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二章:再出发(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据说在郑成功收复台湾前,西北临台湾海峡,东北邻台北县,西南与新竹县、东地与宜兰县交界的中国台湾特别行政区桃园县,还是一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后来随着大批闽、粤沿海先民来此垦殖,因开发初期遍植桃树,因此常常呈现出一片桃花姹紫嫣红的景象,其灿栏如锦,故被当地人称之为:桃仔园,后改称桃园,今天这片总面积1220平方公里,人口119万的行政区划,县治设在同样风景如画的桃园市。

桃园县的地形大致可分为三大部分,即滨海平原、丘陵台地及高山地形。由大园乡至观音与新屋一带,为狭长的平原;东部的复兴乡则群环绕,多为一、二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如拉拉山、那结山、鸟嘴山、李栋山、巴博库鲁山等;夹于高山地带与滨海平原间的即为丘陵台地,分布在林口台地以西,桃园市、中坜市中线以东的地方,呈狭长的带状。

多变的地形使得桃园县的观光游憩资源相对集中,东南部的大溪、龙潭、复兴等乡镇,有大溪老街、李腾芳古宅、斋明寺、莲座山观音寺等文史古迹,以及著名的大溪豆干、木器等;环石门水库一带,则有龙珠湾、亚洲乐园、童话世界、昆仑药用植物园、龙溪花园、鸿禧山庄等景致秀丽的游乐区,而水库盛产的鲜鱼更打响了石门活鱼的名号。北横公路是本县最精采的旅游动线,串连起慈湖、角板山风景区、东眼山森林游乐区、小乌来风景区,以及巴陵一带的达观山自然保护区、新兴温泉等,风光无限,而夏季碰上水蜜桃产期,更可大啖一番。

当然比起那些走马观花的游人来,在这风景怡人又远离尘嚣的地方购置上一套别墅以供在城市之中疲倦于工作的身心得以放松,或者成为自己垂老之后的归隐之所更是台北的那些达官巨贾的梦想。但是较之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区,风景秀美的桃园县内许多地理位置绝佳的地段更是千金难求。因为这些地段不是已经被酒店巨子买下开发出度假胜地,便是已经被政府要人收入囊中,成为自己的私人禁脔。

比如在两岸统一之后由于地位尴尬而选择了归隐山林的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就曾居住在大溪附近的鸿禧山庄之内。因此还被由于他的继任者—由于贪污“机要费”和收受贿赂而锒铛入狱的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狂咬”。陈水扁第一次遭羁押时的狱中著作《台湾的十字架》在台湾地区出版之后,公众就发现他在书中大量爆料李登辉暗杠“国务机要费”,详细列举李登辉报销“国务机要费”手法;已表明天下乌鸦一般黑。

虽然这两位政客的政治见解颇为相似,甚至还曾有过些相互提携的岁月。但是陈水扁在自己的书中谈到李登辉,却显得忿忿不平。他爆料说,李登辉的“国务机要费”,在单据核销部分,大溪鸿禧山庄的家用水电费、日常杂支,以及洗照片、修理时钟、个人打球等,都申报“国务机要费”。此外,需要领据列报“国务机要费”方面,“据了解多数入了私人口袋,有人怀疑是鸿禧山庄的购置和装潢,报载还有买大溪的土地费用。甚至别墅先以别人是名义购买,嗣再以新台币一亿价转到李家人名下,都与之有关。”

显然对于一个政治上已经死亡的末路政客的言论,公众大多不过付之一笑。至于他咬出更是进入政治僵尸时代的前任,更只会让别人耻笑陈水扁无非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拉人垫背的意思。但是鸿禧山庄一带高官的别墅林立宛如行宫也确实引来台湾地区民众的侧目。甚至出现了中天新闻有一独家报导,画面拍到鸿禧山庄的温水游泳池涌泉不断,旁白是“李前‘总统’所住的鸿禧山庄一样位在桃园,但相较于一班小老百姓正承受缺水之苦,山庄内不但水源不虞匮乏,还有住满水的温水游泳池,难道达官贵人的待遇就如此不同,要叫桃园那些正寿水荒之苦的百姓们情何以堪”的新闻。

