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战役部署

til1111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1918年8月初,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完成了在鄂木斯克城的整编训练,全师共计13000余人,外加‘俄罗斯克伦斯基政府国民军’三个师两万余人,共同向西开进,步行十七天后,到达‘车里雅宾斯克’。 这时,从南线传来消息,攻占奥伦堡的‘哥萨克白卫军’和‘捷克军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8年8月初,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完成了在鄂木斯克城的整编训练,全师共计13000余人,外加‘俄罗斯克伦斯基政府国民军’三个师两万余人,共同向西开进,步行十七天后,到达‘车里雅宾斯克’。

这时,从南线传来消息,攻占奥伦堡的‘哥萨克白卫军’和‘捷克军团’已经开始向西线运动,到了达伏尔加河中游地区,并与苏俄红军第一,第二,第五集团军发生激战,战况胶着。




9月3日,深感时间紧迫的‘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师长袁克恒未等全军到达‘叶卡捷琳堡’,便在‘车里雅宾斯克’召开了‘叶卡捷琳堡集群联席会议’,通报战情,部署作战计划。并根据当前所得到的情报,对‘俄罗斯政府国民军’三个师,做出如下部署。

俄罗斯政府国民军第三师‘佩利’部7000人,留守‘车里雅宾斯克’,确保其对南北东三线,即‘奥伦堡’、‘叶卡捷琳堡’、‘库尔干’之交通畅通,清剿交通沿线内所有红军地方武装,防止战时意外情况的发生。

俄罗斯政府国民军第一师‘拉文斯基’部8000人,南下‘别洛列茨克’固守驻防,预防西线集群如若溃败后,对‘车里雅宾斯克’及周遍地区的威胁。此部,无有命令,不得随意出击或增援。

俄罗斯政府国民军第二师‘伊万’部,协同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开赴‘叶卡捷琳堡’。

接到命令后的三位俄国师长脸上表情各异,负责南下防守‘别洛列茨克’的拉文斯基显得最为坦然,虽然他有可能面对红军三个集团军的猛攻,但发生那样情况的概率几乎为零。在红军之前,还有人数更多,装备更好的‘哥萨克白卫军’和‘捷克军团’为他保架,他当然不会担心什么。

而留守‘车里雅宾斯克’的佩利则有些心事重重,他不是没有信心打败赤卫队,而且不知该如何找到那群神出鬼没的家伙。万一出了什么大纰漏,他的往后的前程还真不好说。

最后,凭借‘火烤全人’升任将军的伊万胡子都气歪了,就连只母猪都知道这次战役的重点是‘叶卡捷琳堡’,派他过去不是送死吗?他本想着,俄国的军队比中国军队多,三个大胡子师长团结起来,把指挥权从中国人手里夺回来!偏偏还没等到‘叶卡捷琳堡’发难,三个大胡子就被黄种人给分化了。小人得志的拉文斯基肯定是不会再帮他了,谁会傻到陪着他一起去‘叶卡捷琳堡’送死?而一向固执的老佩利,这次似乎也没主见,左右横权着自己得到的是祸还是福。

伊万乌七八糟的嚷嚷了一大堆,表达着自己的意见和不满,但与会的俄国人早就跑的没了踪影,只留下一群服装整齐的中国军官,疑惑地望着他。私下里议论:这老山羊是不是喝多了?胡说什么呢?

就这样,苦命的伊万的将军垂头丧气的带上他的7000人,跟在中国人的屁股后面去了‘叶卡捷琳堡’。

…………………………

9月,‘叶卡捷琳堡’已经显得有那么些萧瑟了,虽见不到金黄色的落叶,但壮美的针树林再也没有了夏天时的翠绿。枯黄的牧草长的高高密密,杂乱无章的感觉肆意蔓延。俊美的城市是人们最愿意看到的景色,二三层的欧式建筑外挂着漂亮的尖角与浮雕,红的墙,白的顶,仿佛置身在书香浓郁的童话世界里。

