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原配夫人--卢慕贞

中南海海东青 收藏 0 3340
导读:卢慕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后,在中国大陆卢慕贞的名字就很少被人知道,她的照片长期未能悬掛於广东翠亨村孙中山故居,以致若干年后,许多人大陆人士竟然不知到孙中山还有一位原配夫人,也搞不清孙中山独子孙科的生母是何许人。

国父孙中山先生光辉的革命一生,与他的大哥孙眉密不可分,有人将孙眉誉為“推翻满清创建中华民国的幕后英雄”。卢慕贞夫人与孙中山的婚姻,也是在大哥孙眉的关心和督促下建立的。1883年秋,国父孙中山先生因在故乡毁坏北极殿神像,担惊受怕的父母面对乡亲的眾怒,為息事寧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把儿子送往香港读书,后又到檀香山的长子孙眉那里,可先生不满大哥的严厉斥责和管束,负气不辞而别,於1885年4 月,回到了故乡翠亨村。当时,爱弟心切的孙眉看到弟弟性格倔强,实在难以管教,思来想去,想到婚姻是羈绊弟弟的一种良策。於是,他匯了一笔钱回家,除了供弟弟读书之外,希望父母儘快為弟弟成婚,使其安於家庭生活,免得再因年轻气盛而惹出难以收拾的麻烦,让父母受辱。


孙眉的提议促使父母迅速為孙中山物色对象。孙中山母亲杨太夫人恰巧有一姐妹嫁在香山县上恭都外塋乡(今属珠海市金鼎区外沙乡),她认為同乡卢耀显之女卢慕贞与孙中山很相配,从双方的家世、年龄、经济状况等看,算得上门当户对,便极力撮合这桩婚姻。卢慕贞生於1867年7 月30日,其父卢耀显出生于书香世家,后漂洋过海到檀香山谋生,与孙眉同為檀香山华侨。


卢耀显虽经商而致家境渐富,却很早因病而逝,家境又渐转衰。卢慕贞是卢耀显长女,虽家距孙中山家乡翠亨村仅有数里,但以往卢、孙两家素无往来。那时,年轻人结合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卢慕贞与孙中山根本无缘相见。对孙中山来说,他有志於从事反清革命,生活势必飘忽不定,所以起先并不愿结婚.然而,国父孙中山一向敬重父母,同时他也根本没有把婚姻视為像反清革命那麼重大,所以,他没有违抗父母和大哥之命。1885年5 月26日,卢慕贞在与年方20岁的孙中山先生定亲后不久就结婚了。孙家家境富裕,所以,婚礼办得相当热闹。结婚地点在孙家老宅左边的一间新建平房里,按当地的风俗,在家中正厅立了字架,立字為德明(按:孙中山幼名帝象,字德明,号日新),两旁对联為“长髮其祥,五世其昌”,特别醒目,给贺喜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孙中山当时在香港英国殖民当局办的中等学校中央书院(1889年改名域多利书院,1894年改名皇仁书院)就读,他志向远大,没有像他大哥孙眉所希望的那样把结婚变成生活的藩篱,所以,与卢慕贞夫人结婚三个月后,孙中山便於同年8月,离开家乡再赴香港中央书院复学。孙中山在1886年夏抱著“医亦救人之术”,放弃仕途和当传教士等职业,毅然进入了美***长老会所办的广州博济医院附属南华医学堂(今广州中山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旧址)。1887年,他又进入香港雅丽氏医院开设的西医书院(即香港大学医学院前身)。他埋首书海,只有在假期才回故乡与卢慕贞团聚,对过门后才认识的夫人,开始时夫妻的感情并不深厚。但孙中山知书达礼,每逢回乡,对言语不多的卢慕贞相敬如宾。随著时光的流逝,孙中山对卢慕贞加深了瞭解,渐為她孝顺、勤劳和贤慧的行為所感动。卢慕贞自幼丧父,与寡母相依為命。由於家庭环境,作為长女,卢慕贞自小勤快,素以孝敬长辈而闻名乡里,尤擅女红。在婚后的数年中,儘管孙中山回乡并不多,但每次回家,卢慕贞总為他缝製一套新衣服和鞋袜,婆婆杨太夫人身上的穿戴也多出自卢慕贞之手。最令孙中山感动的是,1888年春,父亲孙达成病重至逝世的那段日子里,他和大哥返乡探望父亲,亲眼看到卢慕贞在父亲病榻前,寸步不离,亲奉汤药。应当说,卢慕贞与孙中山经过长时期的相互瞭解,夫妻感情渐生,日见和睦。1891年10月20日,卢慕贞与孙中山结婚七年后,儿子孙科在翠亨村诞生。


