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铸的番号 正文 第十七章 愤怒(一)

长缨2009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2.html[/size][/URL] 高远忍无可忍,终于愤怒了,跟他一起愤怒的还有卢海涛等三个刚刚升任班副的新兵。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于排长派去出公差,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排里又被调走了二个人,确切的说是被挑走了。听老兵们说是号称“神剑”的集团军特种大队,在新兵中挑选训练尖子,如被选上那就成了特种部队的一员,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2.html



高远忍无可忍,终于愤怒了,跟他一起愤怒的还有卢海涛等三个刚刚升任班副的新兵。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于排长派去出公差,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排里又被调走了二个人,确切的说是被挑走了。听老兵们说是号称“神剑”的集团军特种大队,在新兵中挑选训练尖子,如被选上那就成了特种部队的一员,除了能学驾驶各型车辆,操作各种各型武器,将来考学之类的机会非常多,再不济也能转改个志愿兵、士官什么的。

“特种大队”?

高远当兵前只是听过看过一些“奇袭白虎团”等描述侦察兵的电影故事,而特种大队这四个字还是第一次听说,居然还有个“神剑”的响亮名头。那剑亮出来该有多神啊?据说挑兵的时候,除了在队列里看个头,看军姿,还拉出去跑了趟五公里武装越野,还到靶场打了精度射击并考核了手榴弹投远。

这么好的机会都被排长剥夺,高远自然想要发泄愤怒。可他除了晚上睡不着觉,偷偷的狠狠的摸摸湿潞潞的墙,其他什么也不敢干,矿泉水瓶里的二锅头也藏在大头鞋里,不敢拿出来喝,甚至连想法也不敢有。除了翻来覆去的摸墙,他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发泄愤怒,只能憋尿似的在心里憋着。看来这部队的规矩就是上级可以怒,可以发怒;下级可以怒,但不可表露。

“高远,高远”

高远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床也船似的颠簸摇晃,似乎有人在操浆击水。

“谁啊?啥事?”高远终于被晃醒了,揉着眼睛费力的看着床头站着的人。

“走,出去转转。”

高远不自觉又很不情愿的穿好衣服,跟着喊他名字晃他床的来人,蒙脸小毛驴似的随着走。

连队后院一棵大杨树下,借着雪色月光,高远看清了几个人的真面目。原来是卢海涛和另外两个新兵班副,也算是他们这茬兵中的佼佼者,更是没被选到特种大队的失意者。

“高远,咱们几个找你来就是研究研究昨天那事,真他娘的气人,连付强和乔二华都被挑走了,我们要是在,哪有他们的戏?……”卢海涛抢先发话,抢先发泄着愤怒,看来他找高远并不是研究什么对策,主要是找几个倾听的人,把自己的憋屈排泄出去。

另两个班副也长吁短叹,一脸的失望,均表达了对偶象于排长的强烈不满。

高远没有随声附合,他学于排长学的最像的就是此处,从来不人云亦云,尽管这事他也是于排长朝令夕改的“受害者”,某种程度上说,他受的害更多,理应发泄的更猛,毕竟人家三个还当了把排尾的班副,自己可是白丁一个,去了把菜班说是“重点栽培”,结果只栽了一个下午,听完两个老兵的讲经说法,就跟小毛驴似的转了回来。

“你们几个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这树底下白话什么?”

一声断喝把四个新兵吓得一哆嗦,像被椎子狠狠扎了屁股。

“哦,是班长啊,咱们几个睡不着,出来研究研究班里工作。”卢海涛的愤怒可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句话就发泄完了。这会儿的反应够快,马上忙着向他们九班长王久顺解释表白。

“得了,别拐弯抹角的。耗子来例假,就那么大点逼事,谁不知道你们想说啥?说了又有个屁用?”九班长喜欢直来直去,人土话也土,土中藏精华,很多哲理就是被他那些旯旮话无意中解释清楚。很多新兵听不懂于排长的高深,看不明白于排长的无语,基本都是九班长给充当翻译,三言两语就让人茅塞顿开。也不知道是排长深刻,还是班长水平高。

“班长,那特种大队到底是干什么的?咱们是全团挑出来的兵,他们又来优中选优,一定了得,听说都能上天驾驶飞机,下海开军舰,还能打上狙击步枪。”

“别听他们胡吹,硬充什么大屁眼子,哪有那么神?真那么神还能败在咱们六连手下?”

