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创新”什么?

学言 收藏 2 322
导读: 十七大提出了“创新发展”的理念,这被很多媒体评论为中国社会转型发起冲刺的信号。这不假,中国社会经过五六百年的衰落,一百多年近两百年的痛苦脱变,中国社会的转型确实是到了最为关键的历史阶段了,而“创新”理念的提出,也确实为中国社会转型发展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指导方向,但是,我们要“创新”什么? “创新”口号提出之后,虽然有国家主流媒体的宣传,但是在社会上似乎并没有掀起什么动静,时而波起的涟漪似乎丝毫不能引起社会目光的注意。网络上的那些“红眼愤青”们依然如故,为了反对而反对一切,

十七大提出了“创新发展”的理念,这被很多媒体评论为中国社会转型发起冲刺的信号。这不假,中国社会经过五六百年的衰落,一百多年近两百年的痛苦脱变,中国社会的转型确实是到了最为关键的历史阶段了,而“创新”理念的提出,也确实为中国社会转型发展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指导方向,但是,我们要“创新”什么?


“创新”口号提出之后,虽然有国家主流媒体的宣传,但是在社会上似乎并没有掀起什么动静,时而波起的涟漪似乎丝毫不能引起社会目光的注意。网络上的那些“红眼愤青”们依然如故,为了反对而反对一切,拿着一个放大镜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挑剔着每一个瑕疵和细菌,充血的双眼已经看不到别的了,一种近乎偏执的挑剔情绪让这些人拿着“手电筒”拼命的往别人的脸上照,丝毫不去注意一下自己的脸上是不是已经乌漆麻黑了。“创新”?哈哈!滚吧!那都是蒙人、骗人的玩意!


而在一般人的眼里,所谓的“创新”也仅仅是指在科学技术上,是不是有自己独立自主的技术核心;是指工业生产上,是不是能够独立生产出新的产品。这难道是“创新”理论所能覆盖的全部了吗?


不是,这仅仅是“创新”理论在社会实践中的一个部分,而且还不是最为关键的部分。最为关键的是什么?是发展模式,是管理理论,是社会制度的创新。


看到这里,也许有些朋友会说,新的发展模式和社会制度最好的就是“西方民主社会”,只要实行这个就万事OK!真的吗?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实行西方民主的国家,好的就那么极个别呢?可见所谓的民主万能论是不成立的。而且,踩着别人的脚步你有可能走到成功吗?不!永远不可能。世界上古今中外,那么多的成功人士看看那个是完全模仿另一个人成功的?


既然不能模仿,那么我们就只有“创新”。这不但是国家提出的口号,而且这是历史、社会发展在这一阶段所必需的基础条件。就好像打游戏一样,到了这一关任务,有一些道具是必须去取得的,要不然,就不可能完成任务进入到下一关。


为什么说“创新”是今天的中国所必需的呢?因为中国的社会正在转型,而且是进入到了转型的关键时刻。历史和社会的发展是人所不能主导的,但是我们却可以给历史和社会的发展确立一个合适的大方向。而社会的转型也同样如此,社会转型本身我们不可能掌握,但是我们却可以为社会转型确立方向,确立一个未来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有了一个目标,并被社会大多数人接受之后,那么社会中就会形成一个强大的思维力量,开始对现实的物质世界的发展发生影响,进而引导他向预定目标发展。这就是社会制度和社会体系创新的基本模式。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有这么一个节目,朗朗和一个小女孩坐在场中央弹钢琴,而周围有许多身穿绿色衣服的演员。在灯光的装饰下,演化出不同的造型,整个节目看上去视觉效果极好。但是,当我第二遍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他真的能够反映出现代的中国社会。在快速经济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社会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流光溢彩、色彩斑斓;而说的不好听的则可以说是光怪陆离、千奇百怪。当黑和白两种颜色糅合到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分不清楚了,更何况现在是几十道几百道的色彩掺杂在一起。


今天的中国正好处于一个极具典型的快速发展的转型时期。这种转型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痛苦与欢乐、善良和邪恶、失去和得到、上与下、左与右,一切的一切都被聚集到了一起,在各种压力的挤压下,开始了最为痛苦的一个发展阶段。之所以说是最为痛苦的时期,因为在这一时期,社会中剧烈的变化很容易让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就是找到了也很难确保自己的安稳,就如同时站在激荡的洪流中一般。社会中各种观念、思想和行为会如同雨后的森林,不管是野草还是新苗,都会疯狂的冒出来,会对人的行为和思维产生强烈的影响和牵制,导致社会价值观的混乱,引发社会中的各种矛盾。尤其是在中国,旧的、传统的社会传统和价值观体系的破裂,以及快速发展的社会和经济,中国人更是被物质经济冲击的头晕脑胀,在处于这种良莠不齐的社会环境中的时候,各种之前被经济发展所催生出来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而且中国还是在被各种外来势力所包围,并被各种外来文化思维强烈影响的情况下,中国的社会转型和发展就显得更为的典型和复杂了。


中国要想继续保持自己的特色,保证自己的安全和完整,就必须在社会制度上进行”创新“,在当今世界“民主”林立的环境下,创造一个适合中国自己的社会体系和制度,要不然至此之后,中国将不再是中国,就如同现在的埃及和古埃及不是同一个埃及一样。