1892年7 月,孙中山以全校之冠的优秀成绩从香港西医书院毕业。同年,由他设计的新居落成(即现在的孙中山故居),卢慕贞搬入大门左边的房间居住。这段时期,孙中山在澳门、石岐、广州行医,经常回家。据孙科在《八十述略》中说:“我出生的第二年,国父在澳门开了一家中西药局,执业行医,所以我就跟母亲搬到澳门与父亲同住。不久之后,又迁居香港。”1894年,长女孙蜒在翠亨村出生。

http://zgltluntan.5d6d.com/viewthread.php?tid=197&extra=

卢慕贞是一个旧式女子,虽受过教育,但文化不高,并不懂得孙中山所从事的反清革命,也就不能和丈夫夫唱妇随,但她从不阻挠丈夫的革命言行,以另外一种方式默默支援丈夫去实现伟大的革命抱负。李伯新先生在《默默支持孙中山革命的卢慕贞》一文中,给予卢慕贞很高的评价:

“卢氏是一位具有中国传统女性优良美德的母亲,一手承担养育儿女的责任,又孝顺侍奉家翁家姑,照料婶母程氏生活。一个小脚女人,承担这麼多的繁重家务,还為孙中山的革命活动担风险。她使孙中山减少了家庭的后顾之忧,把精神集中到革命事业上。”


1894年1 月底,孙中山专程返乡,闭门十多天,草拟出建议改良政治、谋求民富国强的一封长达八千多字的信———《上李鸿章书》,又和陈少白商讨修改定稿。他在翠亨村期间,潜心谋求救国之道,根本顾不上夫妻间的儿女情长。卢慕贞从不埋怨,在生活上给予他悉心照顾,在感情上又以妻子独有的温柔去体贴关心。每次孙中山匆匆离别家乡,卢慕贞总是默默為他打点行装,望著丈夫远去的身影,她总是把惆悵和思念深深地埋在心中。


1894年10月,孙中山在檀香山创建兴中会,树起反清革命的大旗,昂首踏上了民主革命的征程。在漫长的革命岁月中,卢慕贞默默地支持,对孙中山革命思想的演变,无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想见,孙中山长年累月在海内外奔走革命,根本难以顾及家庭,而他的大哥孙眉又远在檀香山,姐姐也已出嫁,年迈的母亲杨太夫人身边只有大媳妇谭氏和卢慕贞為伴。在这种情况下,卢慕贞默默地承受著家庭生活的巨大压力。每当漂泊在外的孙中山向来自家乡的人打听家况时,他们一致称讚卢慕贞的美德。在当时,乡人谓卢慕贞“孝敬贤淑,闻於乡党”,这使孙中山先生没有了后顾之忧,从而更加全力以赴地投身革命。

http://zgltluntan.5d6d.com/viewthread.php?tid=197&extra=


1895年,孙中山先生和陆皓东先后在家乡石门、南朗招募勇士,策划在广州武装起义。同年10月26日,孙中山领导的第一次武装起义———广州起义没有正式发动就被清政府镇压了。反清义士陆皓东、朱贵全等被捕后,慷慨就义。广州起义失败后,清政府疯狂缉捕革命党人,广州城内外及南海、番禺等各县,遍贴两广总督谭鐘麟缉捕革命党人的告示,并分别悬赏花红银数百至一千元,通缉孙中山、杨衢云、郑士良等革命党首领。其中广东按察使兼管全省驛传事务衙门悬赏逃犯的告示云:“孙文即逸仙,香山县东乡翠微人,额角不宽,年约29岁。花红银一千元。” 孙中山已於10月27日深夜乘船逃出广州,经香山唐家湾到澳门,来不及返家向老母、妻儿道别,并於29日抵香港,次日晨离开香港,前往日本。从此,直到辛亥革命成功,前后有16年之久,孙中山一直流亡在海外,為反清革命进行著艰苦卓绝的斗争.孙中山被清政府列為叛逆的要犯,家属自然受到株连,香山知县史继泽迅即派人到翠亨村捕拿他的家人。当时孙中山领导的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翠亨村,卢慕贞和婆婆杨太夫人闻讯手足无措,立即收拾细软,準备逃难,但一家老少究竟逃到哪里去呢?几位妇道人家一时没了主意。或许是苍天保佑,清政府官署书吏将孙中山家乡翠亨村误写為翠微村。翠微村是个大村,在翠亨村之南30公里。官署书吏的一字之差,使得卢慕贞一家有时间逃过一场大劫难。当大批清政府官兵兇神恶煞般的赶到翠微村抓人时,该村村民说村里根本没有姓孙的,翠亨村才有姓孙的。於是,他们又急忙赶到翠亨村,果然找到了孙家。卢慕贞和杨太夫人闻知情况危急,赶紧四处张罗,终於借了数十金,拱手奉送给那帮贪婪的官兵,并说了无数的好话,结果他们在拿到钱后就吆喝一番走了,回报翠微村查无孙姓,交差了事。 后来得知,翠亨村与翠微村的一字之差,其实并非官署书吏误写,臺湾学者庄政教授认為:“广州事败,陆皓东等被捕,在所书供状中,讹称家居翠微村,实则其与中山先生為翠亨村邻居,但為避免连累孙、陆两府家人,故行‘权宜之计’,清吏可能根据陆之供状出此。”卢慕贞一家虽然侥倖逃过劫难,但清政府把孙中山视作叛逆要犯,如果不远走高飞,势必凶多吉少,不知哪一天会灾祸临头。正当她们整日為逃难的事犯愁时,正巧陆皓东的侄儿、兴中会会员陆灿从檀香山返乡结婚,当他瞭解到险情后,自告奋勇,帮助护送卢慕贞携带5 岁的儿子孙科和繈褓中的长女孙蜒,与杨太夫人、孙眉妻子谭氏,先逃到香港,再乘轮船远涉重洋前往檀香山,投奔在茂宜岛经商的孙眉。


