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16)

魏远峰 收藏 1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URL] 魏远峰《兵者》之:十六、低姿匍匐前进⑴ 那天下午,作训股周股长刚写完一份《在新战士中普及现代高科技军事知识的几点做法》的材料,那是全股四人熬了几夜的成果。 写完之后,同志们一个个兴奋得不得了,都说会在团里拨份儿,师里也有转发的可能。股长说:“算了、算了,别想那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十六、低姿匍匐前进⑴


那天下午,作训股周股长刚写完一份《在新战士中普及现代高科技军事知识的几点做法》的材料,那是全股四人熬了几夜的成果。

写完之后,同志们一个个兴奋得不得了,都说会在团里拨份儿,师里也有转发的可能。股长说:“算了、算了,别想那金猫玉兔银项圈⑵的好事,团里认可就算了。即便是表扬,也并非所是绝对的好事,表扬与表扬背后深似沧海,学问大了去。”

听完,大家愣愣看着一本正经的股长,个个若有所思!

材料已打印出来,股长看了又看,放在了桌子上,回想了回想,觉得还像那么回事。于是,他决定送它上去,可就在他拿起来,准备送出那份材料时,却发现一个致命错误,问题出在署名上:股长的名字排在两参谋前,理所当然。可署名中,漏了一位重要人物,股长拿着稿子微微笑笑,心说:“开国际玩笑,这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股长顺手抄起那支专给下属改材料用的红笔,郑重其事地在自己名字前加了一个名字,交给打字员,又打了一份。样稿出来后,他满意地笑了。他认真坐下来,出神地遐想着,脸上烁起灿烂,眼睛都油亮了。那表情中不缺乏虔诚和类幸福感,仿佛谁正在表扬他。

过了好一会儿,他站起身来,拿起稿子朝楼上走去……

股长把稿子递给参谋长,参谋长放下手头的事,认真看了看,说:“嗯,好,有观点、有事实,嗯,好,有理有据。周股长,啊,作训股的材料大有进步啊。啊,不一样。”

“谢谢、谢谢、谢谢……”周股长连连说了十来声谢谢,然后谦虚地说:“参谋长过奖、过奖了……强将手下无弱兵嘛……”参谋长的表情微有变化,比同季节、同温度、同湿度、同一棵树上、同一片叶子,在前后一秒钟内的理化变化还小。就这样,也没能逃过股长洞察秋毫的火眼,那细微变化在他心底不亚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出事前,工作人员的惊慌和恐惧。只不过刹那间,股长就意识到,他那句话被歧解的N种可能——如果那样,就……

惶惶然中,股长补充说道,“在参谋长手下干活,哪有差的?对不对?”

“也不能这么说:我反对把个人能力无限扩大化,啊,活都是大家干嘛!”参谋长的话语和眼中渗出的浅笑泄露了心中天机,参谋长的表情又变回来了,股长高悬着的心,陨石坠地似的“忽腾”一声落下来……

这时,参谋长说:“你先过去,稿子的事,我来处理。”

“好,好,好的,好的好,”作训股长边敬礼边说:“团里那么多事,都得你老人家扛着!”

说着,就告退了……

参谋长也像作训股长,在材料即将送出时,发现了一个致命错误,就在署名上:他的名字排在作训股长和两个参谋前,这理所当然。他同样发现,署名漏了一位重要人物,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于是,参谋长弯下腰来,抄起那支专门给下属改材料的红笔,郑重其事地在自己名字前加上了个名字,交给打字员又打了一份。样稿出来后,他满意了,可还是觉得不怎么对劲。

哪里不对劲呢?参谋长想。

反正,就是不对劲!可是,怎么不对劲?