但是在入住鸿禧山庄的诸多政坛名流之中却也并非人人背后都有不信任的目光,至少已经退休但是依旧挂着中国国民党名誉主席的连战先生,是一个例外。此刻乘坐着自己的专车奔驰在台北连通着龟山、大溪之间的高速公路之上的“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的连胜文望着窗外秀丽的景色也不得不感叹自己的父亲在房地产领域的确目光如炬。

1989年,台湾地区“财政部”举办优良纳税人表扬时,当年全台湾纳税最多的前十名优良纳税人中,有两位不具名者。但“财政部”上下都很清楚,其中一位就是连战。当年连战所缴纳的综合所得税,便已经在全台湾排名第四,缴纳的税额超过两千万新台币。不过虽然曾经是优良纳税人第四名,其实并不代表连战富有的程度全台湾地区排名第四。事实上,那一年的前十名优良纳税人中,许多知名的财团负责人都未列其上。就连“财政部”的官员也承认,能成为前十名的优良纳税人,“避税”的功夫都不太到家。

直到今天连战家族每年还要缴纳一千万到两千余万新台币的税额。每年的纳税额,视股票股息及股利分配的情形而定。主要的所得来源有两种:一是租金,一是股票股利。这也大致说明了连家财产的分布情形,一是房地产,一是股票。连家的房地产几乎全是连战的父母因居住需要而购置,而其中最具争议的应是1993年买下的桃园鸿禧山庄的别墅。

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制度建立后,连战先后申报五次,财产变动的情形不大。房地产部分,主要有五大项:第一大项是台北市南京西路的房地产;第二大项是位于中山北路五段的房地产;第三大项是位于天母东路的房地产;第四大项是位于台北市大安区的房地产,其实也是连战在退休前所一直居住的一品大厦;第五大项是桃园的鸿禧山庄。前四处房地产,正好说明连战随同父母返台后,所居住的四处所在地。

可以说连氏家族所购买的房产虽然不多,但却往往都是当时还不起眼的黄金地段。比如其在台北南京西路的房地产,买下这处房产之时,连家曾因手头现金不足,而向彰化银行贷款。随后南京西路日渐发展,这块本不起眼的土地竟成了商业旺铺。连家因此将此地出租给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味全公司,后来这里竟成为味全公司的发迹之地。

连氏夫妇则在当时的郊外,即目前的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段买下一块地,盖了一栋平房。这块土地后来改建成永胜大楼,成为连家主要的租金来源。那年,连母赵兰坤看中这块土地与“眼光”实在无关。连战的父母—历史学家连震东夫妇原意在此处养老,选择当时被视为极为偏僻、房前道路如月球表面凹凸不平的中山北路五段,很单纯地认为此处离荣民总医院近,将来如果养老,遇有病痛就医比较方便。未料到,随着台湾后来四十年的发展,昔日的中山北路五段会成为今日的繁华之地。

而连战购买“一品大厦”则更是无心插柳之举。1975年,连战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外调萨尔瓦多。天母东路的房子当然不能空着,连母就将其出租。1976年底,连战匆匆返回台湾时,天母东路的房子还有房客。但那时,连战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因为希望连胜文能念复兴小学,就向国泰建设公司预定了当时“一品大厦”的房子。一品大厦是在1978年左右交房的,当时一坪约十万元(新台币),已是当地极昂贵的房子。没想到,后来正遇上第二次石油危机,房市狂涨,又于1982年狂跌进入极萧条期。再后来,因1987年起的宽松货币政策,房地产价格再次狂飙。然而这些,都不是当年只想送小孩念复兴小学的连战夫妻所能预料的。

连家的房地产几乎全是连战的父母因不同时期的居住需要而购置。其中,最具争议的应是1993年以连震东文教基金会的名义买下的桃园鸿禧山庄的别墅。当时,方瑀有意将此地作为连震东纪念馆,置放连震东的遗物。但因发现当时的对门邻居就是李登辉,在门禁森严的情况下,设立可以让大众参观的纪念馆根本不可行。1998年,连战了解到这项购置其实是个错误,因此再用自己的钱向连震东文教基金会买下这栋别墅。不过连战在从政的岁月却很少来鸿禧山庄居住。一方面固然是由于桃园地区比较远离台北,交通不便。而另一方面却也有避嫌之疑。毕竟对门住的就是与自己在政治上颇多瓜葛和积怨的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