这种“创新”的力量不仅仅是来之于国家上层的政策指导,更多的是来之于社会基层。为什么说这种社会“创新”更多的是来之于社会基层呢?因为国家政府在社会转型中所扮演的最大限度只能是作为一个协调的角色,他所能做的最主要的是在游戏规则的制定上,是创造建立基础方向的基础,而其他的更多的细节则来至于社会。


社会有着自身强大的“纠偏的能力”。无论社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社会的发展始终有着自己的主旋律,这个主旋律是社会发展不可能长时间的偏离核心的基础力量。而这个主旋律的产生则来自于社会中各种力量的妥协,在快乐和痛苦、善良和邪恶、上与下、左与右等这些社会中的主要矛盾彼此对立、碰撞、冲突后,会自然产生一个能够被大多数人所能接受的规则,而这个规则在经过国家机器的整体和调整后,一个社会主旋律就会被确立下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国家所提供的社会背景条件是非常重要的,他是社会基层产生什么样的规则传统的基础,而社会产生的各种规则和传统又是国家不断修改其提供的社会背景条件的主要推动力量,上与下必须永远处于一种互动的情况下,才能够保证社会的安稳运行。


上面说的是整个社会主体体系的“创新”。而在社会实践中,各种管理理论和发展模式的创新也同样的重要。这关系到的不单单是地方的GDP更加关系到每个人的发展。


说到这里,我想起最近网上被炒的如火如荼的“29岁市长”的事情。对于他我不愿意多说,因为我觉得地方领导年轻化必须也必然是中国行政体系改革的一个重点。我要说的是一些网友对这个29岁市长的挑剔,这种挑剔差不多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了。先是怀疑其当选的合法性,然后再去关心他上学时候的论文,从头挑到脚。一个官员被这么多人这么关注,说实话我觉得这是中国社会的一种进步,从漠不关心到积极参与这是一种觉醒,我相信有压力才会有进步。我不想去评论29岁市长的对错,也不想去评论关注他的人的对错。我想说的是关于论文抄袭的问题。


社会学类的论文很难说完全不去抄袭的,因为要想做一篇社会学类的论文,需要大量的材料铺垫,而后才能提炼出自己的观点。而这些用来铺垫的材料,对于一篇论文来说其实所占的比重并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作者在这些铺垫材料上所提炼出来的观点是什么?我觉得社会学类论文中在铺垫材料上,有60%左右的部分与别人相似并无不可,因为社会学研究中,看上去范围很大,但是说起来其实也就是关注在一些主要的核心问题上,而对于这些核心问题的研究资料,古今中外加起来说是汗牛充栋也不为过。所以,社会学论文中最主要的不是看文章中引用了多少的资料,最关键的是论文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如果在核心思想上也是模仿和抄袭别人的,那么这篇文章就是一片垃圾,如果说核心思想上有新的、合理的、有建设性观点提出,哪怕是并不多,那么这篇文章也是可贵的。因为一种新的观点的提出,就是一种“创新”,就是一个进步,如果去计较社会学类论文的资料来源,我想大多数的社会学家都很难逃脱抄袭的嫌疑。


我之所以肯定新的、合理的、有建设性的观点的提出,因为只有每个人对社会、对自己有一种清楚的认识,才能够提出这种新的、负责任的观点和理论,而只有有了新的、负责任的认识和总结,一个社会和一个人才能够看清楚明天到底在哪里。如果一个人或则一个社会完全陷入到偏执的挑剔情绪中,只是一味的挑剔、埋怨、痛恨、怨天尤人,那么这个人和这个社会就没有了希望,这个希望不是别人剥夺的,而是他自己本身看不到而已。一个人在社会中、一个社会在世界中的位置不进则退。退是相对的,因为别人都在想着希望前进。


而在社会实践中,“创新”更显得重要。现在中国都在说经济发展,而且都把目光盯在工业和服务业上。从东南沿海到西北内陆,所有的人说的、看的、做得都是关于工业和服务业的发展。中国市场是很大,但是大的市场并不是可以无限量的容纳各种产品的涌入的。在今天的中国市场上,中国商品和外国商品不断的进行着激烈的竞争,从宏观上来看,中国工业品市场已经快要达到饱和的地步了,而国际市场更是早已经被发达国家瓜分的所剩无几了。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如果还是依旧的把目光钉在发展一般性工业、服务业的上面,那么所能做的就只能是去挤本来就已经人满为患的那个房间了。要想进去,要么从里面来出一个人来,要么就必须把自己削成“薄片”,塞进去。在我看来这两种方式都对地方发展有害无益,因为内陆地区的经济发展完全可以不死板硬套的照搬东南沿海发展的套路。


东南沿海有发达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得益于便利的交通条件,尤其是海路交通可以通达四海。但是内陆省份地区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这对工业和服务业,尤其是轻工制造业来说,内陆所占的仅仅是人工便宜的优势,其他在管理体系、人员素质以及基础设施上都不可能与东南沿海相比。如果说东南沿海现在的经济可以比作是一盘名菜的话,那么现在的内陆省份所能做的也仅仅是一个冷拼盘。就是这个冷拼盘也要注意盘子里的食物中最少要有一种是适宜于自己胃口的,如果老是看着别人的盘子夹菜,很可能会吃成消化不良。


我们要“创新”什么?我们要创新一切,不仅仅包括科学技术。我们的“创新”要从“我”开始一直扩展到社会的每个角落,因为这是关系到我们自己、关系到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会以及我们的民族的未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