他认真坐下来,出神地遐想着,突然他拿起笔来,把署在最后的两个名字划掉,让打字员又出了份样稿,这一改,怎么看都舒服了、顺眼了。他为自己的睿智、高明高兴。

参谋长坐在高背大班椅上,端详着那份稿子,脸上烁着灿烂表情,眼球油光,表情有类幸福感,若在被表扬中……

过了好一会儿,他站起身,上楼。

团长放下手头的事,仔细把材料看了又看,又看了又看,说:“有观点,嗯,好,有事实,嗯,好,观点新,做法扎实。啊,参谋长,司令部的材料大有长进啊,我看不比政治处的材料差。啊,是不是。”

“谢谢、谢谢、谢谢……”参谋长连说了十来声谢谢,谦虚地说:“团长过奖、过奖了。常言说:兵熊一个、将熊一窝嘛……”

团长的表情,在微妙变化,比同一棵树上的同一片叶子,在同湿度、同温度、同季节里,前后一秒钟内的理化变化还小。纵如此,也没能逃过参谋长洞察秋毫的金睛。

刹那间,参谋长就意识到话被歧解的N种可能……

他想,当下级的就是要摆正姿态,正所谓:低姿匍匐前进,姿态越低越好。姿态高了,“低桩网”上密麻交错的铁刺,有可能刮破衣服、皮肉的危险……

继而,他想到另一个严肃话题:决不能像前任,稀里糊涂转业了。自己毕竟年轻,刚刚进修回来,上下关系理得顺。有再进步的条件,更有进步的愿望。

继而,他想到了团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替前任做的总结:每次团长、政委讲完,他还讲那么多干什么?再说,重复一号、二号的调子,一条道上讲到天黑也没事,可要是开创新领域、新话题,就不对了。

于是,他们总结出“三个意思”:领导讲了,什么也不讲,这叫没意思;领导讲了,又讲了太多,你啥意思?所以,关键是个姿态,而最佳的姿态就是低姿匍匐。领导讲完了,按照领导划的线重复,让领导划的线更明显。所以,领导讲完,沿着线多少讲两句,这叫意思意思。

参谋长觉得这话深刻、有针对性、入木三分!

惶惶中,参谋长让思想旅行了一次,哗哗流动的点状意念若阳光扑湖面,刹那间所有的光斑闪亮起来,绘就了湖面的璀璨——在熠熠闪烁的意象落荒而逃之后,参谋长虔诚地毕恭毕敬地补充,“在团长手下干活,哪有差的?谁敢耍滑?”

“也不能这么说,群众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英雄!对不对?”团长的话和他眼波中渗出的笑,说明团长的心情又回来了,参谋长高悬起的心像返航的飞船穿过了黑障,平稳落地……

这时,团长说:“参谋长,你先过去,稿子的事,我来处理。”

“好的,好的好,您忙着,”参谋长一连声儿说着,就告退了……

文章反复上报、修改之后,以师参谋长、2团团长联名发表在《军事》上,在全区部队广受好评。后来,师司令部作训科又组织人马,进行了修改、充实,使之成为精品,再加上将要提到的卓越他们连队的“群众性练兵”活动,它们形成了师里《军事训练年终总结》的主干。

国庆节前后,师组织科组织精兵强将,在市里的三星级宾馆开了几间房,白天聊天扯淡晚上“三打哈”、“喝小酒”,夜以继日奋斗了两个月,终于在它的基础上写出了上报军区的材料:《普及高科技军事知识,着力打造强师劲旅》,军区机关都说那材料写得好……


在参谋长那儿受了表扬的周股长,喝了蜂蜜似的,一路哼着小曲就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股长属狗,又特别嘱意十二生肖中狗的忠诚,就选了猎狗界面。每看见那匹健壮、威猛的猎狗,他都会莫名激动,刹那一念间或能找到精神相通的错觉。他甚至能把在荒原上狂奔捕猎的猎狗,与自己在某场战争中追歼敌人的场景,用蒙太奇手法交错起来、闪烁起来、互动起来、立体起来、丰富起来……

