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二十一章 惩治叛逆 谷中惊魂

zhouzhonfu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034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刘书凯,王耀东二人摸到了一大队的外围,王耀东见两个一老一少曾经的手下在担任警戒,便小声地喊:“老王,铁蛋!”

老王转头望草丛中一瞧,见是大名鼎鼎的特别中队队长王耀东在叫他们,忙拽着铁蛋忙钻进了草丛与耀东、书凯拥在了一起。

“王队他们怎的把您放出来了?您是怎么得罪的他们?真把我急死了!”老王忙急切地问道。

“老王,铁蛋,我们闲话少说,江世波和李锐已经被国民党收买了,目前情况十分的糟糕,江世波想带着一大队脱离纵队自立为王,我和书凯前来就是要阻止他的阴谋,现在需要你们配合的事,马上你们回去后将这个消息悄悄地告诉每一个战士,然后号召大家起来反对江世波!你们放心,只要战士们一闹起来我和书凯马上就逮捕江世波!”王耀东郑重地对老王和铁蛋

说。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李锐和江世波不是好东西,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不过他也有防备,早就把各中小队的队长都换成了他的人了,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立马就能知道,不过我们现在有你和刘书凯撑腰,我们就不怕他们了,我们这就去将真相告诉大家!”老王一边说,一边拉着铁蛋就走了。


耀东和书凯在不远处隐在树后悄悄地跟着,老王和铁蛋分别地向两簇战士讲了江世波的劣行和野心,号召大家起来反对分裂,惩治内奸!本来就有疑心的战士们和因无故被解职的中小队长们听了他俩的话,顿时如梦方醒,纷纷表示要铲除毒瘤,为机枪中队的队员报仇。


“大家千万不要激动,目前最紧要的是,把这个消息悄悄地传达给每一个战士,然后还要控制江世波和他手下的中小队长,避免不得必要的伤亡,到时候自会有人出来处理!”老王老道而周全地向大家说。


“你们在干什么?想造反呀?快去警戒!如让鬼子摸上来,大家都得见阎王!”一个被李锐,江世波用钱迷了魂的中队长,一边声嘶力竭地嚷着,一边朝他们这里走来。

“你他妈的乱嚼什么蛆?老子在召集大家开会你没看到呀?”铁蛋一见这个狐假虎威的东西就来气,便故意地刺激他一下。


这中队长一听便火了,忙骂道:“你这个狗日的,还是个未脱毛的鸡,敢跟老子顶嘴,是不是活腻了,忙告诉老子!你们开的什么黑会?”


老王在另一簇人群中听到了这小子的讲话后,忙对大家说:“先把这条狗绑起来再说,省得他影响到我们的行动!”说完老王便领着大伙朝铁蛋这边走来,事先拦住了这个飞扬拔扈的家伙。

“我说熊中队长,怎跟一个小孩过不去呀?我是他叔,有什么气冲着我来!”

“哦!我早知道你们是一伙的,看江大队提拔我不服是吧?有本事你让你们所期待的陈洛尘回来,来治我个拍马溜须的罪,不瞒你说我从小就研究马屁之术,所以我现在腰缠万贯,手下过百,而你呢!虽说能吃苦耐劳,而且作战勇敢且善计谋,但有什么用,混了这久还是个老兵而已,连棺材本都没捞着,可怜啊!这就叫战死的是驴,累死的是牛,奔死的是马,而真真享福的往往是善于拍马溜须的狐狸,你懂吗?老家伙!”这位熊队长口才也不错,就这三言两语把老王气得是目瞪口呆


“好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你以为真是:天穿地穿,马屁不穿吗?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马屁精的下场!”隐匿在树后的刘书凯把熊的讲话听到了个真真切切,便气愤冲到他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一板一眼地说道。


“啊!书凯你怎么来了,快抽根烟吧,你想死我啦!”熊队长见突然出现的刘书凯正冲看自己叫劲.而且也意识到后果很严重,忙满脸堆笑媚颜十足地说。


书凯十分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后,便飞起一脚把他踢出三丈开外,铁蛋忙奔过去卸下了他的武器,又和随后赶来的老王一起把熊中队长捆了个结结实实,两个小队长见势不妙忙转头想溜,却被早就对他们看不顺眼的战士逮住后便绑了起来。


战士们刚把三个褪色分子归拢在一起时,江世波便怒形于色的带着人马赶到了,他一见刘书凯不禁从内心打了个寒颤,但他又见刘书凯只是孤身前来,不仅地松了一口气。他避开了书凯的目光,站定后向大家凝视了一会,刚才叽叽喳喳的吵骂声立即停止了,人们在等待着江大队长的训斥。江世波身边站着两个中队长和四个贴身护卫,这六个人都是江世波用钱买来的亲信,还有数名小队长便围在周围,他们都亮出了武器,气氛顿时变得紧张。


江世波以为他已经镇住了紧张的局面,便嚣张地说:“一大队永远是我江世波的,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任何人都不能打他的主意,也不可能打到他的主意,我江某人南征北战杀了鬼子无数,为浮玉纵队立下了赫赫的功勋,从第一次与鬼子正面交锋到现在那一次战斗不是我们一大队在打头阵,浮玉纵队如没了我江某,没了一大队,就成了一支名存实亡的乌合之旅。弟兄们我眼里可容不下一粒砂子的,如果那一个想要吃里爬外听外人挑拨,扰乱军心,我将会把他碎尸万段!”