再说孙中山先生流亡日本后,1895年12月中旬,他隻身从日本横滨到檀香山,立即前往茂宜岛,与卢慕贞和儿女团聚。卢慕贞对孙中山奔走革命,遭受挫折,无一言责备。虽然她不懂政治,在反清革命的宏业上与丈夫没有共同的语言,更不会用动听的话语去安慰,但她懂得如何让丈夫拋却家累,毫无顾忌地投身革命。

1896年6 月,孙中山因革命工作不能久留檀香山,毅然辞别家人赴欧洲进行革命宣传。1896年10月,孙中山在英国伦敦被清廷驻英公使囚禁,九死一生,获释后不久的11月12日,他在伦敦度过了而立之年的生日。就在这一天,他和卢慕贞短暂团聚的结晶———次女孙婉在檀香山降临人世。女儿与父同月同日出生,富有意趣。 孙婉的出生,给孙家带来了吉祥和喜庆的气氛。可远在英国伦敦的孙中山,為了国家和民族,却无法享受喜得千金的无穷快乐。


外人不知的是,卢慕贞在分娩之际曾经歷了一次生死考验。那是孙中山在伦敦蒙难的消息传来,卢慕贞為丈夫的生死担忧,寝食难安,差点以身相殉。此事足见卢慕贞对孙中山情深义长,把丈夫的生命视為比自己的更加宝贵。卢慕贞在檀香山一住就是12年,其间孙中山仅三次赴檀香山与卢慕贞团聚,时间总计不超过一年半。


1906年,孙眉因倾力支持孙中山革命,终致经营的农场宣告破產,无奈之际,只得於次年举家迁居香港九龙,在牛池湾开办小型农场维持生活。卢慕贞携两女孙蜒、孙婉和杨太夫人,后随孙眉到香港九龙。孙科因求学之故,暂留檀香山,寄居在兴中会会员郑金家中。临别,卢慕贞想到当年為逃避清政府的捕拿亡命檀香山,现在却迫於生计,又要与爱子分离,而丈夫又远在天涯,不禁悲从中来,但她以不同寻常的毅力强忍骨肉离别的悲伤。卢慕贞母女在香港同大伯孙眉、婆婆杨太夫人定居九龙城东头村,生活十分艰难。卢慕贞悉心侍奉婆婆,抚育两女。对当时的生活状况,孙眉好友罗延年的回忆中有所反映:

http://zgltluntan.5d6d.com/viewthread.php?tid=197&extra=


“1910年前,孙总理之母杨太夫人,及总理之兄孙眉先生,系母子与侄女,即总理之两女及家人,同住九龙城东头村二十四号。此屋系一楼一底,杨太夫人居楼上,时年逾八十,双眼失明。当时弟(按:指罗延年)在九龙警署為通译,有暇时常去探望孙眉先生……孙眉先生在九龙城宋皇台左右,有一罾棚,每日到棚,拗鱼奉母。”1910年7 月19日,杨太夫人逝世,享年83岁。卢慕贞作為一个丈夫远离身边的妇道人家,在经济困顿中,与大伯孙眉一起全力為婆婆料理后事,其中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次日,正在美国进行筹募革命经费的孙中山,从报纸上看到了武昌為革命军佔领的消息,心情异常兴奋和激动,立即中止了在美国务埠继续演说筹款的计画。当他在為共和国的成立,四处奔走呼吁列强的同情和支援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回国亲自领导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和组建共和国。孙中山从海外返国,途经南洋檳榔屿时,与卢慕贞、女儿相聚,前后只有三天时间,就匆匆啟程,并於12月25日上午抵达上海。12月29日,孙中山被推选為临时大。1912年1 月1 日,他在南京就职临时大,他在典礼上庄严地宣读了大誓词:


