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2 章 直撄倭锋(一)

一筐云 收藏 12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同治7年,即公元1868 年,日本开始了“明治维新”。尔后,日本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国力迅速提升。同时,其侵略扩张的野心也急剧膨胀,大有气吞寰宇之势。 日本,这个西太平洋的岛国,对外侵略扩张一直是其传统国策。远在唐朝时期,日本就曾向大唐帝国叫板。 到了近代,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同治7年,即公元1868 年,日本开始了“明治维新”。尔后,日本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国力迅速提升。同时,其侵略扩张的野心也急剧膨胀,大有气吞寰宇之势。

日本,这个西太平洋的岛国,对外侵略扩张一直是其传统国策。远在唐朝时期,日本就曾向大唐帝国叫板。

到了近代,日本的“明治维新”,刚刚进行了六年左右时间,它就迈出了侵略扩张的第一步。


台湾瑯峤。

同治13年2月,即公元1884年4月,日本政府组织了“台湾探险队”,设立了“台湾事务所”,由陆军中将西乡从道任“台湾事务都督”,率丘八3000人,分乘3艘军舰、5艘轮船,进攻台湾。

5月22日,日军在瑯峤登陆。

两江总督沈葆桢率兵力抗倭人,令日军举步维艰,铩羽而返。

但清政府腐朽怯懦。

10月31日,总理事务大臣奕劻与日本内务卿大久保利通,在北京签订了《中日北京专约》。

结果,日本入侵台湾,成了吊民伐罪的正义之举;并勒索中国白银200万两,做为日本出兵的军费,着实恬不知耻,令人恼恨。

第三年,即公元1876年2月26 日,日本又强迫朝鲜,与之签订了日、朝《江华条约》。

这样,日本逐渐为吞并朝鲜、入侵中国,铺平了道路。

终于,小日本准备向大清帝国动手了。


朝鲜牙山丰岛海面。

光绪20年6月23日,即公元1894年7月25日,日本的3艘巡洋舰到了吉野”、“浪速”、“秋津洲”,到了朝鲜西海岸,做好了向中国开战的准备。

这3艘战舰隶属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舰队,其司令官乃坪井航三海军中将。

其中,“浪速”号巡洋舰的舰长为东乡平八郎,在十大海军将领排名中位列第五,才能仅次于山本五十六。

东乡平八郎信奉的格言是:“如果你的剑不够长,向前跨一步!”

此人作战勇猛果断,战术诡秘莫测,北洋水师就是被他击溃的。在后来的日俄战争中,东乡又一举击溃沙俄的太平洋舰队,击毙沙俄太平洋分舰队司令马卡罗夫,被日本人赞誉为“海军之神”。

十大海军名将中,排名第四的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一直将东乡平八郎奉为心中偶像。

7时45分,日本旗舰“吉野”号首先发难,突然以左炮火向中国战舰“济远”号轰击,至此,日本不宣而战。


此一战,中国的“济远”号受伤,逃回旅顺;“广乙”号船舵受损,其管带林国祥为防止该舰被日本俘获,将之搁浅后焚毁;

“操江”号被日舰“秋津洲”俘获;“高升”号运兵船被击沉,船上清兵1116人,有860人葬身碧海,仅252人生还,但还是靠英、法、德军舰救起的。

在日本海军动手的同时,其陆军也发难了……


汉城日军大本营中。

高田进,大佐,四十七八岁,身材不甚高,但显得匀称结实。尤其是他的两只眼睛,目光深邃,充满智慧,也可以说充满奸诈。

高田进说道:“大岛君,如今朝鲜守将有五个主要人物,这五人号称大清国的‘五虎上将’,其中有两人,需要特别重视。”

大岛义昌少将,四十岁左右,身材魁梧健壮,典型的职业军人形象,问道:“这两人是谁?”

高田进说道:“‘五虎上将’中,惟有排行第二和第四的两人最难对付,他们是聂士成和左宝贵。”

大岛义昌说道:“高田君,这‘五虎上将’究竟是何许人也?”

高田进说道:“如今,驻朝清军最高统帅名叫叶志超,此人虽担任提督之职,但他为人龌龊,胆小怯懦,贪生怕死,于军事上,毫无建树,实不足虑。不过,他手下有五个总兵,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五虎上将’,倒不容小觑。

“卫汝贵年过六十,但位列‘五虎上将’之首。客观而言,此人军事才能不低,但他为人优柔寡断,作战时贪生怕死,想来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所以此人也不足虑。他根本就非成事之人。

“按理说,他无资格担当‘五虎上将’的称号,更无资格排行在首,但因为他所统率的盛军隶属李鸿章的淮军,又是其嫡系之一,所以他得以身居显位。”


乃木希典,大佐,四十五六岁,面上布满刚毅凶残之情,典型的传统东洋武士形象。

乃木希典鼻子哼了一声,说道:“高田君,这些情况,你是如何得知的?”