九班长的话顿时让几个新兵吃了一惊,更像肚里生了馋虫似的被勾出了兴趣,这回说什么也不想回屋睡觉了,非缠着九班长把特种大队败在枪下的事讲清楚。

“嗯,讲讲可以,现在不成,天多冷啊,我他妈给你们几个小子讲完,估计以后再张不开嘴,非冻上不可……等有时间的,咱们还是回屋先搂一觉,明早还得出早操……”

没想到全连最没有架子的九班长也学会了兜圈子拿架子,几个新兵哪里肯答应,他们恐怕在全连带长的当中最不怕的就是这位九班长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高远,迅速从兜里掏出白沙烟递上去点着,一个新兵像长了膀一样飞似的跑回宿舍取马扎凳,卢海涛和另一个新兵双手张开,拦住九班长的去向,求爷爷告奶奶似的苦苦哀求。

九班长吸了口烟,叹了口气,很不情愿的坐在刚搬来的马扎凳上。高远和三个新兵赶紧围拢成半包围状,顶着深更半夜的二月春风似剪刀,仰颌托腮,听九班长讲那过去的事情。

“其实我也没亲眼见到,都是听比我更老的老兵们说的,反正咱们六连大获全胜。排长当时还是一个新兵,他参加了那次跟特种大队的对抗,有时间我圈拢排长给你们好好讲讲……”

“不行,班长,今天不讲肯定不成,哥几个不会放你走。明天可是周末,咱们凑份子请你好好改善伙食……”

“嗯,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当年集团军特种大队,说是要代表军区、代表我国,参加什么国际侦察兵大比武,还有个代号,叫什么爱什么那的突击,由一个上校带队拉来了几十个人,在我们团驻训,每天在靶场练应用射击……这伙人可真不白给,打完枪不用去看靶,每个人都带着一个能拐弯的检查镜,眼睛朝下顺着‘拐弯镜’一看就知道弹着点,用不着报靶……那上校岁数不大只有三十岁左右,比我们团长岁数还小不少,说话贼啦的牛逼,谁都瞧不起,可能也是喝多了,也不知道在酒桌上哪句话把我们团长给惹毛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团长当场就跟这小子较上了劲,说什么要拉我们六连和他们比试一场……”

九班长可能觉得刚才讲话卖个关子就能抽上一颗烟,都讲完还能改善伙食,于是摸出路数了,不能把好东西一鼓脑全讲出来,也学会了讲到关键地方戛然而止,跟评书似的要来切听下回分解。

光秃的大杨树下,除了微微的喘息声,连风都停止了吹拂。高远和三个新兵班副听得入迷,听得痴迷,迷得还想听下回分解。他们的眼睛烁烁发光,在夜色中猫眼似的贼亮贼亮,闪耀着期待。

九班长的小招术再次得逞,他让四个新兵突然失去了令他们痴迷的源头,那场面就像四个马扎凳突然生出了四把椎子,把四个新兵的屁股突然扎了一下。四人立马跳将起来,四颗烟跟四根棍子似的几乎同时触进九班长的嘴里,打火机闪烁着跟他们猫眼一样的光芒,差点把九班长的胡子燎了。

“慢点慢点,别来这庸俗的。半夜三更的,咱们别在这装神弄鬼,还是回屋睡觉,明天训练休息时再给你们讲……”九班长抽上一颗烟,一颗拿在手里,另两颗分别夹在两侧耳朵之上,像两根小扁担挑着两个小葫芦。

“不成,谁装神弄鬼了?班长,都是你老人家在这装神弄鬼……”

“妈的,真出鬼了……”九班长把叼在嘴里的烟,狠吸了一口,又狠狠的摔在地上,用脚辗成碎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