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扯不完的蛋蛋 正文 第三章 你丫的难道不也是根棍?

我叫默然 收藏 7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URL] (3)      走出胡胖子的公司,王小帅和板凳一起吹着口哨。外面的阳光很亮,很刺眼……      板凳把胖子给的中华烟举过头顶,斜着,迎着太阳照,眯缝着一对小眼珠子仔细地瞅,象个考古的。      王小帅斜着眼瞄他,问:“你丫的在分公母还是怎么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


(3)


走出胡胖子的公司,王小帅和板凳一起吹着口哨。外面的阳光很亮,很刺眼……


板凳把胖子给的中华烟举过头顶,斜着,迎着太阳照,眯缝着一对小眼珠子仔细地瞅,象个考古的。


王小帅斜着眼瞄他,问:“你丫的在分公母还是怎么着?”


板凳不理睬他,还是自顾自的把烟对着阳光照。表情专注得无法形容。


过了好大一会儿,板凳把烟放下,用很怀疑的口气问王小帅:“你说这胖子给的中华不会是假的吧?”


“假的好啊!我就怕他给我真的!你说就咱们这两块料是抽中华的主吗?他要是让我真把这烟抽上了瘾,赶明我找谁哭去!?”


“说的也是,这烟的档次要是给抽上去了,想下来还真不容易!赶明要是抽点低档烟,我就犯恶心,还真是杀了这胖子的心都有!这哪是给我们一人一条烟啊,压根就是给了我们一人一条尼龙丝袜,让咱俩上吊去!”


“然也!”王小帅嚼字。


“爷们,你让我多活两天,可以不?别拽那文了,我听着屁眼丫子都是气!”


“哈哈哈,行!就这样,我们先去准备点粮食,回家就开工了!”


俩人在王小帅楼下的超市里,买了四箱桶面和四条烟就上去了。顺便把胖子给的中华烟让超市老板鉴定了下真假,还真让板凳猜着了,中华果然是假烟。


提着东西边上楼,板凳就边骂:“这胖子真不是个玩意,跟我们来玩这一手,把咱俩当土鳖吧!我靠他大爷!”


“这好说,欠咱们的,他迟早是要还的!”说完,王小帅继续吹着口哨,曲子是《掀起你的盖头来》。


到了家,二人把手机全关了。在工作期间,他们从不与外界取得任何联系,这是他们一直以来良好的合作习惯。在这段时间里,他们除了属于文字,就再也不属于任何世界了。


二人把一个月的时间分成了三等份,第一阶段是构思,第二阶段是创作,第三阶段就是统稿。


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吃了两箱的桶面,剧本人物和故事情节的构思大体都有了脉络。第二个星期,二人就开始动笔写了,板凳写前四集,王小帅写后四集,余下两集作为最后统稿用。人物逐步登场,场景不断变换,情节稳步向前推进,高潮接着一个高潮。十天后,剧本主要片段出炉,这期间,二人除了睡觉和讨论细节,基本上没说一句废话,各干各的,写累了就睡,睡醒了接着写,窗帘拉得严严的,没有昼夜更迭。屋内一片狼迹,书、面盒、烟屁股头……扔得到处都是。


到了第二十一天,二人的剧本都已经写得差不多了,接着把剧本的前八集合在了一块,仔细审查,通看一遍。故事情节发展很到位,一波三折的,一环扣着一环,特别是其中的对白精彩无限,唠嗑一向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该酸的地方,酸得牙齿都酸;该麻的地方,麻得屁股都麻……


王小帅胡子拉渣的捧着手稿和板凳对望着笑,眼睛里闪烁着一样的目光,贱,很贱的笑,但目光里流淌着凄凉……他们都知道,这剧本一旦出去后,从此就再也和他们无关,谁也不会知道这剧本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没办法,为了生活,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代人捉笔,靠贩卖自己的文字和文字里的骨血来维持生活。


王小帅抽着烟对板凳说:“马上就统稿了,你把人物数数,展不开的或者已经被故事利用完了的,一律按老办法毙了,最后一集收稿!”


板凳二话没说,拿出纸来,把剧本里多余的人物列了出来。随即,二人接着开工,在某一集里安排了一场车祸,让这几个多余的人物全部在这场车祸里见了上帝,并营造了又一场悲惨得无话可说的气氛,估计观众眼泪又得流不少。有可能观众会说这编剧本的就是会煽情,总是写得这么悲惨,让人深思!其实,那是编剧已经将人物拓展不开了,实在写不下去了,就只有安排他们死去,以重新塑造新的人物出场,使情节向编剧想要的方向发展。


这一切都做完了,板凳问王小帅:“你说这故事是以悲剧收场还是以喜剧收场?”


