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者加藤喜一:探访中朝边境(续)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0 593

探访中朝边境(续)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 2009-06-2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气令人感到舒适的5月初,延边朝鲜自治州开山屯的中朝边境相当平静。隔着一条图们江,“两岸”相距大概50米,没有什么铁丝网或栏杆之类的,人们似乎可以自由来往。生活在边境一公里内的一位女农民说:“我们一直很同情对岸的朝鲜族同胞。他们没有吃的东西,几年前很多人饿死了。我在对岸也有朋友和亲戚,有时候我也悄悄把粮食给他们。”但他们小心翼翼,因为倘若被当局发现给对岸提供吃的,定会被罚款2000-3000元。


离开住的地方,走进山里,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绿色的军车频繁巡逻,我就迅速躲起来,免得带来麻烦。在山里找到餐厅,吃当地的土鸡,味道不错。这时来了几位穿绿色制服的军人,大概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边吃着土鸡,一边喝着白酒,相互之间交流全是说汉语。我则始终沉默着,没有和他们交流。在探访中朝边境的一周左右里,我的心情每时每刻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下午2点,吃完饭,走到图们江边江面很窄的地方。隔着江向南看过去,朝方的山头简直没有什么绿色,也没有什么农业生产的痕迹。中方的农民说:“朝鲜那边没有肥料,买不起,农民本来就没有现金,不能自给自足,就意味着饿死。”南岸边上没有什么人,大概300米以南才有几个人坐着交谈,还有孩子跑来跑去。


一名4月初脱北成功,正住在延边州和龙市的21岁少年说:“祖国太穷了,大米一公斤2200朝币(根据3月20日前后的实际汇率,人民币一块钱可以换568朝币),根本生存不下去。我姐姐一家4口人,幸亏丈夫是军人,月薪2700朝币,政府还可以提供一个月20公斤的苞米(玉米)和一斤大豆油。如果是一般家庭,政府的供应就没有了。我本来打算来这边打工一段,把现金带回祖国。但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到工作。没想到这么难,我以为来到这边就容易赚钱。”


大概05年以后,“脱北者”日益减少。大部分延吉市民回忆10年前的城市面貌,比较清一色地表示:“那时候街上到处都是朝鲜人,一看就很清楚,他们穿得很破,很瘦,脸色也不一样。但这几年少了,几乎看不到了。”据当地朝鲜族商人介绍,10年前在沿边地区大概有10万左右的脱北者,现在只剩下1万左右。06年10月朝鲜实行第一次核试验,中朝关系实际上日益紧张起来。边境地区的生活与来往受到了深刻的影响。“后来朝方要求中方必须抓住那些脱离祖国的人,并把他们遣返朝鲜。”脱北的人少了,被抓住遣返的人多了。这是延边地区的脱北者“锐减”的直接原因。不过,在北京听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朝关系专家说:“朝鲜不顾中方的面子,不断挑衅国际社会,一意孤行第二次核试验,中方就很有可能再也‘抓不住’延边地区的脱北者了。”


延边是朝鲜族集中居住的地方,汉族和朝族之间的比例按当地人的感觉和政府人士的介绍是“50%—50%或60%—40%”左右。在这里许多朝鲜族人信仰***。据一位基督徒介绍,自从1983年开放以来,延边地区的教会不断增加,教会在新中国成立以前也存在过,但大部分都是后来建立的。至今,政府正式批准的有12至13个,所谓“地下”的则超过100,准确数字不详。在这里的教会,汉族人参加的活动也有,但主要还是身在延边的朝鲜族人展开的“有特色的活动”。有位自称“忠诚的基督徒”的朝族女大学生表示:“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民俗习惯比较符合***的基本理念。”教会的“合法”与“地下”之区别很清楚,就是活动性质有没有违背执政党的基本原理,地下人士宣传的理念与党的思想是“不能共存”的。



延吉市最大的“延吉教堂”为1万名以上的教徒提供服务。在这里,许多教徒出于“人道主义”的角度向那些脱离朝鲜的人伸出手,提供吃住等援助。一位有关人士介绍说:“援助者向真正意义上困难的脱北者伸出手,提供住宿和食物,并让他们参与我们***会的活动,作为***徒,重新开始人生。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是真心信仰,但教会对大部分脱北者来说是唯一生存之道。他们恐怕早晚要被当局抓住,援助者的目的是脱北者被抓走后在祖国内部一步步以地下的方式向亲人、周围人传教。”


教会也不可能援助所有的脱北者,他们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援助者经过收集有关脱北的情报,进行“面试”,把有前途的人留下,把没戏的人排除。因为许多脱北者的素质极低,尤其在98年至04年之间,在中国领土内偷东西、抢东西等犯罪行为经常发生。延边大学的一位教授回忆说:“07年11月的某一天,我回到4楼的房间,房间里很冷,开灯后发现屋里乱七八糟,现金和手表都被偷走了,窗户开着,我马上向警察举报,后来这些东西被归还给我。警察说,罪犯果然是脱北者。”有些人假装脱北者,在两岸之间往来买卖毒品等情况也比较常见。总之,被留下的人的确是援助并传教的对象。这一过程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一套宗教,不如说是一场政治。


人道援助与当局本来对脱北者的对策是有矛盾的。中国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尊重中朝传统的“同盟”关系,因此尽量配合朝方的要求抓人。但现实是,中方努力在六方会谈框架下试图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朝方不尊重中方的外交努力,反复强行核试验。在朝方无视国际社会声音,不断损害中国形象的严峻形势下,中方很有可能调整对边境地区的政策。毕竟,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对朝鲜“老百姓”的态度是充满同情的。


