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出门倒垃圾被“嫖客”一指:是她卖淫

昨晚11时许,余朝华在出门前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去倒个垃圾却被一个“嫖客”指认成卖淫女,被两个警察扭住,虽然闻声赶来的房东和周围的邻居们都证明她不是那样的人,但还是被警察带到了包河区刑警三大队。在弄清楚余朝华的真实身份后,警方承认弄错了人,但余朝华及其家人却无法接受这一结果。


出门倒垃圾成了“卖淫女”


余朝华和丈夫许昌桥、公公许世野还有大女儿以及只有7个月大的小儿子住在一起,他们租住在卫岗老青年路附近的城中村里已经近10年了,公公和丈夫都是做木工活的,他们就在老青年路上租了个门面做木工活。晚上11点左右,余朝华出门倒掉垃圾准备上厕所,就在这时,听一个声音喊道:“就是她!”然后就冲上来两个警察将她扭住。她开始叫喊,惊动了附近夜市上做生意的邻居们和家里的公公,邻居们跑到警察面前问“为什么抓人”,被答是因为余朝华卖淫,邻居和随后赶到的公公赶紧证明不可能,说警察“抓错了人”。许世野对记者说,两名警察很确定地说“我们抓的就是她”,绝不会错。


在这条路上做土产生意的刘守军看见了事件的整个过程,他对记者说,当时一个约莫50岁的男子站在他不远处打电话报警,称自己嫖妓后被人打了。望湖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并在附近寻找。不一会儿,余朝华从小巷子里出来,那名“嫖客”指着余朝华说就是她。两位民警冲上去就把她扭住。


越来越多的邻居们跑出来证明余朝华不是卖淫女,但警察没有放余朝华,并呼叫警力增援。


余朝华被带到了刑警队


记者赶到现场时,已是凌晨。但老青年路上人头攒动,四辆警车上的警灯闪烁,不少人围在警车前激动地向警察大声说着什么。其公公许世野对记者说,后来又来了几辆车,我们不让他们带走我媳妇,他们就下来推我们。


余朝华的丈夫许昌桥一直留在租房里伺候着才7个月大的儿子,孩子得了一场重病,刚出院没几天。听到外面人声很杂,他才抱着儿子出来看看,不想竟然看到是自己的老婆出事了。许昌桥跑上前去问为什么,警察说余朝华卖淫。许昌桥指着正在哭的孩子说,怎么可能呢,孩子才这么点大,还生病着呢,但两名警察没有听信他和近百名邻居的证言。在增援的警车赶到后,余朝华抱着儿子被带上了警车。


许昌桥随后开着小飞虎车去了望湖派出所,得知余朝华已被送到了包河区公安分局刑警三大队,于是开车撵了过去。


警方说情况弄清楚了


余朝华被带走后,望湖派出所领导赶到现场处理,现场并没有发生围攻警车的事情。他们只要求把人赶紧放回来并且向余朝华赔礼道歉。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僵持后,余朝华三位房东孔德芝、李明、胡巧丽跟随望湖派出所的领导赶去了刑警三大队。


在邻居们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许昌桥和余朝华租住的地方,一张床占据了房间绝大部分的空间,大女儿坐在床上惊恐地看着我们,床上到处都是小孩子的衣服。


正在这时候,许昌桥从刑警队赶回来取小儿子需要的东西,随后记者跟随许昌桥及他的父亲和女儿一起赶到了包河区刑警三大队。


看到许昌桥和许世野赶到,望湖派出所的丁所长迎了出来,说我们开车送你们回去吧,现在情况弄清楚了。


余朝华和家人没法接受警方的这种处理结果。余朝华指着背上的伤对记者说:“这都是他们在抓我时弄的,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公公许世野说,这又不是吵嘴打架,放回来没事就没事了。说我媳妇卖淫被带走,让我们回去怎么做人?


警方称是正常办案程序


在包河区刑警三大队,望湖派出所丁所长和刑警三大队的孔警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警方在办案时并没有过错。他说,当时我们接到报警人报警,说自己嫖娼后人被打了,牙齿都掉了,钱也被抢了,这属于比较严重的刑事案件,因此我们立即派民警赶到现场。随后,报警人指认余朝华,民警上去就抓捕是正常的,将余带走讯问也是符合办案程序的。从这点来说,警方办案并无过错。现在排除了嫌疑,那就送她回去,我们会对群众做一些解释。


记者问起报案人的情况,丁所长和孔警官回答说还在调查之中。凌晨2时许,记者离开刑警三大队,余朝华及其家人仍然留在刑警三大队


记者手记


记者采访时,发现邻居们因为自己的证言未被及时采纳,带走他们知根知底的余朝华,他们难以接受。民警则说,将余带走讯问这是符合办案程序的,他们会对群众做一些解释。


看似简单的一个案件,却因为关乎一个女人的名声而变得有点敏感,看似仅仅按程序办案,恰恰能够考验民警紧急处警的能力,体现平息矛盾、化解危机是否及时机智。


事情发生了,我们更希望警方耐心地劝解余朝华及其家人,和风细雨,消除他们心头的不满。当然,我们也希望,当事人能够保持冷静,相信警方一定会妥善处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