“江大队我问你:有几人竟然敢灭了我们的机枪中队,还有少数人把我们长期积累的财富全部瓜分了,还有少数人不顾大家的反对,将浮玉纵队改制成国民党的军队,这算不算吃里爬外?算不算扰乱军心?对这小撮人要不要碎尸万段啊?”老王见江世波掩耳盗铃,信口雌黄,胡说一通忙反问道。


“王庆逵!你这个老家伙,胡说什么?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江身边的一个中队长见老王把江问得个哑口无言,忙一边恼羞成怒地威胁,一边举着手枪对准着老王。铁蛋一见忙冲过来用身体挡住了老王,同时也拉动了枪栓瞄准这条替领导出头的哈巴狗。“同志们:机枪中队的人就是江世波和李锐合伙杀的,他还把我们长期积累的钱全部分给了他们手下的那一帮投机钻营,拍马溜须的混蛋,他们还想卖掉我们,去做国军的大官,要知道国军那边是从来不把战士当人使唤的!”铁蛋冲着站在江世波那边的战士喊道。


“砰!”的一声,刘书凯率先击毙了那个刚想开枪的中队长,江世波反应极快瞬间便朝书凯射击,老王早就站在书凯的身边,他见江世波面露杀气忙扑倒书凯,可惜一颗子弹正中老王的脑袋,两边的战士顿时慌了神,他们虽然握着手中的枪但不知道究竟刻打谁?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打,打死刘书凯老子有赏!”除几个拿了他钱的亲信卧倒在地拼命地向刘书凯等射击,其它战士都木讷的闪到一旁,不知所措。铁蛋抱住老王大叫:“刘队长我叔脸上的血怎么咋擦也擦不净的?”既心酸又自责的书凯只望了一眼铁蛋后便又埋头向江世波一伙射击了。


双方虽僵持不下,但双方参战的人都少的可怜,江世波这边有十五,六个,而书凯这边参战人数不过二十二人,而且都你打一枪我回一弹的状况。铁蛋悄悄地爬上了一棵大树,往那边一看顿时在心里嘀咕道:“王叔!我为您和机枪中队报仇的机会到了,我在树上正好把江世波的一举一动看的个一清二楚!”想到这里他忙将枪架在了树干上,用手握着枪柄瞄准着江世波的头颅,可是就在刚要射击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虽然铁蛋的枪响了,但子弹却偏离了方向,打中了江世波身后的一棵树上。


久经沙场的江世波一听到枪声,便能判断出这子弹出于何处,只见他不动声色地迅速向铁蛋呆的那棵树射击,只听“哎哟”一声后,铁蛋使连人带跌落在地。江世波刚要对铁蛋射击,突然一个人从树上跳了下来。“江世波你已经是恶贯满盈了,不能再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了!”江世波扭头一看,顿冒出了一身冷汗:“王耀东怎么会是你?”

“我在你身后好久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这不仅仅让老王白白地丧了一条性命,也给你增添了新的罪孽!我看你和浮玉之间的恩恩怨怨也该了结了!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的好!”一脸淡定而十分严峻的王耀东正面对面向江世波说道。


“王耀东我们之间没有太大的恩怨,我劝你不要问我的事,经后还可以做个井水不犯河水的朋友!如果你要偏要挡我的财路,我也不是好惹的!”江世波说着便向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个膀大腰圆的护卫威风十足的来到耀东的面前,其中一个说:“王队长,恕我无礼,你若想打我们江大队的主意,先必须要过我俩这一关,否则你根本进不了他的身!”

王耀东望着他们便微微一笑,轻篾地说:“江世波的护卫可不止你们两位吧?你把他们一起叫来,省得我收拾了你们后他们再来,今天我来个大腿搓圆子--一手下!但江世波我们来个君子协定,你的四个护卫一起与我比武,若我输了任凭你处治,如他们输了你可要跟我去伏法!现在我们把大家一起招集起来,当众宣布这个协议怎样?”


“王耀东你不要太狂妄了!你以为我的手下全是酒囊饭袋吗?我今天就让你显摆显摆!但你可不要后悔!”江世波见部队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也担心战士们一下子反水而针对自己,为了稳住人心,他认为有必要让自己的护卫和王耀东一搏,如赢得了这场比赛,他既可以名正言顺地处死王耀东,刘书凯等,还可以重新掌握一大队的指挥权!如输了还可以趁乱逃跑!