股长又看见了那钟爱的猎狗,在屏幕上专注着自己,它的眼神有着厚重的质感。那时股长就想,现代科技真奇妙,方不盈尺的玩艺儿,联通着广阔无垠的世界,让人掌握一切资讯。是哪个什么学家说的“第三次浪潮”?想不起来了,大约是个美国人。他说:“‘第三次浪潮’冲击下的一方天空,是一片陆地,是一汪海洋……”还有什么玩艺儿来的?……

股长滑动鼠标,点击桌面上的游戏图标,屏幕上微微闪了一下,就出现了若干选项:《反恐精英》、《登陆作战》,今天心情好,股长不想在其他游戏上纠缠,于是点击了《扑克牌》。

进入了游戏,手气很不错,简直是心里想啥就有啥。打到得意处,他甚至会不时叫一声:好牌,好牌!

“报告!”门外有叫报告?兴头上的周股长疑惑着,头也没回说了声,“进来!”然后一边摁鼠标起牌一边回头看,见进来一小伙子,不认识。自然也不知愣头愣脑的小伙儿是谁、干什么,于是一边点鼠标撂牌一边问:“小伙子,有事?”

周股长听到“啪”的一声,他知道那是敬礼的手与帽檐碰出的声音,纵然股长并未扭过脸来,但从利落短促的声音能够判断,小战士敬礼比较标准。这时,周股长听卓越问,“首长,我找蓝参谋。他在吗?”

“蓝参谋不在,”周股长点击鼠标又起了张牌,然后漫不经心回过一点头来说,“找他有事?”

“没什么事,”卓越以为股长在写材料或是做课件呢,等走近才发现原来是在“打牌”,于是卓越想了又想才说道,“首长,打牌呢!?哦,那我不打扰了。我想找蓝参谋,跟您说没用。”

“什么?”周股长一激灵,以这么多年军旅养成的敏感,他能感到身后小新兵比感觉中似要复杂些,于是说,“小伙子,哪个连队的?”

“我?”卓越已经感到打牌人对他态度的变化和警觉,一闪念卓越决定反守为攻,这样就可以把不对等换为对等,赢得主动。于是卓越说:“哪个连队的不重要,我找蓝参谋是想请教个问题,顺便指出那天课上的问题。”

“什么、什么?”周股长大为诧异,连连说道,“你给他指出上课存在的问题?”说着,周股长惶惶然关了电脑,回身站到卓越面前,审视着穿肥大的作训服、戴列兵衔、声音稚嫩,但言谈不俗的不速之客。

这时,办公室的门吱呀响了,“哎哟,这个材料,累死人了。”那人的眼白、眼窝、颧骨、两腮红得精透,面部周边颜色稍浅些,看得出来是几杯小酒引起的反应。他进门把帽子挂在衣帽钩上,回头一看,愣怔住了!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卓越心说。

“可巧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个小战士找你呢。”股长对蓝参谋说。


卓越跟着蓝参谋到了他办公桌前,蓝参谋脸上已氤氲起叆叇浓云,心中早响起虺虺雷声。他心说:“这个新兵蛋子,这不欺人太甚吗?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领导?你知不知道,课后我没找你麻烦,已经是我最大让步?你知不知道,只要我愿意,说让你不……”

“小伙子,你说你到底要干吗?”蓝参谋一边哗哗啦啦拉着椅子,一边抬眼来剜过去,劈头盖脸愤然说道,“你个屌新兵蛋子,那天我没说你就罢了,难道你还没完没了了?”

“不是这样,”卓越很平静,他规规矩矩给蓝参谋敬了礼,说:“我认为,有必要把没说完的话说完,没头没尾不是军人性格。”

“你还知道你是军人啊,啊?!”蓝参谋咕咚咕咚喝了口茶水,突然问,“请问卓越同志,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是,我回答,”卓越说:“服从命令!”

