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6月27日,“寒风”第二封密电。

“昆仑,

根据美国参联会决定,驻日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今日美国第七舰队将驶入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在台湾海峡巡逻,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攻占台湾。南朝鲜军开战三天仓促应战,北朝人民军势如破竹,今日南朝鲜炸毁汉城门户汉江大桥,人民军主力已到汉江北岸。”


望着绝密电文,李克风沉默了,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解放台湾的情报工作陷入困境,美国人插手台海局势,势必给新中国解放台湾带来极大的威胁。

李克风将龚剑诚的电文反复默读了几遍,然后陷入沉思。没有人能够在漫长的雪虐风饕的枪林弹雨中摸得着李克风的脉络,他的手指是可以拨动千军万马的弓弦,暗箭指处,敌人千军万马人头落地。


不过,李克风更愿意将弓箭变成弹拨情报的乐器,他的王牌“寒风”,便是那美妙的乐手,他和他的战友们演奏的滴答声,就是无与伦比的暗器,“寒风”常常会模拟出十几种不同的性格和身份的报务员,日本人悬赏十万大洋,国民党军统求助于美军新式测向机器,都是徒劳无功的折腾,龚剑诚是李克风心中最神秘的乐谱,稍微拨动几个音符,就能变幻出神秘莫测的旋律,在敌人的追捕图上,没有人能画出他的相貌和性别………因为他对外的代号是寒风,和他弟弟秋风正好组成肃杀的红色乐队,在他们十几个革命季节里,没有什么新生事物能在这两股势不可挡的雄风下不露原形。

本来他打算继续让“寒风”获取台湾军事布防的情报,继承凌晨小组未竟的事业,可是,朝鲜战争的爆发和龚剑诚此刻的位置,让他高瞻远瞩的目光看得更远。

他要这把利剑插向已经战火硝烟的朝鲜半岛,朝鲜自古与中国一衣带水,一旦发生不测,中国的国家安全将受到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美国的严重威胁!他李克风是军委情报工作的灵魂之一,如果预防不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必须把朝鲜局势想得最坏,假如朝鲜人民军未能完成统一半岛大业,接下来必定是美国大军军事介入,必定是尸山血海……而北面的老大哥苏联,能出兵相救吗?如果不相救,刚刚未满月的新中国能眼看着美帝国主义占领朝鲜全境,而无动于衷吗?

他要在朝鲜开辟情报的第二战场!想到这里,李克风的嘴角浮起一丝刚毅的微笑,他喜欢沉浸在这样的记忆里,让紧张的神经在战火中的脑海中走上几个回合,这有时比他那只形影不离的大烟斗里袅袅岚烟更加具有深刻的医学作用,李克风再次来到窗前,推了一下眼镜,将烟斗朝着窗台,轻轻地拍打,……那是一连串的“豪密”节拍,共产党人在血雨腥风中完美设计的密电码是无人破译的,可是就是这个家伙除外,龚剑诚,从一名抗日战士转变为我党优秀地下特工,竟当着恋人林湘的面,仅仅用了三天就破译了延安密电,当听到林湘汇报之后,李克风为此浑身直冒冷汗。

幸运的是,那是龚剑诚为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献给组织的高贵的智慧礼物,他要以此表明,他将为民族为党做出更大的贡献,他有这个本钱,就是这件事,奠定了他作为李克风王牌情报员的基础。

李克风随即复电:

“寒风,

请尽快搜集有关美国对台湾政策情报,已获悉蒋介石命五十二军和驻金门海军集结,有入朝之势,尽快确认。”


无线电波在浩瀚的太平洋上传递,在朝鲜爆发统一战争的那段日子里,中央军委情报部加紧与海外联络,尽最大努力了解和掌握战争动态。


在战争阴云笼罩下的东京,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的几天里可谓人心惶惶。龚剑诚以“寒风”名义给北京“昆仑”发送了第二封绝密电报以后,正在赶往东京都港区白金台七目的一家紧邻台湾“驻日大使馆”日本樱花饭店。


“剑诚君,恭候多时了!”

一个中等身材、年纪大约为三十五岁左右的日本人笑面相迎。此人是“远东情报服务社”的企业社长三枝正行。

“三枝社长,老朋友了,今日得见果然还是当年上校风度!”

“剑诚君,还是当年军统的风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