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8 哀大莫过如此

jlqfczw 收藏 7 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堂下觥筹交错,交杯换盏,吆喝声,划拳声,嬉笑声,打闹声充斥着整个聚义厅,红星会的小弟们看着自己老大在敲打平时耀武扬威的高管觉得很有意思,他们不自觉的嘿嘿的笑起来了。

“兄弟们!”郑远翼站起身来举杯说道。唰的一声,那一切的吆喝声,划拳声,嬉笑声,打闹声整齐变成了凄厉的声音。

“坐下坐下。”郑远翼摆着手让兄弟们坐下,兄弟们没有反应,而是都拿着手里的酒杯看着郑远翼。

“坐下吧,坐下吧,大家要吃饱喝好,养精蓄锐,但是不能贪杯。”任航忙站起来,压下靠他最近的一个兄弟。众人看二当家都 “动手”了才齐刷刷的做下了,可是手里的酒杯依旧举着。

“兄弟们,如今贪官当权,恶霸当道,而战乱又搅得我们活不下去了。不是我们不想做守法的好公民,只是这个世道太逼人。大家想想自己的父母,他们都是被政府骗来着土卫六,土卫六虽然美丽,太皞城虽然美丽,可是她没能给我们幸福,而那些贪官,那些官僚大爷,那些黑道大哥,他们在太皞城的中心紫金区,每天酒池肉林,挥金如土,他们在我们父母用血汗建设起来的太皞城过着现代化的生活,而这城市的创造者们,却在繁华的边缘过着近乎原始社会的生活。你们谁照过3D全息相片,在我们的父母走了以后,我们只能拿着一张平面模糊的照片思念他们!大家看看狗八,如果我们有钱的话,狗八就不用在轮椅上渡过一生,紫金区的医院可以再植身体。再看看营养不良的我们自己,紫金区的那些脑满肠肥的大老爷们,他们所担心的是营养过剩,担心高糖,高胆固醇,高脂肪,而我们却在操心下一顿饭,一顿饱饭!”郑远翼看着低下头把的弟兄们,他们或是把羞愧,亦或是将愤怒藏了起来。郑远翼看见他的演说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抬起头来,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我们要为我们应得的而战斗。古有水泊梁山,今有红星好汉!让那些市中心的老爷们把我们的还回来!”

“我要我应得的!”任航恰到好处的呼喊着口号。他和郑远翼已经排练过很多次了。

“我要我应得的!我要我应得的!我要我应得的……!”群情激奋。

“干!”

“干!”

…………

“狗七……狗七……”狗大趴在狗七的身上,确切的说是狗七的上半身。狗大抬头绝望的看看郑远翼,又看看任航。

狗八从轮椅跌落,爬过来说:“七哥,我没找到你的屁股和右腿,我只找到你的左腿。”

郑远翼上前抢过狗八手里的一条腿一脚踹开狗八:“废物,让你找点东西都不中用。”郑远翼突然很愤怒,他连续的踢着狗八。

任航上前拉开郑远翼:“哥,别这样,别这样。”

“老大,我们把狗七送到市中心的医院吧!你不是说只要脑子在就死不了吗?求求你了老大。”

郑远翼跪在地上,把狗七的左腿摆在了差不多的方,郑远翼怎么也找不到准确的位置,他来回摆放着那条左腿。

“狗大,你别傻了,市里的医院不会收我的,就算我到了那他们也只会开出一张巨额缴款单,然后围着我,看着我死掉,然后我就被拍成那种3D照片登上报纸,在夹缝写着黑帮火拼,匪徒分尸。然后尸体就被他们泡在药水里供人参观了。”狗七吃力的说了一连串话。

“狗七的右腿呢?狗七的屁股呢?还不快去找!”郑远翼歇斯底里的喊着。周围的红星好汉红着眼睛四下去找狗七的右腿,狗七的屁股。

任航也跪在地上,趴在狗七的耳朵边说:“七哥,你放心我去找你的右腿,找你的屁股。”狗七满意的点点头,他没力气说话了。

任航很快就拿回一个屁股,交给郑远翼,郑远翼终于放下了手里狗七的左腿,开始对接狗七的屁股。“快去找右腿!”