连战与李登辉早年私交深厚,连战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学位,回台后与时任台大农经系教授的李登辉交往甚密。都是基督徒,同样爱好高尔夫球,又让连家与李家交情不浅。1986年,连战父亲连震东过世,李登辉还担任治丧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李登辉上台后,连战更曾先后担任“交通部长”、“外交部长”、台湾省主席、“行政院长”等职,1996年连战更是被李登辉选中,搭档参选第一届由台湾民众直选产生的领导人。

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后,是连战与李登辉形成心结并最终走向分裂的时期。此时李登辉和连战的思想意识中,对“统独”问题和与日本关系上都存在严重分歧。在竞选的过程中,连战和李登辉之间出现了严重的路线分歧。连战为了展示最大的包容,争取到了曾在1996年与李登辉竞争的陈履安公开表态支持。而李登辉却耿耿于怀地认为,连战找李登辉曾经的对手去支持自己,是对自己的背叛。

当年2月,李登辉带了一批亲信幕僚与奇美集团的许文龙餐叙,没想到这反而成为李登辉亲信幕僚串联“挺扁”的集会。由于李登辉亲信幕僚的临阵倒戈,使得当年选举后期“弃连保扁”的声音到处流传,李登辉暗中支持陈水扁的传言甚嚣尘上,使得连战的支持源大幅流失。“总统”选举之后,李登辉在国民党支持者的抗议声中被赶下台。3月21日上午,李登辉约见连战,问他我是否该辞党主席,连战认为该辞,李登辉又问:“你看我应该早点辞,还是晚一点辞?”连战回答:“应该愈快愈好。”从国民党的发展角度来看,连战的选择后来被历史证明并没有错,但他的表态却使李登辉认为对他“做出了最无情的痛击”,迫使李登辉“立刻取消了做到9月的打算,当晚就决定这个礼拜走人”。此后两人在最终政治分道扬镳。

面对这样的一位故友,当然正支撑着国民党摇摇欲坠危局的连战自然无法坦然面对。但是随着岁月的推移,连战却最终选择了搬出自己位于台北闹市的“一品大厦”,来到桃园和李登辉作起了对门的邻居。对此,连胜文也曾质疑过自己父亲的决定,认为这样的举动会招来台湾岛内舆论的非议。但是早已到了“闲看风云”年纪的连战却报以一笑。或许在连战的心目中已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心理吧!在那些政治上的争斗都结束之后,两个已到了垂暮年纪的老友和对手能在这桃花烂漫之地,一起打打高尔夫球也不失为一件乐事。不过显然并非所有人都如连战那般大度。在连战搬到鸿禧山庄之后,李登辉先生的居所一直大门禁闭,摆出一幅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虽然不是台湾地区的前领导人,但是连战别墅附近的警卫工作却丝毫不逊于对门的李登辉先生。这是因为2004年间,连战的访问祖国大陆的破冰之旅,不仅在台湾岛内掀起了“大陆热”,为两岸的和平统一带来了曙光。相对地也对连战的人身安全带来威胁。

当时台湾的“国安单位”在连战先生首次访问大陆返台之后,便得到了有支持绿营的暴徒计划“暗杀”连战的情报。因此自连战从大陆返台当天,“国安单位”提高了保护连战的警戒层级,之后一直维持着。而两岸和平统一之后,“国安单位”陆续截获绿营方面的激进派别有暗杀和抗议计划,因此原本要调回特勤中心警安组的连战随扈龙头黄富阳少将被留下,还加派特勤人员保护连战。对此连战只是置之一笑,在他看来绿营想要用最为极端的手段对待自己无非是因为自己头上顶着所谓“联共卖台”的罪名,但是他相信台湾的民众最终会知道自己所作的别非是“出卖”而是“救赎”

