的入党问题,以指导员为代表的稍少于多数的同志认为,从今年以来的工作热情来看,应该让马后虎入党,以示鼓励。

以连长为代表的一半稍多半数的同志认为,马后虎今年以来表现不错,但做一名党员来衡量,还需要培养、考察。连长说:“干工作,就得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干好一行,就是要像炼钢高炉,一热到底。不能热一阵、冷一阵。再说,入党,又不是奖励。啊,是不是。”

恰恰主持会议的指导员,征求其他同志意见时,卓越作为马后虎班里的兵,谈了看法,“马后虎,整体上是个好同志,但从工作态度、工作方法、工作目的、工作成绩综合考量,他没有另两个突出。尤其是,马后虎多次宣称,干好这一年、早点入个党,就三年媳妇熬成婆,船到码头车到站了。我在想,他这种话传到群众中,十分有害……”

卓越的话,让其他人很惊讶……

不久,马后虎在一个下午把卓越叫到了一边,说:“卓越啊,我们俩就是千矛盾万矛盾,你也不能在如此重大的问题上,说我坏话啊?!你知道吗,这会让人记恨终生的。”马后虎气呼呼地喘了口气儿又说道,“就算我对你要求严了,你也不能这样啊!对不对。”

“我哪样了?”卓越当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班长,您说什么?”

“卓越,你装糊涂,是吧?”班长说:“连队才几条人哪,我在连队混这么多年,会没几个朋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时,一只小鸟从天空中飞过,地上倏地出现一个小影子,又倏忽间消失了。班长指了指小鸟飞去的方向,又指了指刚刚留影的地方,意味深长地说:“麻雀飞过都有个影儿,何况坏话?”

“哦,你是说那个事啊,”卓越终于明白了。可卓越很纳闷,想:“支部党员大会,是很严肃的会,那是连队的最高秘密,可是马后虎,又怎么知道支部党员大会上的详情?”想到这儿,卓越有点愤怒。心说,“个别党员的素质太差了,这事怎么能说?这个人是谁?他就是躲在遮蔽物后面的遮蔽界,我也得找他出来!”于是,卓越想了想,说,“班长,我拒绝回答你。至于,我在支部党员大会上的发言,属党内秘密,我无可奉告。”

“得、得,”马后虎说:“没说你是鸭子呢,就跩上了?别忘记了,你也还是个预备党员。”

“纵然,我还没有转正,”卓越说:“可我一直把自己当党员来看,党员除了有权利之外,还有对应的义务。我强调我的义务。”

“得了,得,你别娇情了,行不?”班长不屑地说:“你把自己当作正式党员来要求,就是每次打靶给连队、排里、班里画鸡蛋,加菜?你画的鸡蛋,都能把战友们撑死了,知道不?还牛皮轰轰!你还好意思?!”马后虎停了停,想了想,又说,“党员不是要先锋模范作用吗?那你就应该带头跳过木马啊,怎么全班、全排、全连都跳过去了,你还是‘骑马大师’?”

登时,卓越的小脸儿都绿了……

应该说,马后虎不愧是班长,对卓越很了解,说揭短的话,一语中的……

就在那期间,卓越心中折磨透了,一个射击加一个木马,让他对当兵难易,有了全新认识,他第一次感到从百姓到军人的转变,不易。

卓越没少去练习,可效果让他沮丧。从班长走路、说话、举止方方面面看,卓越明显感到,班长的心理优势疯长起来,甚至能感到隐约的幸灾乐祸。班长明明知道卓越急于通过木马这道坎,他心里却像喝凉水似的,爽歪歪的。甚至,在卓越看来,班长心里有没有宁可卓越结业考试中不及格拖班里后腿,也坚决不愿意看到卓越跃过木马这道坎,也不一定。

一个星期天,卓越还专门求班副李文杰,李文杰说:“**,不会啊,你起跑的冲击力、身体谐调性,还有大体动作都没问题啊,怎么就跳不过?”

“我要是知道怎么跳不过去,还来求你?”急切中的卓越都说粗话了,“奶奶的,怎么会这样?我都快疯了!”