高田进知道乃木希典是明知故问,在找机会挖苦自己。乃木希典十分鄙视高田进的所作所为,总觉得其行事不够光明正大,非大丈夫所为。他一直认为,要打仗,好,大家真刀真枪干一场,胜负由双方实力决定,为何要耍花招?

不过,他很佩服高田进的功夫,心想:“能和我打成平手的人,在日本也算是一流高手了。”

高田进心道:“乃木希典,今日有大岛少将在此,我不和你计较,回到国内,我再慢慢消遣你,让你知道我高田进的真正实力。”

高田进功夫甚高,但他万万没有料到,后来他虽得以重返日本,但那时,他的身体却是与大地平行的。

高田进说道:“我化名义仓告,在清国隐伏数载,已将清廷各种情况尽皆掌握,就连慈禧那婆娘与哪个武士有暧昧关系,我也调查清楚了。”

高田进心中虽想不与乃木希典计较,但口头上忍不住要讥讽他几句。高田进知道乃木希典出身武士世家,其本人也是武士,一向以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为荣,所以,他说“武士”二字时,向他瞟了一眼。


大岛义昌知道二人素有嫌隙,貌不合,神更离,见乃木希典要反唇相讥,心想:“二人若再争吵,势必要白刃相加,而耽误了大事。”于是说道:

“高田君,请继续介绍‘五虎上将’。”

高田进用眼角扫了乃木希典一眼,只见他把要说的话强自忍住,坐在椅子上,正在生闷气。

高田进面上泛过一丝冷笑,继续道:“这卫汝贵领兵作战不足虑,但他一双‘铁砂掌’,十分了得。”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乃木希典只说道高田进在借卫汝贵引题,来挖苦自己,听此“霍”地站起,怒道:“有什么了不起,待我见到他,一刀将他的‘棉纱掌’剁下来。”

高田进知道卫汝贵自小即练“铁砂掌”,功夫可说已炉火纯青,心道:“乃木希典,你太狂了。你根本就不知中华功夫的厉害。你得名师传授,功夫固然十分了得,但与卫汝贵交手,胜负尚在变数之中。”说道:“那我就要长长见识,看乃木君是如何一刀将卫汝贵的一对‘棉纱掌’砍下的。”

乃木希典也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但他与高田进想的不同,他并非对自己的功夫有怀疑,他只觉得自己言语中有漏洞,心想:“就算我功夫比卫汝贵高,但也只能一刀砍下一只手掌。哪个笨蛋会同时探出双掌,让我来砍?到时,高田进若抓住我言语中的漏洞,进而挖苦我,我将如何应答?”

乃木希典一时未能想出对策,所以便不再言语了。

只听高田进续道:“‘五虎上将’排行第二之人名叫聂士成。此人五十七八岁,人称‘聂无踪’,乃是称赞他用兵之道。聂士成用兵,神出鬼没,不宥常理,无迹无踪,常人难测;而且此人善出奇兵,实乃我帝国吞并朝鲜的一大绊脚石。

“据说,此人曾协助李鸿章镇压捻军。捻军有一骑兵将领,名叫任柱。任柱所率骑兵,行踪飘忽,善打游击战,清廷为此伤透了脑筋,但后来,聂士成设巧计,出奇兵,一举活捉了任柱,好像他就是因此而位列‘五虎上将’之次的。”

高田进说道:“位列聂士成之后的人名叫马玉昆。此人与聂士成年纪大体相当,不过,比起聂士成,他要差一些。马玉昆军事才能不甚高,但此人性格急噪,作战勇敢,有时粗中带细,大有蜀汉张飞遗风。”

高田进、大岛义昌、乃木希典,三人都会说汉语,且对中华文化所知不少,所以三人都知道张飞是何许人也。

高田进说道:“排行第四之人,乃左宝贵。此人与聂士成是同等厉害的角色。如果说聂士成用兵,走得是阴柔小巧的路子,而左宝贵走得则是勇猛刚毅、大开大阖的路子。

“此人不但军事才能极高,而且功夫也不错,堪成文武全才。还有一点,要特别注意,听说此人精研火器,有不少独特的发明创造。


“‘五虎上将’排行在末之人名叫洪毅。此人三十七八岁,虽不擅长指挥作战,但他剑法奇高。”

说到这里,高田进侧身,对乃木希典说道:“乃木君,若与洪毅相遇,务必格外小心。”

乃木希典听高田进说得真诚,心头一震,只听高田进续道:“听说洪毅的师父,乃太平军翼王石达开的护卫。石达开有十大贴身护卫,而此人排行在首。”

乃木希典听此一惊,说道:“洪毅的师父,是不是叫司徒剑?”

