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幸存者 正文 海豹突击队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在第二周的训练中,我们还要把绳子带到水下,并在深水中打一连串的海军结。

我不记得入门训练的这一阶段到底淘汰了多少人,但的确为数不少。

入门训练的第二周对很多学员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我记得很清楚,教官们反复强

调要我们熟练掌握所有的技能,因为在下一周,也就是巴思训练第一阶段开始的

时候,巴思教官们会假定我们已经能够轻松完成入门训练中的所有科目,而且达

不到这一标准的家伙们已经被全部淘汰了。如果入门训练教官选拔了不合格的家

伙参加世界上最艰苦的军事训练,巴思训练的教官们肯定会大发雷霆。

我们在游泳池和太平洋里跳进爬出的时候,还得进行严格的高强度体能训练。巴

思训练区中包括一块铺有沥青的操场,也就是前面提及的粉碎机操场,不过那相

对平坦的地方不属于我们。入门训练的学员还没有资格加入巴思学员的行列,只

能在训练区后面的沙滩上训练。

在那里,里诺教官和他的伙伴想尽一切办法来压垮我们。唉,真怀念以前美好的

旧时光,那时每组俯卧撑只有二十个,这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每组俯

卧撑是五十个,另外穿插进行各种体能训练,均衡地锻炼各肌肉群,尤其是手臂

和腹部的肌肉。教官们都非常注重腹部力量,原因现在看来很明显:腹部是战士

力量的源泉,无论攀岩、爬绳、划船、举重、游泳、搏斗还是奔跑,都离不开腹

部力量。

不过在入门训练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只知道海豹突击队教官

每天都要让我们经历地狱般的煎熬。让我自己最难熬的项目是浅打水:背部着地

,双腿抬离地面六英寸,绷直脚尖,然后上下摆腿,就像在游泳池中仰泳一样。

把腿放下来休息一下?想都别想。因为随时都会有教官从旁边经过,就好像他们

是受某种邪恶力量操纵的行刑队一样。

开始的时候有一次,我大腿和背部的神经和肌腱疼痛难忍,于是把双脚放了下来

。事实上,我放下来过三次,大家一定认为我这么做绝对是罪大恶极。第一次,

只听得一个教官冲我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第二次,有人骂我是娘娘腔;第三次

,不但响起了一声怒吼,我还听到另一个人骂我是娘娘腔。我这三次都被教官逮

了个正着,每次都被命令跳入冰冷的太平洋,爬出来以后再到沙滩上打滚。

第三次跳进海里的时候我才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曾被赶到太平洋里然后再回来到

沙滩上打滚,大家看起来都像是某种奇怪的生物。但教官们还逼着我们,要我们

完成训练任务。但滑稽的是,四五天之后,浅打水对我已不再是个问题了,而且

所有人也都能很容易地完成这一训练。所有人吗?不,是多数人。有两三个家伙

无法忍受这种折磨,退出训练并离开了基地。

我吗?我还在那里坚持,竭尽全力,嘴里大声报着数儿,心里却在诅咒那个该死

的比利·谢尔顿,骂他不该把我弄到这个疯人院里来,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

我完成训练的动机很明确,不是为了给教官留下好印象,而是因为我说什么也不

想再次冲入冰冷的海水中后再回到沙滩上打滚。那就是不努力的下场。教官们决

不会放过一个懒鬼。每隔几分钟,总会有个可怜的家伙被教官命令去“冲冲凉、

玩玩沙”。

但也有不那么糟糕的时候。当我们完成体能训练,刚刚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仁慈

、同情之神里诺就会让我们在松软沙滩上进行四英里跑。他会以半速(对他而言

)和我们一起跑,吼叫着发出各种指令,时而威逼,时而利诱,要我们拼尽全力

。这种跑步训练艰苦得难以想象,对我来说尤其如此,每次跑后半段的时候,我

都得拼命地拖着自己的两条长腿,好让自己挪动得更快一些。

里诺十分清楚我的确已经竭尽全力了,但在训练初期的那些日子里,他会叫着我

的名字,要我跑起来,然后会命令我去冲冲凉、玩玩沙,我就得穿着衣服和靴子

跑进海里,弄得全身湿透,靴子里全是水,还得拼命去追赶同伴。我相信他知道

我能忍受这一切,但要说他没有在暗地里笑掉大牙,我绝对不会相信。

最后终于熬到了午餐时间,只要再跑一英里就能吃到东西了。教官们一直在告诉

我们要注意饮食,什么该吃,什么决不能吃,进餐频率等等。上帝。我们能够撑

到食堂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哪里还会去研究我们的食谱。

我们还要参加障碍训练,那地方被我们称为O形训练场,训练强度之高几近野蛮。

那些经验丰富的现役海豹特种队员在奔赴海外战场之前,为了适应丛林、山区、

海岛、或沙漠地形,往往也来到这里进行加强训练。

科罗纳多的O形训练场是世界闻名的。如果说它对具有实战经验的老海豹突击队员

来说都是一种考验的话,可想而知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不过是群刚刚离开

新兵营,接受了十天训练的菜鸟,与那些老兵一比,我们简直就如同婴儿一样弱

不禁风。

第一天去那里训练的时候,我注视了O形训练场很久。教官领我们在训练场转了一

圈,那里有爬绳、六十英尺索网、障碍墙、拱顶、平衡木、带刺铁丝网、绳桥、

单索桥,缅甸桥。

我平生第一次打心眼里希望自己能够矮上一英尺。很明显,这些是小个子的运动

。里诺教官做了一些示范,给人感觉他肯定是在绳桥上出生的。我则困难得多。

所有的攀登项目对我来说都非常困难,因为最终我得把自己二百三十磅的身体拉

上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世界上所有伟大的攀登者都是小个子,就算全身湿透

体重也不会超过一百一十八磅。

我判断这将是对我的重大考验。但海豹突击队中也有许多身材魁梧的家伙,他们

都通过了考验。这意味着我也可能做到。不管怎样,我的心态没有任何变化,要

么顺利通过,要么死在努力争取通过的路上。不过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个训练场有十五个独立的部分,我们得从中间穿过、从旁边经过、从上面越过

,或从下面爬过每一个部分。教官们自然在我们出发后就立即开始记时,而伙计

们不是绊倒、滑下来、掉下来,就是卡在什么地方动弹不得,总而言之一团糟。

正如我判断的那样,大个子们的麻烦最大,因为训练的关键在于平衡性和敏捷性

。大多数奥林匹克体操运动员都身材矮小。大家什么时候见过一个身高六英尺五

英寸、体重二百三十磅的体操运动员?

大个子们在攀登项目上的劣势最大。其中一个项目叫逃生速降:一根八十英尺长

的粗尼龙绳一头系在一座塔顶,另一头系在一根十英尺高的竖杆上,我们得顺着

绳子爬到塔顶,然后一路滑下来或再爬下来,不管用哪种方法下来,这都比爬上

去容易得多。

关于里诺教官我得说一件事。我们在攀爬各种绳索时,他会用两手各抓住一根绳

索向上爬,一直爬到跟我们一样的高度,藉此自娱自乐,而且他从没有失手过,

攀爬的过程中也从没有松开过任何一根绳索。直到今天,我依旧认为这是不可能

的,而里诺教官不过是沙漠中出现的一个戴着太阳镜的幻影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