很快,任航找到狗七的右腿了,他把右腿交到郑远翼的手里,郑远翼颤抖着把右腿对到屁股上。

“狗七,狗七,任航都给你找回来了,你的屁股,左腿,右腿都找回来了,我教你扫荡腿,我告诉你秘诀。”郑远翼抚摸着狗七的右腿,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老大,你终于……肯教我秘诀……了,不过……我现在是……一百……一百年也不能扫荡……”狗七幸福的眼神变成了一滩死灰。任航挤开了狗大,霸占了狗七的身体,他和狗七一起在颤抖。

“老大,老大,七哥的右腿找到了……”一个小弟捧着一条腿跑了过来。

郑远翼低头把那条光脚的右腿扔了出去。

…………

“郑大哥,您看我和你商量的事情怎么样?”一张脸,一张堆满了肥肉油光锃亮的半秃肥脸,谄媚贴着郑远翼的脸。

任航搬过椅子夹在了二人中间,让郑远翼的脸远离那张有肥光传染病的脏脸。

“叫董事长!”郑远翼不耐烦的说。

“是,是!郑董事长,郑董,嘿嘿,您看那事怎么样?”肥脸居然有一个奇长的脖子绕过任航贴上了郑远翼。任航无奈的笑着。

“你别靠这么近,我要吃东西,我可不想吃你的口水。”郑远翼拿起一只银勺,漫无目的的观察着一桌的美味佳肴。

“您慢用,您慢用,郑董,这道菜可是用R国处女的子宫做成,滋阴补阳,功效非凡啊,只要坚持食用,保证你夜战三百回……”

哇……郑远翼和任航都吐了。

郑远翼一个耳光扇上去,“你他妈的都给我吃些什么东西?你是不是想把我们毒死?”

肥光脸丝毫没有感觉,还是那一副谄媚的嘴脸“郑大哥,不,郑董,你可真冤枉我了,这可是一道大补的名菜啊,绝对保证你夜……”

啪,又是一声脆响。“还说!”

肥光脸一下坐到了地上,眨眼间,附近几桌的大汉轰然而起,恶狠狠地看着郑远翼和任航。

肥光脸马上表情一换,一副凶神恶煞般的脸孔,不过他是看着那帮大汉的。“干什么?干什么?郑董和任经理是我的客人,我的座上宾,他们骂也骂得,打也打得,他们是我的贵客,滚!”

谄媚的表情又神奇的回到油光脸上,油光脸尴尬的说:“郑董既然不喜欢荤的我们就说说素菜。”

任航继续着自己的呕吐,他看看一脸谄媚的肥光脸,想起了狗七,都是拍马屁,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不过肥光脸的功夫可不是盖的,耳光打上去,肉厚,就像打在棉花包上一样,没啥力道了,那油光锃锃的脸怕是苍蝇也站不住脚。

“郑董,下次我请您吃清淡的,宏觉寺的斋菜,那可是要布施一千万才能有资格……”

“议员先生,你对吃真是有研究啊!”任航实在忍不住要调侃这个肥光脸。

“任二哥……任经理说笑了。”油光脸马上把脸贴到了任航的脸旁,“任经理,以后要是想吃什么就尽管对我说,天下美食我是无一不知啊。您看,上次提的事情对二位都是有大大的好处啊。”

“吃?你他妈的是不是就知道吃?以后你不会有机会和我们吃饭了,这是最后一次。我这次之所以能来也是要告诉你,你说的那个事情门也没有!滚吧!”豪华的吊灯映着肥光脸的秃头,有些晃眼。

“郑董息怒啊,您是不是不满意我们开出的条件?那这样吧,如果太皞城能守住,我以人格担保,以后您的生意别说是太皞城了,整个土卫六的殖民地都是是您的地盘,只要太皞城在,以后您就是市议员了。”