高田进一愣,说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乃木希典说道:“你可知我师父是谁?”

高田进说道:“东原川藏。”

乃木希典说道:“他功夫如何?”

“乃我日本国内第一流的武士。”

乃木希典说道:“听我师父说,那是孝明十八年的事。清军在大渡河捉到了石达开,准备处以极刑,为了防备太平军余部劫法场,清廷花重金聘请了众多海内外武术高手。我师父和本原三郎、吉本雄夫也去了。”

高田进说道:“‘德川三鸟’都去了?”

原来,东原川藏与本原三郎、吉本雄夫,三人合称“德川三鸟”,乃德川幕府后期,日本国内最杰出的三名武士,所以,高田进听说三人齐至中国,不禁一愣。

乃木希典说道:“不错,三人同时去了。除了我师父他们三人外,清廷还从天竺、暹罗等国,聘请了众多好手。

“但是,到了行刑那天,有六人前去劫法场,他们就是司徒剑和石达开十大护卫中残留的另外五位。我师父每谈及这六人,尤其是司徒剑时,心下寒意久久泛动。

“那一战,‘德川三鸟’全部折羽,我师父中了司徒剑一剑,侥幸未死,而另外二鸟,皆成了其剑下之鬼;此外,还有清廷聘请的大批国内外高手为这六人所杀。后来,石达开未能被救走,主要是因为英国人的洋枪队,他们及时赶到,这才控制了局势。”

高田进说道:“此事我也有所耳闻。据说,当年大渡河一役,司徒剑凭着手中剑,连毙清军十三员大将,本来可救石达开脱险的,但石达开眼见众多兄弟被清军围困,不愿独活,未随司徒剑而去,这才成了清军的俘虏。

“不过,翼王石达开确实令人钦佩。此人正直无私,一向与士卒同甘共苦,从不克扣军饷,深得人心,士卒都愿为他效力;另外,此人十分硬气,听说他最后被清军处以剐刑,虽身挨百刀,但自始至终,未尝哼一声,确实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子。”

乃木希典听此,动容,说道:“如此说来,就连刮骨疗毒的关云长也要自叹弗如了。”

高田进说道:“正是!想那关羽,当初治伤时,靠围棋转移注意力,而石达开受刑时,始终直视刽子手,确实不愧‘石敢挡’三字。”


乃木希典说道:“司徒剑以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高田君,你可还知道些别的情况?”

高田进说道:“我确实知道一些。听说石达开被俘后,司徒剑多次独闯宗仁府大牢,本来有机会救出石达开的,但石达开不愿独活,这才最终被清廷杀害。”

高田进与乃木希典,二人谈及石达开与司徒剑时,语气、神情中充满了仰慕之情。

只听高田进说道:“听说石达开一死,司徒剑心灰意懒,来到了关外长白山。天池旁,有一百年枯松。这枯松虽还活着,但树干里面已空,司徒剑见此,触景生情,于是在松树旁建了一座说道观,自号枯松道人,就此遁出红尘。

“后来,他收了两个徒弟。二徒弟就是这‘五虎上将’排行居末的洪毅。枯松道人的大徒弟名叫张成义,人称‘辽东大侠’。听说洪毅剑法奇高,但只得其师六成真传,而张成义却得到八九成真传。

“好像是因为枯松道人觉得洪毅杀意太重,所以未传其全部功夫,但饶是如此,洪毅剑法已是奇高了,其师兄的剑术更令别人无法望其项背。”

大岛义昌对二人所谈十分感兴趣,但想这些情况与眼前战事无甚关系,于是说道:“高田君,请再介绍一些有关朝鲜的情况。”

高田进说道:“朝鲜守将中,除了‘五虎上将’外,还有一人,也值得引起一定注意。”

大岛义昌说道:“此人是谁?”

高田进说道:“此人担任参将之职,名叫方峻。此人幼年时并未学过武术,但他天生神力,后经军旅生活磨练,此时已是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不过,此人贪酒好色,只要略施小计,即可收服,说到底,此人也不足为虑。

“倒是聂士成、左宝贵,此二人务须特别注意。大岛君阁下,你可调查清楚,驻守成欢的清将是何许人也?”

大岛义昌说道:“我已查清,正是你所说的聂士成、卫汝贵、马玉昆和方峻。”

高田进说道:“‘五虎上将’,三居于此,我们务必小心应付。尤其这聂士成,乃是一个十分辣手的角色。”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