这时其它队员都围了过来,刘书凯也带大家冲到了人群外围,提着枪冲了进来,眼睛盯着江世波和他的爪牙。当他听到了所谓的(君子协定)便暗暗地为耀东捏了一把汗,也对眼前即将要发生的变故而作准备。其他队员大部分都在踌躇观望,他们一方面对江大队的所作所为早有耳闻,而另一方面也害怕一但王耀东败北后,江世波便大开杀戒,殃及无辜,只要谁一提起机枪中队的惨案至今还让他们不寒而颤,惶恐不安,这些善良而曾感受过洛尘和倩文潜移默化教育的战士,最不愿看到的事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所以大家都暗暗地希望耀东能赢了这场比武,从而结束江世波的非人性化的统治。。


刘书凯带着一帮立场坚定的战士,严密注视着江世波一伙,现在的形势从扑朔迷离到渐渐明朗,于是这一场比武的成败变得犹其的重要,一大队是否能顺利的回到浮玉纵队的怀抱就看王耀东的奋力一搏了。但能否动员更多的队员加入到正义的行列也是争取最后胜利的关键,刘书凯的大脑在飞速地思考着。


他把铁蛋拉到旁边对他说:“你赶快去联络被江世波撤职的中小队长,叫他们盯住江世波的手下,一旦对方有所行动就立即出手干掉他们!”铁蛋会意地点头后便钻进了人群。那些刚正不阿,忠于职守,一心为公的原中小队长们,一听到铁蛋的传话,便按照刘书凯的计划,将武器和情绪都调整到临战状态,并各自找好了抓捕目标进入了清理门户的角色。


胸有成竹的江世波脸上露出了一丝奸笑,刘书凯心里一惊,忙小声地对王耀东说:“看来江世波要使诈,你可要小心!”王耀东沉着脸说:“自古以来人们都说:邪不压正!难道今天是个意外?”刘书凯突然被他那种必胜的情绪感染,忙笑着说:“是呀!古人的话都是有道理的。”


王耀东和江世波都很清楚,当着一大队全体人员的面,一味地用战斗的形式来解决或消灭对方都是不明智的,只有用看似公平的比武方式来解决,大家都能够接受。于是两人都放弃了用枪来解决领导权之争,从而选择了后者。但王耀东首先提出了一比四的形式比武,确实是用心良苦,因为那时候的人们都有一种英雄的情结,锄强扶弱,以弱搏击是人们从启蒙时就有的一种对正义的一种向往。所以王耀东想从唤起人们对正义的共鸣入手,从而逐步地使一大队重新回到浮玉纵队而故意作出这个决定的。


于是人们便让出了一块约五十个平方米的场子,所有的人都围成一个大圈。道貌岸然的江世波站在场中央大声地说:“其实大家以前都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根本没有必要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既然王耀东对一大队队长这个职务这么感兴趣,我没办法只好成全他,但我把丑话说到前头:如我们输了,我甘愿让权,如他输了同志们可要帮我消灭他们!”


“愿赌服输,天经地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忙大声喊了起来。绝大多数的队员都在祈祷着正义必须战胜邪恶!刘书凯始终不离江世波半步,而其它联系好了的人也以二比一或三比一的形式盯着江的爪牙。场子里五个人打在了一起,江世波的四条狗正从四个不同的方位用拳脚的功夫向耀东发起进攻,只见他左闪右避只是招架并不还手,当包围圈越来越小的时候,耀东故意摔倒,那四个人不知是计,忙蜂拥而至,哪知道耀东是专攻下三路的高手,只见他一个黑兔蹲天,双腿突然地向先靠近的两人裆部蹲去,这个快如闪电的招数,还没等人们看明白时,那两个身大力强的汉子便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裤裆叫苦不迭:“疼死我了,我的命根子啊!”


其它两人一见此情,忙掏出事先准备好了的蒙药,刚要向耀东扔洒,不想却被刘书凯的飞刀刺中咽喉。“还等什么快开枪!”江世波见大势已去,忙大声地对手下说。“不许动!稍动一下,你们的脑袋就开花了!”早就怒气填胸的原来的中小队长们迅速制服了江世波的手下,老江一看,这回他彻底的傻了!铁蛋冲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叭!”的一声动人心魄!“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为什么要炸死自己的兄弟!为什么要打死王叔!我要你给他们抵命!”


江世波缓了一下神,一只手掐着自己脑门,而另一只手却趁人不注意快速地伸进了口袋,突然他的身上冒起了白烟,“同志们快闪开!”铁蛋大喊一声后便扑向了江世波,便紧紧地抱住他滚向山下。“轰!”的一声从山涧中传来,耀东,书凯忙奔到山边往下一看,一股墨色的浓烟正弥漫着整个山谷,还不时传来山崖中的滑坡声。


“江世波身上不是一般的爆炸物,而是杀伤力极大的烈性炸药!”刘书凯吃惊地对王耀东说。

“看来他早就做好了与大家同归于尽的准备!”王耀东叹了一口气痛心地说。

“你说他为什么这么毒啊!”书凯不能理解地问。

“这就叫玉石俱焚!也就是说他得不到的东西,宁可全毁了,也不能留在世上被别人享用!”

“只是可惜了老王和铁蛋!如没有他们的舍身相助,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奈何桥!”

耀东,书凯,以及刚赶来的战士们,都肃穆地站在山崖上,神情凝重地望着山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