穿过台湾特别行政区“国安单位”所布置的3道秘密警戒线,连胜文终于走进了自己父亲的家中。退休之后的连战生活过的远没有外界所想象的那般奢华和舒适。在两岸统一前期的大选之中,民进党“立委”林浊水,曾提出卸任“总统、副总统”的礼遇过高,很不合理,建议削减年限及待遇。转过话题批评连战退休后每月领高薪,既蛮横又无耻。陈水扁也随着火上加油,骂连战“不要脸”。

可笑民进党正自得趣,在选战中为自己“加温”的时候,连战的长子、国民党新任中常委连胜文展开反击,主张把卸任正副“总统”礼遇全部删掉,李登辉、陈水扁、吕秀莲与连战一起跟全民共体时艰。连胜文接着说:“连战服务公职30多年,住自己房子,卸任后自己租办公室、没有占用公家资源,没有牵扯‘陈由豪案’,没涉入‘高捷’、‘高铁’、‘军购’利益,也没有出售‘国家’资产换取财团支持,请陈水扁刮别人胡子之前,先刮刮自己的胡子。” 一席话说得令人拍案叫好,出招就击中毒蛇七寸,把陈水扁的“不要脸”之说打落尘埃,林浊水忙着说明,检讨卸任“总统”礼遇不可变成民粹,他反对的不过是把制度建立在意气之争的基础之上。

一夜之间初出茅庐的连胜文便成为民进党所畏惧的后生。不过此刻父子相见所谈的更多的自然是亲情和家事,只是在一番寒暄之后。连胜文才讪讪的道出了自己目前所面对的困扰:“南洋婆罗洲目前的局势日益恶化,很多台湾特别行政区投资者的利益也受到了威胁……。”看着欲言又止的长子,连战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微笑着问道“这是马特首对你们公司的要求吗?”

“这个倒没有……只是我个人觉得,既然中央方面不便介入婆罗洲的话。可以由我们公司的保全人员出面。”连胜文摇了摇头,有些忐忑的回答道。事实上加里曼丹岛的局势目前已经成为了在野的民进党一片死寂之中的救命稻草。最近便有民进党籍的“立委”公然宣称:中国大陆是把台湾人捆绑在了他们海外殖民的战车之上。让台湾的投资者去南洋为北京政府充当‘探雷’的急先锋。

而向来是绿营“票仓”的台湾南部农民也群起应和。宣称印尼政府的种种引进台湾农业先进经验的政策都是诱饵,他们在加里曼丹岛的种植园得不到任何的保障,要求印尼民主联邦政府和中国政府迅速拿出解决的办法来。“这些问题我都知道。可是‘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在目前的情况之下还有余力吗?”连战的反问不得不令连胜文陷入了沉默。的确在公司CEO万俟昊统率着大批精锐前往南美的情况下,“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事实上也是力有不逮。

“我们党内曾经有一个很有争议的将领,叫蒋鼎文的。胜文啊!你可知道?”连战突然孤左右而言它道。“先总统蒋公麾下的‘五虎上将’之一,这位将军的故事我还是听说一些的。”连胜文一时猜测不到父亲的意图,只好随口附和道。“凭心而论,这位蒋鼎文将军打的胜仗并不多,个人的品德修养恐怕也谈不上好。但是他的有一段话放在今天来看却不道理。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已经离开军界的蒋鼎文先生突然在美国发表谈话,声称蒋介石、毛泽东、陈嘉庚为‘当代中国之伟大人物’,希望为了中国的前途,此三人应‘携手合作’!”

“陈嘉庚……”连胜文的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有关这个在蒋鼎文口中能与毛泽东、蒋介石这两位风云人物并列的名字,但是结果却是全无影响。“这不奇怪,这位陈嘉庚先生于另两位相比,只能算是平凡的伟人。他并没有开创一个时代,但是却以‘诚信公忠’这四个字成为当时中国海外千万华侨公认的领袖。抗战时期他在新加坡组织‘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把南洋各地1000余万华侨组织起来,募集巨款援助祖国。仅1939年他就募集的抗战军费高18亿元。而事实上中华民族的崛起也的确如蒋鼎文先生所言,不应是大陆、台湾、海外华人各自的单打独斗,而应该是三方协力共同向前。”面对着在政治上已经日益成熟的长子,连战相信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话中深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