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里桥战役发生在1860年9月21日,对阵双方是以僧格林沁统率的蒙古骑兵为主、绿营兵及民团为辅的清军,和英法联军。

战役爆发背景是,当时天津大沽已经陷落,英法联军沿通县进犯北京,僧格林沁首战失败,从天津退守张家湾,此外,在马驹桥、齐化门以东至定福庄,也有清军布防。防御清军总数约3万,主力(也是之后主要牺牲的战士)是蒙古马队近万人。

9月18日,英法联军从天津出发进攻张家湾,以“火箭”攻击蒙古马队,蒙古马队溃散,冲动后面的步兵阵脚,清军整体败退至八里桥。但是此时僧格林沁仍然信心十足,重新整顿了马队,利用八里桥附近灌木丛做隐蔽,埋伏蒙、满骑兵将近1万人。在这里僧格林沁犯了第一个错误,就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构筑工事而不是侦察敌情、勘探地形上,以冷兵器构筑工事死守热兵器军队进攻无异于等死。接着僧格林沁又犯了第二个错误,就是把实力最弱的胜保马队至于防线最前,事实证明胜保马队的崩溃造成了清军防线的整体溃败。

9月21日凌晨4时,英法联军发动进攻,7时八里桥战役爆发。

联军分三路进攻,科林诺指挥的法军第2旅主攻的南路是八里桥战役的主要战场,由法国人孟托班担任总指挥。

战役一爆发,清军就立刻陷入被动挨打的境界,这和僧格林沁的指挥失误是有重要联系的。骑兵优势在于其高度机动性,正面广阔战场的冲击尽管也有威胁,但是面对热兵器的火力优势无异于送死。

7时,清军第一批骑兵列队后发起冲击,法军以空心横线阵型迎战,“直排三列,连环枪发不绝”,骑兵纷纷倒地,法国人描述“每一发子弹都能打下一个骑兵来”。在这里不得不承认面对排山倒海之势的骑兵冲击法军步兵仍然能从容装弹射击,证明法军步兵的素质仍然是当时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优秀步兵之一。特别是在部分骑兵已经冲击到自己阵地四五十米的地方,法军还是可以镇定地保持阵脚不动,轻易击溃了冲击中的骑兵,老夫在此推测,法军在此借鉴了滑铁卢战役中法军铁甲骑兵失利的经验,当时英军使用了一个横线变方针的战术,让法军铁甲骑兵冲入自身阵地仍然被动挨打,无从发挥冲击优势。当然,使用这种变阵,对于兵源素质要求极高,特别是心理素质。

一小时之内,胜保马队第一批攻击力量就损失殆尽,这个时候更严重的灾难来临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按时投入战场的法军炮队终于赶到,更多的炮火倾泄在胜保马队头上,胜保坐骑被炸死,胜保本人也受伤,胜保马队彻底崩溃,后撤的骑兵冲动了整个清军防线。法军两个骑兵连这时候已经攻到桥边,部分汉军绿营和民团跳出战壕展开白刃战,在骑兵冲击下损失惨重,这里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清军尽管配备了火器,当时质量太差,装填工序太多,射速三分钟才能打出一发,所以伤亡颇大。

僧格林沁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部署失误,明白联军主攻方向不是西路而是南路。这个时候僧格林沁的表现堪称英勇,亲自指挥本部骑兵主动出击,想对南路法军和西路英军实施分割包围(老夫点评:这个时候才想起发挥骑兵主动出击的优势?而且面对热兵器敌人围住了又能在正面对决中消灭么?),同时命令本部步兵援助南路胜保马队。

上午9时,胜保马队已经全军覆没,僧格林沁的部队也和英军陷入苦战,一路英军已经迂回于家集方向,对僧军形成包围之势。僧格林沁只好主动撤退至朝阳门,英法联军攻占了八里桥。

八里桥战役,清军马队损失惨重,在镇压农民军起义中大出风头的僧军骑兵的尸体推满了战场,汉军绿营和民团也被击溃。

这场战役输得十分窝囊,清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骑兵的高机动性也能大大抵消联军的火力优势,并且事先已经得到了准确情报:“拿获奸细,据供:逆夷用兵,马队在前,步卒在后,临阵则马队分张两翼,步卒分三层前进。前层踞地,中层微府,后层屹立,前层先行开枪,中层继之,后层又继之,我军若迎头轰击,马匹一经受伤,必然惊溃,惟有斜抄横击,轰毙必多等语。夷情凶悍,深知兵法,是在该大臣等审度形势,妥筹应敌,以操必胜之权。……若仅用正兵与之相角,恐夷人诡谲,不足以尽其变”。

说得已经很清楚,不要正面突击,而是要斜线攻击,这是骑兵战术中很先进的一种理念,就是骑兵呈斜线方向切入攻击,能最大限度减少炮火齐射杀伤兵发挥骑兵冲击力,可是胜保马队的进攻始终是在宽大战场上使用横线集团分批次冲锋,最大限度让敌人发挥了火力优势。

此外,尽管英法联军的炮火给清军马队造成重大伤亡,当时最终导致清军防线崩溃的还是法军骑兵的冲击和白刃战,在这里老夫得说一句,尽管当时汉军绿营和民团有爱国热情,但是看到清、蒙马队崩溃后,汉人为主的步兵是否还愿意为满清皇帝拼命,确实是个问题。

而且大家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就是清军马队实际上已经突破了法军防线,和法军步兵纠缠在一起,这个时候清军步兵却没有跟上,是汉军步兵不愿意跟着清军马队冲锋?还是清军压根就不信任汉军不肯让汉军执行主要任务,结合汉军步兵之后的大规模溃退,值得深思。

顺便再谈谈这次战斗双方的伤亡情况,僧格林沁自称毙伤法军上千人,而法国人自称只死亡12个,这里面法国人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大家注意到没有老夫上文提到了“火箭”和法军骑兵,这里的火箭就是印度士兵发射的,法军骑兵也是由印度骑兵构成的,所以,除了12个挂了的法国人之外,肯定还有印度兵的损失,但是法国人没有提。此外,僧军和英军也发生了激战,英军的伤亡数目不祥。不过无论如何,英法联军加上印度兵的损失,最多也就是伤亡近百人,而清军的损失很大,第一批攻击的3000马队只有7人生还,此后清军防线崩溃,自相践踏,伤亡肯定不小,不过考虑到近半的步兵以溃散为主,损失的主要是蒙、清马队,估计清军伤亡在1万到1.5万之间比较合理。

无论如何,这次战斗,宣告了中国“胡服骑射”战术在热兵器时代的终结,此后,再也没有哪支中国军队使用骑兵骑射的方式来抵御外敌进攻了,一个原因是这种战术确实无济于事,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骑兵主力已经在这次战斗中损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