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六十五章 尘埃落定(1)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张信朝着马腾离去的背影恭敬的弯下腰鞠了一躬,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位豪爽的英雄了吧!

“张信!”马超走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张信的肩膀。

“孟起,我…”

“不用说什么了,其实我爹说道对,就当是造化弄人了。你身后的这三个人,就是你说的高手吧!果然不错,今天我马孟奇起算是见识到了。”马超看了看赵云三人,对着张信笑笑。

“孟起,我也知道像咱们这样的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战场厮杀的,可子龙的枪法虽好,可正如我说的一般,这个天下能人多的去了。以后你自会见到比他们还强的人,到时候你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无敌。”

“有这种人吗?我很想见识到。”马超脸上尽是不信。

“有,那是天下的英雄,独一无二的英雄,到时候你自会见到。孟起,答应我以后切莫大意,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张信郑重的说道,他不想马超的命运就像《三国》中说的一般。那对这个英雄来说,也太凄惨了。

“呵呵…”马超笑了笑,忽然脸色一变,郑重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自会做到的。以后若是战场上遇见了,不要对我留情,否则就是看不起我马孟起。”

“你放心,对于你,若是真有这个机会的话,我自会让你看到‘噬神’的锋芒。”张信也是郑重的回答道,对于马超来说,只有全力以赴,才是对他的尊重。

“那就好,我等着你。可惜啊…现在没有见识你的枪法….”马超幽幽的说了一句,转身也离开了。

“张信,庞德也不说什么了。以后战场上再见了。”庞德抱了抱拳,留下这么一句,也不等张信说什么,拾起大刀转身就去追马超。

“你们知道么?这两个人都是英雄!但愿他们不要继续他们的命运了。“看着庞德和马超的背影,张信轻轻的对着身后的赵云几人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管他们懂不懂,转身就要离去。

“张大哥…”正在这时,马文鹭忽然叫了一声,“你可是不愿再理会文鹭了么?”

张信闻言顿时停下了脚步,“文鹭,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就如你阿爹说的一般,我也是没有办法。你好好保重自己吧!”说完又,又迈开了脚步。

“张大哥,不管阿爹他们怎么做的,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个救了我的人,都是那个月下哭诉的少年。文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你那次救了我,我的心里就时常出现你的影子。我们凉州的女儿家不像你们中原人一样,有什么就说什么。那晚咱们在星空下呆在一起,我就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你知道么?”

什么?张信不由的停下了脚步,身后的马文鹭已经哭了出来。

赵云、徐晃也是听到了这话,拉了拉愣着的张飞就先走了。

“文鹭,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说,总之…总之我是要走了。你自己保重。”张信转头又对马文鹭说了这句,急忙跑了出去。

张信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马文鹭说,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虽然古人都算是早熟,一般的女孩十三岁时就可以嫁人了。可自己毕竟不是这里的人,总觉得马文鹭像是自己的妹子一般,丝毫没有什么另外的想法。再说自己心中一直有个白色的身影呆在那里,已经装不下任何人了,再也不想和别的女孩子牵扯这些暧昧的事情。

“我会去找你的,你记住我的这句话。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张大哥你等着…”身后马文鹭的声音依旧在响起,却是越来越小。

当张信出了马府之时,已经有马府的骑士牵了‘惊雷’在外等着他了,赵云三人也已经上了三匹战马,正在一脸怪笑的看着张信。

“张将军,家主交代说让你莫要忘了‘惊雷’,好好待它。他就不来相送了。”骑士说完朝着张信抱拳行了一礼,就走进了马府。

“公子,哪里来的战马?这么神骏。”张飞看了看‘惊雷’羡慕的说道。

“翼德喜欢么?可惜他已经认了我为主了,不能再送给你了。那匹‘逐日’听公明说你喜欢,回去就送个你好了。”张信摸了摸‘惊雷’的马首,一边说一边上了马。

“真的?”张飞闻言大乐,“就是公子送我‘惊雷’,咱老张也不见得喜欢,谁叫他是白色的呢!‘逐日’好,我就喜欢他满身的黑毛,黑黝黝的。我早先就觉得他和咱老张有缘,公明还不给我,说是要留给公子,现在怎么?还不是咱老张的。”

“我看你这人真是没一点出息,不就是一匹马吗?至于吗?”徐晃一脸的羡慕,忍不住说起张飞。

“徐公明,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不和你说。反正老张有了‘逐日’,你没有。哈哈…”

“张翼德,你…”

张信看着张飞、徐晃笑了笑,转身对着赵云说了一声,“子龙,不管他两了,咱们走!”

赵云一愣,“公子,咱们这是去哪?”

