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有记忆以来,那个小小的后院,就一直出现在我的面前,在幼小的我的面前,那显的是那么的宽广,从一边跑到另外一边,再从另外一边,跑到这一边,似乎是我幼时的唯一记忆。


这个后院本不大,实际只有三分地,这小小的三分地里,却种着两棵树,一棵是杏树,一棵是枣树,记得每年的秋天,他都会结出好多好多的果实,树干是那么的粗壮,好像不论结了多少果实,都无法压断他的腰枝。


在那棵枣树下面,住着蚂蚁的一家,它们经常到我的后院里去玩,我喜欢蹲在树下,看着它们从小小的家里一个个的爬出来,然后四处散步,非常的有意思,他们总是单独行动,而且走的到处都是,有时候,我从院子的一角走来,只是一抬脚就发现了它的存在,它正在用它的那只小小的触角和他的兄弟打着招呼,看起来,它们的家非常的相亲相爱。


清明后,我们要在后院的空地上,种上各种的蔬菜,有黄瓜,有云豆,也有茄子,还小的我,不会使用锄头,我记得,我会在一边用自己的小手挖着地上的小土坑,虽然这些小土坑最后都被父亲重新的填过,不过,还是喜欢自己挖出的小土坑,父亲的地,很整齐,父亲将种子平均的分散到地里,而我也人会用我的小手,抓上一把小种子,有样学样的散了起来,虽然这些种子黑黑的,白白的,红红的,绿绿的,不过,他们结出来的,就是我喜欢吃的。


虽然我的种子散的不是很好,父亲总是用他那粗壮用力的手,摸摸我的头,我不知道父亲要做什么,不过,我好喜欢那种感觉,我最喜欢的事,是爬在父亲的背上,父亲的背是那样的宽,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安全,记得每次靠着父亲的背上,我都会想睡觉,用自己的手抱住父亲的脖子,就那样靠在背上睡着了,父亲动作很轻,把小小的我放到了床上,因为当我醒来的时候,父亲还在那里忙活着后院里的那块地。


雨季的来到,父亲反而更加的忙起来,手上带着手套在那里除着草,杂草好像永远也除不尽一样,父亲蹲在地上,一次次的拔起,一次次的起身,又一次次的蹲下,这个时候的我,也喜欢学着父亲,只是用个双小手,轻轻的拔起地上的野草,有的好拔,有的不好拔,有的时候,拔的不好,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就发会哭起来,而父亲就会来到我的身边,将我抱起,用他那宽大的手,摸着我的头。


人也好,菜也好,树也好,我也好,父亲也好,都随着时间的脚步向前走着,时间的脚步走的很慢,每天我都会拿着我喜欢的小板凳,坐在后院里,看着那一天一个变化,可我从来没有看出变化的黄瓜藤,随着父亲的竹竿,向上爬着。


我坐在小板橙上,看着父亲还在那里整理着地面,父亲的脸被太阳照的有点黑了,有时候,我会拿着妈妈的粉底给爸爸,而爸爸只是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那片后院有着我童年的美好回忆,而在那后院里,总是有着父亲那高大的身影,虽然他并不高,有着他辛勤的劳作,虽然太阳挂的很高,有着他那和蔼的笑容,虽然他的脸黑黑的,他的手是那么的有力,虽然他只是努力耕耘。


后院的菜渐渐的长成,落下,枯萎,而那两个果树却结出了我们想要的果实,摘下树上的果实,和父亲一起吃的时候,我觉得我真的好开心,真的,真的好开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