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来了,企业破产来了,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很早以前在历史课本中读到的19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那时的美国总统胡佛在经济危机来之前的竞选中曾喊出了如果我当选,将使美国人家家锅里有一只鸡,家家有一辆汽车”的口号.经济危机之后,他成了人们的笑料,可现在想想,如果我们的市长也能喊出这样的口号,那也是不错的,至少他有改善我们生活的想法.

市长,市长,一市之长,可以说是老百姓们的父母官了.我们的父母官仿佛总是离我们那么远,远得让我们看不见,他的政策几乎我们都感觉不到.市政工程是建了,可那样的工程我却一年也难得找到机会用一次.中央说要民生,市长也在为民生想着办法,找着路子.可市长离我们太远,他在深深的市政府里,他在读着下面给他的数据,他在听着同样深居其中的"专家"给他的分析.他在看着那些动辄千万百万的数据,我的几百几千他看不见,因为我潜水得太深,或者是他离我们太远.市长和他的团队废寝忘食的制定着经济规划,他的规划也许确实起到了作用,在全球都在经济衰退的时候,我们的GDP依然在扑扑扑的上涨着,可是我们的收入却没有见着丝毫的上升,经济危机的威胁依然有着深刻的感受.物价受着经济危机的影响逐步的下降,一枝独秀的房价倒是真的在扑扑的上涨,涨的离我们越来越远.可能是我们太孤立,孤立到了市政府的政策之外,或者是市政府拉动经济已经等于了拉动房地产,在市长的计划上就是用房地产带来的数据覆盖掉其他行业丢失的数据,这样,不但数据上能够做到此消彼长,甚至还能逆市上涨,让房地产逆潮流而动拉高数据吧.

市长也许不知道在他的治下有我这样一个普通或者渺小的市民,也许他没做过或者很少做过我这样的一个市民,他曾经在别人的治下做过办事员,开过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会;也许他现在正在和他治下的办事员同样在开或大或小的会.也许因为他为市政大事所累分不开心,也许因为他不知道我这样一个渺小的市民的希望,也许因为我太渺小不值得提及,不小心遗忘了我的那些很小很小的诉求却是很多人也有的诉求.也许因为市长从来没有一个人去看过病,所以他不知道看病是要花很多钱的;也许因为市长没有时间去买菜,所以他不知道我们的工资和那些生活成本相比其实是很渺小的;也许因为市长的孩子读书很用功,所以他不知道我们的孩子读一个好一点的中学是同样要费很多钱很多功夫的;也许因为市长从小家庭条件还不错,所以他从来没有在城市里摆过摊,所以他不知道在他的治下穷人要想谋生是要受到山寨制服欺压的;也许因为市长年纪大,已经有了房子不用买房,所以他不知道,其实他自己10年的工资也不够他在城市里买一套100平米不到的房子的.

也许是因为我太爱做梦,总是梦见我的市长一个不曾见过的市长在电视里对我们说:在我的任内,我要让家家锅里有一只鸡,人人都能看得起病,家家都有属于自己的足够居住的房屋.可梦终究是梦,一梦醒来依然看见的是电视里市长的无关痛痒的讲话.梦里的市长以前我没见过,现在没有见过,但我不希望将来依然不能见到.......

本文内容于 2009-6-26 22:00:06 被greatk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