“咱们回家!”张信说完,挥起一鞭,‘惊雷’嘶叫一声就冲了出去。

“公子,等等我们啊!”张飞、徐晃在后面大声喊道,却只能看见‘惊雷’身后的一道烟尘。

………………………………………………………

光和七年二月,金城郡守府。

“依然是没有公子他们的消息吗?”郭图虚弱的躺在床上问道徐庶。站事结束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的身子恢复的也不错,可依然起不了床。

“没有,张大人那里也是派了好些人寻找,可依然是没有什么消息。就是子龙他们也没有什么讯息传来,真是让人担心啊!”徐庶说完,颓废的坐到了郭图的床边。

“军中可有什么动静?”郭图皱了皱眉,可依然先问起了军中的情况。对于他来说,领兵作战不是他的专长,可自己的责任就是守住张信的这些军队,这是他的首要责任。

“这个倒是没什么情况。公明、子龙、翼德三人不在,公明的‘祈罪军’和子龙的步卒都有高顺在那里镇着,现在也都没有多少人,也生不了多少乱子。公则,你就放心好了!”

“元直,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说的是子龙他们,子龙、翼德跟着咱们的日子也是不算短了,我自然放心。公明是公子一手提拔的,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我说的是公明手下的候选,还有那个鞠义。现在咱们还不到一千人,而且基本上人人带伤。鞠义手下还有三百的‘悍死军’,除了高顺的‘陷阵营’以外,军中谁也拦不住他。我也不是怀疑他,可他手下的那帮人都是些什么人你也知道,难保不会有什么想法。那个候选原本就是个马贼,你也知道梁习的那件事情,候选和他一样是韩遂的人,当初要不是咱们抓了他的家人,他也不会投降,现在公明不在了,谁能压得住他。他在金城人头又是熟悉,登高一呼,定有不少的人跟从。”

“这…公则你是否多心了,候选先不说,鞠义那个人大家也都看见了,虽是有些孤傲,可还算的上不错,至于他手下的那些人,他也是能压制住的。”徐庶皱了皱眉,有些不相信的说道:“那个候选,看样子也不是这样的人啊!二郎不是说过,这人是条汉子,怕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二郎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些年他看上的人哪个有过问题?”

“是人都会出错,我从不相信谁一辈子也不会出错,即使是公子也一样。咳咳…””郭图听完,气的咳嗽不已。

徐庶赶紧帮他拍拍背,他也不生气,毕竟一起这么多年了,谁还不了解谁啊!

“元直,你也不要怪我话重,我也是没办法。”郭图咳嗽的满脸通红的说道:“咱们现在是非常时期,老爷的军队已经向着美阳开去,咱们人少,要是出个意外,公子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实话说,我这个人除了公子谁也不相信,我看着谁都有问题。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有一个真心的朋友,可这又怎么样?反正我总要死在公子手里的,到时候,也免得人记挂。”

“公则,这个我知道,高顺、曹性他们也都清楚…”

“这个不要说了,元直,你也是学过兵法的人,公子的《白公兵法》上面满是血腥,你也算得了精髓的人,可怎么还是这样,当年颖川的血气哪里去了?”郭图责怪的看了徐庶一眼,说道。

当年为了这事情,徐庶和郭图一度闹得很不愉快,可这些年过去了,两人也没有了当年的隔阂。

郭图又接着说道:“我也不多说了,以后你自会明白我的苦心。你先帮我叫张苟进来,我有话说。”

徐庶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只留下郭图一个人在那里沉思着。

“公则,什么事情?可是有了公子的消息?”过了一会,徐庶引着张苟进了郭图的房间。

“这个怕是令你失望了,还没有消息。你先坐下,元直你把门关上。”郭图勉强坐了起来,躺着说话毕竟有些不舒服。

“有话就说吧!既然不是公子的消息,我还要去练剑呢!”张苟冷冷的说了一声,也如史阿的神态一般。在他的心里,只有张信和史阿才是他最尊重的人,其他人?那和他没关系。

“呵呵...”郭图笑了笑,也没生气,相反他喜欢张苟的这种脾气。

“张苟,咱们也是认识快十年了,我郭公则是什么人,你也是知道的。我也不多说了,现在就教给你一个事情,你去帮我办一下,怎么样?”

张苟皱了皱眉,眼光就像他手中的利剑一般犀利,“是否和公子有关系?若是无关,恕我没办法答应你。”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这事情只对公子有好处,没有一点的坏处,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元直吧!”

张苟看看旁边的徐庶,点了点头,“你说吧!”