“好,那么,”蓝参谋说:“你既然知道军人天职,我命令你立刻回连队。”

“不!”卓越果断地说:“你这是滥用职权,非正常命令,恕难从命。”

“你们俩是怎么了?我怎么听不懂?”蓝参谋那天回来汇报说,课上得非常成功,掌声非常热烈,周股长不知情,才连声问他,“喂,蓝参谋,喂,小同志,怎么回事?”

“首长,”卓越转身对周股长说:“那天蓝参谋给新兵上课,内容有问题,他让提问时我指了出来,可他不愿听。不分皂白就结束了,我认为他讲错的问题很严重,才特意过来说清楚。”

周股长看了看蓝参谋,蓝参谋脸透亮亮红,羞怒熠熠于目。他又看了看卓越,小新兵满身理直气壮,倒没特别狂傲,幼稚的目光无奈、真诚。周股长低头不语、想了又想,心说:“麻烦了。怎么办?”良久,周股长说:“小同志啊,你坐下来,我们聊聊?”说着,他又对蓝参谋说:“你去给小同志倒杯水。然后也过来吧。”蓝参谋没说话,也没有去倒水,闷坐在办公桌前,眼中弥满浓雾。

“小同志啊,你说说,他哪个地方讲出了问题?”周股长说:“你又怎么知道他讲的有问题?”

“首长,是这样,”卓越说:“他那天讲网络战,不负责任地夸大我军能力。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懂‘域名解析’,上课的讲义大约届是东拼西凑来的。你可以想象,互联网在全球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领域那么重要,而美国在域名管理上特权唯一,等于高擎着‘达摩克斯之剑’。域名管理权的争夺战已打了很久,包括欧盟和以我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都希望美国将域名管理权交给国际组织。可美国不干,要继续充当‘世界网管’。”

“那么,哦,”周股长也懵懂了,他说:“即便如此,又有什么关系?世界上毕竟那么多国家,都攥在美国手里。他们不怕,我们怕什么?”

“股长,你别听一新兵蛋胡咧咧,”蓝参谋说话了,“一个解放裤衩都没穿烂的新兵蛋,懂什么啊?赶快打发他走,我给他们连打电话处分他,也就老实了、安生了。”

“哦,您是周股长?”卓越站起来,给股长敬了礼,说:“那就对了,您听听蓝参谋说的,他根本不适合当作训参谋。什么是军事民主?任何人错了都可以指,也必须改正。这才是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保证。光靠长官意志,还怎么打赢未来战争?股长,您说是不是?”卓越缓了口气,又接着说:“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早就说:‘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办法了。’美军也认为,‘过去百战百胜的中国,将在未来网络大战中败北’。很简单,屏蔽我们,就没招了。这不可怕?”

“是的,”周股长说“真像你说的,是比较麻烦。还有吗?”

“还有一点,”卓越说:“换句话说,我们的国家安全概念,该大飞跃了。国际反华势力在网上,凭借信息技术、资源发动的攻击从未停止、层出不穷……这些,乍一看与军人无关,其实息息相关。因为,我们的职能是保卫国家安全。”

“那么,依你看来,”周股长说:“该怎么样?”

“问题说来复杂,”卓越说:“对于我们来说,至少不能把一厢情愿的愿望当事实说给战士,误导人。技术方面,我国已做了些工作,正在实施新的互联网络域名体系,也在逐渐安装解析服务器。基本上,‘.cn’域名下的行政、科研、国防等网站的域名解析,已不绝对需要通过根服务器,在我国的服务器上,就可解析。最终,我们或许可做到所有中国顶级域名‘.cn’,都由自己的服务器解析。如果能这样,即使出现敌人恶意屏蔽,我们仍然可以通过互联网正常联系。但是,这样的胜利,毕竟不算绝对胜利了。您说呢,股长?”

周股长点点头,幽邃的目光中,有疑惑也有赞许……


后来,因为蓝参谋给连队打了电话,要处分卓越,连长赶紧请示股长,“怎么办?”

股长说:“凉拌!这事,怎么处分人?再说,小战士不好惹!知识这东西,壮人胆!!”