“悲,绝对是悲!”


“干吗非得悲啊?我想弄一喜剧收场,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扯的就是蛋!你丫的到现在还是铁锹剩把——光棍一根,你懂个屁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丫的难道不也是根棍?”


“废话不是,我要不是根棍,我就让这剧本喜剧收场了。凭啥让咱俩光着两根棍,让他们喜结连理?我就不让他们安生,非得一棒子给他们捅散咯!”


“我真他妈觉得你该去看心理医生了!哈哈!”


“对!我心理就这么阴暗,爱谁是谁?!”


“好,就这么写,写散一个是一个,写散两个凑一双!”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第三个阶段很快就过去了。二人在第九集做好了铺垫,最后一集就直接把故事里的男女主人翁写分开了,结尾悲壮缠绵得死去活来!


刚好一个月,剧本打印成稿,王小帅和板凳把手机打开,短信息的震动,把桌子震得呼呼地响,其中几个信息是胖子发来的,问剧本进展如何?看来他挺着急的。


板凳问王小帅:“今儿,咱们就给胖子把剧本送过去?”


“不急,吊吊这丫的,人家催他货,他会找我们的!”


刚说完,胖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接通电话,胖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就传到了王小帅的耳朵里:“我的两个小祖宗哦!你们跑南极去了?让我真是好找!打你们俩手机总是关机。你们俩可别涮哥哥我啊,哥哥我胆小,经不住这么吓唬!”


“瞧你这说的,我这不是给你没日没夜的赶活吗?再说了,抽了您给我俩的假中华,我俩犯困不是,脑袋跟他妈糨糊似的,刚缓过劲来!”王小帅拿话噎胖子。


“慢着,慢着!刚从你话里听出味来,敢情我给你们俩那中华是假的啊?”


“难道你不知道?又拿咱哥俩逗闷子吧?”王小帅步步紧逼。


“我的亲爹哦!这可是天地良心啊!我胡胖子玩谁也不敢玩你二位啊!这圈里谁不知道你是猴精脱胎,我要是和你二位耍这小聪明,那我胡胖子就是肯定脑袋进水了!跟你说一掏心窝子的话,那些烟酒都是我属下的求我办事孝敬我的,不信你来我公司看,一房都是,我还特意留了记号!”


“得得得,算我啥都没说!为两条破烟,我还不至于搞得跟黄世仁似的,赶明把你这杨白劳逼出个好歹来,我不还得提俩真中华看你去不是?!”


“理解就好,理解就好!说正事,剧本怎么样了?你可别忽悠哥哥我啊!”胖子连忙问。


“好说,好说!”


“别好说啊,你到给个真话啊。对方可逼着我交货呢!我这公司刚起步,也是倒腾的二手买卖,我可答应人家今天取货的。这生意做砸了是小事,我这门头信誉可不能砸啊!”


“你放心,把钱带上,来取货,我们就在羽化饭店门前见面!”


“行,我马上来,只是这货人家要看不上,我可不能付钱!”


“扯淡不是?我可跟你说,这生意是对你,你看上了,就给钱。别人看不看得上,那是你的事,和我们没关系!再说了,谁他妈知道你这倒腾的到底是几手买卖,这剧本若是拉登要的,我是不是还得等你帮着美国情报局找到恐怖组织的基地才能付钱?不要拉倒,我卖下家去!”


“别啊,我不就这么一说吗?你俩的活绝对做得漂亮,我知道!放心我马上把钱带来!”


“你也放心,我们也讲个信誉,这活做得不漂亮,我们把钱退你。剧本要修改的话,只管说,我们负责到底!”


电话打完,王小帅和板凳把剧本打印稿揣在怀里,出去了。楼外,阳光还是很灿烂,只是大路旁的梧桐叶子落了更多……深秋了,天气开始寒冷!


一个月没见阳光,王小帅和板凳的脸上都没有颜色,很是苍白!!他们把外套裹了裹,迎着风向前奔走。风一刮,枯萎的叶子贴着地面从他们身边滚过,有的滚到了墙角,有的滚进了阴沟,有的还在随风向前流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