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於国,為民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於世界,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之职,谨以此誓於国民。

1912年2 月9 日,卢慕贞携两女孙蜒、孙婉,侄女孙顺霞,佣人阿清,搭乘英国邮船“亚舍”号啟程,10日途经新加坡,邓泽如搭船同行护送,15日到上海,受到沪军都督陈其美和长子孙科的迎接,下榻沧州别墅。下午,孙科迎接母亲和妹妹等。同年2 月20日,卢慕贞母女在邓泽如和孙科的护送下抵达南京,与国父团聚。


1913年2 月,袁世凯為了笼络孙中山,特授他“筹画全国铁路全权督办”,2月11日,孙中山从上海抵日本考察实业、铁路状况和进行筑路借款活动,3 月初,卢慕贞也携女前往日本。孙中山在日本是受人瞩目的新闻人物。3 月12日,《大阪每日新闻》刊登了一张3 月10日他抵大阪与欢迎者的合影,报导“孙逸仙氏来大阪访问”。同时还发表了一篇题為《孙逸仙的夫人来访》的报导,详细记述了卢慕贞夫人抵日后的活动及在大阪与孙中山会面的详细情景----孙夫人当时四十岁,穿黑色中国服装,头髮整理得很好,不爱说话,是一位非常贞淑的夫人。


1913年8月,“二次革命”失败后,国父孙中山流亡日本,宋耀如一家也迁避扶桑。从美国读书归来的宋庆龄到日本与家人会面,终于见到了她所敬仰已久的中山先生,于1914年9月起开始担任中山先生的英文秘书。一年以后的1915年9月1日,卢慕贞夫人应国父之请抵日本东京商谈离婚事宜。当时很多重要党人反对中山先生与卢夫人离婚,而卢夫人当着大家的面慨然表示:“孙先生为革命奔走海外,到处流浪,身心为之交瘁,既然现有人愿意照料他的生活,我愿意成全其美,与先生离婚。”大家听完当事人卢夫人都这样表示意见,自然也就不好说什么了。10月,得知孙中山已与前妻离婚的消息,22岁的宋庆龄立即赴东京与孙中山先生成婚。 1918年10月17日,孙中山在致英国恩师康德黎的信中,坦陈自己和卢慕贞夫人离婚的原因: “我原来的妻子不喜欢外出,因而在我流亡的日子里,她没有在国外陪伴过我。她需要和我的老母亲定居在一起,并老是劝说我按照中国旧风俗再娶一个侧室。但我所爱的女子(宋庆龄)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地位,而我自己又离不开她(宋庆龄)。这样一来,除了同我的前妻协议离婚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


与中山先生协议离异后,卢慕贞夫人一直蛰居于澳门。1949年,大陆解放,国府撤往台湾,宋庆龄投向北京。孙科蛰居香港,特接母亲来港同住。每晚临睡以前,必至母亲寝室,看看被子盖好了没有。每天清晨侍奉母亲到花园去散步。后来时局逆转,孙科夫妇不得不先去法国,后往美国定居,卢夫人则重返澳门,过着孤独的生活。卢夫人一生,与丈夫及子女皆离时多聚时少。她为了成全丈夫与其女秘书宋氏的恋情,引身而退。革命家庭的主妇所付代价何其大!卢慕贞虽然和孙中山先生离婚,但她心地善良、纯朴,十分理解孙中山先生。当年她虽然同意离婚,但仍表示可与宋庆龄以姐妹相称。她还告诫比宋庆龄年龄长的儿子孙科要尊重宋庆龄。

http://zgltluntan.5d6d.com/viewthread.php?tid=197&extra=

令人敬佩的是,卢慕贞夫人在离婚后一如既往支持孙中山从事革命事业。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创建黄埔军校,卢夫人就把自己的养女婿送到革命队伍。养女婿家乡南屏有十多位青年要求投考黄埔军校,她也想方设法,使这些满怀报国之志的青年人如愿以偿。

http://zgltluntan.5d6d.com/viewthread.php?tid=197&extra=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