他的话,让李文杰大笑……

两个人一边说话,就走到了器械场边上,太阳正大,像燃烧的火球,木马在阳光下发出耀武扬威的蓝光,卓越说:“我试两动?”

李文杰点点头,站到木马边上,给卓越保护。

连队已经成了习惯,只要那几个“骑马大师”出现在器械场,大家就知道那是来开“小灶”了,不用叫大家都会主动来呐喊助威。一会儿工夫,器械场边上就会围起一群“迷彩服”,大家的情绪也会自动调节到兴奋状态,沸腾的情绪汇在一起,与腥骚的汗臭和震天的吼叫纠集起来:“加油!加油……”

卓越猫腰站在助跑线起点,摩拳擦掌,呲牙咧嘴,喘着粗气,看样子他要背水一战了——突然,他箭离弓弦般猛冲向前,直逼不远处昂首挺胸的木马……

已近半程——

接近跳板了——

大家的呐喊声震耳欲聋,好像给自己加油似的,可卓越跑着跑着就慢下来。不是减速而是制动,效果比高级进口轿车还灵,猛然间慢了下来,摁着马尾跳起,四平八稳地骑在木马上……

一片泄气的唏嘘声中,卓越狠狠摇摇头,一拳捅在内刚外柔的木马背上。几滴明晃晃的汗珠子,被甩进把沙池里,在沙面上写出几个泪痕般的小窝窝……

连续十多个回合,结局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今天,又凉兮兮了……

在那段时间,木马对卓越的压力,已经超过了当年高考。

班长马后虎很会说话,对卓越的鼓励也越来越艺术起来,多次在班务会上说:“我们班的训练形势,虽然整体不错,也还存在一些问题。譬如说,卓越同志,不是我表扬他,这个同志的确很卓越。木马的问题,小卓也不要太大压力,是不是啊,对于一个班来讲,在前进中遇到一些问题,对于一个人来讲,成长中遇到一些困难,都是正常的,啊,是不是。我也知道,卓越同志为了跳这个木马,没少下功夫,继续保持,好不好,困难一定会被克服……”

卓越非常明白,班长的意思和意……

在马后虎看来,只要巧妙地保持对卓越的压力,卓越就会越把这个事看重,卓越看得越严重,就越是跳不过去。因为马后虎清楚,卓越跳不过去,他不同于连队其他几个跳不过的新兵——那几个无一例外,全都是大胖子,身体圆圆的像大狗熊,跑步简直是在滚动,冲刺时像是跳迪斯科。

可卓越不是,马后虎知道,马后虎不说。

新兵结业考试越来越近,卓越也实在是疯了似的,可奇怪了的是,越来越跳不过去了,木马的傲气在卓越的气馁中更加张狂。弄得卓越日也思,夜也想,作梦都把床板蹬得咚咚响,嘴里大声嚷嚷:“木马,木马、木马……”。

可以说,只要他一想起跳木马,卓越心里就像中天落下巨石一磐,猛的压在了心头上……

放鸭子的黄老兵,也帮过卓越分析了不知多少次,黄老兵还帮卓越仔细分析过,大意是说,木马跳不过去,原因有二:一是不得要领,二是心理障碍。

可是卓越背起要领来,像吃炒豆嘎嘢嘎嘣脆,熟得不能再熟了,说实话黄老兵也一边聊天一边回忆卓越的动作:起步,正常跑,逼近助跳板过程中渐换快碎步……

上板起跳,一脚在前,踏上跳板,双脚平衡……

这时,双手按马与两脚踏板的合力让身体跃起,两脚顺势燕翅状分开,靠惯性跃马……

这些,都没有问题,如果能这样,哪怕动作不标准、不漂亮、不潇洒,但60分万岁还是可以喊了。

可卓越就是过不去!

你说气人不气人?!

看着人家蜻蜓点水、飞燕穿梁般潇洒利落地跃马而过,让卓越羡慕到嫉妒。班长又总是春风拂面般鼓励他,鼓励得卓越直想哭,卓越觉得那段日子太灰暗了……


注释


⑴遮蔽界:从射弹不能穿透的遮蔽物顶端到弹着点之间的那段距离。遮蔽物越高弹道越低伸,遮蔽界就越大,反之则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