郑远翼愤怒了,他的牙齿嘎嘎的作响,他手里勺柄慢慢变弯。郑远翼噌的站起来,任航抢在他前面一脚踹翻了肥光脸。“哥,弄出人命不好收拾,毕竟是议员。”

郑远翼点点头,扶起油光脸,弹弹油光脸身上的灰,把他扶上椅子。“议员先生,我们也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手下那些兄弟是把命交到我手里了,我们红星会能做到现在这个局面全靠一个义字,他们把命交给我是带他们讨生活,是拿回那些本来属于他们的东西,而不是让我把他们的命交给你们,交给政府,让他们代替军队去打仗。参军是要自愿的。我在这郑重的承诺,我会里的弟兄参军我发路费,我也给他发一份军饷,不幸成仁我也发一份安家费。不过这一切都要自愿。”

任航又再次加到好处的把手放在油光脸的肩膀上“议员先生,坐稳别再掉下去了。”

“姓郑的,别给你脸不要脸,此时正值国家危难之刻,要不是国难当头,你这种人渣……”哎呦哎呦……”油光脸神奇的从谄媚变为凶神又变为求饶的奴才。

“任航你弄疼议员先生了。”

任航松了松手。

“议员先生,我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你可以去我的公司发传单,搞演讲,这些都可以,但是再让我命令我的兄弟去给你卖命,我就先把你埋了。任航,我们走吧。”

议员看着二人走出了安全距离恶狠狠地说:“既然你们两个这么顽固不化,也没有价值了,来人!”

“来人……”

“来人啊……”

几个人头飞到了议员的面前,啊,舞台上舞女的尖叫,这是刺耳的尖叫。啊,大厅里的侍者的尖叫,这是震耳的尖叫。滴答滴答,这是议员裆下的声音。这老奸巨猾的议员先生第一次感觉到恐惧,而这恐惧来自一个17岁的青年。

…………

“老大!老大!快回家看看吧,苍星区……苍星区什么都没有了。”狗大连滚带爬的闯进郑远翼的房间。

郑远翼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撕住狗大的领子,“你说什么?你说清楚点!”

“R国大军威胁太皞城投降,拿苍星区开刀了,R军的太空船用离子炮……我们的家全没了。”狗大泣不成声,在郑远翼放开他的时候,他已经瘫倒在地上。

郑远翼坐在驾驶位上催促着任航,任航半扶半拽的把狗大弄上了悬浮车。

从紫金区到苍星区,很远,开悬浮车也要两个小时。低地由于战争的恐慌车堵得一塌糊涂。郑远翼改变行驶模式,悬浮车飞到100米高空,直冲向苍星区。刚升空不久,后面就追来了警车,喇叭里有气无力的重复着“前面的车辆减速下降,你已违反空间行驶条例……”

尾巴后面的警察越来越多,一路上,车子里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警车喇叭仔机械的喊话。快进入苍星区了,警车喇叭好像喊累了一样,渐渐没了声音。

苍星区已经面目全非,三个男人看着面前方圆一百公里的废墟,这个他们从小长大的废墟,看着这个记载他们一切美好回忆的地方,看着这片一点也认不出的废墟。

“爸妈们,就留在紫金区吧,这要什么有什么。”郑远翼搭着任航的肩膀,对面前的四位老人说,“儿子们打天下就是为让四老享福。”

任航拿开郑远翼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给四位老人夹菜,也笑嘻嘻的说着:“爸妈们,你们苦了一辈子了,该让儿子们尽孝了。”任航看着面前的父母们,他们只有四十多岁,可是看上去却以古稀之年了。

老人们拒绝了两个儿子孝心,他们没有搬进紫金区,依旧留在了熟悉贫民窟。只勉强搬进苍星区的“中心地段”,换了套大房子,他们总是抱怨距住在这里上工太不方便了。

风吹过三个男人,拂乱了他们的长发,三个啜泣的背影,飞扬了膝边的风尘。六行浑浊的泪水,滑落在他们的面颊,六位故去的亲人,长眠在一片废墟。九千日父亲的严厉,九千夜母亲的温柔,伤!伤!伤!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哀大莫过如此。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