不过,连长还是找了卓越,云里雾里绕了半天,才点到正题上,没想到卓越的话让连长大吃一惊:“我已给团政委和团党委写信,强烈要求把不学无术的蓝参谋,调离作训股!”

连长一听就傻了!老半天,才冒出一句:“大家都给连队栽花,你怎么光给连队栽刺……”

卓越写信给政委并党委,说蓝参谋不合格,在作训部门的蓝参谋要是率部队作战,弄不好就把我们一个英雄团队给毁了。

团长、政委在一次机关干部会上,就这个事展开讲了两个小时,说干部要适应形势,说干部要提高素质,说现在的战士有知识撑着,天不怕地不怕呢!

这个事,很快就从机关到连队都沸沸扬扬,开了锅似的热闹了一阵子。

没多久,蓝参谋又回了军务股。当然某种意义上,对蓝参谋来说,从天堂里来到天堂里去,没什么。军务股,毕竟还是“权力”部门。不过,内心里,蓝参谋不服气!别的没有,就是不服气!别的没有,就是恨得牙根痒!

这件事,作训股长,也没面子。一次酒后坐车,风吹了脸,股长轻度面瘫,五官偏移。于是,就有人调侃,是卓越给气的。

不过,实话说,周股长对卓越未生成见。

蓝参谋买了花篮、果篮到医院探望周股长,说:“股长啊,该痛打落水狗时你心慈手软,还是被咬了不是?”

“你说什么呢,小蓝?”股长说:“我以为你会长进些呢。那个小战士,不简单,真的!好些东西,我也不懂。所以啊,病好之后,我得设法读书去,充充电。”

“哎呀,股长啊,”蓝参谋拨郞鼓似的摇头,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一个小新兵,就把我逼出作训股,连您也怕了?也要走?再说,当官大小,跟知识成正比?”

“话不是这么说:也不是当官不当官、当多大官的问题,”股长说:“我觉得不学习,很快会落伍。我专门去了他们连,有人对他微词,但整体上他品质尚好,就是‘一根筋’。再说,知识,我们是要敬重的。”

“机炮连也够屌戗,这么刺头的屌兵,哼,”蓝参谋说:“要是我是他们连长,你看我怎么把他修理服帖。指导员、连长都窝鸡巴囊的,打电话给指导员,让他关照个班长入党,办不了,还党内一把手呢?连长,我打电话让处分那屌兵,他拧屁股调腰不落实、打哈哈,就是变相怂恿,哼,看我以后……”

“小蓝啊,你这话不对,”股长说:“课有问题,人家提意见,怎么处分?再说,在你看来,觉得挺可恨。可换个角度,战士就可爱了——有知识,人正直,部队不正需要这个吗?”

“可爱个鸟!”蓝参谋说:“这么屌蛋还可爱,那老实兵该怎么办?部队都成他这样,不乱套了?”

“不是这样,我问了,他工作不错。大约管理教育出了问题,没跟上。再说,战士们都成了绵羊,也不见得好。”股长说,“那个卓越就是死认真,他给指导员纠正过问题,指导员气得茶杯都摔了!可指导员说,自己想了想,觉得战士没错。我也在想,就这胆量、勇气,我都自叹弗如。”

“股长啊,这哪叫勇气,明明是好表现、好显摆,”蓝参谋说:“反正这个屌兵,还有他们连队,哼……”

“小蓝啊,别这样,”周股长说,“你也得消消气,学会自责、自省、宽容。”

蓝参谋没说话……


注释


⑴低姿匍匐前进:单兵身体贴近地面。以手臂和腿的合力推动身体前进的动作。通常分为低姿、高姿、侧身三种姿势,通常在遭受敌火力威胁,遮蔽物较低时使用。

⑵金猫玉兔银项圈:一句俗语,笔者任班、排、连长时经常用。三种东西都是珍贵饰物,别想那金猫玉兔银项圈,就是让人想得实际些,不要好高骛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