“我们是不是到了欧洲?”袁克恒笑着问跑来充当向导的安菲娅,这丫头竟然只有23岁,却长的像30岁。也不知道又哪根劲不对了,跑来找袁克恒的麻烦。

“欧洲和亚洲在这里分界,你想她是哪,便是哪吧”安菲娅忧郁的望着眼前这座,笼罩在秋日晚霞中的城市,默默地补充道:“她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座城市应该史建与1723年,是一个德国女人为了纪念自己的丰功伟绩而修建的。她杀了自己的丈夫,掌管了整儿个俄国,但你们还是那么崇敬她。你们欧洲人真是奇怪,这要是放在我的祖国,她只会遗臭万年被人唾骂”袁克恒很有兴趣的回答道。

安菲娅从进城起就闷闷不乐,冷漠地回答道:“这有什么,高卢人不也在给英国人当女王。再说,我是又不是俄国人,你难道忘了吗?我是个中国人”。

英国人请法国人做国王这个典故,袁克恒早就听说过,而且,他们还请苏格兰人做过自己的国王。在西方人看来,王权之不过是为国家服务的工具,如果能用王权换来一大片土地,那他们才不会在乎谁来做国王。英国人用王权换来了苏格兰,并取得了整个儿大不列颠岛的统一,近而,他们还想用相同办法得到法国,但没能成功。法国人做得挺绝,为了保住自己的土地,干脆把国王这个称号给废除了,省得英国人再折腾下去。

总得来说,西方人为了国家什么都肯牺牲,而中国人恰恰相反,为了王权什么都能放弃。董大儒害国千年啊。

考虑着心烦的事,袁克恒突然想明白了安菲娅今天来的目的。她连一个破图书馆都舍不得,这么大一座古都要遭受战火的洗礼,她能不急吗。

袁克恒想了想问:“安菲娅,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

“当然是,我父亲姓李!我叫李….”。

“你叫李什么没关系,只要你是中国人就好”袁克恒在想,安菲娅的中文名一定不好听,不是花就是草什么的,所以不敢说出口。

“我来问你,1723年前中国一共兴建过多少座城市?答不出来?如果这也算古都,那中国遍地都是古都!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烧过我们的圆明园,这破东西,有圆明园的年头长?更不要说老北京城了。你啊,还是少为后人操心吧,历史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这里,注定要变为战场”。

说完这句话,袁克恒又觉得有点不对,他不是正在改变历史吗……

“可是俄国跟中国不一样!中国建立明朝的时候还没有俄罗斯,1723年对俄国来说已经很旧远了”安菲娅生气的回答道。

堂堂一个师长被人这样顶撞,袁克恒也来了脾气,生气道:“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因为历史对我来说没感觉”说完,甩起缰绳朝城里去了。

袁克恒和安菲娅的对话身后的几位可都听到了,见顶头上司走远,王金镖笑着道;“咱们师长到底还是年轻面子薄,被个洋丫头吼两声,就撤退了”。

听了这羞人的话,安菲娅也很明智的选择了撤退,与袁克恒反向而驰,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大家伙又是好一通乐,直说师长的终身大事,看来有戏。

……………………….

之后的几天,袁克恒一直带着高级军官们在‘叶卡捷琳堡’周围勘察地形,选择合适的布防地点。他发现,‘叶卡捷琳堡’这座城市,还真的很适合防守。

整座城市沿着乌拉尔山脉东侧一字排开,美丽的伊谢季河穿城而过,在城市两边东西两个方向,各形成了一座面积不小的河塞湖,视野开阔,大大减轻了城防压力。只需要投入少量兵力在湖岸旁的建筑群里,就可以完成对东西两个方向的防守。而红军要想攻进城市,只能选择北方的开阔地带。不过,城市的北边也有个面积较小的河塞湖,将北城区一分为二,呈倒‘人’字形,要想彼此呼应很不方便,必须设置两组不同建制的防守阵地。