郭图闻言,紧紧盯着张苟一字一顿的说道:“张苟,我要你在‘从龙卫’里挑选十个人,给我紧紧盯着军中的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我和元直,若是有什么不对,直接斩杀!公子要是怪罪下来,自有我来说。不过在没有什么情况以前,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公子。以后要是咱们的人多了,你就在增加一些人,至于费用就有我想办法。”

“就这事?我答应你。可你要是有什么图谋的话,小心我手中的三尺青锋”张苟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郭图只觉得张苟的这句话就像是他的利剑一样的冰冷危险,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张苟,先给我盯紧两个人。”郭图看着他要走,赶紧喊了一声。

“谁?”张苟闻言冷漠的说了一句,可是却没有回头。

“鞠义、候选。”

“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张苟闻依然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公则,这事情是不是该对二郎说一声啊!毕竟现在咱们这些人都是真心跟着他的,要是让二郎知道了,怕是会伤心的。再说了,张苟是个剑客,让他暗杀谁或许可以,可要是干这事情,他的心思还是不够缜密,也不适合干这件事情啊!”徐庶等着张苟出了门,担忧的说道。

“算了,就先不告诉公子了。元直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到处乱说,就当是咱们三人之间的秘密吧!至于张苟嘛!咱们现在没那么多的人,就先让他干着,等以后找到合适的人再换了他。”郭图闻言想了想说道。

“那也能这样了。”

………………………………………………………………

美阳韩遂军营

“韩文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要是不说清楚,小心我北宫伯玉认识你,可我手中的利刃不认识你。”北宫伯玉自从攻击长安不下,就带着自己手下由先零羌人组成的军队辗转到了美阳,可一路上没有韩遂的粮草补给,军心大失,早先的十五万大军到如今只剩下不到十万人。他也知道自己让韩遂给耍了,怒气冲冲的要韩遂给他一个交代。

“就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光想着你的金城了,咱们的计划也不管不顾。让那个董卓强了先,李文侯也惨死在了陇县,你知道么?”边章更是愤怒,手里已经紧紧的攥住了刀柄,若是韩遂不说清楚,就准备上前斩杀。

边章更是悲惨,手下只剩下三万的兵卒不说,还被董卓手下郭汜追的狼狈不堪,在湟中羌人中的地位可以说的上是一落千丈。那湟中羌人是土生土长的凉州人,在他们的信仰里,永远是强者至上,谁强就服谁,若是不强了,那就和地上的泥巴没什么区别,谁都可以上前踩上一脚。

“呵呵!两位将军莫要生气,我也是有苦衷的。先坐下,想着两位将军此来也是极为辛苦,先喝上一杯水酒再说。”韩遂被两人怒骂,也是不生气,亲自倒了两杯水酒端到两人跟前,说道:“边章将军,也不要为董卓耿耿于怀,不就是输了吗?那董卓不是还被我给围住了,要不是他机灵,我现在就拿了他的人头给你解气了!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我韩文约不是也输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吗?这还不算,我的全家都被他们给斩杀了,难道这事情我会怪在你们头上。”

边章脸上缓了缓,喝下那杯酒,气哄哄的说道:“我也知道你心疼家人,可这是打仗,哪里来那么多时间儿女情长!说来就数文侯惨,到死都没留下个完整的身子!想着就让人心疼。”

“这个我知道,你也不要伤心,咱们凉州的汉子,人死鸟朝天,也怨不得谁!就当是我韩文约欠他的,我自会多烧些纸钱给他。”

“这就好!我就先听你说的。”边章说完,坐了下来。韩遂使了个眼色,一个兵卒就端上了酒肉,伺候边章吃喝。

接着韩遂倒了一杯水酒,又向北宫伯玉走去,“将军,我知道这事情是我韩文约做的不对。您是先零羌的头领,自是要对手下部族负责,这样子,这些年来我手下也有些金银,就全拿出来送给你的部族,就当是我韩文约赔罪了。我是你亲自提拔出来的,自是会先紧着您,所以你的损失,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让你在部族中的威信不受任何损失。”

北宫伯玉闻言,拍了拍韩遂的肩膀,“文约啊!说实话,当年凉州刺史耿鄙也实在不是东西,族人都活不下去了,我这才率领着族人起来反抗。又哪里是为了什么金银。你的全家都遇难了,我听着心里也是难受,这样子,等咱们准备好了力量,收拾收拾流落的散兵。再打回长安去,为你全家报仇!”

“谢谢将军了!”韩遂已经是感动的痛哭流涕,“文约无以为报,只有水酒一杯,感谢将军大恩了。谁也不理解文约,只有将军念着文约的难处,文约真是不知道…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北宫伯玉接过酒杯,仰首喝下,拍拍韩遂的肩膀,“文约,不要伤心了,放心,我自会支持你的,不拿下张温父子的人头我北宫伯玉誓不收兵。”

“文约,你主意多,倒是给咱们说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啊!”边章已经吃的满嘴是油,那个小兵也是极为懂事,不停的为他倒着酒。

韩遂等着北宫伯玉喝完那杯酒,接过酒杯,慢慢的端详着酒杯,笑了笑,“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可是现在张温、董卓几十万大军向着美阳压了过来。死守绝不是办法,那是找死!为了咱们不死,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但是却少一样东西!”

边章接口道:“少什么东西,依着你韩文约的本事,什么东西你拿不到?你拿不到的话,我边章替你想办法,只要不是天上的星星,我自会拿给你。”

韩遂笑了笑,“其实也没有那么的难,只是有那东西的人不愿意罢了!不过你说的倒是对,我韩文约想要的东西,的确还没有得不到的!”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北宫伯玉也急着问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