核阴云笼罩下的中朝关系不仅包括脱北动态,受影响更严重的也许是贸易关系。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08年中朝贸易总额达到27亿9300万美元,同比增长41.3%,突破了历史上的最高纪录。尤其是朝鲜在资源方面对华出口,其增长速度一直很快。在04年至08年之间,铁矿石出口额从4570万美元增长到1亿7250万美元,煤炭出口额从4920万美元增长到2亿250万美元。05年,中国企业得到了号称为“东北亚地区埋藏量最大的铁矿”的茅山矿山长达50年的开采权。不过,我走到茅山对岸后发现,到去年年初为止,两国之间矿产贸易始终盛行,一天有200辆以上的卡车来回。但随后双方围绕价格的谈判破裂,矿产贸易陷入停滞不前的状态。站在中方的山岗瞭望对岸,茅山比其他朝鲜的城市更加繁荣,有许多高楼和工厂,却感受不到两岸之间的来往。


延边地区每一个海关的气氛都相当紧张。我小心拿出相机拍照时,拿着枪的军人冲过来:“这里不许拍照,拍了我就抓你。”三合镇的朝族海关退休人员说:“最近中朝之间的贸易额明显减少了,公开统计的数据说明不了什么,许多货物过不了关。有一次朝方的几辆军车半夜冲过来,拿着枪逼着我让他过去,里面有大量的松茸,说不让过就杀了我。”这几年以来,无论正常贸易如何,非法贸易,即“走私”依然蔓延。或许,由于两国关系的实际紧张,正常贸易越遭到困难,走私越盛行。“我们也要生活啊,正常过不去,就只好走私。走私有什么不好的?边防的军人也可以受贿,大家都很高兴。”一位资深走私人员说。



长白县至惠山一带是走私的“天堂”。专门从事DVD机和光盘走私的一对夫妻一般半夜两三点钟的时候开始行动:“这个时间最安全,我们一般事前与对岸的伙伴约好时间和地点,把DVD机和光盘密封装在箱子里,并放在小型的卡车上,然后在水里开过去。朝方人员每次以10个人接力赛跑的形式把箱子拿过去。他们都是男的,很年轻,大概是大学生吧。所有交易完成后把钱用绳子紧紧缠在石头上,向北岸投过去。一个晚上的交易为1万元人民币左右吧。”据这对夫妻介绍,DVD机在合法贸易的情况下,一台以120-150人民币出售,朝方在国内以2万-5万朝币出售;在走私情况下,一台以180元出售,朝方以15万朝币出售。光盘是一张1人民币,朝方以1000朝币出售。朝鲜人民很喜欢观看从中国走私进来的电影,大部分人刚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电影里的内容与金正日将军的教导截然不同,老百姓就认为,前者是幻想,后者才是真实。毋庸置疑,在朝鲜,单独看外国影片是“犯规”的,所以大家都只好把它视为娱乐,偷偷看。


延边地区为何如此受当局的关注和监管呢?有一位当地人民政府的干部说:“06年的第一次核试验现在回头看是个转折点。我们必须对这一地区的所有动态紧密跟踪,因为延边一是朝鲜族集中居住的地方,二是边境城市,三是朝鲜、韩国、俄国、美国等各国人士经常来往的场所。”另外有趣的现象是,本地区的许多老百姓就像中国其他地区的农民到沿海城市去打工一样,往韩国去打工赚钱。一位曾在韩国打过工的25岁的女孩说;“如果在这里打工一个月只能赚1500元,到韩国就能赚差不多8000-10000人民币,我是做按摩的。”这里的朝鲜族基本上不看中文的电视,而看韩国的电视,听韩国的广播。边境居民的信息收集方式也与中国其他地方不同。一名延边大学大二的学生说:“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金正日的健康状况和接班人问题,每天看韩国的电视,还有韩国的书。朝语是我的母语,相对于汉语更简单一些,更重要的是,相对于中国的媒体,韩国方面更自由、灵活。”


根据延边人民政府商务局投资处官员的介绍,目前沿边地区有694家外资企业,其中,韩国企业最多(510家),其次是日本企业(45家),然后是香港、美国、台湾、俄罗斯、加拿大企业,朝鲜的当然也有。“韩国人大部分是商人,但其中也有被本国派过来的情报人员,美国人的身份许多是英文教师,但其实际身份是传教士,跟当地的教会,甚至对脱北者的人道主义援助,包括资金和人手,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位人道主义者接着说:“大概两年前,人质绑架行为在沿边地区蔓延。据我所知,至少8个人被朝鲜当局绑架了。朝鲜当局在延吉市有专门的间谍工作室,24小时观察本地区的动态,在自己人之间共享情报。一旦发现有人扮演不利于朝鲜利益的角色,比如,透露情报、照顾脱北者等,就马上注意,追踪,并彻底搜集此人的个人信息,做好人物档案。一旦收到指示,就雇用当地朝鲜族的中国人,开始行动,提前确定地点和时间,把人绑起来,放在车上,然后开车开到边境附近,交给朝方人员。完成后,朝方当局向绑架执行者交付报酬,绑架一个人大约4万美元左右。曾被绑架的有韩国人、美国人,还有中国人。”



在某一周日在延吉教堂参观之际,我突然想到:延边地区正是思索政治本质的战场,政治与宗教、经贸与边境、法律与道义、地理与民族、权力与权利、稳定与发展、贫困与自由、内政与外交、责任与贡献、原则与困境。众多因素错综复杂,呈现因果,而且,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明天却依然继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邮箱:kyoshikazu@gmail.com;作者刚刚出版的新书是《以谁为师?——一个日本80后对中日关系的观察与思考》。



本文内容于 2009-6-26 15:43:49 被城管执法9队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