看完城里再说城外,一场大型战役最需要的就是纵深,总不可能一见面就展开白刃相见的城防战。‘叶卡捷琳堡’城的西侧是著名的‘乌拉尔山’,红军应该不会傻到仰攻高山的程度,所以整个东侧阵地,只需要一个整团固险而守,足可确保其安全。东南两个方向是袁克恒的大后方,所以也不太可能出现大股敌军,最多受到小股尖兵部队的突击骚扰,比较适合放置机动能力强的骑兵旅过去,以快对快,刀口见红。

省下就是北方了,地势开阔,更是原则上红军大队唯一可能出现的方向。红军要想翻过‘乌拉尔山’进攻‘叶卡捷琳堡’,也只能走‘叶卡捷琳堡’以北的山口。因为‘叶卡捷琳堡’以南最近的出山口所对应的地区,也就是‘乌拉尔山’西侧红军驻扎的地区,已经伦为了准占区。那里的红军部队正面临着‘哥萨克白卫军’和‘捷克军团’威胁,应该不敢轻易挥军东进,放弃察里津东线的防守。更何况,‘叶卡捷琳堡’以南的山口离城市相对较远,即便红军真从那里过来,袁克恒也有足够的时间调整兵力。

综合以上情况分析,‘叶卡捷琳堡战役’一旦打响,主战场非正北方莫属。

袁克恒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考虑了好几天,决定,在‘叶卡捷琳堡’以北五十余公里外的一个名子也叫‘乌拉尔斯克’的小镇周围布置第一道防线,分层布堡,直至‘叶卡捷琳堡’城下为止,共组织三次可控的外线防御阻击,一点点蚕食掉红军主力的战斗力。最终,放其攻到‘叶卡捷琳堡’城下,趁其兵疲将困之时,一举将其击溃。而担当第一波正面阻击任务的,正是怨气冲天的‘伊万师’。

为什么要选伊万师?袁克恒在内部作战会议上,对全体高级军官们解释过一次整体战役计划,说道:“红军新来肯定不敢一见面就全力猛攻,只会先小心的试探我军防线虚实。而我把怨气冲天的伊万师放上去,伊万会怎么想?他一定认为我们是让他做炮灰对不对?所以,他的师不是投降,就一溃千里。而我们,在第一道防线25公里外布置第二道防线,投入配有重火力的第一旅步兵旅两个主力团上去。这么长一段距离,足够麻痹红军的思想,有了伊万那份大礼,他们一定不会想到能撞上我们这颗硬钉子。在这里,我们争取打上1到2天,完了派一支骑兵部队向敌军的东侧翼运动,制造出我们想打反击假象,迅速将这两个团撤下来休整”。

“接下来,第三道防线也是我们最为重要的一道防线,就设置在第二道防线十公里外的山坡地区。这里,有好几处高地值得我们利用,把整个步二旅和第一旅所省的一个团都拉上去,阵地前线布置好‘地雷’、‘防马壕’等,拉开必死之势,与红军大张旗鼓的干一场。必要时,还可以调动全师各属炮连助战。总之,我们要在这里让敌军以为,我们已无路可退,所以才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连续布置两道防线”。

“马得草旅这次压力不小,敌人吃了第二道防线的亏,在这里一定会投入重兵,动用重型火力猛攻。这里,能打多少天就打多少天,因时而异,全员战损只要超过30%,马上撤向城防线”。

“当第三道防线撤退时,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还要留下些‘大家当’给红军,比如机枪什么的,也算是鼓励一下深受损失的红军部队,让他们继续向我们进攻,要让他们看到胜利再望的希望。最后,城防工事由从第二道防线撤下来休整的王金镖旅两个团负责,能者多劳,把骑兵旅的重机枪也都布置在这里,沿‘北小湖’东西两侧死守,一步也不许退。其他部队都在城中休整,只要时机一到,东南两线的骑兵旅迅速向北迂回,切断红军退路,总预备旅除驻守西山的三团不动外,都协同第二步兵旅全线出击,能取得多大的战果,就看你们的自己的本事了”。

(第二更结束,可能写的有点乱,毕竟想完全表达地图上的推演过程,比较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